蓝月月er

喜欢舞台的不成熟唱见/写手/偶尔mad/偶尔cos/k/ygo全员/吃对手组/kalafina/国民/梶浦由记/黑执事/乙女/吉田亚纪子/fate/种花养老/开心就好

【左游/了游】我来八卤疯了!!!【????】


——听说你俩今晚线下面基,全部吃完才能走哦 ​​​

【迷之了游/左游】鸿上了见与作作怪的故事(4)


了见似乎还有点困乏,他打开阳台的门,柔和的阳光对于刚睡醒的他来说还有些刺眼。他揉了揉眼睛,开始检查花坛里的植被。昨晚下了一场雨,一些未成熟的花骨朵被打湿,落到地上,零碎的花瓣三三两两地躺在地板上,与落叶混杂在一起。好在掉落的花不是很多,了见蹲下身,打算把这里收拾一下。嗖地一声,有什么东西从隔板后面迅速地跑了出来,在了见还没看清的时候,率先冲到花坛前,吧唧一口,直接把地上的花骨朵咬在嘴上,趴在那不动了。了见愣了一下,他看到一只unknown趴在地上,短小的腿往后瞪,毫无力气地踹着被它压住的落叶,好像只是想让自己趴得舒服一点,嘴里依旧叼着刚刚抢过来的花,慢慢地咀嚼着,了见困惑地皱起眉头,把它抱了起...

【我怀疑是个BE的左游/了游】
藤木游作那天没有赴约,几天之后鸿上了见便收到他的死讯,他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感情波动,缺失了生命中重要部分的他,依旧持续地活着,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不想知道。他身边的人几乎没有人提起那个名字,因为他在听到那个名字的时候会有很明显的情感波动,暴躁,失控,甚至短暂性地丧失自我。
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几年,他不知何时已经步入父亲的后尘,着手布置再一次的“LOST事件”。没有人能够阻止他,也没有人能说服他,而这次,他并不打算限制人数,也没有打算让那些孩子活着回去。
他的世界已经完全崩塌,别人的世界是怎么样的,已经不重要了。
离计划正式实施还剩三天,了见并没有停止的...

【儿童涂鸦】就是之前以为损坏的稿子,一只失眠的playmaker今天补完了,我还没到能上色的水平[允悲]所以背景只能全靠p【x】

“——在等待那个人回来的那些晚上,他无法入眠” ​​​

照着截图画了个东西玩,因为正片不能2改我就没拿来试水了,画得又饿了,画得并不是很仔细对不起……


所以你为什么要看我改作业呢?jpg

你是不是讨厌我?jpg ​​​

【迷之了游/左游】鸿上了见与作作怪的故事(3)

(3)

然而鸿上了见下一秒就哭不出来了。

他分明看到八十多只unknown之中有几只颜色变了,他记得宿敌的发色,没有那么浅的。他向前走了几步,unknown整整齐齐地散开,少见的没有跳到了见身上,大家都在地上乱爬,没什么目的。了见径直走到那几只变了颜色的unknown跟前,这些unknown一动不动,似乎根本就不怕他,也是,如果怕他,那哪儿还像他的劲敌呢?

当看到那四只颜色变了的unknown时,了见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铁青,只见,那几只unknown正若无其事地顶着一样东西在乱晃,了见当然看清楚了,那是自己的内……他二话不说伸出手就要去抓住那几只unknown,它们立刻四散开来,两只奔...

#了游# #左游#
脑洞提供@红毛猩猩拉完了屎接着 
画面提供@RedStone 
补充《了见与作作怪的故事》里,游作的梦境。

藤木游作终于找到了不会做恶梦的方法。
他原本是不相信的,没想到真的有效。前几天,从前辈那里收到了一个软绵绵的玩偶,是一只绵羊,零儿没说什么只是顺手塞给他,海马则是一副看小孩子玩娃娃的眼神,不过他们都没有笑,只是一脸严肃的不允许他拒绝,游作没想太多,如果是前辈的礼物,收下就好了。他抱着这只绵羊睡了几天,似乎感觉好了一点,今天是第三天,他又失眠了。
AI早就在柜子里打起了呼噜,还冒着戳不破的泡泡,睡得很香。游作翻了个身,他突然有点羡慕伊格尼斯的睡眠质量。
绵羊被...

【迷之了游/左游】鸿上了见与作作怪的故事(2)

(2)

了见摸了摸还没有梳顺的头发,转身回到屋里。被扔到院子里的unknown们从裹着的被单里探出头来,几十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了见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视线里,才陆陆续续地从被单里爬出来,它们爬得很小心,似乎是怕弄出太大的动静,连院子里都不能呆了。除了出来活动的unknown以外,还有少数的几只躺在被窝里,利用床单的褶皱做了个窝,蜷缩在里面,清晨的阳光不算刺眼,洒在被子上,暖暖的,小东西挪动了一下圆滚滚的身体,没过多久又睡了过去。

在草丛里活动的几只行动比较缓慢,被后面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兴奋的unknown冲了上来,撞到了屁股,两只unknown相互对视了一下,突然一只跳到另一只身上,把它...

【迷之了游/左游】鸿上了见与作作怪的故事(1)

鸿上了见与作作怪的故事

*大概就是凹凸太太 @红毛猩猩拉完了屎接着 画的了见与unknown作宝宝的故事,应该是左游,不过只有一堆迷之生物……大概就是沙雕吧。

*流水账,没逻辑,没文笔,怎么开心怎么写【】【】


从此再也不写长篇不写刀,励志做一个合格的沙雕。

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完结……【。】


(1)

鸿上了见非常头痛地望着手里的东西。

那看似藤木游作,却又不是他本人的迷之生物。

今天早上醒来,发现床上爬满了这些生物,估摸着大约有八十多只左右,密密麻麻地在床的周围爬上爬下,有几只抓住床尾的被单,几次想爬上来,又滑了下去,终于爬上...

12点啦,又老一岁!( ´・◡・`)

© 蓝月月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