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月月er

喜欢舞台的不成熟唱见/写手/偶尔mad/偶尔cos/k/ygo全员/吃对手组/kalafina/国民/梶浦由记/黑执事/乙女/吉田亚纪子/fate/种花养老/开心就好

【IV凌】面具·IV(3-5)

第三章  平静的日常

托马斯站在海岸上眺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他时而左右踱步徘徊,被打湿的沙滩上留下深浅不一的脚印,他偶尔抬头,朝出海的方向伸出脑袋张望,好像在盼着谁回来一样。实在是等得无聊了,托马斯干脆就蹲下来休息,他摸了摸口袋,从里面掏出一块怀表。上等材质制成的表看上去价格不菲,他凝视了好一会儿,“啪”地一声,表盖打开,分针直直地指向某个罗马数字。托马斯有些烦躁,他把怀表重新放进口袋里,站起身来。

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凌牙还没有回来。

今天早上凌牙说要出海捕鱼,托马斯觉得新鲜,带着好奇心跟着凌牙来到了海边,谁知道凌牙却不让他跟着自己出海,一个人二话不说走远了。托马斯没办法,只能在岸上等他。现在都过去快一个小时了,还不见凌牙的踪影,正当托马斯不知道要怎么办的时候,他看到一艘船只在靠近,上面还站着一个人,认出那是谁之后,托马斯立刻展开了笑颜。

“凌牙!!你终于回来了!”

凌牙抬头看了他一眼,上岸后,他把一大网鱼放在沙滩上,托马斯看着活蹦乱跳的鱼群,再次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这么多?……凌牙……真是厉害啊,璃绪也是……”

“你在说什么啊?既然生存在这个世界上,就要好好地活下去啊。”

凌牙把被弄湿的斗篷脱掉,露出只穿了一件单薄背心的身板,托马斯不止一次担心凌牙这么瘦小的身体,会不会被海浪卷走,然而鲨鱼是不会屈服于惊涛骇浪的,他们会在汹涌的海浪中找到自己应该前进的道路,从来都没有迷失过。凌牙简单地擦了擦身上的水珠,托马斯试探性地问道:“听璃绪提起过,你们以前也是名门贵族?……”

擦拭脸颊的手背停下了动作,凌牙看着脚下的鱼,闷声回答道:“都是回去的事了。”

“你们就没有想过……去复仇吗?”

托马斯低下了头,看不清他的表情。凌牙没有注意到托马斯语气中的不对劲,他停下手里的动作,沉默许久。正当托马斯认为凌牙又要揍自己的时候,对方只是深深地叹了口气。

“复仇……不是想做就能做的。我已经失去了父母,我不能再失去璃绪……我现在要做的就是保护她不受伤害,跟亲人,一起活下去。”

“家人……吗?”

这声呢喃,并没有传到凌牙的耳朵里。他收拾了一下就扛起了捕获回来的鱼,朝某个方向走去,托马斯跟在凌牙后面,突然觉得哪里不对。

“凌牙?这不是回家的路吧?”

“哦……我要去一个地方,你要是累了就先回去吧。”

“不行啊!你走丢了怎么办??”

“……”

他们来到一个很破旧的居所,看起来地方很大,但是环境好不到哪里去,凌牙推开破旧的木门,里面是一群正在嬉戏打闹的孩子,看到是凌牙他们几乎都一拥而上,都抢着要抱住凌牙。

“凌牙哥哥!你来看我们啦!”

“好了好了……一个个来行吗?……你们有没有好好听奶奶的话啊?”

凌牙有些招架不住这群热情的孩子们,竟然一时间有些狼狈,几个身体还算强壮的男孩把那袋鱼扛了进去。门被打开的同时,一个老人拄着拐杖从里面走了出来,她的跟前有一个小女孩搀扶着,看到门口的凌牙,老人显得有些激动,颤颤巍巍的步伐很不稳健。

“凌牙……你来了啊……你一直在照顾我们,却没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

“奶奶,您别这么说,当初我们兄妹俩刚来到这里的时候,要不是您的帮助,我们早就……”

老人摆摆手,她抬起满是褶皱的手掌抚摸着凌牙的头。似乎是在感慨当年那个奄奄一息的小孩子,现在已经长这么大了。托马斯在一旁看着他们,这个地方很破旧,不遮阳避雨,食物稀少,甚至可能都不够大家填饱肚子,但是……他们的脸上都洋溢着开心的笑容,没有谁在困境面前垂头丧气,如果换做是自己,能做到吗?正当托马斯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一个什么东西砸到了他身上,托马斯一愣,低头看到一颗小石子滚落在地,不远处,一个孩子调皮地朝他做着鬼脸,他还没反应过来,左边的鬓角又被一个小女孩抓住了,托马斯手忙脚乱的用求助的目光看向凌牙,谁知道对方直接给了他一个“自己解决”的眼神,他无奈地低下头,脑袋随着小女孩拉扯的节奏一下一下地动着,傻得不行。

“那位是?……”

“我的小弟,放心吧,不是坏人。”

“哎……你们都是好孩子,上帝对你们太不公平了……”

“我从来就不相信上帝,也不相信命运,总有一天,我一定会让大家过上幸福的生活。”

老人欣慰地笑了,托马斯在哄那些孩子的时候也听到了这番话,他抬头看到凌牙消瘦的背影,总觉得这个人在发光,太耀眼了。老人站起身来看着凌牙,早就看不清东西的双眼突然瞥见了什么东西,突然僵住不动了。

“凌牙,你受伤了,你等等……我这里有前几天买来的药,本来是想给你送过去……”

“奶奶!我都说了很多遍了不要在我身上花钱了!”

老人颤抖的手不知所措地停在半空中,凌牙发现在自己一时间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连忙说道:“对、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这些药你还是给自己和孩子们留着吧,需要的时候会派上用场的,我先回去了……”

“凌牙……如果不是我们,你和你的妹妹还可以过更好的生活……”

走到门口的凌牙闻言回过头,他看到孩子们围在老人身边,满脸笑意地看着自己,托马斯环顾四周,跟上了他的步伐,夕阳打在凌牙的侧脸上,他的笑容比世间任何事物都要美丽。

“若不是你们,我和璃绪也不可能活到今天。”

 

两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凌牙脚步飞快地走在前面,不知道在想什么,托马斯盯了他好一会儿,还是决定走上前去拉住他。

“凌牙,你受伤了。”

“小伤而已,不用你管。”

“可是还是处理一下?……”

“你烦不烦啊?……”

托马斯停下了脚步,沉默良久,突然,他抓住凌牙的手把他拖进街边的小巷子里,直接扒开了他的衣服,大大小小的伤口遍布在凌牙的肩膀和腰部的位置,还有前两天打架留下的旧伤,凌牙看到他这么无礼,直接甩了他一拳。

“不要多管闲事!”

“你都保护不好你自己!你怎么保护你的妹妹!”

听到他提起了璃绪,刚把衣服穿好的凌牙直接抓住托马斯的衣领,死死地瞪着他,几乎是嘶吼道:“我警告你!这件事你不许和璃绪说!要不然我宰了你!!”

拳头一用力,托马斯就被摔到一边,他擦了擦嘴角,二话不说把凌牙拉到一个当铺里,从口袋中拿出他身上唯一值钱的东西,那是在他生日的时候,克里斯送给他的怀表。

“喂!你?!”

“闭嘴,凌牙。你要是不想我把事情说出去,就用这些钱去买药,好好地照顾自己!”

托马斯不管还在闹脾气的凌牙,把钱塞到他的手里就往回家的方向跑去。凌牙愣愣地看着手里的钱,两秒钟之后才反应过来,他也跑了起来,一边追一边骂着前面那个运动神经突然爆发的小伙子,丝毫没发现两个人的主仆立场发生了微妙的改变。

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那该多好。

 

第四章  异变

事情开始发生变化,是在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

“一、二……凌牙,数量正好够。”

“嗯,回去吧。”

凌牙检查了一下采购的商品,确认基本没有漏掉什么之后向着集市的反方向走去,托马斯抱着一个纸袋,里面装满了面包。两人刚走到集市的街道口,突然就听到陶制品摔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托马斯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凌牙一把拉进一个老旧的摊位中,沾满灰尘的破布夹在木架子上,正好挡住了入侵者的视线。凌牙小心地探出头去,他只看到一群衣装颇为华丽的人,正在和小贩们争执着什么,半晌过后,他们对那些手无寸铁的平民拳打脚踢,凌牙紧握拳头,他知道自己不能贸然冲出去,因为他根本不是这些人的对手。而蹲在凌牙身后的托马斯分明看到了,其中一人的衣服上,有阿克雷德家的家徽。痛苦的记忆和最想忘记的家人的脸浮现在他脑海中,窒息感瞬间充斥了整个鼻腔,手里的纸袋揉出了褶皱,手指也在微微颤抖,不是害怕,而是愤怒。

这些人闹够了就开始往回走,路过他们跟前的时候凌牙稍微往里面掩了一下身体,而托马斯顾不上什么直接撩起凌牙的衣服往里面钻,凌牙连忙把衣服拉下去,托马斯的头部就这么卡在了他的衣服里,窘迫得不行。等待那些人走了以后,凌牙的脸都气红了,他直接朝着托马斯的脑袋来了一拳。

“你干什么啊!”

“嘿嘿嘿……”

托马斯又傻傻地笑了,凌牙瞪了他一眼就朝回家的方向走去,由于背对着他,凌牙没有看到托马斯望着离去的队伍的眼神中,流露出与他年龄不符的深沉,和怨恨。

“IV!IV!”

“啊?”

“帮我把勺子拿过来!我说了三次了!你怎么回事啊!”

“抱歉……”

晚餐的时候托马斯有些心不在焉,今天下午的一幕在他的脑内无数次循环,挥之不去。他不知道他的兄长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一想到自己身体里还留着那个家族的血,他就无比恶心,凌牙在一旁默默地进食,不易察觉地瞄了托马斯一眼。

晚饭过后,凌牙叫住正在洗碗的托马斯,示意他跟自己出去一趟。

 

海浪声此起彼伏地回响在耳边,微风拂过脸颊,凉爽而惬意。托马斯跟在凌牙身后,两个人光着脚走在沙滩上,柔软的沙子略过脚底又盖上脚背,凌牙捋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头发,望向大海。托马斯顺着凌牙的目光望去,他们正好赶上了日落的时间,霞光把海水都染得火红。

“心情稍微好点了吗?”

“哎?”

“我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来这。”

凌牙说完,给了托马斯一个微笑,在那稚嫩的脸庞上,张扬而自信。托马斯就这么看着他,仿佛要把那张脸烙在心底的最深处,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凌牙刚想迈开步子,却因为看到了什么东西而停下了动作,他弯下腰去,把沙滩上的东西捡起来仔细地端详了一阵子之后,露出了得意的笑。

“这可是个好东西。”

“怎么了?”

“你不知道吧,这是鲨鱼的牙齿,很难找到的。”

托马斯不由得有些好奇,他想把凌牙手上的牙齿拿过来仔细看看,谁知道凌牙动作更快,手掌一收直接让对方扑了个空,托马斯踉跄了一下,险些没因为惯性摔倒,凌牙瞥了他一眼,突然想象到了什么,问道:“我问你,你的名字怎么写?”

“名字?”

“IV,你这个奇怪的名字。”

托马斯闻言,思考了一会儿后蹲下身,手指在沙滩上划出两个简单的罗马字母,凌牙点点头,抽出腰间的匕首在牙齿上刻了什么,然后拿出剩下的鱼线比划了一下,又从袖口上扯了一些松掉的线下来,绕到鲨鱼牙齿的缺口中,做成了一条简单的项链。凌牙把它递到IV的面前,刻着“IV”字样的牙齿在托马斯眼前晃动着,略微破损的牙齿在IV眼里,犹如宝石一般散发着光芒,光明璀璨。

“给……给我的?”

“怎么?你这个大少爷还嫌弃啊?不要就算了。”

说着就要把牙齿收回来,托马斯赶紧拿了过来把它戴在脖子上,仔细地端详着这个简易的项链,指腹抚过凹凸不平的罗马字体,不算光滑的质感残留在早已变得粗糙的手指上,更多的是留恋的意味。

他原本以为,他们会一直这样生活下去。每天伺候着家里唯一的大小姐,每天跟凌牙打打闹闹。而这一切终究也像划过指尖的细沙,一去不复返。

凌牙看着太阳快下山了,转身向家的方向迈出脚步,突然整个身体不知道被谁从后面抱住,双手用力收紧,凌牙一惊,挣扎了一下,对方却没有放开的意思。凌牙直接抬起没被抱住的手肘往后面一撞,原以为对方会跟平常一样躲开自己,谁知托马斯用手刀一挡,反手一扭就控制住凌牙的动作,他让凌牙转了个身面对自己,然后紧紧地抱着他。凌牙根本没料到他的身手会如此敏捷,

“你做什么啊?放开我!”

“凌牙,能认识你,我真的是太幸运了。”

“你、你不要这么肉麻!!”

凌牙在他的肩头上捶打了两下,无奈对方抱得很紧,他只能叹了口气,湿热的鼻息打在颈侧,凌牙觉得自己的耳朵在发热,他没有跟谁这么亲近过。托马斯低着头,看不清他的表情,凌牙的下巴抵在他的肩上,自然也没看到托马斯深红色的眼瞳中,满是无奈和寂寥。

 

“凌牙你回来啦?IV,去洗碗。”

“好的。”

“你怎么忙这么晚还不睡呀?”

“嗯,一会儿就睡……”

“要是我吃不上早餐你就死定咯。”

“哈哈哈……”

IV把做好的食物储藏好,又把房间打扫了一遍,在路过凌牙房间的时候,他停驻了很久。如果兄长找上他,必定不会放过这对兄妹,也不会放过自己,他不想给凌牙添麻烦。借着月色,他最后看了一眼曾经生活的……家,再次紧握胸前的鲨鱼牙齿,消失在夜幕之中。

次日,阳光一如既往地透过窗子洒进木屋里,璃绪打了个哈欠揉着惺忪的睡眼走到客厅,她叫了好几声,也没有看到往日那个起得比他们早很多,在厨房忙碌的身影。

“真是的,睡过头了么……”

璃绪睡眼朦胧地把椅子拉开一屁股坐上去,突然瞥见桌上放着一个盖着白布的木碟,她掀开一看,碟子里放着一些小点心,璃绪心不在焉地拿起一块塞进嘴里,香甜的味道充斥在口腔之间,那种呛人的糊味不知道何时已经消失不见了。璃绪把碟子移到自己面前,却发现底部压着什么东西,她把那东西扯出来,是一张字条。

“凌牙!凌牙!这个……”

“怎么了?”

璃绪拦住了准备出门的凌牙,把字条递到他手里,凌牙皱着眉头阅读完字条上的内容,神情有些凝重。家里被打扫得很干净,厨房里还放了许多干粮,能吃好一阵子,然而这个家,却安静了很多。璃绪噘着嘴坐在沙发上,叹了口气。

“哎……以后,没有仆人可以使唤咯。”

“别闹了,搞不好他就是受不了你的脾气才走的。”

“什么呀!!我的意思是,他还能去哪呀?他这是第二次离家出走啦。”

“……但愿,他平安吧。”

热闹的街道上,酒店的老板笑盈盈地送走了又一批的客人,心满意足地躺在椅子上数着手里的钞票,最近的收入不错,他可以再去物色一个华美的面具了。正当他想着要联系其他商人,约定宴会时间的时候,门又被推开了,进来的是一个穿着斗篷的少年,看起来年纪不大,那双深红的眸子却炯炯有神。

“请问,可以给我一份工作么?”

 

 

第五章  托马斯的死讯

凌晨时分的夜晚寂静无声,人们都在熟睡之中,街边的路灯忽明忽暗,灯光照射不到的角落里不知道藏了些什么,没有关紧的窗口随着夜风摇曳着,吱呀作响,看不清颜色的窗帘飘起又落下,平和安详的夜晚。挂钟的指针适时地走到了正点,钟声敲响了四下,回荡在小镇之中。突然,一阵爆破声划破了夜空,轰鸣震耳,被牵连到的房屋也难逃一劫,几乎在一瞬间,悲鸣声打破了平静的夜,呼救声此起彼伏,人们都聚集到爆炸发生的地点开始救火和救人,大火持续了几个小时之后终于被扑灭了。周围的房屋都有不同程度的破损,好在户主只是受了点伤,没有大碍。几个年轻人走进被烧毁的屋子里进行查看,他们发现这里是一家商店。

根据周围的住户所提供的情报,他们得知这里是一家还未开始营业的店,似乎是在做准备工作,而这场爆炸,完全是一个意外,始料未及。年轻人们都叹了口气,他们端详了一下店内的装饰,从被烧毁的轮廓来看,店主是非常用心地在装修这家店,想来也是一个怀揣着梦想和希望的人刚开始打拼,却遇上了这样的变故,实在是不幸啊。

他们走到墙壁的角落中,发现那里躺着几个人,确切的说,是几具尸体,从头到脚都被烧成了黑炭,绝无生还的可能。他们还在抽屉里发现了一本记事本,已经被熏黑了一大半,很多字迹都看不清,记事本的第一页却留有几个人的名字,他们数了一下,刚好跟地上的尸体数量相同。

“哎……不知道能不能凭这个,找到他们的家人……”

“让我看看,洛,德瑞尔,伊迪……托马……斯?”

后面的字迹已经看不清了,借着火光,他想再看清楚一些,却听到附近有些骚动,他抬头一看,一个戴着面具的人不知何时站在了他的面前,那并不是他的同伴,面具覆盖了整张脸,所以他不知道对方是谁,他的手却开始发抖,眼前这个人的气魄绝对不是普通的城管或者警察,他从来没有见过。

这个人看了他一眼,拿走了他手中的笔记本,向身后使了一个眼神,这个时候年轻人才发现,这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队伍,另一个戴着同样面具的人已经从尸体附近站了起来,手中捧着什么闪闪发亮的东西,即使被灼烧过,也不失往日色彩的饰品碎片,那不是普通人家买得起的东西。拿走笔记本的人眼神一变,挥了挥手,这群人便走出店门骑着马离开了这里。

几个年轻人似乎还没回过神来,当他们追出去的时候,队伍已经走远了,此时,朝阳初升,借着微弱的阳光,年轻人看到他们素雅的衣服上,似乎印着家纹一样的东西,他没能认出来是哪个家族,但是能确定对方一定是个来头不小的贵族。

为什么一个贵族回来到这种小城镇,还来到了这个被炸毁的商店呢?他们好像在找什么东西,难道那些尸体之中,有他们的家人么?年轻人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这件事,除了没人信服之外,也怕惹来不必要的事端。这场意外变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不过也随着流逝的时光,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记忆。

 

“非常抱歉,我们只找到了这个,小少爷已经……”

“我明白了,你们都下去吧。”

等下人们退出去之后,一直保持着冷静的克里斯一拳砸在了茶几上,深色的发带松散开来,银色的长发凌乱了宽厚的背,桌面上的白布摊开,上面放着破碎的手镯,金黄色的轮廓,淡紫色的宝石,即使被烟熏和灼烧也不失原有的光彩,这是父亲留给他们的东西,他不会记错的,就算是这样克里斯也不愿意轻易相信,自己的血亲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这个事实。然而,仿佛是上帝在捉弄他,手镯碎片的一旁,摆着一本记事本。克里斯把它拿起来,有些颤抖的手指打开了第一页。

微黄的纸张上写着几个人名,唯独托马斯的最后一个字母被灰烬所掩盖,即使看不到那个熟悉的姓氏,然而,那熟悉的手写体,他早就看过不下数次。克里斯垂下头,拿着记事本的手无力地搭在膝盖上,另一只手紧抓着额头,好像在极力克制着什么,手指颤抖的幅度越来越大,本子随即脱离指尖掉落在地,发出一声闷响。

犹如鲜活的生命,归于尘土之声。

早就跟他说过,外面的世界很危险,很不安全,他在那里一定活不下去的。

然而现在,他却连亲自教训他的机会,也不会再有了。

 

一群饥肠辘辘的孩子路过水果摊,他们只敢站在不远处看着那些红润的苹果,有些孩子还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但是大家都没有上去抢。好心的摊主注意到了这群孩子,向他们招了招手,从箩筐里挑了一些果子分给他们,孩子们面面相觑,似乎是在犹豫要不要拿。

“你们很久没吃东西了吧?这个不要钱,拿去吃吧。”

听到这些话,孩子们才放心地接过食物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摊主默默地叹了口气。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游民开始变得多了起来,最近好像不大太平,或许再过几天,自己也没法在街上摆摊了,她得跟家里人合计一下,到乡下去避避难。正当她想得出神的时候,眼前突然一暗,她抬头一看,一个瘦小的孩子站在自己面前,他和那些孩子一样,也穿着斗篷,但是比他们的要整洁一些。他随便挑了一个苹果,递给摊主几个硬币,朝四周张望了一下,并没有马上离开的意思。摊主也有些好奇,这个孩子看了几眼不远处的街道之后,开口道:“请问,有没有见到一个跟我年纪差不多的孩子,大概这么高,样貌是……”

凌牙认真地看着摊主,仔细地说出了IV的体貌特征,摊主皱着眉头犹豫了一下,陷入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回忆,正当凌牙觉得又是无果而归的时候,摊主却挤出了一句话。

“好像,有点印象……”

“您见过他?!在这个城市?”

“对、对……我想起来了,很久之前有一个孩子来我这里问过镇上哪里可以找工作,我就告诉他让他去前面街道里的酒馆去去问问……”

“非常感谢!”

凌牙急匆匆地道完谢就跑远了,看着远去的身影,一股哀伤的情感涌了上来,她叹了口气,如果说他们是朋友,这个孩子要是知道了真相,那该有多难过啊……

“托马斯?我想想……嗯,是他,他是在我这里工作过一段时间,不过他已经辞职了。”

“辞职了?……那……那您知道他去哪了吗?”

“这我就不清楚了,这个小伙子干活很勤快,我当时有挽留过他,他离开的原因好像是……”

酒店老板把面具挂回墙上,转身又对凌牙说道:“好像说要去开店,我们当时还约好到时候去他店里坐坐呢……现在也没有音讯了,真是奇怪……”

“那您知道店铺的具体位置吗?”

“这个我就真的不清楚了,你还是去跟镇上的人打听一下吧……”

凌牙在这条街道上问了不少人,这种方法犹如大海捞针一样困难,在略微炎热的天气中,凌牙嗓子都哑了,腿也酸痛得不行,眼看太阳就快下山的时候,他叫住了一个正在搬运酒水的年轻人,如果这次还是打听不到,那就只有明天再继续了。

“你好,我想问问镇上有没有一个叫托马斯的人?嗯……或许是某家店的店主,您见过么?”

年轻人打量了一下凌牙,迟疑地看着他。

“你是?”

“我是他的朋友,一直在打探他的消息……”

“你形容的这个人我是没见过,不过前面转角处有一家店,里面的确有个人叫托马斯,不过,我还是劝你不要去了。”

“为什么?”

“一场爆炸,都烧没了。”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仿佛让凌牙浑身发冷,犹如活生生地掉入冰窖一般,他一脸地惊愕看着年轻人,再也无法保持冷静的状态。

“你说什么?……这不可能……怎么……可能……”

“这件事已经过去挺久了,大家应该没什么记忆了吧。”

之后的话,凌牙没有听进去,他转身就朝目的地跑去,年轻人突然想起了什么,叫住了他。

“我说你,你是阿克雷德家的仆人吗?”

“啊?”

“没什么,发生火灾那天,有一群奇怪的人来过那家店,我看到了他们衣服上的家徽,他们找了一些东西就走了,莫名其妙的……”

年轻人唏嘘了一会儿以后就扛着酒桶走远了,凌牙觉得有些奇怪,阿克雷德家?这跟他有什么关系?然而凌牙的脑子里只想着快点找到那家烧毁的店铺,也没有过多地去想在意这个问题。他绕到拐角处往前跑,内心的不安感随着距离不断缩短也在逐渐扩大,终于,他在一家店门前停了下来,看着已经变成黑炭的招牌,凌牙迈开不算稳健的步子,走进了这片废墟之中。

被烧得漆黑的墙壁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了,还有破碎的瓷器,满是碳灰和尘土的布料,未被焚烧完全的窗帘随风飘动,这一切的一切,仿佛在无情地拨弄凌牙近乎崩溃的脆弱神经。屋子里回荡着他孤寂的脚步声,和并不平稳的心跳声,踉跄的步伐逐渐向深处踏入,顾着环顾四周的凌牙不小心碰到了横在地上的椅子,猝不及防地摔了出去。

他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这只是个巧合,那个笨蛋一定还活着,他还活着,一定是这样,一定是这样的。

凌牙挣扎着想爬起来,手臂却不经意碰到了什么东西,他抬头一看,那是一木制的杯子,它和其他家具一样有着被熏黑的痕迹,残缺不全,略显粗糙的表面看起来似乎还是个半成品,借着月光,凌牙分明看到,杯子中间刻着一条鲨鱼,凶猛的鲨裂开嘴露出锋利的牙齿,不知道是在笑还是在捕食,圆润得可爱,凌牙把它拿起来的时候,发现地上还有另一个一模一样的杯子,不同的是,另一个杯子上的鲨鱼的脑袋上,多刻了一个装饰用的蝴蝶结。明明是滑稽得引人发笑的图案,凌牙却觉得喉头发紧,疼得难受,他再也无法压抑住自己的感情,即使紧咬嘴唇,眼泪还是不争气地夺眶而出。

“不……不……”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IV见过这两只鲨鱼,残酷也温柔,冰冷却也温暖。这是他,在事业有成之后,送给凌牙和璃绪的第一份礼物。然而这一切,都被这场意外化为乌有。

凌牙坐在地上啜泣了好一会儿,半晌后,他突然站起身,在这片废墟里疯狂地挖了起来,每个角落都不放过,即使那个人告诉他尸体已经被带走,即使这场意外已经过去很久,凌牙也不相信IV已经死了这个事实,他不会罢休,他原以为他不会就此轻易地放弃。

直到,他找到那个鲨鱼的牙齿。

沾满尘土的齿上刻着那个人的名字,那个奇怪的名字,那个勾起凌牙无数回忆的名字,是他亲手刻上去的,罗马字母的凹槽内堆积了不少的尘埃,凌牙就这么看着掌心中的牙齿,呆坐在那里很久,很久。

在这个动荡的社会中,他们兄妹俩为了自保,惹过很多人,也帮助过很多人,他们没有朋友,因为没有人敢靠近他们,也没有人能轻易入侵他们的领地。IV,是凌牙第一个朋友,然而,现在的他,又变回一个人了。

看到凌牙满是伤痕的手把两个杯子放在桌上,杯子里躺着那枚鲨鱼的牙齿,璃绪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哥哥,他脸上,还留有未干的泪痕,璃绪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许久未流过泪的他,抱着凌牙,放声大哭。他们曾经孤傲地认为自己不会流泪,会坚强地活着,他们未曾体会过,原来撕心裂肺的感觉,是如此地刻骨铭心。

 

这一年,神代兄妹15岁,他们原以为这一生就会这么过去,命运如此,逝去之人的伤痛再次提起,就好像盐撒在已经愈合的伤口上,不会再痛。然而,那个人的再次出现,又把他们命运的齿轮重新交叠在一起,一发不可收拾。


评论(6)
热度(16)

© 蓝月月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