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月月er

喜欢舞台的不成熟唱见/写手/偶尔mad/偶尔cos/k/ygo全员/吃对手组/kalafina/国民/梶浦由记/黑执事/乙女/吉田亚纪子/fate/种花养老/开心就好

【IV凌】面具·IV(13-14)

第十三章 真实身份

 快斗身上所具备的体术跟普通的贵族都不一样,IV小的时候跟他切磋过一段时间,所以他大概明白快斗的弱点可能会在什么地方,在凌牙伤好之后,他们又行动了几次,这几次,凌牙很少负伤,他们配合也越来越有默契。

但是快斗这几年新学的东西远比IV当年见过的还要多,加上他身手本来就好,交手过几次的对手,快斗能记住很多东西,并且能快速地掌握击败对方的方法,此时,双方又一次交战。

快斗一个后空翻躲过了他们的攻击,大气都不喘,回过头冷冷地看着他们。凌牙和IV的伤势又加重了一些,隐藏在面具之下的面孔止不住地扭曲,IV还想跟快斗搏斗却被凌牙拦下了,看到快斗一步步地靠近,凌牙咬了咬牙,朝快斗脚下丢了几颗块状物,快斗见状连忙用风衣挡住自己的眼睛,一阵刺眼的光芒闪过之后,两人便不见了踪影。


“可恶!”

IV气得踹坏了路边的木板,凌牙看着如此不冷静的他,陷入了沉思。两人一路无言地回到家,IV直接跑回了房间,还撞到了璃绪。

“干什么跑这么急啊!IV!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算了,别管他。”

凌牙看了一眼房门,想到了一些什么。

“璃绪,你过来,我有事情拜托你。”

璃绪生着闷气让进了房间,凌牙把斗篷脱掉扔到床上,找了张椅子坐在书桌前,他双手合十撑着下巴,沉默了很久才开口。

“IV,到底是谁?”

 “啊?怎么突然这么问呢?IV就是IV吧?”

“你觉得,我们真的了解他?”

“他不就是小时候离家出走的少爷嘛,在我们那里待了一段时间,然后……然后就成为了现在的人偶师……”

璃绪越说越没有底气,她也察觉到了奇怪的地方,她从来都没有在意过IV的身份,但是非要说起他们对IV的了解,才发现,他们对他的身世基本上是一无所知。他从哪里来,为什么要离家出走,为什么要用IV这个名字来掩盖真实身份,为什么……如此在意阿克雷德家的随从?

“璃绪,你还记不记得,IV到我们家的时候,镇子上的传言?”

“好像是……阿克雷德家,有一个少爷不知道是出走了……还是……死了?”

璃绪想到这里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这不可能吧?传言不是说那位少爷在半路上就?……”

凌牙双手撑着桌面站了起来,他回想起IV和自己的相遇,还有他告诉自己名字的时候,那个时候,阿克雷德家的人正好路过,他恨不得钻进自己的衣服里,这系列看似毫无联系的举动,却好像能相互联系起来,只是那连接信息的线,似乎还看不清楚。

凌牙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严肃,他背对着璃绪。

“你去查一下这个人,彻彻底底的,查清楚。”


凌牙和iv躲在隐秘的地方,观察着宴会中的情况,阿克雷德家的人还没来,凌牙压低声音对身边的人低语:“等会按计划行事,机会只有一次,不要乱来,你明白吗!”

 “嗯……”

IV全神贯注地盯着场内,敷衍地回答着,凌牙看到他这个样子,不由得怀疑起来。

如果他真的是阿克雷德家的人,自己还能像以前那样跟他相处吗?真的不介意他的身份吗?正当凌牙胡思乱想的时候,iv突然再次压低了身体,当他再抬起头时,他再次见到了他们。克里斯带着公式化的笑容跟所有人打着照面,言行举止之间透露出一种贵族才会有的气派,加上他本就出色的外表,不到几分钟就吸引了全场的注意力,快斗此时走了过来,接过了克里斯的外套。就在他伸出手的那一刻,IV就看到了他手背上那道伤口,iv瞪大了眼睛,他非常清楚,这种伤口,只有阿克雷德家的力量才能够留下。

克里斯完全没有在意这件事一样,继续和场子里的淑女绅士们打交道,快斗一直跟在他旁边,脸色有些苍白。

IV握紧了拳头,牙齿都在打颤,他几乎是怒气冲冲地瞪着还保持着微笑的克里斯。

不可原谅,绝对不会原谅你!究竟要把快斗伤害到什么程度才肯收手!究竟要把他折磨成什么样子才肯罢休!这次,这次一定要把快斗带出来,让他远离这个恶魔!

 

夜幕之下,平静如常。两个穿着斗篷的人从迷雾中冲出来,跑了一段距离才停下脚步,由于剧烈运动和过度的打斗造成的身体负担,两人都好不到哪里去,凌牙喘息粗气往后看去,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没有任何动静,他就这么等了一段时间,确定这条路上只有他们两个人才松了口气。凌牙颤抖的手脱下了伪装用的面具,看起来有些疲惫,iv坐在地上,屈起一条腿手肘撑在上面,他没有看凌牙,但是他的怒火不比凌牙的小。凌牙压低声音,直接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在想什么!你是不要命了吗!”

“要不是你阻止我,我早就得手了!”

“说什么蠢话!!刚刚要不是我及时把你拉出去,我们两个都要死在那!”

“谁让你多管闲事了!”

iv从地上爬起来就要往回跑,凌牙见状猛地把他扯了回来。

“你疯了?你还要回去送死吗?!”

“凌牙,你让开!” 

“你现在伤这个样子要怎么跟他们对抗??你不要命了?!”

“我就算是死我也要把那个家伙带出来!”

话音刚落,iv就飞了出去摔在地上滚了几圈,口腔里都是血腥味,他用手背擦了擦嘴角,一片血红。凌牙保持着把他打出去的姿势,紧握的拳头也在发抖,不是因为内疚和害怕,而是已经愤怒到极点了。iv的脑子已经空了,他顾不得什么直接站起来就甩了凌牙一拳,两个人就这么扭打了起来,本就受伤了的两个人体力很快就用完了,最后凌牙坐在iv的身上拽着对方的衣领,打算把他打醒,在抬起拳头的那一刻,凌牙却停下了手。他看到iv紧闭双眼,一脸痛苦的样子,微弱的灯光洒进幽暗的巷子,iv的眼角有什么晶莹的东西。

他在哭?

 一般来说,有人会为自己要铲除的家伙们,流泪吗? 

不管凌牙怎么问,iv都没有再开口了,凌牙听到iv的哽咽声,两个人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怎么样?他的情况?”

“没什么大碍……只是……”

 “只是什么?”

“他的情绪比身上的伤还严重。”

 璃绪有些担心的看了看门口,再看看凌牙。

 “凌牙,果然……他是……”

 “璃绪,你去休息吧。”

凌牙的手再次搭上门把手,看了璃绪一眼。

“有些事情,是该做出个选择了。”

为了不让不知情的人突然进来,凌牙上了锁,冷静地看着坐在椅子上的人。iv的模样有些狼狈,他低着头双手抓着凌乱的头发,眼神呆滞。凌牙看了他一眼,随后在房间里翻找着一些什么,过了一会儿,他把一叠纸全都扔在iv的面前,泛黄的纸张散落了一地,当最后一页纸落到地上的时候,iv清楚地看到,上面写着一个他最不想见到的姓。

阿克雷德。

IV终于有了一些反应,他动了动眼睑,僵硬地抬起了头,盯着那些凌牙不知道从哪里收集来的资料。

凌牙单手插着腰,看着依旧没开口的iv。

 “那年,阿克雷德家沦陷,传闻有个少爷跑了出来,生死不明;与此同时,我捡到了一个蠢货,他在阿克雷德家的人出现的时候一直躲着,第二天不辞而别;我得知他死讯的那一年,阿克雷德家的家主身边出现了一个谁都没见过的随从……”

凌牙顿了顿。

“你说想活捉快斗,是因为他手上有阿克雷德家的情报,但是你今晚拼了命地要把他带出来……”

凌牙在iv面前蹲下,凑近他的脸,声音沙哑。

“到这个地步了,你还想跟我说,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巧合吗?” 

IV浑浊的红瞳中,倒映出凌牙的脸,那个被他刻入心底的人,此时的表情满是怀疑和不信任。

“收集阿克雷德家的资料,躲避他们的人,却对那个随从的事情如此地在意……你,到底是谁?”

IV抬起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把目光移到凌牙脸上,四目相对。

“我是,iv。”

凌牙闻言立刻上前一步就要揍他,对方继续道:

“原名,托马斯·阿克雷德。阿克雷德家……次子。”

“为什么离家出走?”

“克里斯托弗阿克雷德对家父见死不救,我无法理解,他没有给我满意的答复,我不想那种地方苟活。” 

“为什么……离家出走?”

IV看着凌牙,他知道凌牙问的是,自己从他们兄妹俩的家里出走的事。

“阿克雷德家的人一直在找我,我一直待下去你们会有危险……凌牙,我只是……”

“哼,想保护我?笑话。”

凌牙说出了似曾相识的台词,冷笑了一声,转过身去,iv被他塞得一句话都讲不出来,低下了头。

房间里沉默了好一会,凌牙闷闷的声音传来。

“快斗……是谁?”

 

 第14章 天城家的秘密


“快斗……是谁?”


凌牙有些别扭地抿了抿嘴唇,抬眼看向对方。


“……他是我的另一个兄长,也是我的朋友。我无法忍受他再继续被那个人摧残和伤害了,不过怎样我一定要把他带出来!”


这回换凌牙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他问道:“兄长?朋友?到底是什么?他也是阿克雷德家的人吗?”


“他是…快斗…天城……快斗。”


凌牙听到这个姓差点没站稳,他一只手捂着嘴,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天城?……你是说,他是那个天城家的少爷?”


IV点点头,凌牙还没缓过神来。


他曾经从父亲那里听说过一些关于天城家的传闻,那是一个非常隐秘而强大的贵族,他们世代守护着面具制作的秘密,和国王是相互制衡的关系。打天城家主意的人很多,最后不是销声匿迹,就是下落不明,连尸体都找不到。然而,再坚固的堡垒,也会出现松动的砖块,天城家再小心,也还是被小人钻了空子。家主过世,长子年幼,此时便是家族最脆弱的时候,早已对天城家虎视眈眈的人选在这个时候下手,世代守护天城家的阿克雷德家也惨遭血洗,一夜之间两个家族相继沦陷。


后来的传言就是各种各样的了,有人说天城家已经完了,一个活口也不留。也有人说阿克雷德家的面具都被入侵者销毁,现在没有了面具的家主为求自保,不得不与其他家族联合,实在是讥讽的命运。然而,阿克雷德家还有唯一的纹章之力,两个弟弟年幼,所以这个年轻的家主继承了父亲所有的力量,没有人敢轻举妄动。


凌牙皱了皱眉,难怪他每次跟快斗交手的时候都处于下风,虽然之后有IV的帮助,但是还是敌不过他。天城家长子的水平肯定不是泛泛之辈,原本以为他最多是阿克雷德家培养的保镖之类的,没想到是那个世家家族的孩子。


凌牙皱着眉头叹了口气。


“那你,打算怎么办?”


“……他是我的朋友,我不能置之不理。”


凌牙回头看了他一眼,向房门走去,IV突然一把抓住了凌牙的手,他怕凌牙走出这个门,就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凌牙……我……”


IV有太多的话想跟凌牙说,却不知从何说起,沉默片刻,他只能从后面抱住凌牙,额头抵在凌牙的肩上。


他知道,这天迟早会到来。他什么都不怕,他只是不能接受凌牙就这么离开。如果是这样,那他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凌牙没有出声,他沉默了一会儿,挣脱了IV的拥抱,头也不回地出了门。IV看着凌牙的背影,伸出手却抓不到他。


鲨鱼的身影,就这么消失了,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在他的人生中。

评论
热度(12)

© 蓝月月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