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月月er

喜欢舞台的不成熟唱见/写手/偶尔mad/偶尔cos/k/ygo全员/吃对手组/kalafina/国民/梶浦由记/黑执事/乙女/吉田亚纪子/fate/种花养老/开心就好

【V快】面具V(9-10)完结

9.

快斗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他没有听到凌牙的叫喊,也没有能力去思考米歇尔说了什么。

他也不知道凌牙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他关心的只有眼前的一切。

宛如白昼的光,巨大的纹章图样浮现在上空,色彩浑浊,他见过这样的情形,那是三年前,平静而幸福的日子划伤终止符的开始,年幼的他在不远处看到了一闪而过的图样,他就已经知道,危险已经来临。

而三年后,他又一次见到了。

这次要夺走的,是他最重要的人的生命。他到最后,也没有回过头看他一眼。

快斗握紧拳头,上前一步。

“克里斯……”

“滚。”

留给他的,依旧是那个遥不可及的背影。

快斗咬咬牙,他不顾一切地冲到克里斯身后,绕到他面前,看着紧闭双眼的克里斯,他没有犹豫,张开双臂用力抱紧了他。

刹那间,身上的衣物传来爆裂的声音,连同皮肉一起被撕裂,刺眼的血红色从手腕一直蔓延到肩膀,还在不断地扩散,下半身,从大腿蔓延到脚跟,也只是时间的问题。没有阿克雷德家的血脉继承,触碰这个力量,后果不堪设想。克里斯不会有丝毫痛苦的死去,而快斗如果不离开,则会在痛苦中走向地狱。

克里斯见状想推开快斗,不料手掌还没碰到他,就在他的肩膀处留下了一道血痕,他已经无法触碰快斗了,克里斯咬咬牙。

“我不是叫你滚吗!为什么还要回来!”

“不……”

膝关节处,可以听到骨头破碎的声音,快斗只能用双臂支撑自己的身体,然而这双手被折断,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快斗想说些什么,嘴角已经渗出血液,舌头都是血腥味,但是他还是想把他的想法,传达给这个人。

“你以为……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你以为你那样做就可以瞒下一切吗!”

克里斯终于抬起头,看着快斗,昔日稚嫩的脸,已经随着岁月变得成熟,在刺眼的光芒之下,显得如此清晰。

“你以为你那样……就可以骗得了所有人……吗?……你的演技……太差了……克里斯……”

脊椎骨由下而上传来一阵钝痛,随后猛地破裂开,腰部以下已经失去了知觉,快斗浑身颤抖,他用上最后一丝力气,伸出的左手却已经抬不起来,他还是用右手,抓住了克里斯的手掌,回应他的,自然是刺穿掌心的疼痛。

“都到最后了!!你就不能握紧我的手吗!!”

“快斗!”

随着这声叫喊,快斗仰起头,鲜红的血不断地从他嘴里冒出,就在这个时候,四周围的景象突然发生了转变,破碎的手镯重现昔日的光辉,恍惚中,他似乎看到了米歇尔惊讶的神情,还听到了那个熟悉,却又陌生了声音。

但是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去体会托马斯回归的喜悦了。

纹章之力适时地被抑制住,力量转到了三个人的身体里,回归平衡,但是……

克里斯抱住满身是伤的快斗,跪坐在地上,他还记得这只手的触感,它却在逐渐变得冰冷,克里斯把那只手贴在自己的脸侧,快斗吃力地抬起了眼皮,满脸是泪。

他知道,他一直坚信的东西,都没有变,他是对的。

确认了这一点,就足够了。

“不……快斗……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应……该……”

卸下的残酷面具之下,是他温柔而悲伤的神情,而快斗隐藏在冰冷面具之后的,是最真实的笑容。感觉到有湿润的液体滴在脸上,那是克里斯的,灼热,又悲伤的泪。

快斗同样模糊的视线中,透过那悲哀的面容,从黑暗中穿梭而过,来到阳光明媚的午后,树荫下,是一个绑着辫子的老师正看着他,微笑着,朝他伸出了手。

——快斗。

他这么说道。

快斗看了看,伸出了手,在就要触碰到对方的时候,他闭上了眼睛。存在于记忆中的幻象,即使身负重伤,无法治愈,无法奔跑,连伸出手也做不到了,快斗停止呼吸的那一刻,带着的是幸福的笑容。苍白的脸在初生的阳光之下,如此安详。

他没有听到克里斯叫他的名字,绝望的嘶吼,熟悉的声音,再也传不到他的耳朵里。脖子上的链子反射着柔和的光,金属物上出现裂痕,哐当一声,坏掉的项链掉落在地,翻盖开启,克里斯看到项坠中童年时的自己的肖像,眼泪再也止不住。

原来他想要的,就是如此简单的东西。

他却没有让他活下去,明明死的应该是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他想过陪他一起走,却被米扎艾尔和托马斯阻止了,听不清他们在交谈什么,他最后只看到了一条巨龙盘旋在天空中,米扎艾尔发出惨叫的同时,快斗突然有了呼吸。

“快斗!你跟我回去吧!”

米扎艾尔在快斗醒后,不留情面地想把快斗抢过来,对方好像还有些反应不过来,看了克里斯一眼。

“你没事啊……克里斯。”

克里斯低下头,轻轻地放开了他,走上了二楼。

此后的几天,他们没有过多的交谈,米扎艾尔似乎一直在闹着要把快斗带走,他不关心这些。又过了两天,快斗在大厅的茶几上看到了一封信。

是克里斯留给他的告别。


10.

——快斗,我无法原谅自己,一直以来,我都知道自己的命运,我希望你离开,用最残忍的方式对待你,我已经没有资格留在你身边,我的历练还不够,或许有一天,我明白了这些……我就会回来。那些孩子们,会一直保护你和阳斗,守护天城家。


快斗读完了这篇不算长的信,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米扎艾尔已经被他打发走了,儿时的玩伴现在还保留着那个时候的样子,他心里也得到很大的安慰,但是,他不想离开这里。正想得入迷,一个金灿灿的东西递到自己的眼前,他抬头一看,IV正举着那个项链,一脸歉意地看着他。

“我……尽我的能力把它修好了,但是它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

“……谢谢。”

快斗接过项链,重新戴在脖子上,连接他和克里斯的信物,被唯一的知情人修补,这或许就是上天给他的补偿吧,已经足够了。IV突然变了个脸,摸着下巴看着快斗。

“怎么了?”

“嗯,我今天,还做了其他的东西,我给你看看吧!”

看到他怪异的表情,快斗有种回到童年的感觉,那个调皮而洒脱的托马斯,即使长大了也还是摆脱不了快斗对他的印象。快斗牵强地笑了笑,叹了口气。

“我说你……就不担心自己的兄长吗?”

“他有什么好担心的……还不是学我。”

……跟克里斯还是差的好远。

当然这句话快斗没说出来,IV神秘兮兮地又做了一个动作。

“来,像这样,把手合在一起,伸出来。”

快斗有些别扭地照做了,谁知道IV手上的动作很快,他在快斗的手掌周围绕了几圈,然后双手举起。

“好了。”

“……IV!你在干什么!”

快斗的手腕上缠着一些细线,就像操纵人偶的那些线一样,IV一脸无辜地摸了摸脑袋。

“没办法,因为你太强了,所以……”

他朝身后招了招手,米歇尔一脸笑意地走了出来。

“米歇尔~”

“是。”

“扛他!”

“是!兄长大人!”


所以他摔到克里斯身上的时候,整个人都是不知所措的,凌牙也把门锁上了,快斗迷茫地看着门口,却还是没回头看那个人。他还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家人们和朋友的心思他都明白,但是,他还是……正当他还在想着这些的时候,绑着双手的绳子被解开了。快斗一愣,看到克里斯正一脸淡然地帮他松绑。对方做完这一切之后什么也没说,只是看了他一眼。

无言的沉默。

半晌,克里斯站起身环顾四周,当看到窗户的时候,他失望地摇了摇头。

“看来,他们是策划好了。”

“嗯?”

“如果我们没有谈妥,是不会让我们出去的。”

克里斯转过身,对着快斗苦笑了一下。快斗沉默了一会儿,走到他面前,看着他。这似乎是三年以来,两人第一次正常的交谈,没有伪装的冷漠,也没有虚假的恶意。他们第一次卸下针对彼此的面具,坦诚地面对对方。

“为什么……要这样做,克里斯,难道我……不足以跟你承担这一切么?”

克里斯看着快斗的眼睛里,充满了复杂的情绪,有不舍和牵挂,也有深深的悔意,更多的是悲伤,那个曾经给予他光芒的人,他却用这双手伤害了他。

“我从知道,结局是谁都无法改变的,复仇之后只有空虚,这种事我是知道的。你离开,对你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克里斯,我不会逃避的。”

克里斯有些吃惊地看着快斗,那双浅蓝色的眼睛中满是坚强,他这才意识到,那个曾经温柔的孩子,现在不仅仅是长大了,而且,也变得更为强大。克里斯想牵起快斗的手,却又因为害怕触碰他而伤害他,僵直在空中,快斗见状,反握住他。两人的身影,在彼此的瞳孔中,正逐渐放大。

虽然米扎艾尔牺牲了一些东西,换回了快斗的生命,但是身上的伤痕却永远都抹灭不去,克里斯抚摸着那几道伤痕,抱紧了对方。

“快斗……”

“我知道。”

融化了坚冰,透过那层寒冷的屏障,他们的手再次紧握,再也不会放开。

原来心意相通之后,身体也会变得如此炽热么?

“怎么了?……快斗……有感受到爱吗?”

“……才……不……”

“呵……那我还……不够努力?……”

快斗搂住他的后背,两人除了对方的事情,什么都思考不了。

——我从那时起就一直在心里某个角落,追随着你,现在终于……



夕阳柔和的光线洒满大地,透过窗户,感觉到了些许暖意,快斗用手背遮住眼皮,待视线习惯了周围的光线后才睁开了眼,有些疲惫。

“醒了么?”

熟悉的声音传来,快斗随着那个方向望去,在那一瞬间,他根本无法移开目光。

眼前还是那个熟悉的人,但是他的打扮却跟平时完全不一样了。过长的银发没有束成马尾,而是如几年前一般,整齐地编成辫子,垂在胸前,银白色的正装整齐地穿在他身上,与之前的黑衣完全不一样,克里斯微笑着看着他,隔着白色的手套,那双手还是那样温暖。他双手托着另一套正装,走到快斗面前。

“这是德鲁贝之后在天城家搜索的时候,秘密带出来的,家主的衣服。”

快斗把手搭在纯白的衣摆上,抚摸着暗纹的纹路,他们彼此都清楚,自己将要走上的道路,和他们所选择的未来。

走出房门,楼下传来嬉戏打闹的声音,好像还有餐具摔在地上的声音,为这所大房子增添了一丝生气。克里斯不以为意,他看着快斗,跟以前一样,朝他伸出了手。快斗看着那只手,没有多大的表情变化,只是把脸别过一边,别扭的搭上对方的手掌。

克里斯带着笑意的表情消失了,他有些郁闷地盯着快斗。

“我说你……是不是跟那个叫凌牙的在一起玩久了?”

快斗瞥了他一眼。

“我本来就是这样的。”

“我可不这么认为。”

克里斯意味深长地笑着,快斗知道,他又在想那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了,不管怎么闹别扭,牵起的手,也没有再放开。


尾声

并不平和的夜晚。

窥视阿克雷德家力量的无名小卒聚集在此,其中一人不耐烦地看了看时间,预计接手的人并没有到来,等待使他们烦躁,接应的人不出现,他们就没法进行下一个任务。

远处传来爆破声,很小,却很清晰。

他们不可置信地朝窗外望去,前院景象却模糊不清,根本就看不到那里那里发生了什么。阴冷的走廊里,卷起了一阵气流,清脆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他们见过这个人,只是,此时的他并不是身着黑色风衣的保镖。

纯白的衣角扫过楼梯扶手,左胸前有象征家族的标志,浅色的长靴踏步前行,没有一丝犹豫。

在他们的印象里,那是不应存在于世的标志,因为,就是他们亲手毁了它。脚步声在离他们不到一米处的地方戛然而止。还以为这里加强了多少护卫,原来还是依靠这个随从。看到仅有一人到来,几个人互相对视,轻蔑地笑了。

“天城快斗……没想到,你居然没有跟着你亲爱的家人们坠入地狱啊……”

阴影之中,看不清快斗的脸,子弹上膛的声音冰冷而清脆。

“地狱的话我迟早会去的,那是我罪孽深重的灵魂的终点。”

枪口对准了不屑一顾的人群,月光从散开的乌云中透出,快斗脸部的轮廓逐渐变得清晰,而那些人在看清这一切的时候,早就变得浑身发抖。

“不!不可能……明明……”

象征家族的面具华贵而庄重,扣动扳机的手指果断而干脆,嘴角上扬,笑意却冰冷刺骨。

“做好忏悔的准备了么?”

妄想从左边袭击的人,还没看清快斗的动作,头部受到爆裂性的冲击,被另一支枪击倒。快斗保持着双手持枪的姿势,踏过满是尸体的走廊。

“你们的忏悔,连听的价值都没有。”


举办宴会的客厅满是狼藉,从这里逃出去的人,都没能走出这个家的大门,外面有IV和凌牙当着,无法从外部入侵。负责传递消息的人,已经躺在走廊里了,妄想从里面逃出去的人,还没到门口就已经不省人事,大厅里,最后一个人瘫坐在地上,颤抖的手指指着克里斯。

“…明明……明明就是个没有面具的……没有身份的贵族……你竟敢!……”

“不好意思,刚才您说了什么?”

克里斯一只手搭在手杖上,那张脸还是带着礼节性的微笑,此时看来,却让人不寒而栗。爆破的声音回响在虚无的上空,明明什么也没有,撕裂般的疼痛涌上右脸,皮肉绽开,鲜血横流。

那个人惨叫着满地打滚,克里斯还是站在原地,保持着主人的礼仪和微笑,这情形,他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他记得,儿时在继承纹章之力时,看到过这张脸。

从他父亲的遗体身边大笑着跑掉的,那个满身是血的人。

银色的线条发出淡淡的光线,勾勒出克里斯棱角分明的侧脸,一次又一次,描绘着他的轮廓,他的面具,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戴在身上了,只有使用力量的时候,它才会发光,让克里斯更好地控制这个力量,不让它暴走,平时根本就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戴面具。

这个力量,他曾经见过一次,三年前,他杀死那个人的时候,见过这个光芒。

那是托隆的,不,是阿克雷德家的面具。


快斗是天城家的继承人,借助神代兄妹和IV的力量,找到了家主继承的隐藏书籍,上面记载了面具制作的秘密,和修复的方式。

现在的阿克雷德家,已经不是过去的家族了。

它变得比之前更为强大,只要他们还活着,在这个黑暗的世界中,总会存在着一丝光明,那是在黑夜中,极力发出光亮的新星,璀璨而耀眼。

END








评论(6)
热度(8)

© 蓝月月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