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月月er

喜欢舞台的不成熟唱见/写手/偶尔mad/偶尔cos/k/ygo全员/吃对手组/kalafina/国民/梶浦由记/黑执事/乙女/吉田亚纪子/fate/种花养老/开心就好

【V快】双向暗恋 04

04.一无所有

 

偌大的房间里只听得到急促的键盘声和来回走动的脚步声,修长的手指捏起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红茶,杯子与瓷碟相互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克里斯把多余的银发拨到耳后,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屏幕。

他并没有告诉快斗,他一周之前就已经回到了心城,由于回来的时候在父亲那里接下了新的任务,他一直忙到现在,根本就没有闲暇的时间去联系他。当他把最后一个字母敲进文档里,这漫长的工作才算是结束了。克里斯摘掉工作用的眼镜,全身放松完全向后靠去,用手掌按摩着额头好让自己能够放松下来。这星期一直在紧绷着神经工作,要不是受过训练,恐怕早就扛不住了。

“V哥哥,休息一下吧。”

III端着茶具走了进来坐在矮桌旁,带着余热的茶杯被顺手满上了。

“谢谢。”

茶香让克里斯暂时忘记了疲劳,身体也在逐渐放松,看到兄长不再眉头紧锁,III也露出了温和的笑。

“太好了,哥哥这一周都在忙,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

“嗯,是啊。”

克里斯做了个深呼吸,突然,他瞥见桌上静静地躺着的终端,似乎想起了什么。克里斯犹豫了一会儿,把终端拿在手上。III注意到对方的动作,停下了品茶的动作。

“话说回来,哥哥是不是还没和快斗联系?……明明提前回来了……”

“……”

“果然……还是太忙了呢。”

家里最小的弟弟一脸不解地走到门口,下一秒又好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在开门的那一刻对着克里斯笑了笑,仿佛刻意回避着。克里斯看出来他是不想打扰自己和快斗的通话。克里斯是第一次,居然对打电话这种事情显得有些迫不及待,这行为跟他端庄的姿态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却也不别扭。然而,在克里斯正准备触碰那个熟悉的名字的时候,终端却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打过来的正是牵挂已久的人。克里斯有些高兴,喜悦的神情毫不掩饰地浮现在那张俊俏的脸上。

“快……”

“克里斯!!救救我!”

迎接他的,却是从未听过的求救声,嘶哑的嗓音,带着几分颤抖,还有,恐惧。紧握于手掌中的终端被过爆的声音震动着,克里斯的心跳也因为紧张而加速。

“快斗?快斗?!怎么了?”

模糊的撞击声从听筒中传来,好像是终端飞出去掉在地上的磕碰声,克里斯把免提的声音调到最大贴近耳朵,能听见一些很轻微的声音,先是叫喊声,然后是什么东西被撕碎的声音,最后,好像是快斗带着哭腔的求救声,期间,好像还叫着米扎艾尔的名字……

米扎艾尔?……

对了,快斗这个时间应该是跟他呆在一起的。

而米扎艾尔之前跟自己承诺过什么?

——我会照顾他。

而现在,那边是一副什么样的场景?

克里斯把终端被死死地拽在手里,痛觉与冰冷的温度顺着手心袭遍全身,他感到一阵头皮发麻,寒意刺骨,银色的手镯散发出耀眼的光芒,他必须使用这个力量才能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快斗的身边。当克里斯赶到目的地时,眼前的景象让他完全停止了思考,他可以接受回来时,米扎艾尔对他嚣张的笑,然后快斗像往常一样叹气,调节气氛,但是眼前的现实直接打破了他的幻想。

快斗几乎浑身是血的趴在地上,手肘无力地想往前爬却根本就是徒劳,而米扎艾尔则压在他的身上,咬着快斗的一条手臂,看样子,就好像是在进食……没错,他就是在进食!克里斯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米扎艾尔好像已经失去了控制能力,一次又一次地啃咬着,好像是在享受这种折磨的快感,他的指甲缝和唇齿之间都是血肉模糊的东西,克里斯根本不想深入去想那是什么……

快斗好像感觉到有谁来了,他抬起头,用没有被束缚的手朝着克里斯的方向伸去,手臂刚抬起来马上就垂了下去,只有手指还在本能地动着。克里斯直接冲上去抓着米扎艾尔的肩膀就是一个手刀,然后直接把他甩了出去。米扎艾尔的后背磕到了墙,发出“砰”的一声撞击整个人都摔在地上,晕了过去。克里斯这才看清快斗的样子,他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快斗整个人都趴在地上,仿佛被抽干了力气一样,身上都是深深浅浅的伤,应该是挣扎的时候留下来的。刚才被米扎艾尔啃咬的手臂血迹斑斑,上面的伤口不大却很深,正在不停地往外冒血,腿上有抓痕,血顺着皮开肉绽的伤口流了出来,滴在地板上,绘制出诡异的形状。衣服被扯破,裂口处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口,克里斯觉得那些伤痕宛如利刃,划在自己心口上,每划一次都会渗出血来,不管深浅,直到他的心脏再也没有知觉,锋利的刀刃夜没有停下的意思,无止境地折磨着他。

克里斯把快斗扶起来抱在怀里,未干的血迹染上蓝白色的风衣,他伸出颤抖的手,试图捂住还在溢出血液的伤口,却又怕弄疼他而放弃了这个行为,指尖停留在破损的布料边缘,轻轻地搭在快斗身上。

克里斯的体温让快斗稍微平静了下来,快斗从来没有怕过什么,此时却禁不住地颤抖。恍惚之间,快斗回忆起了过往的时光。年少的自己和身为老师的克里斯,温柔的触感停留在额头上很快又离去,他怀念那个温度,却没有说出口。

最后留给他的,是那个在雨中高大又落寞的背影。

快斗觉得鼻子有些酸,然而高傲的自尊却不允许他在这个人面前掉眼泪,那早已被孤独和决斗所锻炼出来的坚毅噎住了自己的喉咙,他做了几个深呼吸,便没有发出其他的声音了。

“快斗,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克里斯柔声问道,快斗平复了一下情绪刚想开口,他的目光却突然锁定了某个方向,克里斯心头一紧,反射性地向后看去,只见米扎艾尔慢吞吞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的身体摇晃了好一会儿才站稳,快斗他们所在的位置能听到米扎艾尔的喘息声,根本不像是人类所发出的声音。

米扎艾尔朝他们的方向走去,低着头双眼紧闭,却能顺利地走到他们面前,姿势极其地诡异。克里斯此时瞪着眼前的少年,夹杂着怒火的气势蔓延在整个实验室里,而他的直觉告诉他,这根本毫无用处。他的气势根本无法压制对面的米扎艾尔,或者说,是藏在米扎艾尔身体里的什么东西?

他一个成年男子,居然无法压制住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这不是正常的现象。

在离他们还有大概一米左右的时候,米扎艾尔这才慢慢地抬起了头,脊梁骨受到挤压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他的头猛地向后仰去,像是为了调整呼吸一般,发出呜呜的低吟,站稳身体之后他的脑袋用力向前一甩,带着血迹的金发随之晃动,黏在那清秀却沾满了血污的脸上,米扎艾尔在那一瞬间睁开了眼睛,浑浊的血红色直直地盯着两人。克里斯早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不管眼前这个人是谁,也不管跟米扎艾尔会不会引起误会,直接朝着对方吼道:“米扎艾尔!!你!……”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只手猛地抓住了胳膊,他低头一看,快斗正盯着自己,摇了摇头。

“他不是米扎……”

快斗没有去管克里斯即将爆发的情绪,他站直了身体,在一瞬间散发出自身特有的气势,丝毫没有刚才因为受伤而痛苦无助的样子。

“你是谁?”

快斗问道。

对方没有回答,他只是盯着克里斯,带着血迹的唇齿一张一合。

“把他交出来。”

克里斯下意识地把快斗护在身后,“米扎艾尔”无所谓地笑了笑,即使是前身为巴利安的他,也没有露出过如此狰狞的神情,他一直都是高傲的战士,直到最后一刻,这点也没有变。

“算了,今天只是打个招呼,到时候,天城快斗,神代凌牙,九十九游马,都会是我的东西。”

异色的光芒闪过之后米扎艾尔就倒在了地上,快斗叫着他的名字却依旧被克里斯拦了下来。没过多久,米扎艾尔就醒了过来,他的意识似乎还有些模糊,恍惚之间他勉强看清了眼前的景象。

“快斗?……怎么了?……V怎么在这?”

“你还好意思问!”

“克里斯……”

快斗只是摇摇头,米扎艾尔还在愣神,他还记得刚才还在和快斗聊天……然后,有一个奇怪的声音……再后来……米扎艾尔突然倒吸了一口凉气,虽然身体和记忆都被控制,但是对方似乎是故意给他留下了支离破碎的片段,指尖触碰到血液的粘稠触感,被撕碎的布料割疼了掌心,没有停下粗暴的动作,耳边回响着不可言喻的悲鸣,他第一次听到快斗那么绝望的声音,无助,痛苦,却又无可奈何,自己却没有停手的意思,反而变本加厉地持续着伤害他的行为……

米扎艾尔盯着快斗,眼里满是惊恐,他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颤抖地抬起双手,沾满了鲜血的手指触目惊心,羽毛形状的手套和灰色的马甲都是斑驳的血迹,他几乎浑身是血,他不敢相信他刚才都对快斗做了什么。快斗刚想说什么,却不小心碰到了腿上的伤口,他咬紧牙关把痛苦的呻吟声全都咽了回去,克里斯更是护着他,完全不让他向米扎艾尔的方向靠近一步。米扎艾尔张了张嘴,然而一开口,血腥味就充斥了整个口腔,这个现实几乎要把他击垮,迷茫之际,他从反光的机器中看到了自己的模样。全身几乎都被血污所覆盖,凝结的血液开变黑,一块又一块地沾在他身上,消瘦的脸庞也都是红一块黑一块的东西,嘴唇已经完全被鲜血染红,嘴角处有血液流过的痕迹。而他试图解释和寻求原谅的表情挂在脸上,与那些证明了他暴行的痕迹交融在一起,滑稽而可笑。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恶魔,却还企图寻求受害者的原谅。

“不……要……我不想……伤害他的……我不想……这样……为什么……为什么我总是……”

米扎艾尔自言自语地转过身,泪水涌出了发红的眼眶,一次又一次,却冲刷不掉他脸上的血迹,更洗涤不了他心灵上的创伤,他知道他被控制了,这些都不是他的本意,但是,他最终,还是伤害了在他心目中最重要的朋友,那个之前对他说过自己是他挚友的存在。为了抑制住哽咽着的哭声,米扎艾尔好几次都被呛得呼吸困难,好像是在自我惩罚一样,快斗看在眼里,既心疼又难过,这比自己预料的情况还要糟糕。

“快斗……我是不是……”

“米扎艾尔,你听好……这不是你的错……你……!”

快斗根本无法说下去,他突然踉跄了一下,腿上的伤口还在不停地流血,痛觉让他没法一直保持清醒,克里斯连忙抱紧他,眼睛却死死地盯着米扎艾尔,对方在那一瞬间就明白了。

他答应过克里斯,要好好照顾他,如果食言,他愿意接受克里斯的责问。

他没有做到,他甚至还伤害了他。

他还记得,他们开心地聊着天,那双淡蓝色的眼睛里柔和得像是清澈的湖水,他看得入迷,听得入神。

他笑着说,要帮快斗实现他和克里斯的恋情。

快斗笑了,他不明白他为什么笑,他只觉得,那个笑容是他见过最灿烂的……

然而这些,都在一瞬间化为了灰烬,那无法倒流的时间和回不到的过去。仅仅几分钟之内,他剩下的只有伤痛和血。

米扎艾尔已经看不清两人的神情,他一步一步地往后退,他哭得比任何时候都要悲伤。克里斯绝对不会原谅他,而快斗……也不需要一个用这种方式伤害过他的朋友。

米扎艾尔握紧拳头,低着头冲出了研究所。

“米扎艾尔!!”

快斗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叫米扎艾尔的名字,但是他好像什么都没听进去,甚至他跑出去的时候快斗也没能留住他,因为克里斯紧紧抱着快斗,所以他才没有机会亲自拦下米扎艾尔。克里斯看着米扎艾尔离开的方向,心情有些复杂,他知道这一切都不是他做的,但克里斯还是无法抑制心中的怒火,他之前就单方面的对米扎艾尔有偏见,发生了这样的事,他没有忍住,直接把之前的不满全都发泄出来,按照米扎艾尔的个性他完全有理由可以反驳自己……但是现在,谁都没有那个心情。克里斯现在只担心快斗的伤势,他想帮快斗检查一下,然而,快斗却突然露出了平常时的冷漠和客套。

“谢谢你及时赶来,克里斯,我没什么事,你可以先回去了。”

冰冷的声音让克里斯有些不知所措。

“他对你做了这么过分的事,你为什么还护着他?”

“难道你没看出来他不是自愿的吗?他不会做那样的事的。”

克里斯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快斗,突然有些气恼,以至于没考虑到快斗此时的心情,斥责的语气也不自觉地加重了。

“快斗,你真的以为我看不出来米扎艾尔对你的心思吗?他有可能这么老实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

“出去。”

“?”

“请你出去!!”

快斗直接吼了一声,看样子是不想再继续说什么。克里斯无奈地叹了口气,快斗根本就不想听他解释,也不想和他交流,克里斯没有办法,快斗现在什么也听不进去,在出门之前,克里斯满是担心地看了快斗一眼才离开。门关上的一瞬,快斗一下子就瘫坐在地上,双眼无神,泪水顺颊而落,却没有发出一点哽咽的声音。

之前因为逞强,他尽可能地不在两人的面前失态,尤其是克里斯,他一方面很感谢他的到来,另一方面,却不想他看到自己这么狼狈的样子,看到自己衣衫不整,还快要被……

他想在克里斯面前保持自己最好的状态,无时无刻,他希望自己都是他口中最优秀的学生。

然而这一切,都不可能实现了。

还有米扎艾尔,快斗知道他有很长一段时间都见不到他了。最后留给快斗的,是米扎艾尔笑着说要帮自己的,那个干净纯粹的笑容,而不是那张沾满了血腥的脸,这一切的一切,快斗都无法向米扎艾尔传达了。

 

同时失去所爱之人和最亲密的挚友,快斗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甚至感觉不到伤口的疼痛,只是呆坐在原地,仿佛被掏空了灵魂一般。

 

他彻底地崩溃了。


评论(9)
热度(14)

© 蓝月月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