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月月er

喜欢舞台的不成熟唱见/写手/偶尔mad/偶尔cos/k/ygo全员/吃对手组/kalafina/国民/梶浦由记/黑执事/乙女/吉田亚纪子/fate/种花养老/开心就好

【左游】不存在的温度(惊悚灵异向)

*原作向,设定左游三次元不认识

*短篇,三章完结。第一次写V6,文笔有不妥、不成熟之处,敬请谅解。

 

(一)绝对不能打开的门

游作缓缓地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灰色的天空,没有云层,没有雷鸣和闪电,也没有雨的味道,空气有些干燥,他抬了抬头,看到不远处有一栋老旧的楼,破损的电线耷拉在楼顶,毫无生气。

游作本能地动了动身体,后脑勺磕在硬质的地面上,有些生疼,他发现自己躺在一条阴暗的小路中,两旁的房屋形成了视觉障碍,只能看到一小块天空,显得更加压抑。为了减少这种不舒服的感觉,他从地上爬起来,左侧的落地窗正好倒映出他的影子,当他看到自己的倒影时,却疑惑地皱起了眉头。

现在的自己,并不是「游作」,而是「playmaker」。

这是怎么回事?在此之前,他并没有登录link vrains的记忆啊?

违和感油然而生,他试着登出,却没有任何作用,游作向四处张望着,一股莫名的冷意涌了上来。

这里从刚刚开始,就静的可怕,没有人声,连平时那最爱吵闹的播讲员的声音都没有,静得只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和呼吸声。游作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冷静下来后他发现了更多不对劲的地方。

他再次看向窗中的倒影,虽然是playmaker的身影,却没有平时那般精神,反而非常疲惫,脸颊上有轻微的擦伤,左肩的衣物破了一个口子,伤口并不深,却也有火辣辣的感觉。他屈起一条腿,双手撑住地面试图站起来,刹那间,一阵钻心的疼痛如电流一般遍布全身,他吃痛地咬紧嘴唇再次跌坐在地,疼痛来源于左臂,在左肩的那道伤口往下,手肘之上的位置,游作有些疑惑,他不记得自己是在哪里受的伤,现在的情况也不允许他想那么多,他放慢了速度勉强用右手撑着墙壁爬了起来。

他观察着这个诡异的地方,除了冷之外,还有一股很奇怪的味道,好像是什么东西烧焦的气味,很刺鼻,他揉了揉鼻子,却发现左手的情况不对劲。

紧握的拳头里有种黏糊的感觉,他反复张合了一下手掌,湿黏黏的,难道是刚刚起身的时候碰到地上的水洼了?他低头看了看,地上没有水渍,脚下只有一团团黑色的印记,厚厚一层,看不出是什么。隔着深色的手套,他无法分辨手上的物质出那是什么,隐约传来一股难闻的味道,不是很重。

他抬起头再次环顾这个奇怪的地方,如果说现在的自己是playmaker的话,那么这里就应该是link vrains才对。但是这个地方,他从来没见过,虽然处于网络世界中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未知的场所和领域都会存在,但是游作总觉得有种不协调的感觉,这种不协调,来源于他的直觉,和这个世界本身。

他总觉得,这里不是link vrains。

换言之就是,他觉得,这里并不是网络世界。

但是如果是现实,为什么自己会是以playmaker的身份现身呢?

游作皱了皱眉,这相互矛盾的思维使得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朝四周张望了一下,在巷口附近,他听到了轻微的声响,游作仔细聆听之后判断出那是脚步声,在这个寂静无声的世界中,显得格外的清晰。游作的表情有了些起伏,他本能地朝那个方向望去,一抹蓝色消失在拐角处。

“blue angel?……”

他毫不犹豫地朝少女消失的方向跟了上去,Blue Angel走进一个岔路口,游作刚在路口停下脚步,却发现那个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仅仅一个拐角的距离,对方的步伐怎么会如此之快?正当游作在犹豫的时候,从路口深处传来细细碎碎的声音,那是带着啜泣的哭声。

微弱的哽咽声断断续续地从角落里传来,好像是要抑制住这声音一般,她不敢放声大哭,生怕惊动了什么似的。明明这里除了她和游作,一个人也没有。

“Blue Angel?”

游作尽量放低声音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对方显然是吓了一跳,回过头来睁着浅紫色的大眼睛慌张地看着他。

“发生什么事了?”

“……很……”

“什么?”

“很可怕……”

游作叹了口气,他觉得对方应该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把自己当成汉诺骑士之类的人了吧,他并不擅长哄女孩子,但是也不至于连话都不敢说,他在Blue Angel面前单膝蹲下,冷静地看着她。

“Blue Angel,你好好看看,我是Playmaker。”

少女擦干眼泪,稍微冷静了一些。

“我知道……”

游作沉默不语,他觉得有些奇怪,既然她认识自己,为什么还要害怕?此时Blue Angel好像感应到了什么似的,突然惊恐地看着某个方向,全身都在打颤,双手捂着眼睛摇着头。

“怎么了?”

“走……走开!”

游作觉得有些奇怪,想着她可能是被吓坏了,正打算起身离开。

“我不是说你!”

Blue Angel猛地抬起头,哭得红肿的眼睛布满血丝,死死地盯着游作,确切的说,是他的身后。

游作只觉得浑身不舒服,他下意识地回头看去,除了破碎的玻璃,灰色的房屋之外什么也没有,别说人声,连鸟鸣都听不到,然而Blue Angel好像在害怕着什么东西,比如说,人类肉眼看不到的东西。

就算胆子再大,身处于这种色彩压抑的世界,加上Blue Angel语无伦次的说着他无法理解的话,各种因素夹杂在一起,让游作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就在他打算继续追问的时候,Blue Angel突然站起来,脸上的表情从惊恐变为呆滞,如木偶一般,僵硬地往某个方向走去。

游作来不及思考只能跟了上去,一路上他不是没有阻止过Blue Angel,但是对方的力气大得出奇,游作根本就拦不住她,难道……她被什么东西控制了?走了不知道有多久,直到两人来到一扇门前,Blue Angel那双毫无焦距的眼睛瞬间恢复了常态,当看清眼前的景象之时,才意识到为时已晚,她双手握拳按在脑侧,瞪大的眼珠子仿佛要跳出布满血丝的眼球,Playmaker看了看Blue Angel,又看了看那扇门,冷静地思考着什么。

从一开始,就觉得哪里不对劲。

若不是少女若有若无的哭声,这个地方也太过安静了。

而她说,这里很可怕,指的就是这扇门。

既然是这样,为什么还靠近?

难道是门内的什么东西驱使她来到这里吗?

铁门是黑色的,没有铁锈,跟普通的门没什么两样,它安静地镶嵌在蓝灰色的墙面上,刻板而压抑。游作却发现那股焦味越来越浓烈了,气味似乎来源于这扇门的本身,他试着拧了拧门把手,门没锁,放开把手的时候,他发现上面多出了几条不算清晰的抓痕,银灰的材质若隐若现。

原来这扇门根本不是黑色的,它是受外界因素所影响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游作把手凑近闻了闻,手套上有一股淡淡的焦味,他随意在墙上抹了一下,不出他所料,多出了几道黑色的印记,他凑近一看,那些黑色物质好像是碳灰一样的东西。

这是一扇被灼烧过的门。

顾不得Blue Angel的啜泣,他再次握紧门把手,打开了那扇门。

而门内的景象,让游作第一次露出了惊讶的神情,随即,头皮发麻的感觉又涌了上来,他能抑制住指尖的颤抖,却控制不住心脏狂跳的声音,因心跳加速而上涌的血液让他有种眩晕感,头脑发热的他盯着门内的东西,感觉到不可思议。

门内一片黑暗,中间站着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Blue Angel。

她紧闭着的双眼慢慢睁开,对上游作压抑着恐惧的眼睛。

“Playmaker。”

是陈述的语气,她认得Playmaker,甚至比他还要冷静许多。Blue Angel的声音跟游作印象中,那个冷静淡然的财前葵一模一样,这种熟悉的感觉使得游作稍微冷静了一下,在link vrains中冒充他人的伎俩自己不是没见过,他觉得自己不应感到恐惧,但是那种异样的感觉一直都没有消失,反而还加重了。
Blue Angel似乎读懂了游作的心情,她又淡然地开口说道:
“她是假的,别相信她。”
游作想问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如果她是真的Blue Angel,那么就一定知道些什么,他刚想踏出脚步,却发现双腿沉重得怎么也抬不起来,他本能地低头看去,却不尽又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双布满血泡和浓疮的手紧紧地拽住他的脚踝,整条手臂,只有手臂,都是焦黑色的,散发着腐败的气味,身后哪里还有什么Blue Angel,到处都是向他爬行而来的手,有的残缺不全,有的血肉模糊,很快,游作的下半身都被那些恶心的东西所淹没,时而有锋利的指甲划破单薄的衣物,在皮肤上留下不深不浅的伤口,接着又会有另一只手猛地抓在伤口上,不停地拉扯着。这一轻一重的疼痛感折磨着游作,保持理智变得越来越困难。

他双手扶住门框,把全身力气都集中在腿上,想把那些东西都踢开,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那些大小不一的手,缓慢地延伸到腰部和胸口,力气都大得出奇,如果数量再增加,自己的身体则会被轻而易举地撕碎。游作的前额渗出豆大的汗珠,下唇都要被他咬出血,他不可置信地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却没有放弃思考如何脱身。
很快,几只带着血迹的手掌摸上了他的脸,他厌恶地想甩开它们却无济于事,难闻的气味充斥着口腔和鼻息,他觉得快要窒息了。粘在他身上的手开始用力地撕扯着,就算看不见,他也能感觉得到大腿处皮开肉绽的感觉,不断袭来的痛感刺激着痛觉神经,接下来是腰侧、背部、脖颈……
他几乎要晕厥过去,这种痛感太过真实了。
这里真的是LINK VAINS吗? 

网络世界里,会有如此真实的感觉的吗?
“Playmaker。”
游作用仅剩下的,没有被那些手所包裹住的一只眼睛看着Blue Angel,一只腐烂的手抓住了游作的右脸,指甲抠在眉毛上方和颧骨的位置,慢慢地用力,游作的瞳孔在不断地放大,他看到Blue Angel的额头和侧脸有淡淡的血痕,整个人好像垮了一样,就像一开始在反光的玻璃中看到的,和自己一样的疲惫神情。

Blue Angel的身体在逐渐瓦解,游作似乎看到,她艰难地动了动嘴唇。
“别……自……”
模糊不清的声音随着蓝色的碎片消散在空气中,游作只听清了几个字,却没能明白那是什么意思,随着最后一丝碎片化成粉末,一股沉重的撕裂感遍布他的身体,他能感觉到到四肢都在吱呀作响,连头骨被碾碎的声音他都能听见,但是,身体却一点疼痛的感觉都没有……
因为自己已经死了么?
他的身体抽搐着,握拳的双手并没有松开,他缓缓地闭上了另一只眼睛……



“!!——”
游作猛地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乌云覆盖了的天空,不像第一次见到的单纯的灰色,这次,他清楚地感觉到了空气中有轻微的雨的气息,不过照现在的情况来看,雨应该不会来得太快。游作的前额都是冷汗,他喘着气,幅度不大,用力地揉了揉太阳穴,随后垂下头,叹了口气。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梦吗?
如果只是一场梦,那死前的撕裂感,也太过真实了。
他摸了摸刚才被撕裂的右侧头部,有轻微的疼痛,他揉了揉那个地方想缓和一下,不料却更疼了,他皱了皱眉,放弃了这个没用的举动。

这一次,游作直接看向了某个位置,果然,反光玻璃中还是倒映着还是Playmaker的身影,游作以为之前的违和感已经消失了,事情却并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新的异样感再次涌上心头,他终于知道,之前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了。


那个吵死人的AI,此时居然不在这里。

身处link vrains里,登录此处不可缺少的决斗盘,此时居然不在自己身边?
但是如果这里不是link vrains,自己为什么又是Playmaker的身份现身呢?这个世界里所发生的事情,乱七八糟,毫无头绪。游作有些心烦意乱地站了起来,却又听到了脚步声。

难道跟梦境中一样,是Blue Angel吗?

随着脚步声的由远及近,游作的面部表情开始变得严肃,同时绷紧了神经。

这阵脚步声明显跟之前听到的不一样,不像女孩子那样轻快,也不像是年老者那样蹒跚,更不是那些怪物所发出的那种细碎声。

脚步声非常稳健,带着些许沉稳而不失迷茫,来人好像非常清楚自己要去的地方,一步一步地向前进发,只是对方可能不知道,名为Playmaker的少年正挡在他前进的方向,等待他的到来。

若是个能并肩作战的人就好了,在这种诡异的地方,最起码能互相帮助,想办法离开这里。

巷尾处的雾气逐渐散去,细小的水珠悄声无息地滑过戴着手套的指尖,金色的耳环发出清脆的碰撞声,犹如冰冷的铃音,划破寂静。白色的风衣划过湿润的空气,干脆利落,什么也不留下。

游作瞪大了眼睛盯着出现在他眼前的人,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不知是梦还是现实的场景,那残忍的场景和自己的惨状回放在脑海里,以及突然消失的少女,他记得,以前也发生过这种事。

他当然也不会忘记,他做过那些事。

游作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低吼出声。

“Revolver!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吗?”

皮靴踩踏地面的声音戛然而止,Revolver平视前方,下巴微微上扬,散发汉诺首领特有的气势,游作也用自己的气势压制住对方,双方毫不相让。被金属面具伪装的脸,面无表情,即使看不到那双真实的眼睛,游作也能感觉到,对方在也在直视着自己。

环绕两人的雾气愈发浓烈,眼前的一切变得不真实起来。

 

流动的时间在这一瞬间,冻结成冰。

 

-tbc-

评论(6)
热度(61)

© 蓝月月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