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月月er

喜欢舞台的不成熟唱见/写手/偶尔mad/偶尔cos/k/ygo全员/吃对手组/kalafina/国民/梶浦由记/黑执事/乙女/吉田亚纪子/fate/种花养老/开心就好

【IV凌】面具·IV(19-20)【完结】

19.悲剧重演

“大概就是这样,所以我才会和凌牙再次相遇。”

IV把这几年的经历毫无保留地告诉了快斗,说完这一切他才感觉到口干舌燥,拿起旁边的热茶抿了一口。看着半躺在床上无言的快斗,IV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知道克里斯对你来说很重要,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想明白,能协助我们,铲除已经堕落的贵族。”

快斗抬头,对上IV血红色的双眼。

“那是我曾经的兄长……但是他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他了。”

“我知道了。”

听到这句话,众人都松了口气。

“不过你别误会,我只是想去把阳斗带出来。”

快斗说到这里顿了顿,看了凌牙一眼。

“……我不想让阳斗牵扯进来……”

“那么我们来制定一下计划吧!!”

璃绪说着来了精神,几个人聚在一起讨论着如果入侵阿克雷德家,克里斯已经没有了快斗的力量,势单力薄,即使他拥有纹章之力,也不会是他们几个人的对手,快斗没有参与太多,IV考虑到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低着头考虑着什么,瞄了快斗一眼,跟凌牙提出了一个建议。

“凌牙,要不……到时候还是和克里斯沟通一下吧。”

凌牙知道他的用意,同样看了快斗一眼。

“真的有用么?如你所说,他可是连快斗都能那样伤害……我不觉得他能沟通……除非……”

凌牙凑近IV耳边,压低了声音。

“除非让快斗去……但是他现在这个状态,我觉得他们还是先不要见面比较好。”

两人对视了一眼,叹了口气,他们虽然一直在做铲除的工作,但毕竟克里斯是IV的哥哥,是快斗最重要的人,如果到了那一刻,他们真的下得去手吗,他们还真的想象不到,快斗用枪指着克里斯的场景。

正当两人不知道要怎么办的时候,突然察觉到身后有动静,回头一看,快斗已经穿好了衣服朝他们走来,没有之前那副迷茫的模样。

“我去跟他谈。”

“快斗!难道你忘记了之前……”

“凌牙,这是我的事情,就算是最后……也应该由我,来给克里斯做个了结。”

凌牙看他的意志如此坚定,无奈地点了点头。复仇是无意义的,即使除掉了克里斯,那欢声笑语的日子也不会回来,那些失去的东西,也永远不会回到他们的身边。

三个人做好了准备,快要出门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巨响,不像是打雷,好像是什么东西爆炸的声音,快斗踉跄了好一会儿才站稳,IV抱着凌牙稳住身体的平衡两人才不至于摔倒,璃绪因为离得比较远,她手忙脚乱地扶住了旁边的木桌。

IV有些惊讶,这爆炸声似乎比他当年遭遇的规模,还要庞大。

又是一声巨响,这回,窗外闪过银白色的光芒,只是一瞬。

银白色?……

IV似乎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果然,他看到快斗迅速跑到窗边朝外面张望,他也跑了过去,两人都看到了,在不远处的天空中,银色的纹章图案一闪而过,渐渐地在阴暗的空中隐去身形,消散不见。两人都是不可置信的表情,快斗则是先一步冲了出去。

“快斗!!”

然而,他早就骑着马朝那个方向奔去。

“IV?!快斗?到底怎么回事??”

IV瞪大眼睛,双手握着的拳头慢慢放在身侧,然后松开,他的呼吸有些不顺畅,双眼似乎没有焦距,凌牙感到前所未有地不安,这异变的情况,似乎和之前都大不一样。

“是……纹章之力的反噬……”

风拂过他的脸颊,眼睛被吹得干涩,金黄色的刘海随风飘动,他眉头紧皱,回忆着那些他本不想回忆起的事情。

“我听父亲说过,纹章之力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如果过度使用,就会被这股力量所反噬。”

“所以你当年没有继承这份力量……”

“不,不是这样。阻止力量反噬的方法有两个,一,这个力量必须由我们四兄弟来分开继承;……其二,就是阿克雷德家的面具,它能够有效地抑制住这个力量,所以父亲一人持有纹章之力时才会相安无事。”

凌牙听到这番话,他也泄气一般地站在原地。如果克里斯被力量反噬,那么他们的复仇计划就几乎没有必要了,但是,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心跳起伏越来越大,他是在害怕什么吗?或者是,这个世界的某处,正发生着他并不期望的事。

凌牙看着光消失的方向,他吹了个口哨,不一会儿,一匹马跑到他的面前停了下来,凌牙毫不犹豫地朝快斗消失的方向跑去。

“凌牙!!”

有什么不对劲,这一切不会就这样结束的。


凌牙来到阿克雷德家,大门敞开着,地上散落着石块,那是屋顶破碎掉落下来的石块,快斗站在大厅中央,在他面前,是背对着他的克里斯。

“快斗。”

没有回答,他只是看着克里斯。

“就没有方法,可以阻止吗?……”

凌牙看到克里斯的身体缠绕着银白色的光芒,他保持着背对着他们的姿势一动不动,一个瘦小的身影蹒跚着从大厅的阴影处走出,当看到克里斯的时候,他无力地靠在一旁的柱子上,眼睛里满是悲伤,凌牙看到,他手上戴着一只手镯,克里斯好像也有一个很相似的。少年看着克里斯,眼里有隐忍着的泪光。

“没有方法……就算有,那个方法也永远不会奏效,他已经离开了……”

凌牙一愣,他,是指IV吗?

米歇尔拿出一个首饰盒,放在楼梯扶手旁的石桌上,里面是很久之前找到的,手镯的碎片。

“哥哥已经不在了,所以没有人能阻止……”

话还没说完,快斗就抱住了克里斯,紧接着,他的身上开始出现一道道的伤痕。

“快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凌牙叫了一声,米歇尔显然没想到快斗会突然这样,他试图阻止快斗,却没法把他们两个分开。

“纹章之力的反噬……对阿克雷德家的人来说不会有任何痛苦,承受反噬的人,会在力量消失之后毫无痛苦的死去……但是,如果不是阿克雷德家的人……”

快斗身上的血痕开始加深,克里斯抬起手就要推开他,随着几声衣物破碎的声音,他看到自己的衣服也被染红了。他紧闭双眼,低吼一声。

“滚。”

“……”

见快斗根本没有放手的意思,凌牙就转身跑了出去,他骑着马疯狂地往回跑,鞭子不停地抽打在马背上,他几乎要把下唇咬出血来,马跑到森林中央的时候,对面突然冲过来一群人,凌牙因为冲得太快险些从马上摔下来,IV一手搂住他的腰,把他抱到自己的马匹上。

“凌牙?……”

“快……”

凌牙克制不住地颤抖,他抓着IV的衣领,朝他吼道:“快回去!!!你要是去晚了!我就杀了你!!!”

IV没有见过凌牙这副模样,虽然很想问问发生了什么,但是看起来事态非常紧急,他没有多问,抱紧凌牙往森林的方向跑去。就要靠近,他以为这辈子再也不会回来的家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有什么力量在驱使着他走进这里。IV的手不由自主地向前伸出,仿佛要抓住什么一般,破碎的手镯发出耀眼的光芒,接着,米歇尔的手镯也发出了同样的光,两道光束同时聚集在克里斯身上,那光芒太过耀眼,以至于他们看不清厅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顷刻之后,光芒散去,而他们,看到了最不愿意看到的场景。

“……不……不可能……的……”

凌牙看着克里斯和快斗的方向,他又一次感觉到了,那撕心裂肺般的疼痛,那种痛觉,来源于视觉神经的刺激,和心脏跳动的冲击,他记得那种感觉。

他以为IV在那场爆炸中丧生的时候,就是这种难受的感觉席遍全身,而现在,他的的确确看到了,克里斯怀里躺着的那个人。那个相处时间不多,却也能称得上友人的人。

确切的说,是快斗的尸体。

克里斯所站的位置满地都是散开的血迹,不能想象快斗是承受了多大的痛苦才离开的,但是他的脸上,却挂着温和的微笑,他们谁都没有见过,那温柔的笑容。谁都不知道,快斗在死前看到了什么。

“快斗……”

凌牙不停地摇着头,IV也很难过,他双手搭在凌牙肩上,却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他,凌牙猛地抬起头,满是泪水的眼睛直视着他,伸手抓住他的衣领,IV感觉喉头一紧,几乎要喘不上气。

“为什么!!!为什么不早点回来!!……为什么……为什……”

最后,凌牙什么话都说不出来,IV看到凌牙这么痛苦的样子,他的眼泪也不争气地掉了下来,紧紧地抱着凌牙,对方挣扎了几下,埋在他怀里放声大哭。

把视为兄长的快斗带出来,他做到了。

但是,他却没有阻止快斗的死亡。

这是谁都没有料到的结局,也不是任何人都期待的结局。突然,二楼有了动静,阳斗从上面跑下来,看到快斗的尸体后,他几乎都要崩溃了,他跪在兄长的尸体旁,不知所措地叫着哥哥,凌牙发现,他的身体好些没有之前那么虚弱,他居然能下床走路了。而阳斗的身后跟着一群人,凌牙认出来,那是曾经和自己一起被关在地下室的孩子们。

克里斯抱着快斗,看都不看他们一眼,轻声说道:“你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你们重获自由了。”

凌牙身上的纹章之力也解除了,凭借着耳环的屏蔽的力量功能,他恍惚间听到了克里斯当初下达的命令。

——保护阳斗,直到他找到他的哥哥,在那之前,都要陪在他身边,保护他,保护天城家的血脉。

原来这些孩子并不是买来的“人偶”,而是,佣兵。他暗地里训练他们,让他们能独当一面,守护天城家,他们是天城家的佣兵,而不是守护阿克雷德家。

然而阳斗找到的,确是快斗的尸体。这一切,都不是他们想要的结局。众人还沉浸在悲伤中,大门却又被打开了一次,一个陌生的少年走了进来,他有着清秀的容貌,甚至可以用美来形容,金色的长发,和快斗瞳色很相似的眼睛,他有些迷茫地看着这些并不认识的人。

“你们……是谁?……”

这个曾经居住在天城家的少年,他不记得阿克雷德家有这些人。

然而当他看到快斗躺在克里斯怀里的时候,他先是楞了一下,显然,他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顾不上什么,直接冲到克里斯面前就要把快斗抢过来,他抚摸着快斗已经变得冰冷的脸,用颤抖的声音喊道:

“快斗?!你这是怎么了!你醒醒!我是米扎艾尔啊!!”


20.驭龙使真正的传说

“米扎……”

德鲁贝拍了拍米扎艾尔的肩膀,适宜他冷静下来,然而对方根本不听,眼尖的他看到克里斯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匕首,他咬了咬牙,把力量集中到左肩,用力撞了一下克里斯,匕首从他手中弹出,他失神的瘫倒在地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快斗的离去,他的灵魂也被一起带走了。米扎艾尔愤愤不平地看着克里斯。

“快斗用生命……换回来的东西……你怎么可以……”

话还没说完,IV就直接走上来,抓住克里斯的衣领就是一拳。

“你还要继续去那个世界继续伤害他吗!!”

米扎艾尔没有听懂他们在说什么,他抱着快斗冰冷的尸体,他们许久不见了,自从天城家被毁掉的那一天,他们就被强迫分离了这么久,作为儿时玩伴的他,再次与快斗相遇,竟是阴阳两隔,他不相信这是真的。泪水划过脸颊,淌在快斗带着细小伤痕的脸上,他却再也不会感到疼痛了。泪水再次交融的瞬间,两人的身侧突然被一阵光芒所包围,与之前不一样的是,那是金色的光辉,米扎艾尔瞪大眼睛,他感觉到全身血液上涌,紧接着,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身体里抽了出来,他几乎要窒息的瞬间,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

凌牙擦干了眼泪,他被这夺目的光芒拉回了现实,但是现在眼前所见的……真的是真实发生的事情么?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盘旋在空中的,是一条金色的龙,凌牙隐约想起小时候,老婆婆给自己和璃绪讲过那个故事。

驭龙者的传说。

那个故事里,有一条金色的神龙,这个传说居然是真的?

神龙似乎和米扎艾尔交流着什么,他的身体开始围绕金色的光辉,在一瞬间四散开来,身体在颤抖的同时,血从指间蔓延到地面,他们的血交融在一起,米扎艾尔痛苦地皱着眉头,晕死过去,与此同时,快斗的手指动了动。

凌牙看到德鲁贝扶起米扎艾尔的身体,原本干净的脸上,留下了红色的纹身。

封存的壁画上的石块脱落了的那一部分,是另一个驭龙者的身影,而他伸出手去想要触碰的,不是龙,而是他的挚友。


次日,阳光明媚。凌牙坐在离阿克雷德家不远处的那棵树上啃着苹果,他百无聊赖地拨动着茂密的树叶,还没等他跟璃绪说句话,就听到树下传来砰的一声。

果然,跟预料之中一样。

凌牙脚踩树干,双腿一施力就从树干上跳了下来,他朝陷阱里张望,狭窄的空间里,是克里斯有些狼狈的脸,他身边还放着一个行李袋,抬起头就要训斥凌牙。凌牙不以为意,旁边的璃绪拿着绳子,两人都一脸笑意地盯着他。

“跟IV学离家出走,同样的招式可没用哦。”

“你们……”

“璃绪。”

“在~”

“绑他!”

“是!”


凌牙在房间里等了好一会儿,门被推开,IV把同样捆好的快斗仍在克里斯身上,璃绪和米歇尔也围了上来,面无表情地看着两人。

“怎么办,IV?”

“你说怎么办?”

“扒光了绑一起吧……”

“好主意。”

说着就要动手,快斗一直在反抗,克里斯也一直在训斥他们,最后凌牙被弄得不耐烦了,直接吼了一句:“不想我们动手!你们就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然后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凌牙!”

快斗朝门口喊道,两秒之后,门开了,探进一个紫色的脑袋,顺便扔了一袋什么东西在地上。

“这是你们三天的口粮……”

“你别开玩笑了!这点东西怎么够吃三天!!”

砰!

门又关上了。

“我说,这样好么,不会闹出什么事吧。”

IV一脸担心地看着门口,凌牙摊了摊手。

“看造化吧。”

两人对上眼,先是有些别扭,突然同时噗地笑出声来。

“说起来……那间人偶店你打算怎么办?”

“啊,那个已经交给我最信任的人去接手了……至于那个凌牙的人偶嘛……”

凌牙突然停下脚步,回过头去,表情并不是很愉悦,IV则一脸无辜地摊了摊手。

“我让他们摆在店门口,招揽顾客了……喂喂!!凌牙你干什么!!别!不!会出人命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坐落城镇中心的人偶店,门口的橱窗内放置着一个人偶,垂下的眼睑,美好的景致倒映在蓝色的瞳孔中,嘴角微微上扬,双手交叠平放在大腿上,如果不注意看,会真的以为是一个人坐在那里。

如此栩栩如生的人偶,一定是倾注了很多感情,才能将他带到这个世界上。


尾声

纹章之力反噬的信息几乎传遍了整个上流社会的圈子,人们开始蠢蠢欲动,这天,是阿克雷德家常规的晚宴。这夜,注定不会祥和。

几个黑衣人试图从屋外包围,他们朝四周看了看,这里几乎没有警戒,反正已经是快要完蛋的家族,根本就不会有什么保镖之类的人存在,那个快斗听说也已经死了,被留下的家主被反噬,这是一个多么好的机会不是么?

他们放松了警惕,甚至开始大摇大摆地走进院子里,好像这里已经是他们家一样。

走着走着,一个人的手臂突然掉了下来,等他反应过来发出惨叫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与此同时,第二个……第三个……

众人惊愕地看向前方,一个身着紫色的衣装,腰上别着一把匕首,他手上握着另一把刀,献血自上而下,顺着刀刃滴落在地,犹如在他的脚边,盛开着殷红的花朵。象征身份的面具遮盖了他真实的容貌,在月光下,显得高傲而冰冷,犹如深海中的鲨鱼,正在狩猎一般。

为首的人指着他脸上的面具,他认得出来,那是当年明明已经被他们摧毁的家族,没想到……

他定了定神,勉强地勾起嘴角,冷汗却顺着他的脸庞滑落。

“神代……凌牙!仅凭你一个人!能干什么!!”

“因为真正地相信着伙伴,所以我才会一个人来。看着你们这帮乌合之众,就够让我来气的了。”

没有给他说太多话的机会,那人拔出枪对着凌牙就是一阵扫射,子弹还没有贯穿凌牙的身体,就被弹了回来,冲上来的人一个接一个倒下,IV的手镯闪耀着光芒,他的脸上同样戴着面具。

那是阿克雷德家的面具。

本应消失在世间的面具,在今晚,一个接一个的呈现在世人眼前。

“那么……我要让你后悔把我激怒,粉丝服务的时间到了。”


各个家族留下的希望,用自己的双手去守护最重要的东西,一起,编织着属于他们自己的未来。


======END==============

凌牙和IV的故事就到这里完结了 ,写了很多也有些疲惫了,后续我省略了一点。


快斗的部分会在《面具V》里补完,内容大概会是:解释V快的过去;还有为什么本该毁灭的面具会再次出现;快斗去找克里斯谈判那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读完以后会感觉没那么懵逼……【大概】

关于驭龙者的传说,会在米扎艾尔的番外里也一起补完,他的脸本来是没有纹身的,在龙离开后才留下了红色的纹身,这个会在米扎艾尔篇里解释。

评论(4)
热度(21)

© 蓝月月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