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月月er

喜欢舞台的不成熟唱见/写手/偶尔mad/偶尔cos/k/ygo全员/吃对手组/kalafina/国民/梶浦由记/黑执事/乙女/吉田亚纪子/fate/种花养老/开心就好

【IV凌】面具·IV(楔子,1-2)

#陨石巨坑【。】想好再蹲

#游戏王ZEXAL架空同人,背景大概是在中世纪的欧洲

部分脑洞提供:赭夕夕

CP:IV凌,V快,德鲁贝X米扎

#为了照顾有洁癖的娃,此文分三大部分,分别为

【IV凌】《面具·IV》

【V快】《面具·V》

米扎艾尔的故事是番外篇。

阅读顺序推荐:《面具·IV》→《面具·V》→番外

单独阅读单个CP的故事不会对主线剧情造成影响,3个故事都读完则可以构成一个非常完整的世界。作者只是想看他们在一起结婚X,逻辑方面不会太注意,请慎入。

============================================

楔子

万籁俱寂之时。

伴随着低沉的龙吟响彻天际,一束金光撕裂黑暗照亮大地。若是此时有人看到这幅奇景,就可以见证那如同神迹的一幕——一条金色的龙从天而降,它全身都被金色的光芒所包围,美不胜收。它游走于天际之间,大地之上,凡是金色的龙经过的地方,都是一副生机盎然的景象。

茂密的丛林,绿意盎然;草丛被不知名的花朵点缀,蝴蝶停留在花瓣上小憩,蜜蜂忙碌于花蕊之中,金色的神龙一跃而起,在天空上方凝视着这个美丽的世界,与此同时,一只手抚上了他的龙须。那是一个容资高贵、举手投足都带着贵族气质的少年,那是一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驭龙者。他们一起生活在一片大陆上,维持着这片大陆的祥和。

然而,上帝似乎都嫉妒这美好之境,灾难降临到这片土地上。滔天的洪水冲毁吞噬了山间的密林,瓢泼大雨毫不留情的侵蚀着大地。生物东奔西走,原本的仙境立刻化为地狱。神龙张开翅膀,用身体阻挡着洪流与暴雨,企图去治愈这满目疮痍的土地。它的神力缓缓注入崩裂的土地,同时他的身体慢慢变淡。十多天后,神龙低吟出最后的悲鸣,缓缓垂它的头。他的身体已经透明得只剩下一片模糊的光影了,在最后一秒凝聚成最后一个眼神,留恋地落到他的主人身上,化为万千金色的光点洒向整个世界。驭龙者始终驱使着他的龙去保护这片土地,即使付出的是他们生命的代价。他同样精疲力尽,但他的眼神执着的不肯从逐渐消失的身躯上移开,布满血丝的瞳中倒映出金色的光点,他朝着那已经看不清光芒的方向,竭尽全力的伸出双手……

最终,他无法抵抗命运。

散落在各处的光点在接触到地面的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了,唯有某一片,闪耀着不同寻常的耀眼的光,那是龙身上的鳞片,它像一片落叶一样,在空中盘旋了好一会儿,轻轻地落到沙漠之中。随着时间的流逝,鳞片的外表被风沙所侵蚀,细沙随着它外观形状的改变悄然滑落,露出鳞片脱落的一角。

精致的轮廓与荒凉的沙漠毫不搭调,孤高的光仿佛在述说着自己的物语。

那是一个面具。

几百年后,一位路过的旅人因缺水倒在沙漠中,他匍匐前进,指尖触摸到面具的一角,刹那间,龙的记忆透过鳞片所形成的面具,回放在旅人的脑海中,他痛苦万分,手里紧紧地拽着那副面具。

这个得到面具的人,最后拥有了至高无上的地位,临终前,他吩咐他的子孙将龙的传说刻成壁画,永世流传。经过日晒雨淋,壁画的一部分被侵蚀掉了,传说,却变成了永恒。

 

“后来啊……再也没有人见过驭龙者和他的龙,神龙与面具的传说就这么一代一代的口耳相传,直至今日……”

终于讲完了这个不算长的传说,老奶奶清了清嗓子,满是皱纹的脸上带着慈祥的笑容,怀里的小女孩水灵的大眼睛充满了求知欲,她拉着老人有些破旧的衣袖,粗糙的布料跟自己身上穿的没什么不一样。

“奶奶,我还要听故事!”

“我也要!”

孩子们七嘴八舌地缠着老人多给他们讲几个故事,老人把女孩放下,挨个摸了摸他们的脑袋。

“今天的故事已经讲完了,好孩子们都该去睡觉了。”看着孩子们失望的眼神,老人顿了一下,然后温柔的笑起来,像孩子们眨眨眼,“明天我们再继续。”

“好!”孩子们虽然挂念着故事,但他们并没有闹,非常听话的向铺成床的干草堆上走去。

这里是郊外一个废弃的庭院,生活在这里的大多都是被父母遗弃的孩子,为了不被抓去做苦力和童工,他们逃离了喧闹的市区,来到这里的时候,被这位好心的老太太收养了。

老太太看着孩子们准备休息,她柱起拐杖,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有些迟钝的手握住了烛台,刚想吹灭却又停下了动作。她看了看孩子们,发现少了两个人,老人有些不安,这么晚还不回来,莫非……

突然,外面传来细细碎碎的声音,老人浑浊的双眼瞬间清明,疲惫的神色一扫而空,她警觉地盯着传来声音的方向,其他的孩子也一样,大家都提高了警惕盯着那里,声响过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们回来了!”

“你们怎么这么晚!……哎?”

刚才黏着老奶奶的女孩子刚想教训他们几句,却发现回来的两个人身上都还各扛着一个人,他们急促地走到干草堆附近把两个人都放了下来,大家上前一看。

这是两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孩子,一男一女。女孩有着蓝紫色的头发,睡得很平稳,好像是只是晕过去了。男孩的呼吸却很急促,看起来很久没有喝到水了,本就瘦小的身体因为长时间的营养不良更加虚弱,他紧闭着双眼,眉头紧皱,很痛苦的样子,就像脱离了海水的鱼一样,干裂的嘴唇一张一合地呼吸着空气。老人看到这个情况,连忙说道:“快,快去拿点水,这个孩子要不行了……”

“奶奶,我们的水已经不多了……”

“有多少拿多少,快去!”

少有的严肃口吻把孩子们震住了,他们知道老人对于这类孩子是能救多少是多少,所以大家都没有说话,水很快就被送了过来,老人接过水,托起男孩的脑袋慢慢地喂了下去。

干涸的喉咙被清凉的液体所滋润,男孩抬起手扶住器皿,把水全都喝了下去。老人一直拍着他的背给,等到他停下了喝水的动作,老人才继续开口:“怎么样,感觉好点没有啊?……”

男孩紧闭的双眼这才睁开,他的眼瞳犹如夜里散发着蓝色光芒的蓝宝石,璀璨而美丽。

第一章被摧毁的家族

 

“让开。”

“你去哪?”

“我叫你让开!!”

托马斯·阿克雷德把手上的行李摔在地上,怒目圆睁地瞪着比自己高大很多的兄长。他握紧双拳,指甲陷进肉里刻出尖锐的疼痛,却无法抑制住他源于内心的颤栗。克里斯银白色的长发没有像平时那样编起来,发带早就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他严肃地盯着托马斯,用身体挡住了对方的去路。克里斯的衬衫和马甲上都沾满了血迹,托马斯清楚明白,那些血根本就不是他自己的。一股莫名的悲哀油然而生,硬生生地噎住了喉头。他忍着不让自己掉眼泪,颤抖的双手一用力就拽住了克里斯的衣领,怒吼声震得人耳膜发疼。

“为什么!!为什么不去救父亲!”

平日温柔微笑着的兄长,此时好像变了一个人。凌乱的银发上染着些许红色痕迹,看着托马斯的眼睛里早就没有了温暖和柔情,仿佛也被那冰冷冻结的血液所覆盖,只剩下一片冷到极致的漠然之色,就像看一个陌生人一样看着自己的血亲,自己的弟弟。

“比起父亲的性命,自然是家族比较重要。”

托马斯愣住了,抓着衣领的手颤抖的更加剧烈,拽紧的手指几乎要把那布料撕裂。他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的兄长。

“难道……难道在你眼里,父亲的性命不比那些荣耀和财富重要吗!!难道你为了自己保命……”

“没错,我就是想保住自己的性命,怎么了?托马斯?你要违抗我的命令?”

“要不是你那个时候绑着我!我早就冲出去跟那些人拼命了!”

嘶吼带来的过度震颤之后声带快速充血,托马斯感觉自己的嗓子已经开始肿起,每一句怒吼时冲击而出的空气都在割裂他的喉咙。他闭起眼睛咬着牙,恨不得就在这里把他给揍一顿,克里斯没有出声,他依旧冷漠地看着自己的弟弟,好像他真的就是一个不相关的人。托马斯以为他无言以对,惨笑一下,继续大声对他吼道:“我就不知道!父亲怎么会教出你这么一个冷血的东西!!”

“你这是跟兄长说话的态度吗?”

托马斯被这一句彻底激怒,他瞪大眼睛看着他曾经尊重的兄长,拽紧衣领的手用力往旁边一甩,克里斯整个人往后摔去,不过他也只是踉跄了一下,脚跟一用力就重新站稳了。

“你这个冷血的东西!我才没有你这种无情无义的兄长!!从今天开始!我们再也不是什么兄弟!我也不再是这个家的人!你以后是死是活跟我半点关系都没有!我现在就跟你断绝关系!”

托马斯忍耐着喉咙与心脏的剧痛,狠狠的吼出这段话,愤怒引起的沉重的呼吸,胸口大幅度起伏地频率,紧握着的拳头也在颤抖,掌心被指甲反复凌虐,留下深深的暗红色的印子,感知疼痛的神经却好像已经崩掉一样,丝毫没有任何感觉。托马斯闭眼按捺住情绪,再次拿起掉在地上的行李,头也不回地往门口走去。

“你觉得你走出这个家门,能活多久?”

托马斯停下了脚步,却没有回头,只是背对着他站在那里。克里斯继续说:“你一个未经世事的大少爷,一旦离开这个温室,你就很难生存下去。”

“即使是这样……”

握紧软把提拎的手掌渗出了一层薄汗,托马斯双肩颤抖地侧过头,眼眶通红的狠狠盯着他“曾经的”兄长。

“即使是这样!就算是这样,我也不要跟你这种人称兄道弟!!苟活在这个家不成家的地方!”

克里斯最后看到的,是怒火中烧的红色眼瞳,仿佛来自地狱的烈焰,灼烧着已经变得冰冷的内心。克里斯最后叫了一声他的名字,回答他的,是沉重的关门声。

他会回来的。

克里斯勾起一抹不屑的微笑,表情却有些苦楚,他坚信,那个未经世事的小少爷,一定不出多久就会回到这里,祈求自己的原谅。

 

小雨过后,温热的阳光洒向大地,水珠顺着绿叶的轮廓滑落,破碎。小镇上,叫卖声络绎不绝,来来往往的人开始忙碌自己的事情,一只小猫跑过低矮的巷子,正准备觅食,只听砰地一声闷响,猫被吓得来不及看清发生了什么就跑掉了。

托马斯的嘴角渗出了血,身上的外套不知被谁抢走,高级布料制成的衬衫也变得肮脏不堪,被灰土和血迹污染。他闭着一只眼睛,有些胆怯地看着眼前的人群。他今天问路的时候,被人带到了这里,然后就冲出了几个人二话不说对他拳脚相加,托马斯甚至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这些人动作蛮横地翻找着他的行李,拿着一叠颇有分量的钱在手上掂量了一下,又把那些价值不菲的衣物在自己身上比划,接着又抓起他的肩膀往墙上一撞,托马斯低低的闷哼一声,无力反抗,只觉得自己的脊椎都要碎掉了。

“说,你还有多少钱!”

“没……没有了……真的……”

“你说不说?!”

那人把他摔在地上又踹了他几脚,硬质的鞋底踩在他身上,留下大小不一的伤口。他在这之前都没有遭受过这样的对待,哪一次自己调皮了,不是米歇尔帮自己说话,就是克里斯跟父亲说情。想起那个家,托马斯的心就像被揪紧了一样,他双手护住脑袋,眼尖的人看到了他手上的手镯,细致的轮廓和材质都是没有见过的,即使没有被阳光照射,手镯暗淡的光线也显得优雅别致,对方停下殴打的动作,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躺在地上的托马斯,跟旁边的人试了一个眼色

“他这个手镯值不少钱吧,这个小鬼肯定是哪里的少爷,我们把他卖了吧?”

“有道理,我听说镇上的有钱人正好有缺这类孩子的,鬼知道他们拿来干什么,反正卖了能赚就行……”

听到这些人说要把自己卖掉,托马斯惊恐地看着他们,但他已经无力挣扎。

“不……不要!……求求你们……”

他们甚至都开始讨论到手的钱要怎么花了,丝毫没有注意到托马斯的反应,也没有听到他的求饶声,托马斯的手臂又被抓住,对方用蛮力想把他拽起来,他整个身体都在颤抖。曾经以为克里斯是骗他的,是吓唬他的,跟自己说过无数次外面的世界有多乱,有多冷酷,都是骗人的,现在真的碰上了托马斯才知道后悔,如果自己当初没有意气用事离家出走,是否就能图得顿时的安宁?但是……但是他真的不想……

 “你们在干什么?!”

正当托马斯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声怒吼冲进了他的耳朵里,正在教训他的那群人明显都被吓到了,他们没有了刚才那副得逞的嘴脸,全都神色惶恐地看着发出声音的方向。一个瘦小的少年站在巷口处,身着朴素的浅色衣物,气势汹汹地看着那群人,蓝色的眼瞳犹如深海中的利刃,犀利无比。他的年纪好像比托马斯还要小,但是气势上却直接碾压了这群人,其中一人慌了神,他牙齿都在打颤,哆哆嗦嗦地声音一点底气也没有。

“是、是你……”

“鲨鱼?他怎么会在这里?”

托马斯一愣,看着那个站在远处的人。

这边是他和神代凌牙的第一次相遇。

 

第二章鲨鱼

 

一群人交头接耳地说着悄悄话,托马斯听到其中一个声音嘀咕了道:“鲨鱼?……他他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他不是给他妹妹买菜去了吗?……”

托马斯闻言再次望过去,果然,这个被他们叫做鲨鱼的孩子,正一副气势汹汹地……提着一个菜篮子,叉着腰,居高临下的眼神盯着他们。他把篮子放在一边,径直朝着他们的方向走过去,有一个不知好歹的家伙,试图用说话来壮胆。

“我……我们在干什么……无你无关……你,你不要多管闲事……”

鲨鱼瞄了他一眼,冷冷地闷哼了一声。

“又是你啊?前两天不是刚把你甩到树上了么?这么快就下来了?”

似乎是被说中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恼羞成怒的混混放开了托马斯,直奔过去给了他一拳,凌牙一低头,弯下腰躲过了攻击,趁着对方愣神时双腿弯曲,往上一蹦,直接把对方撞到一边,那人呈大字状脸朝地摔到一根放在石块上方的铁棍上,凌牙适时地用尽全力往棍子的另外一头用力踩下去,空中形成一道抛物线,那人不偏不正地挂到了一旁废弃的水管上。周围的人见状都跑了过去,到手的衣服和钱也扔在地上,那人被放下来后还回头看了凌牙一眼,对方甩了他们一个眼神,那些小混混立马头也不回地灰溜溜地逃掉了。托马斯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眼神停留在凌牙身上,他的年纪比自己还小,却能让这些人怕成这样,仿佛他天生就有一种令人恐惧的气势,托马斯呆呆地望着那个瘦小的背影,第一次觉得自己居然比不过一个小孩子,如果不是从那个家里走出来,他大概一辈子都不会明白这其中的差距。凌牙拍了拍腿上沾到的灰尘,看都没看托马斯一眼直接拿起了菜篮子就要离开,然而那张凶巴巴的脸在看到菜篮子里的番茄时,瞬间就僵住了。

不知道是因为打斗还是意外碰撞的原因,可怜的番茄被挤压得不成形状,汁水顺着裸露在外的红色果肉流了出来,染到压在下面的菜叶上,狼狈不堪。凌牙火冒三丈地看着那些蔬菜,好像比刚才还要生气,他猛地把篮子抱在怀里嘀咕起来:“怎么回事……我明明没有把人扔过来……也没有碰它……为什么会坏啊?……这样不就又给那家伙唠叨的机会了……”

“那个……”

“但是我刚才真的没有???……”

“那个……我可以帮你……买……过……”

“哎,不管了。”

凌牙一直在自言自语,完全无视了呆站在身后的少年的存在,他又重新提前提起菜篮子就要离开,托马斯有些急了,他对着凌牙喊道:“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凌牙这才回过头,懒洋洋地看着他:“你怎么还在这里啊?天快黑了快回去吧。”

“我……我没有能回去的地方……”

“哦。”

凌牙无所谓地应了一声,毫不同情托马斯的回答,他掂了掂篮子,扭头就走。

“等、等一下啊?你把我扔在这不管了吗??”

托马斯朝他的方向伸出手去,想把他叫住,然而凌牙没有再回答他,拎着菜篮子走远了。

 

回到家推开门,眼睛都没抬一下就自觉地半蹲下,弯着腰低下头,两秒不到的时间,一只拖鞋不偏不正地砸在门板上,如果凌牙没有及时回避,那只鞋肯定会招呼到他的脸上,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凌牙慢吞吞地站直了身体,他看到璃绪手里拿着另一只鞋子,指着自己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你太慢了凌牙!你比昨天慢了0.1秒!”

“我有什么办法!你想吃的东西太难找了!我跑了三个菜市场才找到!!”

“我不是跟你说过东边的市场有吗!!”

“去过了!卖光了!”

两兄妹丝毫没给对方情面地吵了起来,为了这种小事吵架,好像是他们的日常。这对兄妹是城镇里比较有名的恶霸,几乎没人敢跟他们作对,也没有人敢管他们,哥哥凌牙有个外号叫“鲨鱼”,不知道是谁取的,却和他那敏锐暴力的身手和性格意外的合适。凌牙知道这里有很多人怕他们,也有很多人想整死他们兄妹俩,无奈他们实力悬殊太大了,有些人想从他妹妹身上下手,却发现他们俩几乎都是一个版的。虽说是恶霸,但是凌牙和璃绪只是用这种方式保护自己而已,宁愿让一些人敬而远之也不要被任何人欺负,他们还经常喜欢帮助有困难的人,日子过得不算宽裕,两个人也经常吵架,不过他们都很珍惜现在的生活,每一天都过得很开心。

璃绪刚想还嘴,突然就瞥到篮子那个烂掉的番茄,她的分贝马上又提高了几度:“这是怎么回事!!连一个番茄都保护不了!你还好意思自称鲨鱼啊?!”

“这和鲨鱼的称号有什么关系啊??而且我也没有!……”

还没等凌牙说完,璃绪就随手抓起那个坏掉的番茄往凌牙嘴里塞,兄妹俩就这么扭打了起来,丝毫没有注意到忘记锁上的门被推开了。

“那个……打扰了……”

听到询问声的璃绪猛地抬起头,她看到一个陌生人提着一些番茄还有别的蔬菜,傻愣愣地看着他们。璃绪马上爬起来,下意识地用身体把凌牙挡在后面,抄起另一只拖鞋指着对方。

“你是谁?!我们家没有钱!出去!”

“咦??!”

凌牙瞄了他几眼,上下打量着他,他认出来这是今天下午那个被自己救了的小子,凌牙走上前去抬了抬下巴。

“是你?……你跟踪我?”

“我、我就是想跟你道谢……”

托马斯有些胆怯地看着这两兄妹,似乎怕这两个人会动手揍自己,紧张地抱紧了怀里的东西,璃绪走上去一把抢过他手里的蔬菜,拿在手里看了看。

“嗯,不错,我收下了,你可以出去了~”

托马斯愣了一下,随即叹了口气,低着头,双肩下垂,一副很失落的样子,这一切都被凌牙看在眼里,他想起来这小子说他没有家,自己和妹妹还能有个依靠和居住的地方,他不由得有些同情对方,凌牙开口问道:“你今晚打算住哪儿?”

“不知道……随便找个地方吧……”

托马斯垂头丧气地转过身去,似乎是在头疼看似简单的吃住问题,璃绪见状把凌牙拉到一边,一只手挡在嘴侧悄悄地问:“凌牙,我看他的衣着打扮好像是哪个有钱人家的孩子,大概……跟我们以前是一样的?……”

“嗯……”

“要不然把他留下吧?我正好缺一个仆人使唤呢!”

“嗯……啊?”

凌牙马上敲了敲璃绪的脑袋。

“你不要欺负他啊。”

璃绪捂着脑袋,朝凌牙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便跑开了。

 

第二天,凌牙从外面回来,他随手脱了斗篷,托马斯就马上跑了过来朝凌牙伸出手,凌牙愣了一下,顺手就把斗篷挂在他手臂上,托马斯把泡好的茶提给凌牙,对方看也没看他一眼,气势豪迈地接过来喝了一口,结果全都喷了出来。

“这是什么啊!怎么这么难喝?”

 

事实证明托马斯不仅是茶泡不好,饭也煮糊了,衣服也洗不好,家里的杂事基本上都做不来,还给凌牙和璃绪帮倒忙,凌牙对此倒是没什么看法,他自理能力很强,最起码没让托马斯把房子都炸了,璃绪每次骂完托马斯后,还会一边凶他,一边教他怎么做。日子久了,璃绪发现这个小少爷唯一的优点就是脾气好,不管他们怎么骂,他一点怨言也没有,反而还给他们不停地道歉,偶尔得到肯定和赞许,还能开心老半天。有一天,凌牙像往常一样出去了,托马斯小心地把盘子洗好,检查了一遍厨房的卫生,才走到坐在沙发上的璃绪旁边。

“璃绪,还有什么要我做的吗?”

璃绪挡着脸的书下移了一些,她从沙发上坐起来回头看了两眼,家里被收拾得很干净,餐具整齐地摆放在柜子里,勺子和叉子分开摆放,椅子收在桌子底下,窗外还能看到洗好的被单,很好,没有弄坏。璃绪这才把目光移到托马斯身上,拍了拍自己旁边的空位,示意他坐下。

“我问你啊,以前是不是个大少爷啊?那种有专人服侍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那种。”

托马斯听到璃绪这么问,有点不大想回忆起以前的那些事,他面部抽搐了一下:“算是吧。”

璃绪多少能猜到,这种离家出走的孩子不是家里出事,就是跟家人闹不和,所以她也没有多问,她看到托马斯手上大大小小的伤,抱着怀里的书点了点头。托马斯却反问道:“你说,‘也是’?”

“嗯,我和凌牙以前也和你一样,只是家里出事了,父母都不在了,我们就逃了出来,刚开始的时候,也跟你的情况一样。”

璃绪轻描淡写地解释了一遍,不愿意再多说,托马斯有些惊讶,他以为他们可能只是孤儿,没想到……他们以前也是贵族的孩子吗?正当托马斯还想问得详细一些的时候,门被推开了,凌牙在门口没打算进来,他朝从沙发上站起来的托马斯招了招手:“喂,你跟我去趟市场,我教你一些东西。”

 

穿过低矮的房屋区,映入眼帘的就是喧嚣的集市,下午茶过后的时间也是这条街道最热闹的时候,许多人都来这里采购,叫卖声和吆喝声不绝于耳,托马斯惊讶地张大嘴巴,好奇的东张西望,目之所及都是他以前从没见过的东西。

“凌牙,这是什么?”

“……章鱼。”

“这个呢这个呢?”

“西兰花。”

托马斯最后拿起了一只红色的圆润的东西,举到凌牙面前:“我知道这个!就是那次我给你买的!……啊,它叫……”

“西红柿……”

“不是番茄吗?”

“一样的啊!!”

凌牙有些不耐烦地瞪了他一眼,托马斯也只是悻悻然地把番茄放回了原处,然后对着凌牙呆呆地莞尔一笑,凌牙也没好意思发脾气。这一路上,他给托马斯介绍了不少东西,从吃的到用的,都给托马斯科普了一遍,面对托马斯偶尔提出的蠢问题,凌牙就会用一种看笨蛋的眼神看着他,然后耐心地给他解释。他们逛完了整个市场,凌牙却突然皱着眉头叹了口气。

“这里也没有璃绪要的东西了……”

“什么?为什么会这么难找?……”

“自从阿克雷德家出现变故之后,感觉上面都乱套了,到时候连米都买不起,价格又高。”

托马斯停下了脚步,神情复杂,因为他听到了那个他最不愿意听到的姓。凌牙看到他又在发呆,问道:“怎么?你不会不知道那么有名的家族吧?”

“不……不知道……”

“看你那么蠢的样子肯定也不知道。”

凌牙把手里的蔬菜放回摊位上,托马斯上前一步。

“凌牙,关于这个家族的变故,外面的人是怎么说的?”

“说法不一吧,我听说是无人生还,连仆人都不放过。”

旁边的小贩是一对上了年纪的夫妻,他们曾经受到过凌牙的帮助,听到两人的谈话,老板插嘴道:“小鲨鱼啊,事情不是这样的,我听说是长子活了下来,两个弟弟都下落不明了。”

“不对啊!好像是有一个少爷跑了出来另一个去世了,之前都还是名门贵族居然落到这幅境地,听说他们的同盟天城家是已经完了……”

两个人因为观点不一致吵得不可开交,凌牙早就习惯了,拎着菜转身离开,托马斯神情复杂的站在原地愣了一会,然后立刻追上去。两人并肩走回家。凌牙突然想到了什么瞥了托马斯一眼:“话说回来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总是’喂喂’地叫你很奇怪吧?”

“名、名字啊?……”

托马斯一惊,有些心虚地看着凌牙,如果这个时候告诉凌牙真名,他还会这么信任他吗?虽然自己之前决定过改名换姓,但是他还没有做好准备啊,在家里的时候兄妹俩没问,托马斯也完全把这件事给忘了……怎么办?就在这个时候,托马斯碰到了口袋里的怀表,他想起来,怀表的表面刻着的……那是……

“IV……”

“啊?”

“我叫,IV……啊哈哈……”

凌牙就这么盯着他,盯得托马斯都要起毛了,他承受着凌牙鲨鱼般凶猛的目光,控制着身体不让它颤抖。

“你这算是什么名字?是不是耍我?”

“没有!真的!”

凌牙又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还是叹了口气。

“算了,嗯……IV……IV?奇怪的名字……”

 

“IV,把水给我。”

“好的。”

“把菜端出去。”

“是。”

凌牙和托马斯穿着围裙在厨房里忙活着,有凌牙的帮助,托马斯很快就学会了做简单的家常菜,他第一次觉得原来烹饪是如此神奇的事,以前在家里他从来没有做过,都是仆人做好了端上来的,做饭不仅不累,还特别有意思,难道是因为凌牙的缘故么?托马斯停下了洗菜的动作,转头看着凌牙,对方正在全神贯注地切一块比较厚实的肉,他把紫色的发全都束了起来,露出白皙的颈部,托马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这么看呆了。凌牙头也没抬,在切东西的同时闷哼了一句:

“发什么呆啊?”

“抱!抱歉!!……”

璃绪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手里把玩着用纸张折叠成的纸质面具,她拿着面具一边给自己扇风,一边打着哈欠:“饭做好了没有?妹妹我都要饿死了。”

“别吵,马上就好!”

“啊哈哈……不好意思我动作太慢了,璃绪你再等等啊……”

璃绪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用面具的一角指着凌牙:“凌牙你看看!!学学人家!”

“我现在不跟你闹!”

如果不是凌牙此时扎着马尾,还系着一条围裙,表情凶狠地端着一盘炒好的土豆,这话还是挺有魄力的。

一个月以后,聪明的托马斯成为了一个尽职尽责,全心全意为鲨鱼兄妹俩服务的……全能型仆人。

璃绪伸了个懒腰,一如既往地躺在沙发上昏昏欲睡。

“IV,我想吃小甜点。”

“马上就做!”

“我要喝水。”

“请!”

“外面的衣服收一下。”

“是,是。”

凌牙双手插着腰,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妹妹一脸惬意地半睡半醒,托马斯忙得跑里跑外,忙得不可开交,还一点怨言也没有的样子,叹了口气。

“……璃绪,你这个大小姐脾气也该改改了。”

“关我什么事?是他自愿的。”

“哈哈哈……”

“哎……”

托马斯看到凌牙站在旁边,主动上去给他递了一杯茶,凌牙有些呆滞,但是依旧气势豪迈地接过了杯子抿了一口。

“嗯,不错。”

托马斯在鲨鱼兄妹家的日常生活,就是如此简单而繁忙,他的手比离家出走的时候粗糙了很多,手掌心起了茧子,手背偶尔会有不小心刮到的小伤,但是他的脸上时时刻刻都带着笑容,非常纯粹的孩子般的笑,他再次坚信,当初离开那个家,远离那个曾经是他兄长的人……是正确的选择。


评论(4)
热度(25)

© 蓝月月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