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月月er

喜欢舞台的不成熟唱见/写手/偶尔mad/偶尔cos/k/ygo全员/吃对手组/kalafina/国民/梶浦由记/黑执事/乙女/吉田亚纪子/fate/种花养老/开心就好

面具IV

17. 各自的秘密

“那你有考虑过快斗的感受吗?”

凌牙完全没有惧怕克里斯,直视着他,克里斯看都没看凌牙一眼,还是盯着快斗。

“那都是他自愿的。”

说完,就离开了。快斗深吸了一口气,用及其不友好的眼神扫过凌牙所站的位置。

“这是警告,再对克里斯不敬,别怪我不客气。”

凌牙看着快斗远去的背影,收起了若无其事的态度,眼神变得犀利,他左顾右盼迅速地打量着自己能活动的空间,整个二楼一点生气都没有,这个家真的除了他们,和被带回来的商品之外都没有其他人了。凌牙隐藏自己的气息猫着腰来到二楼围栏处,白色的花柱遮盖了视线,他瞄到快斗在收拾把克里斯用过的茶杯,明明刚才就有仆人,他肯定是故意这么做的。

快斗的眼睛里已是一潭死水,跟IV描述的童年玩伴一点也不像。

观察的时间还不到两秒,他就发现对方已经察觉到什么而回过了头,凌牙马上躲到墙壁后,等了好一会,没有上楼的脚步声传来,凌牙才松了口气。

快斗真的是太难对付了,自己有可能顺利地赢得他的信任,然后把他带出去吗?

这寂寥的大屋中一定还有其他的契机,可以让快斗动摇,再强大的人也会有弱点。凌牙这么想着,放轻了脚步回到二楼走廊来到一扇门前,试探性地转动门把手,门锁着。主卧似乎是在走廊尽头那扇最大的门那里,为了不让克里斯发现,凌牙要非常地小心,一路检查过来,所有的房门都锁着,正当凌牙觉得一无所获的时候,主卧倒数过来的第二扇门却被他打开了。

凌牙吓了一跳,随后马上稳住自己的情绪,放慢动作,推开了那扇门。

房内的光线昏暗,凌牙走了进去,这里除了比较宽敞之外,跟普通的卧室没什么两样,卧室中间有一张床,上面躺着一个人。

这所房子里果然还有其他的人!

能住在主卧附近的人,身份一定不一般,脚踩在厚厚的地毯上没有任何的噪音,凌牙慢慢地靠近那张床,他发现床上躺着一个大约七八岁的孩子,只是他的脸很苍白,看起来并不健康。

这是谁?

正当凌牙要进一步查看的时候,突然被人捂住了嘴,他慌乱地挣扎起来,对方却没有放开他的意思,紧接着,冰冷的金属物抵在他的喉头处。

“别出声。”

快斗的声音滑过耳膜,没有任何温度,凌牙胡乱地挣扎着,乱晃的双手无意中打到了快斗的枪带。床上的孩子因为这轻微地动静有了反应,凌牙发现,快斗那刻板的表情好像有了一丝动容,两人退到帘子后面,快斗把他甩在一边。

“呆在这,不许出声,要不然我就杀了你。”

躲在帘子后的凌牙没敢轻举妄动,他们交过手,他知道快斗是那种说道做到的人,隔着帘子,他能听到快斗和那孩子的谈话声。

“阳斗,没事了。”

“哥哥……”

哥哥?!这家伙,原来还有家人吗!凌牙的好奇心驱使他探出头去,他看到快斗的表情很柔和,跟阳斗小声地交谈着,阳斗似乎生了很重的病没办法下床,快斗一直在安慰他,声音很温柔,跟战场上的他,完全判若两人。凌牙这个时候才相信,IV口中的那个曾经温和的少年,是真实存在的。

确认阳斗睡下,快斗才走出房间,关上了门。凌牙对上的又是那双寒意刺骨的眸子。

“你想干什么?”

“?”

“你若是想对我的弟弟出手,我绝对绕不了你。”

凌牙若无其事地双手合十托住后脑勺,编了个谎言。

“我是来找家主的,谁知道这里会有个孩子。”

听到“家主”这个词的时候,快斗的表情明显扭曲了一下,那些孩子见到克里斯不是怕就是躲,他居然还要主动找他,简直……

快斗没说话,只是盯着他看。

简直,就像是别人派来的间谍一样。看到快斗起了疑心,凌牙却又说出了出乎他意料的话。

“你是不是怕我把你的克里斯抢走,顶替你的位置?”

快斗怔了一下,低头审视着凌牙,那银河般美丽的眼睛,却没有浩瀚的星空。

“克里斯这个名字,岂是你可以随便叫的?”

 

话音刚落,主卧的门打开了,克里斯准备午睡,但是被门外的动静打扰到了,所以出来看看,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衫,扣子也没扣好,凌牙看到克里斯,装作很高兴的样子打了个招呼。

“克里斯大人,您准备午睡吗?需不需要我来陪你?”

“凌牙?……也好。”

克里斯把手搭在凌牙肩膀上,微笑地看着他,凌牙突然觉得搞不好克里斯反而是最好说话的那个,如果是这样那么自己的计划能提前完成也说不定,克里斯摸了摸他的头,抬头对快斗说:“快斗,能麻烦你……回避一下吗?”

看着快斗不甘心地看着他们,却没有离开的意思,克里斯却没有在意,他搂着凌牙的肩膀,满脸笑意地打开了房门,凌牙却突然间紧张起来。

他没有想到,居然这么快就可以和克里斯接触,看来他是一个没什么防备心的人,这样一来,用以前制服那些没用的贵族的伎俩,他应该会上钩。克里斯看到快斗还站在门口,故意只留了一条门缝,让凌牙背对着们,修长的手指勾住凌牙的后衣领,微微张开嘴就要咬下那白色的脖颈……

“……”

快斗终于跑开了,只是这一切,凌牙没有看到,他绷紧神经思考对策,克里斯却在完全关上门后迟迟没有动作,他有些疑惑。

“克?……”

“你什么都得不到的。”

什么?!

克里斯放开了他,再次看着凌牙的眼睛里,一点也没有刚才颓废的样子,而是居高临下的尊贵,那是这个家的主人才会有的威严。凌牙突然感觉到身体被什么束缚了一样,动弹不得,低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身体不知道哪来的线缠绕,那些线都散发着银白色的光,他看到克里斯的额头上,那显现出来的银色纹章。那就是纹章之力吗?!

凌牙还能保持清醒,但是他的身体却不听使唤,这份力量,远远比IV说的还要可怕。

“我不管你是谁,是什么来历,也不管你想干什么,我能告诉你的就是,你不管怎么讨好我,或者是怎么调查,你都无法从这个家里获得任何信息。”

克里斯猛地按住凌牙的额头,嘴里念着什么咒语,凌牙感觉到耳朵在嗡嗡作响,他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他好像在下达什么命令。

 

当凌牙再次醒来,自己已经回到了关押商品的地下室,孩子们大多都睡了,现在已经是深夜,凌牙摸了摸自己的身体,没有什么异样,可能是因为耳钉的关系,所以克里斯的纹章之力没有对他造成很严重的影响。凌牙爬上楼梯,地下室的门没锁,凌牙再次回到二楼,这回,他非常小心地向某个房间靠近,确定周围没有任何人发现他的行踪,他闪身躲进阳斗的卧室。出乎他意料的是,阳斗没有睡着,看到陌生人进来,他似乎有些吃惊。

“你是谁??”

“嘘!”

凌牙快步走到阳斗床前,蓝色的眼睛直直地看着这个孩子,他曾经照顾过一群贫穷但是活的很快乐的孩子,所以他知道怎么跟小孩子打交道。

“我不是坏人,我是你哥哥的朋友,来这里做客的,白天我睡过头了,只有晚上才能出来活动。”

“真的吗?……”

“不过,我来找过你的事,你要对哥哥们保密,不然我可有得受了。”

阳斗噗地一声笑了出来,凌牙看到他放松了很多,他抓住了阳斗的手,试探性地问到。

“阳斗,你想不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18 逃离

“阳斗,你想不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阳斗双手捂住了嘴,即使如此也掩盖不了他兴奋的神情,然而,他很快就失落起来。

“可是,我生病了,我连下床走路都很困难。”

凌牙思考了一下,看向窗外。

“你等我一下。”

说罢,他翻出了窗口,不一会儿,他带回来了许多东西,有沾着露水的花,还有被打湿了翅膀的小鸟。

“这天气只能找到这些了,摸摸看?”

阳斗觉得这天晚上是他这几年来最开心的时候了,这些东西,他在院子里看到过,但是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快斗很久没带他出去了,他的身体状况也不允许他出远门。

眼看着就要天亮了,凌牙离开了房间。

这几个晚上,凌牙都会在午夜偷偷溜出来,跑到阳斗的房间里陪他聊天,他把他知道都告诉了阳斗,这个许久不出家门的孩子,连阳光都只能在室内感受的孩子,对外界充满了憧憬,凌牙刚开始是因为快斗才去接近他,但是慢慢地,他是真的想把阳斗也一起带走,一来是因为快斗,联想起他之前的举动,阳斗对他来说应该是除克里斯之外很重要的存在,二来就是阳斗真的太可怜了,他不应该被关在这种地方。

凌牙在院子里活动着,想着今天能带些什么给阳斗看,却在一棵枯树下遇到了快斗,他抬头看着空无一物的枝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听到凌牙的脚步声,他回头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快斗,我打算把阳斗带走。”

果不其然,快斗猛地回过头,三步并两步走到凌牙面前抓住他的衣领,瞪着他。

“你跟阳斗见过面了?你怎么……”

“你也跟我一起走吧。”

这回,轮到快斗语塞了。

“阳斗不可以没有你,你也离不开亲人吧。”

“我们的事情不用你管!”

快斗把凌牙甩到一边,凌牙踉跄了几步才站稳,他朝着快斗吼道:“难道你想因为你自己,而束缚阳斗一辈子吗!!”

快斗停下走向大门的脚步,回头看向凌牙。这些天,克里斯对凌牙的活动见怪不怪,他根本就没把凌牙放在眼里,快斗也是一样,他明白克里斯的意思。只是有好几次,快斗都觉得他和凌牙不是第一次见面,有时候家里的重物掉了,或者是其他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的时候,凌牙总是能反应迅速地捡起来,或者是接住什么东西,有一次,快斗看到了凌牙腿上的伤,他恍惚间想起,之前在拍卖场的时候,好像打伤过一个几次入侵的人,他不由得怀疑起来,只不过,他没有对克里斯有太多危险的举动,而且动主人的东西是不被允许的,所以快斗除了监视他之外,也没法对他做什么。

凌牙最后看了他一眼,非常认真地说道:“跟我一起离开吧,至少,为了阳斗也好,他不该成为你们斗争的牺牲品。”

 

深夜,快斗抚摸着阳斗的睡脸,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我答应你的条件,带阳斗离开。”

“我明白了,我会保护好他的。”

“但是从克里斯的眼皮底下逃脱不是容易的事,只有趁明晚,他去赴宴的期间……”

凌牙点点头,他早就跟IV联系好了,只要他们在规定时间内到达马车的所在地,他们就能成功出逃,凌牙看着指针上显示的时间,准备和快斗去阳斗的房间,然而他们刚踏上二楼,楼下就传来大门打开的声音,两人一惊,他们看到克里斯有些疲倦的坐在沙发上,似乎是喝醉了,他还模糊不清地叫着快斗的名字,凌牙一惊,他发现快斗魔怔一般地想要答应,使劲地拽了他一下,捂住了他的嘴。他们没有料到克里斯会提前回来,原本的计划肯定要泡汤,IV派来的马车必须在规定时间离开,否则就会被发现,到时候他们再想离开,就要重新规划了。

等不了那么久了!

凌牙咬着牙,在克里斯发现他们之前,就在快要接近阳斗卧室的时候,从窗口处跳了出去,他们最后看到的,是克里斯的背影,还有那头耀眼的银发。

也不知道有没有被他发现,坐在马车里的凌牙这么想着,旁边的快斗似乎还在惦记阳斗的事,有些无神,凌牙朝车窗外探出头去,身后黑暗的森林悠远寂静,没有人的气息,克里斯应该没有派人追过来,他终于松了口气。

“终于出来了,我以为会被他发现……”

话还没说完凌牙就闭了嘴,他想起快斗还在身旁,不能表现出过于反常的举动,快斗面无表情地坐着,不知道在想什么,凌牙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把阳斗带出来的……你……”

“停车。”

“啊??”

凌牙有些慌神,难道被他发现了?快斗没有理会凌牙,自顾自地下了车。

“抱歉,凌牙,我还是想去和克里斯谈谈,我觉得……他应该会给我们一个机会……”

“你疯了?!”

凌牙跳下马车拦在快斗面前。

“我们好不容易才逃出来,你现在却要回去!!”

“我说服克里斯之后会回来找你的,没事。”

眼看着快斗就要往回跑,凌牙不知道他到底是蠢还是怎么了,他咬咬牙,二话不说,拔出藏在靴中的短刀就要朝快斗刺过去,快斗见状往后一闪,躲过了凌牙的攻击,对方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刀在不断地向快斗进攻,快斗总觉得,这些招式很熟悉,简直就像……曾经交过手一样。结束凌牙进攻的,是一声枪响。

快斗凛冽的眼神审视着凌牙,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扣下扳机的手指也在颤抖。

“……是你!”

“没错,就是我,你以为我是为什么什么才接近阿克雷德家。”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在家里就动手?”

凌牙把凌乱的紫发拨到耳后,一点也没有之前那副温顺乖巧的模样。

“我的雇主要求我抓活的,要不然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

快斗怒视着凌牙,心想自己怎会如此愚蠢地相信他,凌牙没打算放过他,都到这个地步了,还不能把快斗带走,就真的是自己失职了。不信任凌牙的快斗,伸手比平时还要敏捷,他弯下身躲过凌牙的攻击,举起枪在马车周围扫射,几匹马受到了惊吓,把车夫甩了下来,快斗几乎毫不费力地骑到马背上,给连接马和车的缰绳来了几个点射,很快,马就脱离了束缚,他骑着马往回跑,很快就消失在暗夜之中。凌牙气得把刀仍在一边,车夫有些艰难地爬起来,担心地看着他。

“凌牙少爷,怎么办?拖了这么久的时间IV大人肯定会起疑心……”

“……”

凌牙没有说话,他骑上剩下的马匹,朝森林中追去。快斗骑马的速度太快了,一下子就没了踪影,凌牙记得来时的路,他顺着林荫小道向前跑,寒冷的风刮过皮肤,像刀割在皮肉上一样疼。不管IV怎么想,他都要兑现他的承诺。他答应过他,要把快斗带出来,他说到做到。

很快,马在一扇华丽的大门前停下,阿克雷德的别墅没有一点亮光,透过华丽的玻璃窗,看不清屋内的情况,在僻静的山林中显得死气沉沉,凌牙感觉有些不自然,快斗回来了,如果他在和克里斯谈判的话,应该会在主卧的方向有些许亮光才对。

凌牙身手敏捷地从一楼的窗户翻进去,他看到二楼有一个人影闪过,从身高上来看,好像不是克里斯,凌牙跟了上去,他看到一个小孩子往某个地下室的门走去,克里斯站在他的身后,整了整衣领,还没等那孩子走进地下室他就离开了。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孩子是否会走错,凌牙摸索到地下室的门,他记得这里,是关着孩子们的地方,凌牙轻轻地转动了门把手,往楼梯下面看去,房间里却什么也没有。

不对啊,刚刚那个孩子去哪里了?这里除了这个狭窄的空间,就什么也没有了。

当凌牙还在疑惑的时候,拐角处突然有了动静,他马上猫着腰躲在门后,从门缝中偷窥外面的情况。克里斯没有回主卧,他在拐角处消失了,凌牙这才想起来他是来找快斗的,不应该在这里浪费时间。

主卧的门虚掩着,没有锁,凌牙接着月光,一步一步朝里面走去,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种很不好的预感。这里实在太安静了,安静地只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声,凌牙深吸一口气,在走到主卧大约三分之一的时候,他停下了脚步。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及终于明白了那种不好的预感意味着什么。

苍蓝色的月光洒进室内,雕刻着精美花纹的皮质沙发上躺着一个人,身上的衣物没有一处是完好的,风衣被随意地仍在地上,衬衫被撕扯得不成样子,腰带被解开,能隐约看到腿上有不少的伤,上面还渗着血,显然是不久之前留下的。快斗眉头微皱,看起来不像是睡着,而是晕过去的,从现场的情况来看,他晕过去之前肯定承受了极大的痛苦,脖子上和腰部留下的齿印和淤青,不难想象他遭遇了什么。

凌牙不可置信地看着快斗,这就是谈判的结果吗?

他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真的很幼稚,他还意味克里斯是有救的那个人,没想到,他才是最该铲除的人。他也不敢去带阳斗出来了,那孩子看到自己的哥哥变成这个样子一定会很难过的。凌牙握紧拳头,看向主卧的门,外面一片黑暗,他却要在这片黑暗中,摧毁早已没有光明的家族。


“他情况怎么样?”

“身上的伤要修养几天……”

“啊,凌牙,你看!”

听到璃绪的惊呼声,凌牙走到快斗的床前,他已经恢复了意识,半睁着眼,当看到是凌牙的时候,他猛地直起身来,就要朝凌牙的脖子掐过去,好在凌牙反应快,他身体一偏就躲过了快斗的攻击。

“你冷静一点!!”

“凌牙!……你!……”

快斗的动作很大,手上的绷带都要扯开了,璃绪把两人拉开,凌牙捂着脖子倒退了几步,快斗还想起来,无奈牵扯到腰部的伤口,他痛苦地咬紧了嘴唇。璃绪有些看不下去了,劈头盖脸地骂了一句:“你够了吧!我们可是救了你啊!”

快斗根本就听不进她的话,直接把她摔在地上,凌牙虽然眼疾手快地接住了璃绪,但是自己也摔得很痛,快斗就要下床往外面跑,凌牙觉得自己还是太小瞧了快斗的力量。

“璃绪,别让他跑了!”

神代兄妹挡在快斗面前,快斗的脸色很不好,他的伤势还没好转,反应又如此激烈,就算没有枪,徒手交战的他也不见得会输给伤势比他轻的凌牙。

凌牙清楚这一点,紧张得汗都冒了出来。就在双方都僵持的手,一个声音从门后传来。

“已经够了,快住手。”

快斗总觉得这个声音有些熟悉,但是,又很陌生。

他推开房门,径直走到快斗的面前,即使脸上的伤疤让他破了相,熟悉的面孔消瘦了不少,即使如此,快斗还是认出了他。这是他极少数地再次露出惊愕的神情。

“快斗,住手吧,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看到昔日的好友,那个被他视为另一个兄长的人,此时满身是伤,眼神冰冷地看着自己,IV的心就像被刀划过一般。那天晚上,凌牙扶着晕厥的快斗回来,他没有责怪凌牙晚归,只是叫来医生给快斗检查伤势,他们彻夜无言,很显然,IV也没有想到,快斗会是以这样的姿态回到自己身边。

快斗看着IV的脸,好半天都说不出话,他身上的杀气开始减退,整个人都慢慢放下了警惕,似乎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托……马斯……真的是你?”

“我找到你了。”


曾几何时,耀眼的阳光洒满大地,花草树木被染成金色的那个下午,几个玩捉迷藏的孩子打闹着,他们相视而笑。


现在,却早已物是人非。


评论
热度(12)

© 蓝月月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