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月月er

喜欢舞台的不成熟唱见/写手/偶尔mad/偶尔cos/k/ygo全员/吃对手组/kalafina/国民/梶浦由记/黑执事/乙女/吉田亚纪子/fate/种花养老/开心就好

【V快】面具V(1-2)

*请结合《面具IV》来读,补全事件;当然 ,单单看也不会影响内容设定。

*HE HE HE 我不会写BE的!

*造成前三年BE的原因是……克里斯选错选项了【。】



他一直都坚信着,他没有变。

而他,从一开始,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结局。


(一)

他抱着弟弟,动也不敢动。

在这个阴暗的地下室中,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还是不敢出去,米扎艾尔在之前硬是把他们塞了进来,到现在,也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难道他……

快斗不敢想下去,年幼的弟弟身体很弱,为了不让他感冒而咳嗽,发出太大的声响,他脱下外套,给阳斗披上。

寂静的空间上方,突然传来了敲打的声音。他吓了一跳,米扎艾尔叮嘱过,无论谁敲门,都不能打开。敲门声持续了一段时间,就传来了钥匙转动锁孔的声音,他被吓坏了,他抱紧阳斗,死死地盯着那扇门。

吱呀一声,木门被打开,月光倾泻而下,伴随着月光踏入这里的,是一个熟悉的身影,他着急地朝四处张望,发带也缠不住凌乱的银发,辫子乱成一团,一股血腥味从他身上传来,俊俏的侧脸也染上了血迹,没有伤口,那些血,都不是他自己的。

“快斗!是你么!”

他看到蜷缩在角落里的孩子,口气有些着急,而快斗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就彻底地崩溃了,他再也无法保持一个兄长该有的坚强,冲上去抱住他,因为害怕而颤抖的身体,就像易碎的玻璃制品一样。

“克里斯!……父亲……母亲……米扎艾尔都……”

“没事了快斗,没事……”

克里斯喘着气,把快斗紧紧地搂在怀里,他没事,他没事真是太好了……如果……

他不敢想下去。

这个晚上,两个家族一夜之间被摧毁得淋漓尽致,大人们费尽心思,让孩子们都活了下来。

然而等待着他们的,会是什么样的命运呢?



“你不再是我的兄长!”

刚把快斗带回来,就看到IV提着行李跟自己对峙,克里斯早就没有了跟他对峙的心思,然而,他还是要尽到哥哥的职责。

“你以为你能在外面活多久?”

他冷下语气,背对着IV,脸上的血迹都还没来得及擦干净,对方没有回答他,气冲冲地摔门而出。克里斯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戴着水汽的蓝色眼睛中,根本看不到半点未来的光芒。他还记得父亲死前的情景,以及,他对自己说过的话。

他继承了家族所有的力量,但是……

“克里斯……”

单薄的身影在帘子后面探出头来,快斗走到克里斯身边,抚摸着他的长发。

天城家是守护制作面具的秘密的贵族,实力强大的同时,也会有同盟的存在。如果说,天城家是负责守护王室的秘密,那么,阿克雷德家负责守护的,就是天城家。所以他们才会越来越强大,然而这种强大还是被人钻了空子,不管多么谨慎,他们也难逃被洗劫的命运。

年长的克里斯,是快斗的老师,也是他的同伴,他们从小时候开始,关系就非常地亲密,两人是绝对相互信任的,他们之间基本上没有什么秘密。只有快斗能做到,每当克里斯没什么精神的时候,他就会陪在他身边,跟他说一些话,也只有在两人独处的时候,克里斯才会收起继承人的那份威严,露出温柔的一面,就像现在,他把头埋进快斗的颈窝处,慢慢地瞌上眼。

然而现在做这些,一点用也没有了。


一周后,传来了托马斯的死讯。


“非常抱歉,二少爷只留下了这个,我们无能为力”

那些人走后,克里斯看着桌子上那块用布包裹着的东西,那是手镯的碎片,但是不管它碎成什么样子克里斯都认得。他在熟悉不过了,自己那不懂事的弟弟的东西

米歇尔今天也是在噩梦中睡去,他自从那件事以后就不再笑了,变得沉默寡言。

明明就告诉过他外面很危险,明明说过他活不下去,但是自己却连骂他的机会都没有了,他粗暴地扯下发带,银色的长发散乱开来,他已经不能再装出这个家所谓长子的样子了。气愤,难过,茶杯被砸到地上,发出破碎的声响。

帘子那边又有人的气息,他不耐烦地吼了一句“还有什么事没报告完!!”

“克里……斯”

克里斯一愣,他看到快斗怯生生地躲在帘子后面看着自己。然而,他没像往常一样软下眼神,而是责怪他:“快斗,我不是跟你说过这个时间要在房间里待着吗?为什么不听话?”

“我有些……担心你……”

 “……”

快斗自从被接到这里以后,每天都过着很闷的生活,克里斯不让他在外面呆太久,最多只能在花园里逛逛。晚上更是不能出门,快斗知道克里斯是想保护自己。

如今,他却好像变了一个人。

快斗知道克里斯压力很大,但是,他也没有办法。克里斯几乎不让快斗插手家里的事,那些勾心斗角的贵族斗争,都是克里斯一个人扛的,很多人听说了阿克雷德家的变故,都对这里打主意,软的硬的招式都用上了,克里斯全部都挡回去了。

眼尖的快斗看到桌子上放着碎掉的手镯,他惊讶地问道:“克里斯?这是??” 

克里斯沉默着,快斗见以为他难过,就默默的陪在克里斯身边,这是以前克里斯对付那些人回来的时候,快斗都会做的,什么都不说,仅仅是陪在克里斯身边就足够了。克里斯以前还会让快斗抱一会,然后入睡,快斗在他入睡以后会给他盖上毯子,但是今天,快斗不知道要怎么办了。克里斯突然从沙发上起来。

 “克里斯,你怎么了?”

快斗追了上去,克里斯回到房间里很久都没出来,快斗守在房门外,房门再次被打开,却看到他拿着行李,外面还在下雨,很大,克里斯没有犹豫走出了家门,他想去确认兄弟的死活,他也不相信,自己的弟弟会那么容易死,他要亲自去确认。

快斗只穿了单薄的衬衫,追了出来。

“克里斯!克里斯!你要去哪!等一下!”

快斗好不容易追上去,抓住克里斯的手,克里斯却非常用力地把他甩开了,快斗倒在地上,再抬头,看到克里斯回头瞪着他,他没有见过克里斯这个表情,以前的克里斯都是那么温柔的对他笑……

但是……不能让他走,因为,他是阿克雷德家最后的希望。 

快斗不顾身上的伤痛,爬了起来,绕到前面抱着克里斯。

“你不能走的,你不能……你还有你家族的使命要背负,你不可以离开!”

“……阿克雷德家,早就不复存在了。”

“那米歇尔呢!米歇尔怎么办!!”

 “你会替我照顾他的,是吧,快斗?”

快斗苦着脸看着克里斯,的确,就算克里斯真的离开自己照顾这两个孩子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但是天城家已经彻底的破坏了,现在那些外人要是知道自己还活着,肯定不会放过他和弟弟的。他不想看到阿克雷德家也变成这样。

 “……克里斯,你明白我的意思。我不知道……你最近为什么,会变得越来越奇怪,但是……你不能走,请你留下,求你了…米歇尔真的不能没有你,我和阳斗也……”

快斗的声音被雨声所淹没,克里斯手中的行李掉在地上,最终他还是选择抱住了快斗,他从来都是把快斗照顾得很好,要是因为这场雨让他感冒自己就太失职了。

克里斯抚摸着快斗的脸:“你淋了雨,会着凉的,快回去。”

 “那?……”

“我跟你一起。”

克里斯无力地回答道。快斗松了一口气,跟克里斯一起走了进去,他没有发现,克里斯的眼睛里,已是一潭死水。

 

快斗把自己收拾完之后,看到克里斯还坐在沙发上,就上去询问他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克里斯看了快斗一眼,说:“你先看看你有没有照顾好自己吧。”

快斗稍微安下了心,克里斯……应该稍微恢复到平常的克里斯了吧。快斗想起那个碎掉的镯子,眼神里又充满了悲伤,他皱着眉头想着要怎么安慰他比较好。

克里斯显然看出了快斗的心思。

“你什么都不用说,我一开始就已经嘱咐过他,说他不会在外面活太久的,没想到,呵呵……真的没活多久……你说,他是不是活该?”

快斗琢磨了一下这句话,有些疑惑,克里斯是会说这种话的人吗?

他可能太难过了吧,所以才会说这种像是气话一样的……

 “你不要难过了……”

“你觉得我像是在难过的样子吗?他早就跟我断绝关系了。他既不是我的弟弟,也不是阿克雷德家的少爷,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的死亡,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为他的死而难过呢?”

简直,就像在谈论一个陌生人的死亡一样。 

这个时候,落地钟敲响了。快斗吓了一跳,这个时间已经很晚了,平时这个点他已经在床上睡了,要是现在不回去,克里斯又会不高兴了。

“我……我先……回去……”

克里斯突然抓住快斗的手把他拉过来,冰冷的眼睛盯着快斗的脸。快斗的手腕被他抓得很疼,挣脱不开。

“快斗,你这么回去,就不怕我再离开么?可能你一觉醒来,我就不在了呢?”

 “…不,不行,你不能走……”

克里斯再次冷眼看着他,然后把快斗拉进房间推到床上,快斗没有想到他会突然这么做,他想干什么?这个被自己当做老师的人,现在,想对自己做什么?克里斯从快斗的腰部嗅着他身上的气味,由下而上,最后他看着快斗,开始解快斗的扣子。

 “不要!”

克里斯停下了手,看了一眼快斗慌张的脸,然后放开了他,起身就往门口走去,快斗以为这次克里斯真的要离开,他起身抓住了他。

 “不行……你不能……” 

克里斯捏着快斗的下巴,往上一抬:“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呢?”

快斗看着克里斯,好像做了什么决定一样,他主动把穿在身上的外套扔在地上

 “可以的,只要是克里斯就……可以……只要你留下我什么都愿意做,我……”

快斗低下了头,把原本真正的心意,永远地埋葬了。

 双唇相接,快斗却觉得克里斯的嘴唇是那么的冷。

他们没有过多的交流,克里斯只是看着他,眼神还是那样冰冷。

十指交合,闭上双眼,快斗……已经不知道自己会变得怎样了。

他们已经不可能保持最纯真的师生关系了,克里斯在得知自己的弟弟死去之后的今天跟自己做了这种事,自己为了让他留下,自己跟他做了这种事,昔日温柔的笑容,和现在的克里斯交错,快斗喜欢的是那个温柔的克里斯,但是,为什么,要哭呢?明明在结合,却感觉这个人,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但是。

但是。

没关系啊。

因为对方是克里斯。

只要这是克里斯想要的,只要克里斯愿意留下,只要克里斯高兴,就算是用这种方式把他留在自己身边,也可以。克里斯不会离开自己,就算他出去甚至是可能跟其他人做了这种事,他也会回到自己的身边。

因为自己跟他已经变成这样了。

快斗被泪水模糊的眼睛看着天花板,他觉得这是他第一次,也会是最后一次在克里斯面前流泪。

“克里斯,你可以,再……继续……”

下一个瞬间快斗只觉得自己的双肩被紧紧的抓住,身体被猛地撞击,他晕了过去。

 

这样就好,这样你就不会离开我了。

我不用躲在你身后了,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不让那些人伤害你和阿克雷德家。

就算是命我也可以不要。

但是……我是真的……喜欢你……即使这份感情……被扭曲……也……


这种日子持续到了第三天,克里斯就突然不再到房间里去了,快斗终于能好好休息了。当然,他还在担心克里斯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他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客厅,却发现克里斯在喝酒。

“克里斯,你怎么……?”

“你别管……”

“…”

“出去!”

克里斯可能是醉了,他捂着额头,紧紧地皱眉

快斗很难过,他忍着没有在克里斯面前哭出来,离开了那里。自己怎么样无所谓,但是他看不得克里斯痛苦。阴暗的大厅里,克里斯抓着自己的头发。

为什么,你还要担心我?为我流泪?

我不值得你这样,快斗。

 看着快斗离去的方向,他跟了上去。

既然如此,就让他明白,自己已经彻底变了吧。

克里斯来到快斗身后,从后面抓住他的手腕,湿热的温度搭在快斗的耳畔,呢喃地说出了今天的所见所闻。

“米扎艾尔……”

听到这个名字,快斗的眼睛里果然有了一丝神采。

“米扎艾尔是今晚拍卖会上的上等货,就这么被别人买走了,真是可惜。”

“你说什么?……什么拍卖会?……你……去了拍卖会??”

快斗错愕的表情是克里斯意料之中的,他们口中的拍卖会,自然是活动在黑市中的人口叛卖,一旦进了那个火坑,一辈子都别想逃出来。米扎艾尔……他为了保护自己……难道已经……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克里斯,去拍卖会的贵族,无非都是有那种兴趣的,克里斯……他……

快斗抓住克里斯的衣领,他第一次,或许也是最后一次,在克里斯面前展现自己的倔强。

“请去救他!米扎艾尔他怎么可以呆在那种地方!……当年父亲和母亲为了保护他……”

“是啊……那个上等货,我怎么可能不抢到手。”

他随口叫来一个不知道从哪里俘虏过来的手下,吩咐他们今晚就去卖家的地盘抢人,动作快得快斗都没反应过来。

什么上等货……这都是什么用词,他怎么能这么称呼米扎艾尔……难道……他真的变了?……

快斗不愿意去相信,自己曾经的老师,儿时憧憬着的那个人,已经堕落成一个腐败的贵族。

抢夺米扎艾尔的事情不了了之,克里斯之后也没有提起这件事,不过,快斗隐约从他们的谈话中得知,米扎艾尔似乎是被骑士世家的德鲁贝买回去了,那是他们儿时的玩伴,因为他的立场比较特殊,所以并不经常活跃在贵族的交际场所,米扎艾尔待在那里的话,快斗也稍微安下了心。

只是,快斗也变了。

他学着克里斯的样子,把自己变得冷血。甚至在克里斯面前也不过多的表露自己真实的感情。

两个人就这么以家主和侍从的身份,站在了一起。

所以快斗也看到了,克里斯所处的那个世界,以及它的黑暗。

 还有克里斯越来越严重的变化,他不再去帮助人,反而还和那些腐败的家伙们联合。

对此快斗不做任何表示,他只要默默地守在克里斯身边就够了。


(二)

装饰华贵的房间内阴暗无比,交谈的两个人把声音压得很低,怕是被谁听见似的,他们似乎达成了什么协议,都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窗外折射进来的微弱光线,为微微上扬的嘴角增添了一丝诡异的气息,正当他们即将拍案的时候,房门猛地被踢开了,两人吓了一跳,不约而同地朝门口看去。 门外站着一个高瘦的身影,因为背光的缘故,看不清他的脸。 

“什么人!”

 回答他们的,是悠扬的口哨声。

他们的脸色却变了,变得很难看,这曲子,在这个黑暗的世界中没有人不知道。没人知道他的姓,只知道那个人称呼他为“快斗”。

 快斗吹着口哨,慢悠悠地走进来,像是在散步一样。 他们迅速地把装满钱的手提箱收好,刚站起身,枪口就抵上了其中一人的太阳穴,他们甚至不知道快斗是何时靠近的。 

“把东西留下。” 

清冷的声音,不带任何温度。 

两个人带来的手下都横七竖八地趴在外面,周围静得可怕。难道他是一个人来的? 被抵着枪口的人已经把手举起来了,快斗刚想去拿,对面的人就扣下了扳机,快斗迅速地躲开,枪柄撞到了那人的太阳穴,快斗拿起手提箱往对面一甩,头部受到重击的两人就这么倒了下去。快斗绕到后门,踏入早就备好的马车,在回程的路上,他顺便清点了一下钱的数量。 跟克里斯说的一样,一点也没少。


她换上了干净的裙子,坐在房间一角的椅子上,脸上却满是不安和恐惧。少女的年纪大概在十三四岁左右,发育得刚好的身体犹如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将要折下她的,是这个家的家主。她没见过他,也不知道他是谁,生活在贫民区的她被抓走,然后被卖到了这里,她没见过这么大的房子,也没穿过那么好的衣服,为了报答这个能给她饭吃的人,她注定要为他献上一切,然而这一切的代价是,她再也不会拥有自由,伴随着随时可能被丢弃的命运。想到这里,她压低声音轻轻地啜泣着。就在这时,传来了门把手转动的声音,不大的声响,却把她吓得几乎从椅子上跳起来,流着眼泪的双眼惊恐地看着进来的男人,也就是她所谓的主人。

他很年轻,也非常的成熟,骨子里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绝对不会把他和普通的平民混为一谈。他身着黑色的衣装,精致复杂的做工,恰到好处的修饰,不用他开口,就能看出这个人的身份。过腰的银发扎成马尾,整齐地束在脑后,有几缕垂在肩上,湛蓝的双眼带着些许犀利和威严,进门的那一刻就锁定了目标。看到因哭泣而瑟瑟发抖,盯着自己的眼睛里满是恐惧的少女。克里斯原本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浮现出意义不明的笑容,就连眼里都带着笑意。

“你无需感到害怕。” 

克里斯一边说着,一边走近。眼看两人的距离逐渐缩短,少女缩起身体往后退去,恨不得把自己塞进椅子里。面对如此害怕自己的孩子,克里斯却一点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他压低身体双手撑在椅子的把手上,低头审视一般看着她。不错,面容和身体都刚刚好,不愧是抢回来的高级货。没错,就是用抢的。自己送出去的那些钱,现在已经在快斗手上了吧。那些蠢货怎么也不会想到,辗转反侧,钱又回到了自己手中。 

“展现你的一切给我看吧,没有保留的必要。”

 话音刚落,他单手拖起少女的下巴,深邃的蓝色中倒映出少女越发惊恐的脸,她想摇头,却感觉到抓着自己下巴的那只手猛地掐紧了自己,不容反抗的意味,而克里斯脸上的笑,一如既往。他慢慢地靠近这颤抖的花枝,在即将到手之时,房门又被打开了。 

“克里斯。”

 快斗看到眼前的景象,一点情绪波动也没有,仿佛已经习惯了这种场景一样,汇报着他的工作。 

“任务完成。”

简洁明了的报告,似乎是介意有外人在,才没有继续说下去。他冷漠地看着被吓坏了的少女,还有被扰了兴致看似有些失望的克里斯,双手背在身后,直挺挺地站着,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

 克里斯的手镯闪耀着微弱的光,他回过头去看着快斗的方向,却并不是在看他。过了一会儿,一个消瘦的人出现在门口,他双眼无神,眼睛散发着异样的光辉,快斗认得出,那是阿克雷德家最小的弟弟。米歇尔像木偶一样绕过快斗身边朝少女走去,克里斯手镯的光线越发耀眼,少女在意识模糊中晕了过去,米歇尔把她抱出了房间。 用家族力量操纵两个人并不难,只不过克里斯最近使用力量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快斗皱了皱眉头,没有过问力量的事。克里斯背对着快斗,耐心的听他说完,笑容再次回到他的脸上,他整理了一下袖口,向快斗走去。

 “完成得很好,快斗。”

如果不是现在的情况,克里斯的笑容一定是最温柔的,但是在此时快斗的眼中,那不过是一副微笑的面具罢了,隐藏在其后的脸,应该拥有着最危险的表情吧。

克里斯双手抓住快斗的肩膀,快斗不动声色地看着他,身体却不易察觉地颤了一下,幅度很小。克里斯放开他,双手拍了一下他的肩头,凑到他的耳边。 

“今晚,就用你自己来补偿吧。” 

快斗能感觉到克里斯还在微笑,语气里却没有任何笑意,反而是那样冰冷和不可抗拒。

快斗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冷峻的脸上丝毫没有动容,但是过不了多久,这层面具就会被克里斯剥下,快斗会因为克里斯而露出的更多的表情,那样的快斗,至始至终,都只有克里斯一个人见过。

戴上面具对付的,竟是最亲近的人,即使如此,他们都不会知道,彼此面具之下,是一副什么样的光景。



克里斯撑着脸,百无聊赖地看着手里的资料,一场、两场……几乎所有的拍卖会都在他的掌握之中,那些优等质量的“商品”基本都被他收归门下,当然并不是靠什么正当手段,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克里斯就开始着手于这种地下交易,当然也有直接买来家里选的,可能是不是因为要求过高,被他看上的商品少之又少,现在到手的基本也都是个位数。最近都没有什么能引起他注意的商品,克里斯是有些厌倦这种无聊的生活了,希望最近的一次,能多少有点看上眼的东西吧。 

“真是无聊……下次的交易,希望能愉快一点呢……”

 “……”

 “你说是不是?快斗?”

 没有回应,克里斯笑了,他摸了摸快斗的头,手掌稍微一用力就按住了快斗的后脑勺,快斗停下了动作。 

“含着,回答我。”

 “……”

 快斗忍着几乎要窒息的感觉,点了点头,生理性地泪水溢出了眼眶,虽然已经很努力地去适应了,但是还是有些难受。快斗此时单膝跪在克里斯坐的沙发前,用嘴取悦着克里斯。

他还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克里斯以前没有要求过,所以快斗很不习惯。

衬衫前的扣子解开,胸口的痕迹只属于一个人,像是烙印一样。

他没有穿裤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克里斯的兴趣,快斗的大腿上依旧绑着他随身携带的枪套,连接腰带处的皮带扣解开了,黑色的皮制品与快斗白皙的大腿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克里斯皱了皱眉。

 “你,还是下面的嘴比较有用。” 

不给快斗反驳的机会,克里斯把快斗压在沙发上,早已成熟的身体不再像初次那般青涩。

不管做多少次,他的还是那么敏感,克里斯的衣服整整齐齐的,连扣子都没有解开一颗,快斗却凌乱不堪,这个姿势都能看清克里斯是怎么做这种事的。 

因为对方是克里斯,所以他无法否认吗?

跟自己所想的一样,克里斯即使跟别人做了这种事也会回到自己的身边,一定是这样……

只是,自从第一次以后,克里斯再也没有握住他的手了。 

快斗喘着气,还没回过神,一只手就掐住了他的下巴,目之所及,是克里斯冰冷的眼睛。 

“你要是受不了,就滚。”

 “……” 

又是这句话,快斗已经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了,他张了张嘴,却没有力气反驳。 

“你这种人,我要多少有多少,你明白吗?”

 说完,克里斯就放开了快斗,动作有些粗暴。快斗依旧没有回答,盯着克里斯的眼睛里,恢复了往日的色彩,是那个在人前跟克里斯一样冰冷的眼神,克里斯读懂了那个眼神,稍微收拾了一下就出去了。

快斗独自一人蜷缩在沙发上,他收紧了衬衫,却还是那么冰冷。

是因为怀念儿时的那份温暖吗,明明已经,再也不可能感受到了的。



评论(6)
热度(13)

© 蓝月月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