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月月er

喜欢舞台的不成熟唱见/写手/偶尔mad/偶尔cos/k/ygo全员/吃对手组/kalafina/国民/梶浦由记/黑执事/乙女/吉田亚纪子/fate/种花养老/开心就好

【左游】不存在的温度(二)

(二)Revolver

 

 “Revolver,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吗!”

游作少有的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低吼出声,这个男人出现的地方,肯定不会发生什么好事。Revolver闻声停下脚步,那双被面具伪装的,不真实的眼睛盯着游作,仿佛要把他看穿一般,又好像在透过游作,看着其他的什么东西。

许久,Revolver都没有出声。

他仅仅是看着游作,没有发话,也没有任何动作,若不是时而刮过的风,吹得他的耳坠叮当作响,游作真的会认为在他眼前的只是一座雕像。介于刚才blue angle的事件,游作也心有余悸,他提防着眼前的人,又或者说,是伪装成人的模样的什么东西。

想到这里,游作第一次这么希望对方是货真价实的Revolver,在这个冰冷灰暗的世界中,不至于总是提心吊胆。

还能有一个可以依靠的人。

依靠?Revolver?

可笑至极。

游作心里应该是清楚的,他的人生只需要思考三点,就足以活下去,从来不需要依赖谁,或者靠谁的帮助。想到这里,他再也没有去理会Revolver,而是朝四周看了看,他保持着均匀的呼吸,原本无色无味的空气中,突然呛入一股刺鼻的味道,游作捂着嘴巴,措不及防地咳嗽了几声。

很浓郁的烧焦的味道。

刚才在那扇门前闻到的只是些许,现在好像整个世界都弥漫着这种味道,而且越来越刺鼻,游作猛地捂住口鼻,却一点用处也没有。

就在这时,Revolver突然有了动静,他朝游作的方向走了几步,动作不大,一直绷着神经的游作自然也注意到了,他不知道对方想干什么,但是Revolver这次很显然没有看着游作,而是他的身后。游作顺着他的目光,本能地向后看去。

一辆崭新的巴士停在不远处的平地上,这是一辆客车,车身周围没有漂浮的尘埃,黑色的窗户折射着清冷的光线,车门开着,却看不到里面有人,连司机的座位也是空着的。

游作咽了口唾沫,在这之前,他根本没有听到任何车辆行驶的声音,这辆车是什么时候停在这里的?一开始他醒来的时候也查看过周围的情况,除了目之所及的建筑物,和之后来到的Revolver,根本就没有多余的东西。游作看着巴士,突然间觉得很熟悉。

他见过这辆车,但是,是在哪儿呢?

“——!”

一阵头痛感席卷而来,游作捂了捂额头,

车门处黑洞洞的,乌云越发厚重,阴暗的光线使得游作看不清车内的情况,他眯着眼睛,门里仿佛有什么吸引着他,促使他走过去。

就像当初的blue angle一样。

在踏入车内的时候,游作能清楚地感觉到,那浓重的焦味在一瞬间就消失了。车子里的空气也并不新鲜,有点闷,跟平日里见到的客车没什么两样,驾驶座和副驾驶座都没有人影,游作把目光移到客座,在他的左手边是一列单人座,右边则是双人座,属于比较宽敞舒适的类型。游作皱着眉头,他不知道为什么这辆崭新的客车会突然出现在这里,难道它会通往什么地方吗?比如可以带他们找到出口之类的?游作的直觉告诉自己,这里出现的东西,不应该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他这么想着,一边查看着无人的座位,身后传来细微的声响,他本能回头看去。

Revolver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跟着走了进来,他一边走一边环顾四周,直到在一个单人的座位前停了下来,他盯着那个座位,一动也不动。游作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的背影,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对于有着怪异举动的Revolver,游作只关心一个问题。

从开始在这个地方遇到他,到现在两人共处同一个空间,Revolver一点声音都没有,换句话说就是,他太过安静了,这比之前blue angle的违和感还要重。在游作印象里的,Revolver是个冷酷而强大的对手,他有毫不动摇的信念,无论何时,都坚持着走自己选择的道路,相信属于自己的未来,是个情感显明的人,并不是一个过于安静的存在。

无声的Revolver难道是某种暗示吗?那么他究竟暗示着什么呢?

游作有些想不明白,他继续往车里走,直到来到了最后一个座位,那里还是空无一物,游作正想着往回走,身体却突然一个踉跄,这辆无人驾驶的客车,居然自己动了起来!他连忙双手扶住旁边的座椅,才不至于差点摔出去。

车子刚开始只是缓慢地移动,几秒之后突然猛地向前驶去,速度快得连窗外的景象都看不清了,游作咬紧牙关拼命地抓住座椅靠背,却仍然克制不住身体那就要飞出去的感觉,他刚把重心放低,才勉强稳住了身体,就听到了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游作抬头一看,只见Revolver不知何时拿下了窗边的安全锤砸向车窗,厚重的玻璃碎了一地,可能是砸掉的位置不足够让两个人逃出,他又赶紧跑了几步,奋力地甩出手臂,把旁边的玻璃也一起砸坏了,他的动作很快,似乎非常地着急,好像不快点就会逃不出去一样。窗子几乎被砸得差不多了,Revolver才把锤子扔到一边,跑到游作面前直接拽住他的肩膀,这一拽,几乎把游作甩了出去,他还没来得及叫出声,整个人直接飞出了窗外,砰地一声摔到了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

客车保持着疯狂地速度很快就消失不见了,游作觉得身体不是很疼,但是,他再也不想有这样的经历了。

趴在自己视为的对手的Revolver身上,脸还贴在他的胸口,双腿还好死不死地夹在对方的胯部,真是太不像话了。

乌云密布的天空划过一道闪电,伴随着轰鸣的雷声,耳侧传来了雨水打湿地面的声音,雨势非常大,游作连睁开眼睛都有些勉强,刚才那一摔,头又开始疼了起来,同时也有些晕,他想起身,却无能为力。身体在逐渐变冷,熟悉的痛感再次袭来,他的左肩又开始发疼,这回事刻骨钻心的疼痛,他吃力地转了转脑袋,当看清左半身的情况时,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血。

到处都是血。

自左肩蔓延到手指,随着雨水的冲刷,地面上都是猩红的色彩,游作突然间想起来,他第一次醒来的时候,手上的那种黏糊感,还有,那一地黑色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块状物……难道……

都是自己的血吗?

游作试图冷静下来,思考着让他保持意识的三点。

第一,他要在这个奇怪的世界寻找出路。

第二,那辆巴士或许就是逃离这里的线索。

第三,伤口……

突然,游作的思考开始断层,脑子里闪过一些什么东西,却又连不起来。他拼命地想要去完整的第三点,却发现好像被什么东西屏蔽了一样,只要一去想,大脑就疼得厉害。究竟是什么在阻止他去思考,能让自己活下去的可能性。

是Revolver?不可能。

或者,是这个世界本身?

雨水划过游作消瘦的下巴,滴在白色的风衣上,游作感觉身体一轻,好像对方帮他换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躺着,余光之内的景物开始移动,弄清了自己处于何种状态的游作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Revolver居然就这么横抱起自己,像某个地方走去,脚步声还是跟刚见到他的时候一样稳健,以游作的身高来说,他也不算是太轻的类型,但是对方完全不吃力,一脸淡定地抱着他往前走,大气都不喘一下。

“Revolver!你!赶紧放我下来!”

对方冷漠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回应。

游作刚想反抗,却因为身上的伤势而疼得闭了嘴。

雨势开始变小,没有停下的意思。

不知过了多久,Revolver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游作有些无神地看了一眼那扇门,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不是blue angle之前来过的那扇门么,这么说的话,那的确不是一个梦?但是如果不是梦,那么自己应该已经被那些怪物撕碎了才对,为什么自己……

Revolver把游作放了下来,毫不犹豫地打开了那扇门,门内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游作又闻到了那股熟悉的焦味,似乎越往里面靠近,就越浓烈。之前明明没有这么明显的感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Revolver踏进门口,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游作,见他没有进来,便走回去抓住他的手腕往门里走。

是要自己走进这扇门吗?

游作一把甩开他的手,这次,他才不会再上当了。

“你到底是谁?如果你是Revolver,为什么一句话也不说?”

面对着再次发怒的游作,Revolver还是那样淡然地看着他,想起消失在这里的blue angle,游作瞪着他。

“我可不会再次踏入你的陷阱,你……”

话还没说完,Revolver直接双手扣住他的肩膀,游作的左臂被他这么一抓更加生疼,他把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右手,直接甩了对方一拳。Revolver别过脸,面具出现了轻微的裂痕。这回,Revolver像是真的生气了,他皱着眉头猛地把游作扯了进来,由于身体受到巨大的惯性冲击,直接摔在了地上,一连摔了好几次,疼得他生理性的眼泪都要挤出来了,Revolver砰地一声关上了门,就在门关上的一瞬间,火光四射,一场大火包围了这个狭小的空间,透过唯一的小窗户,游作能看到窗外的一切燃烧的景象,他完全惊讶得说不出话了。

火焰,烧焦的味道……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处于blue angle消失的位置,他居然听到了模糊的声音。

——别……自……

记忆中的少女嘴唇动了动,模糊不清的话语如今却如此清晰。

——playmaker,别输给自己。

灼热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的身体也越来越热,身体上的伤刺激着他的痛觉神经,本该是房顶的位置突然开始瓦解,尖锐的黑色物体摔在身体附近,最重的一块,直冲冲地向游作的面部砸去,身体无法动弹的游作闭紧了双眼。

“——。”

预料之中的穿刺感并没有传来,游作感觉有什么东西压在自己身上,他慢慢地睁开眼睛,模糊的视线中,似乎有什么白色的东西挡住了那尖锐的物体,接着,一滴,两滴,有什么东西滴在自己的脸上,浓稠的,带着腥味的,殷红的液体。

Revolver好像没有痛觉似的,他用自己的手臂帮游作挡住了本该刺进他头部的碎片,任由鲜血流淌着,游作不解地看着Revolver,发现自己的意识开始变薄,头疼感,和左臂的疼痛越来越清晰,他低头一看,两人的身体都在瓦解。

Revolver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他躺在游作旁边,没受伤的那只手垫在游作的头部下面,游作能清楚地感觉到,那条手臂的温度是那么炽热,这个姿势好像被他拥在怀里。这个被他视为对手的人,近在咫尺,而这个怀抱,他也从未拥有过。

明明从未有过的拥抱,却又无比地熟悉。

破碎的面具有一块掉了下来,游作看不清他的脸,却看到Revolver的嘴唇一直在动,他在说什么?……

——没……

——没事……

“没事了。”

在那一瞬间,游作的意识再次沉于黑暗,仿佛经过无数的门扉,通往彼端的尽头,出现了白茫茫的一片。



“游作!!游作!!”

谁?……

“医生呢?医生!”

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窗帘……一切的一切,仿佛身处雪白的世界一般,这里有浓重的消毒水的味道,还有身边一直在叫着自己名字的……

“草薙……先生?……”

“游作,你终于醒了……太好了……”

洁白的病床上,游作睁着半开的眼睛,脸上戴着医用的氧气罩,头部包着厚重的绷带,身体沉重到不能动弹,他的左肩到手肘的位置也包着绷带,不知道是不是伤到了骨头,他试着活动了一下手指,血液畅通地流遍全身,那是活着的感觉。

医生检查完毕,确认游作的身体在往好的方向恢复,才离开了病房。游作也感觉身体没有之前那么疼了,他身上的伤势在好转,看来也没有之前疼得那么严重。

“太好了,游作,之前他们联系我的时候,我都要被吓死了……”

“草薙先生?……我……到底?……”

正在削平果的草薙停下来手,有些疑惑地看着游作。

“游作,你不记得了吗?一周之前……”

 

一周之前的某一天,游作因为要处理某些事情,离开了这个城市。


=========tbc==========

我只是怨念,官方怎么还不让左轮摘面具露脸…

…(`皿´)


评论
热度(40)

© 蓝月月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