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月月er

喜欢舞台的不成熟唱见/写手/偶尔mad/偶尔cos/k/ygo全员/吃对手组/kalafina/国民/梶浦由记/黑执事/乙女/吉田亚纪子/fate/种花养老/开心就好

【IV凌】面具·IV(6-8)

第六章 人偶师

“这样就可以了。”

“谢谢你IV大人!把这个孩子打扮得这么漂亮,你的手真巧啊”

“哪里,能为大小姐服务是我的荣幸”

“这是新的裙子?好漂亮啊,好想买下来给我的娃娃呢。”

“那是最后一件了,错过的话可能就没有了哦,若是给您的人偶穿上它,那她定是舞会中最出彩的公主。”

“那,那我买了……”

“非常感谢。”

某个城市的街道,有一个装修精致的人偶店,很多喜欢人偶的富家的千金小姐和少爷们都喜欢来这里光顾,这里的老板是个十八岁的年轻人,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也没人知道他的身世,他身边的人也只称他为IV大人,他的真名无人知晓,不知是被隐藏了,还是被丢弃了。IV非常的绅士,他会给大小姐们一个优雅的手背吻,对傲气的少爷们总是微微躬身,他常着正装,打扮得体,唯一不足的是,脸上右眼的地方有一条疤痕,像是经历了什么很可怕的事情之后留下的,为了掩盖疤痕,平常他总是喜欢戴着面具,但这并没有让他失去人格魅力。偶尔,他会在休息的时候把面具摘掉,总会有一些少女因为好奇多看两眼他脸上的疤痕,每次IV都是非常亲切的问道:“抱歉,吓到你了吗?”

带着亲切笑容的年轻人的脸上满是歉意,小姐们都会害羞地摇摇头。这么好的一个人,没有人会刻意询问他的过去,也没有人想去挖开他的伤口。他总是在笑,没发过什么脾气,好像一点烦恼也没有。

这一天,IV像往常一样在柜台修改人偶的服装,店里的东西都卖完了,他总是计算得很准确,不多不少,偶尔会留下一两件,这大可以卖给之后需要的客人。他停下了手上的活看了看时钟,起身走到那充满笑意的眼睛,在门合上的一瞬间,冷了下来。身后的门被打开,一个男子走了进来,IV背对着他,男子点头示意:“IV大人。”

“怎么样了?”

“……非常抱歉,我们赶到的时候那里已经没有人了,只有一个死去的老太太,死因是被重物殴打致死,我们还打听了那些孩子的下落,稍微健康漂亮一些的被卖到有钱人家当童奴,剩下一些体弱多病的早就……”

“混账!”

IV上前一步抓住了他的衣领,鲜红的眼睛里满是愤怒,完全没有了往日的亲切和风度,他加重了手上的力度,咬牙切齿地质问着手下:“我跟你们说过多少遍了!动作要快!你们是不是都把我的话当耳边风!!”

IV情绪激动地扯着对方的衣领,直接掐着他的脖子把他摁在墙上,男子露出快要窒息般痛苦的神情,颤抖的手扶上IV的手腕,一张一合的嘴吐出了不算清晰的话语。

“非常……抱歉……”

看到忠诚的手下根本没打算求饶,IV稍微恢复了一些理智,他放开男子,有些失神地喘着气,一拳砸在柜台上。他觉得自己就是个废物,无论何时,在何种情况下,他都无法做到像凌牙一样保护那些弱小的人,隐藏在贵族世界的火坑,一旦被送进去就没有再回来的可能。凌牙和璃绪的年龄正好处于快要成熟的阶段,如果不快点找到他们……

IV不敢往下想,他稍微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问道:“那个地方有什么情况么?”

男子摇摇头,IV叹了口气。

“算了,时间已经过去了那么久,找不到也没办法……你们不用再去了,加紧对神代兄妹的搜索,有情况第一时间汇报给我。”

“是!”

男子鞠了一躬就离开了,IV心烦意乱地坐在黑暗的客厅里沉思。虽然有些失落,但是他似乎认命了,毕竟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很多事情都会发生变化,找不到那个东西也是正常的。

那个刻有自己名字的,鲨鱼的牙齿。

IV把它遗失了,在那场爆炸中。

他打开一个首饰盒,里面放着的一条已经残破不堪的线,他却用装首饰的盒子装着它,可想而知这条普通的绳子对他来说是多么的重要。他小心地触摸着残线,粗糙的触感,和第一次拿到它的时候一样。IV皱着眉头,露出了略微痛苦的表情:“凌牙……我好想见你……你到底,在哪里?……”

IV拿着首饰盒走上二楼,在走廊尽头一闪华美的门前停下,空旷的走廊里只能听到钥匙转动的声音,门被打开后,看到房间正中央坐着一个人,IV微笑着走了进去。

“凌牙……”

椅子上的“人”没有回应。

烛光略过他的脸颊,肌肤白皙得不像人类,也没有呼吸声,身着紫色正装,双手交叠放在大腿上,他的眼睛是犹如大海一般的颜色,没有灵魂,不算深邃。

这是IV花了几乎毕生的精力制作的,以他记忆中的凌牙为原型的第一个人偶,如果不注意看,可能真的会以为是一个人坐在那里。IV把首饰盒放在书桌上,坐在一旁看着他,眼里流露出未曾示人的温柔,他摸着人偶的脸,一遍又一遍地唤着凌牙的名字,思绪回到了在从前,在那个小小的家里,天天被凌牙骂,被璃绪使唤,他却觉得很开心,除去已经模糊的家人犹在的童年,那是他人生中第二个最幸福的阶段,只因为自己的身份,不得不离开。在这里落脚的IV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少爷了,经历了磨练的他,早就有了能保护他们的实力,然而,想保护的人却找不到了,他们人在何处过得如何,IV一无所知,家中自己派人去调查过,早就没人在了。即使如此,IV仍然没有放弃寻找他们。

那些充满了欢声笑语的日子,犹如一个美丽的梦境。看着人偶的侧脸,IV突然拽紧了拳头:“既然我没死,我就不会放过克里斯,也不会放弃,凌牙……”

 

社会的局势变得越来越动荡,随着时间的推移,各个地方都在以飞快的速度改变。在一个小巷子里,凌牙紧了紧身上的斗篷,把干粮都给了璃绪,自己只留了很少的一部分,璃绪有些担心,凌牙瞄了她一眼:“我没事。”

“但是凌牙,你每天就吃这么一点,身体会吃不消的。”

“……我真的不饿。”

璃绪没有再多说,直接把食物掰了一半硬塞在凌牙手里,凌牙拗不过她,看着璃绪不打算理会自己自顾自地吃着干粮,凌牙也只是叹了口气。之前在家里,璃绪虽然天天使唤那个傻小子,但她并非是那种娇生惯养的人,这只是她亲近人的一种方式。IV离开之后,他们也过了一段平静的生活,后来,就经常有人直接冲到家里找他们的麻烦。凌牙意识到势头不对,很早就带着璃绪离开了。社会局势开始瓦解,那个家,甚至那个小镇也已经不安全了,神代兄妹非常清楚,这个世界上有一部分人想搞垮他们,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适者生存而已。凌牙和璃绪离家后,为了躲避麻烦和风头一直在漂泊,好不容易才来到这个看起来平和的小镇。

听说,这里是托某位大人的福才如此的平和,但是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他好像特别低调,然而这种和平也不知道能够撑多久,最起码现在凌牙和璃绪不会在这里碰上什么麻烦,那些想打他们主意的、甚至是追杀他们的人,早就被他们用各种方式甩掉了。他们正打算去城里的闹市区打听一些情况,凌牙舔了舔手指的面包屑,刚迈出一步就被璃绪拽了回来,凌牙回过头,只看到璃绪神情紧张,手也抓得很紧。凌牙一愣,马上明白了璃绪的意思,他们绕到巷子深处隐藏了起来。

有人在跟踪他们。

长途跋涉,两人的体力早就消耗了不少,根本没有什么多余的力气,果不其然,几个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了出来,二话不说直接袭击,璃绪的体力开始透支,他们趁凌牙不注意的时候抓住了璃绪,两三个人一起摸着璃绪的脸,那种滑腻的触感让璃绪恶心得想吐,她看准时机直接咬断了一个人的手指,嘴角都是血,狠狠地瞪着他们。断指的人怒火中烧直接给了璃绪一巴掌,瞬间她只感觉到左侧头部都火辣辣的,正在攻击的凌牙闻声猛地回过头。

“璃绪!!”

“你这个贱人!居然敢咬我的手!”

“小心我把你们都咬死!”

“好啊,好啊……叔叔就来教你怎么听男人的话!”

“等一下。”

凌牙把被他揍得几乎失去意识的人扔在一边,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冷静得异常。

“放了我妹妹,你们要干什么冲我来。”

断指的人露出了猥琐的笑了:“你?在有得选择的情况下,我们可对男人没有兴趣。”

“别装了,在你们眼里这根本没什么区别吧,你们这群畜生。”

凌牙把斗篷脱掉扔在一边,无袖的背心衬托着锻炼得正好的身材,那人舔了舔嘴唇看着凌牙。他说的没错,在这个时代,男人跟女人真的没有什么区别,断指的人衡量了一下,到时候跟同伙们炫耀的时候,跟他们说 “我上过鲨鱼”总比“我上了他的妹妹”有成就感。但是,这不等于他们会放过他的妹妹,他们就是这么无耻。凌牙注意到他们放松了警觉,瞬间把斗篷扔到抓着璃绪的人的头上,踹了断指的人一脚,璃绪趁乱挣扎着跑了出来。

“快走!”

凌牙嘶吼着,用尽力气跟他们搏斗,璃绪咬了咬牙往反方向冲了出去,她不想浪费凌牙给她争取的时间。看到妹妹安全离开后的凌牙松了口气,本就受了伤的他力气也已经用尽了,那些人爬起来把他按在地上开始撕扯他的衣服,凌牙的脑子里还在飞快地思索着逃离的可能性,只要有一丝希望他就不会放弃。

 

一行人在街上朝某个方向走去,看起来不像是军队也不是贵族,他们身上散发着不同于常人的气息,璃绪的直觉告诉她他们不是坏人,一定能帮助自己,她拦住他们,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请……请帮帮我……我…的……哥哥……”

“小姐,请你不要着急……”

就在这时,从末尾处传来一声不可违抗的命令。璃绪看不到那个位置,只是觉得这个声音有些熟悉,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跟她走。救人要紧。”

“是。”

 

第七章  IV的过去

凌牙的衣服已经被扯破了,这些人故意没有让他晕倒,他的嘴被捂着,全身都是伤,但是他还能保持清醒,他早就知道这种事情是不可避免的,这些人他最看不过眼,也不会向他们求饶。凌牙看到对面的男人已经开始脱裤子了,他有些生无可恋,这个人好像是打算直接上,连前戏都没有。正当这个人刚拉开拉链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把你那小怪物收起来,看着觉得寒碜。”

男人一愣,居然有人拐弯抹角说他小??

他还没来得及骂出来就被硬质的皮靴踩在地上,随即被踹了一脚。他本是追着凌牙过来的,以为这种平和的小城最容易作恶了,并不不知道这个城市的情况。踩着他脑袋的人右眼有一道伤疤,表情黑暗而且扭曲地看着自己,充满了鄙视和嘲讽,他怪神怪调的说道:“你这小玩意儿进去都不会有感觉吧?”

说完又一脚踢在他的下巴上,璃绪这才看清他的脸,惊讶的叫了出来。

“IV?!”

压着凌牙的两个人也被IV的手下制服了,凌牙抬了抬头,他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听到这个名字。

“IV?……”

凌牙从地上爬起来,映入他眼帘的是,那个曾经,什么都不会的笨蛋,只会在家里笨拙地做着事的傻瓜,整天被璃绪当仆人使唤的好脾气的小少爷,如今已经长大成人,褪去了稚嫩的脸庞,俊俏的脸上却多了一条伤疤。

光是看到这条伤疤,凌牙就好像什么都明白了。

他以为再也看不到他笑,再也听不到他说话了,而此时,他就在这里。

IV衣着得体,装扮华贵,完全没有一点当年笨拙的模样,他像绅士一样朝凌牙伸出了手,笑容里带着暖意。

“凌牙,我终于找到你了。”

这场景就好像,凌牙第一次救了他那样,只是自己没有选择向IV伸出手。而IV却……

“凌牙?你怎么了……”

“混蛋……”

“啊?”

“你这个混蛋!蠢货!白痴!为什么!既然你还活着为什么不回来找我啊!!”

“凌…凌牙,你听我说啊……”

凌牙没有去握住IV伸出来的手,反而是泄气一般捶打着IV的胸口和肩膀,IV有些慌张地半抱住凌牙,却怕他受了伤又不敢动他。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会死啊!你知道我找到那颗鲨鱼牙齿的时候是什么心情吗!你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就死掉!!你这么笨在外面要怎么生存啊!留在家里不好吗!早知道这样……早知道会变成这样……我当初!……我……我以为再也……见不到……”

怒吼慢慢转变为了哭骂声,IV看着凌牙既高兴又心疼,高兴的是凌牙还好好的活着,心疼的是他受了伤还情绪这么激动。凌牙还没有说完就晕倒在IV的怀里,IV看着凌牙的脸,抚摸了一下他的脑袋。

“……抱歉,凌牙。”

他把凌牙横抱起来,吩咐一个手下把璃绪背回去。IV看着怀里的凌牙,悬了好几年的心 终于放了下来。他从凌牙的话语中得到了一个答案,他一直在寻找的那颗鲨鱼的牙齿为什么总是找不到?原来是被凌牙捡回去了,凌牙居然能找得到那个地方,说明自己走了以后凌牙还在打听自己的消息,想到这里IV不由得有些高兴。

 

他本想自己赚钱开店,小有成就之后再去把他们兄妹俩接过来,让他们过上好一点的生活的,虽然没有以前在阿克雷德家那么富有和舒适,但是最起码,这是他自己给凌牙创造出的生活条件,是靠自己的双手,不是靠家里的关系得到的生活。IV偶尔也会想念一下那个家,而他的记忆仅仅停留在父亲去世之前的那段时间,那是除了凌牙之外,在他人生中算是最美好的回忆了,他已经永远的失去了那样的日子,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熟睡的凌牙有了些动静。

“凌牙,凌牙?醒了吗?”

“呜……IV?……这是哪?”

“我房间”

“哦……什么!!”

凌牙马上从床上跳了起来。

“你身上的伤还没好,别闹腾了,好好休息”

“不对,你哪来的房间……不是,我的意思是你……”

IV看着凌牙这么有精神,无奈地笑了笑,一番折腾之后,他把离开凌牙家之后的事情说了一遍。

在离开凌牙之后,他为了躲避阿克雷德家的眼线四处逃逸,好不容才在一个地方找到了工作,那里很艰苦,基本上一天只能睡两个小时,他好不容易撑了下来,攒够了钱打算开店做生意,谁知道还在准备阶段店里就出了事,在那场意外中他逃了出来,却在逃命过程中把凌牙给他的鲨鱼牙齿弄丢了,但是绳子还一直保存着。

想再起步,就意味着重新开始,他的脸在那次意外中破相了,他没有钱看病,只能自己包扎伤口。他找了很多工作都碰壁了,不是没经验就是嫌弃他脸上的伤,然而他还是找到了工作,在一个有钱人的家里干粗活,又脏又累,平时也不怎么能见到主人。除了能领到工钱最重要的是有地方住了,他再也不用睡在大街上,或者是杂物堆里,也不用在菜市场和垃圾堆里找东西吃了。

日子过得很辛苦,但是IV没有喊过累,凌牙帮助孩子和老人的场景历历在目,所以IV会在工作之余帮助其他人,他大家都很喜欢这个有礼貌又踏实干活的孩子,厨房里的大妈见他年纪小,还会多留一些饭菜给他,有的时候他干活累了也会有人去帮帮他,他觉得他没见过这家主人,但是看大家相处得这么好,他觉得主人应该也是个好人。所以IV的活的也还算不错,但是他心里明白,他是不可能一辈子给别人打工的,在赚钱的这段时间,他同时也在思考自己将来的打算。

有一天,家里有一位大小姐过生日,忙不过来,他有幸到宅子里帮忙,走廊离前厅还有一小段路程,他好奇地打量着这个房子,突然从房间里传来少女的哭声,他寻声跑去,只见今天的寿星,也就是今晚的主角蹲在房间里哭泣着。

“大小姐,您怎么哭了?”

少女看到他跑了进来,自然是吓了一跳。

“你是谁?家里新来的下人吗!”

“是的。”

IV回忆了一下他以前安慰那些千金小姐的场景,本能地想要去帮她擦眼泪,这是他以前在家里的联谊上经常做的,让女孩子们高兴的方法。谁知道对方不领情,嫌弃地拍开了他的手

“别碰我,你这个下人太无理了!!”

“……抱歉”

IV才反应过来他现在只是个下人,不是阿克雷德家的少爷了,他根本没有资格跟他们平起平坐,他只能低眉顺眼地听他们的命令和使唤,做一个下人该有的样子

大小姐似乎不是太在意,她又开始哭了,IV还是不放心,这件事要是被主人知道,这个少女肯定会提到自己,如果怪罪下来就太冤枉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能不能为您效劳呢?”

“告诉你也无妨,反正,你肯定帮不了我……呜呜”

少女移动了几步,用大裙摆藏住的,掉在地上的东西呈现了出来,那是一个坏掉的人偶,手断了一只,裙子也破了。

“这是我最喜欢的人偶,今天晚上我要抱着她出席宴会的,但是这个时间人偶师是不可能马上来的,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会掉在这里……呜呜”

凭着自己的经验,IV一眼就看出这是收藏用的人偶,不管是服装还是人偶本身,做工都非常精致,是有钱人才买得起的东西。他查看了一下损坏程度,对她说:

“这个没什么问题,我可以帮你修好”

“真的吗?”

“是的,您有备用的工具吗?”

“有是有……但是……你,你以为这是玩具吗!再说要是你碰她的话会弄脏她的!人偶的皮肤不能随便触碰的!你懂不懂啊!”

“可是您想戴着她出席宴会吧,我不仅能把她修好,裙子也可以补好,到时候,这个人偶一定是全场最美的……”

“你……你真的……可以做到?”

“请相信我,时间不多了,请您给我备用的工具……”

忙碌了一段时间之后,IV很快就修好了人偶的残缺部分,他看了看娃娃的脸,戴着手套给娃娃重新补了妆面,又给重新做了一条跟衣服颜色搭配妥当的丝带,掩盖裙子缝合的瑕疵部分,发饰上也加了一些装饰品,做完一切,离开场还有将近四十分钟,iv转头问道:

“大小姐,再多加装饰品就有点多余了……您看?”

“好厉害!!你太厉害了!天啊,她比之前的任何一个时候都要华丽和漂亮,你以前是做人偶的吗?”

“……只是兴趣……”

IV小声嘟囔着,少女没有过多追问,她抱起人偶像蝴蝶一样转了几个圈就出门去了,iv也突然想起还有没干完的活,马上回到厨房准备晚上要用的东西。

在这之后,大小姐并没有忘记iv的帮助,她非常大方的问iv有没有兴趣做人偶,这个时间人偶师正好在给娃娃做保养,这个中年人脾气有点古怪,不过他对这个不是人偶师出生却把他的人偶用那么娴熟的技术修好的少年破感兴趣。人偶师很少过来,iv知道他过来的时候也会被叫去聊天,他原以为日子就会这么过去,然而,命运弄人,他忘了,只要在有钱人家,就躲不过与血亲的碰面。


第八章 “血亲”与家人

那天,IV像往常一样在杂物间里干着活,因为被访客看到这等人不太好,下人们规定不能走到房子前面,所以IV要出去的话只能绕路走。即使如此,他还是看到了今天到这里来的访客,他最想遗忘的那个人

克里斯托弗·阿克雷德。

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人,皮肤很白,白得没有血色,双眼麻木地看着克里斯的方向,神色冷峻,一点也不像iv记忆里那个温柔的快斗。他们找了主人谈话,期间,快斗像个保镖一样在外克里斯身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克里斯的随从,只有iv知道,那可是天城家的少爷,现在……他却……做了克里斯的仆人?

这个时候主人似乎是稍微离开处理一些事情,快斗好像是想松口气,把衣领稍微拉开了一点,克里斯却露出了意义不明的微笑,他站起来,在对方有些惊异的目光下摸了摸他的脖子,再帮他把领子整理好,系上领带。快斗先是有些吃惊,但是很快又冷下了脸看着克里斯。克里斯像个没事的人一样坐了下来。这个时候主人回来了,没有发现他们两个不对劲,继续他们的话题。

而iv早就在快斗扯开领子的时候看到了,那上面,有淡淡的吻痕。而看克里斯那个表情……他原以为他们最起码是主仆,却没想到他们是这种关系!Iv当然清楚快斗当年家里比自己家还要惨,克里斯不是不知道他的遭遇。

然而克里斯居然能对他做出这种事?!这算什么?独占?怜悯?还是羞辱?总之快斗一点幸福的样子都没有。

居然还笑,他居然还笑得出来!!他真的不是自己的兄长,不再是了!

难道快斗不仅要当他的随从,还要满足他那方面的需求吗?!不管快斗愿不愿意???!不可置信,iv气得走出了宅子,他觉得兄长真的是变了,变得陌生。

IV一个人在杂物间里生闷气,看来克里斯是经常会来这里,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自己不可能天天躲着他,这样不是办法,总有一天会被他发现的。虽然很舍不得这里,但是他不得不另谋出路了,他在当天晚上就跟主人提出了辞职。

次日,人偶师再次到来,他从大小姐的口中得知IV要走的消息,他灰蓝色的眼睛转动了一下,在工作结束后来到杂物间前,过了一会儿,IV拿着不多的行李开了门,看到人偶师他先是吃了一惊,随即打了招呼。人偶师没有回答,眼神古怪地打量着他。

“年轻人,你要离开?到哪里去?”

“还不知道……”

“如果你没有去处,要不要考虑当我的学徒?”

听到这里,IV猛地抬起头,人偶师并没有把他的惊讶当回事。

“不过当我的学徒可没有钱,我看你挺有天赋的,我不随便收学徒,你看着办吧。”

“我,我很乐意!非常感谢您!”

在那之后,IV就跟着人偶师到他那里生活和学习,这个师傅对他极为严厉,必须要让他在最短的时间内学好精湛的技艺,有的时候任务完不成连觉都不能睡,IV在那个家里早就形成了吃苦耐劳的精神,他没有一句抱怨,事实证明他确实很有天赋,在严师的教导下,他不出一年就已经学会了很多东西,IV的日子开始清闲下来,他每天都埋头研究和制作,人偶师看到他这样,松了口气,在某天制作完一个完整的人偶之后,便倒下了。

IV后来才知道,人偶师早就察觉到自己已经病入膏肓,活不了多久了,但是他不想自己这门技艺无人继承,他高傲的自尊心不允许自己随便把技艺传承给不靠谱的人,还好在生命倒计时的时间里他遇到了IV,决定在这个小伙子身上赌一把。事实证明他没看错人,IV的确没有让他失望。

IV一直陪着卧病在床的师傅,非常难过,他才明白,为何他总是如此严厉,为何总是不苟言笑,师傅在临终前才稍微温和一点,这让IV想起了曾经同样温柔的父亲。

“我会死但是我的技艺流传了下来,我不后悔,要是我的孩子没有死,可能也跟你差不多年纪吧。”

满是皱纹的手开始变得冰冷,IV再也受不了了,他开始放声大哭。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身边的人都要离他而去,父亲去世了,师傅也去世了,唯一没有离开过自己的那个人,现在怎么样了呢?

凌牙……凌牙,我好想你。

IV推开制作间的门,呆坐在椅子上,他拿起工具,念着凌牙的名字,满脑子都是这个人的身影,东西做了一次又一次,还是不满意,不像,都不像他,他的手酸疼得都要没有力气,但是他还是不肯放弃,终于,不知道过了多少个日夜,他终于把它做出来了。

人偶店经过打理之后重新开张, 这个不知来自何处的年轻老板,用几乎能与人偶师相评并论的技艺说服了他们,即使成为了人偶店的老板,IV也没有抛弃帮助人的习惯,所以他有了一群肯为他做事卖命的手下,他得知凌牙的住所早就没人了,但是他没有放弃过。

 

凌牙很认真的听完了,IV把阿克雷德家的事情隐瞒了,对凌牙的说法是,人偶师主动收了自己为徒弟他才离开那里的,凌牙叹了口气。

“……原来,发生了那么多事……”

“嗯……不过没事了,我找到你了,以后你就住在这,不用在外面乱跑了。”

“我……我……为什么要跟你住一起啊!!”

“那你也要为你的妹妹着想啊,而且她住得挺开心的”

“哈?”

IV示意凌牙朝窗外看看,凌牙伸出个脑袋,就看到璃绪……被六七个女性伺候得舒舒服服的,惬意得昏昏欲睡,还一脸得意洋洋的样子,凌牙气不打一处来,这女人!还能不能有点出息了!!

他刚想朝下面吼一句,IV马上捂住他的嘴把窗子关上了。凌牙还在闹腾,IV捂着他的嘴直接把他压在床上。

“你别闹腾了,你身上还有伤!”

“唔唔唔唔!!!”

“凌牙,你就当是我报答你吧!你那个时候帮了我,现在我帮你,也是很正常的对不对?”

凌牙停下了闹腾,好像有点道理。

“你答应我不要大喊大叫,好好休息,我就放开你”

凌牙点点头,IV放开了他,凌牙因为缺氧喘着气,IV就保持着压着的姿势看着凌牙,觉得……好像……这样的凌牙……有点……好看啊。

凌牙瞪着他,捶了一下他的手臂。

“你让开!”

“哦……”

IV不好意思地笑着起来了,凌牙恍惚间又好像看到了那个傻里傻气的小少爷。他现在小有成就了,但是本质还是没变的吧。

IV不想打扰凌牙休息,正打算出去。

“喂,IV。”

一个什么东西突然飞了过来,IV单手接住了,他摊开手掌一看,是那个刻着自己名字的鲨鱼牙齿。

“凌牙?!”

“这本就是你的东西,你拿好…………可别再弄丢了……”

最后那句话说得特别小声,脸还红了,IV有些好奇地看着凌牙。

“凌牙,你怎么脸红了?”

“吵死了!出去!”

看着凌牙就要拿东西扔过来,IV赶紧出去关紧了门,他看着手里的鲨鱼牙齿,笑了。

 

“IV大人。”

“……”

 

IV把牙齿塞进口袋里,瞄了一眼过来的手下,笑容在一瞬间就消失了,他摸出一张照片递给对方。

“你们辛苦了,神代兄妹已经找到了,接下来就是去调查这个人。”

“这个人又是先生的救命恩人吗?”

“不……”

IV嗜血的眼神看着窗外,那股强烈的气势连手下都觉得战栗,IV依旧微笑着,眼神却是冰冷至极。

“是杀父仇人。”

当年,自己被克里斯保护起来,他眼睁睁地看着这个人眼前逃脱,父亲逐渐变得冰冷的手,和停止了呼吸的身体,至今还历历在目。

“找到他。”

“是。”

手下应了一声就出去了,IV依旧看着窗外,璃绪和女佣们玩得正兴起,她看到IV站在窗户那,朝他招了招手。

“IV!我~要~吃~你~做~的~小~甜~点~”

“马~上~帮~你~做。”

IV温和地回应着,那眼里包含了笑意,好像刚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评论(6)
热度(23)

© 蓝月月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