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月月er

喜欢舞台的不成熟唱见/写手/偶尔mad/偶尔cos/k/ygo全员/吃对手组/kalafina/国民/梶浦由记/黑执事/乙女/吉田亚纪子/fate/种花养老/开心就好

【德鲁贝x米扎】面具番外-米扎艾尔的故事【完】

*解释驭龙者的部分。 


1.

那一年,平凡的村庄里发生了转变。

百花齐放,鸟鸣缭绕,本不富饶的土地,在那一年里,完全变了个样,那一天的景色,是他们见过最美的。

他们认为这个孩子是神的化身,是上帝赐给他们的福音。

米扎艾尔出生之后,外界的纷争没有降临到村庄里,平和的日子持续了很久很久,他也渐渐长大,不同于寻常人的美丽外表,让村民们更坚信这一点,他们觉得只要米扎艾尔还在这里,这个村子就会一直保持现在的模样。

 可是米扎艾尔不这么认为,他在山间追逐着嬉戏的蝴蝶的时候,不免得有些落寞,他觉得他只是个普通人,却被视为神明,以至于让他和村里的人们有些隔阂,十几岁了,他还没有特别亲密的朋友。

某一天,米扎艾尔离跑出了村子。

不算清晰的金色,似乎是一条龙的轮廓,勾起了米扎艾尔的好奇心。追到山间的时候,它却不见了。米扎艾尔很失望,毕竟他想看看真正的龙到底是什么样子。

他叹了口气,肚子也有些饿了,想起母亲亲手烹饪的饭菜,他跨着大步子跑了回去。

目之所及,却是一片火海。昔日里见过的村民们,横七竖八地躺在路边,墙角,到处都是残肢断臂,整个村子火海一片,唯一的家也不可避免,房屋倒塌燃烧殆尽,他跑进去救人的机会都没有。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切,突然想起了什么。他们说过,这里保持着祥和的生活,是因为他的存在。就在刚才,他离开了村庄。而刚刚那条龙一样的东西,说不定就是因为预测到了灾祸……

米扎艾尔抱着头,痛苦地嘶吼着,跑出了这个已经变成人间地狱的村庄。


你们说我是神。我却救不了你们。

 

他漂泊了好一段时间,没有生存能力的他,在深秋之时,不知道倒在了什么地方,落叶几乎要没过他的身体,微风拂过,卷起枯黄的树叶,远处,传来马车行驶的声音。快要到他面前时,听了下来,装扮华丽的夫人打开车门,朝前面张望,车夫告诉她路上好像躺着一个人,马车慢慢地转着弯,夫人从车上下来,在那堆落叶旁蹲下,不介意昂贵的手套被弄脏,拨开了落叶。

看到躺在地上的孩子,她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

“这个孩子!……”


双剑相碰的声音。

“有进步了?快斗。”

“你也不赖。”

德鲁贝和快斗刚切磋完剑术,一边聊着天,一边到前厅去喝下午茶,大门被打开,快斗想迎接归来的母亲,不料她先一步上了二楼,好像没注意到自己。快斗有些疑惑,跟车夫交谈了一下,就回到了座位上。阳斗这个时候也出来了,身体虚弱的他不允许吃太多杂乱的东西,他也不闹,咬了几口饼干便安静地喝起了茶。

德鲁贝把快斗的那份推给了他,又看了看二楼。

“怎么了?”

“没什么,一个难民。”

说完,两人对视一眼,都叹了口气,这并不是解决的办法,被正好遇上救回来的孩子只能算是幸运,还有更多的孩子,在他们所不知道的地方受苦受难,等待死亡的到来。

 

米扎艾尔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没有睡在路边,而是躺在柔软的床上,他的意识还不是很清醒,只觉得这里很陌生,身体却很舒服,难道他已经在天堂了吗?

迷糊之间他听到身边有女性的声音,大概是他终于醒了之类的话,然后她好像把自己扶起来……还……脱了……衣服?……衣服……但是 好累,头好疼……

“这样就好了,夫人”

 “哎,真是个漂亮的姑娘啊”

姑娘?……什么姑娘?……难道自己转世成女孩子了么?

但是为什么还会记得以前的事情?……

等等……

等一下!! 

米扎艾尔猛地睁开眼睛,他看到一位贵妇人和女仆模样的女孩子正在好奇地看着自己,两个人的眼神都充满了怜爱,他刚想说什么,却发现自己身上穿着非常华丽的小洋装,身体的感觉非常微妙,他摸着身上的衣服又不敢轻举妄动,怕是弄坏了这么华丽的洋装,他可赔不起。

夫人以为对方在害羞,抓着他的手温柔的说道

“别紧张,小姑娘,你真漂亮啊,要是我有女儿肯定会想把她打扮成这个样子的。”

 小……小姑娘?……

米扎艾尔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了,确实自己的样子很容易被人认错,以前也有过类似的事情。

夫人一边说一边拉着米扎艾尔的手让他站在全身镜前,这时他才看清楚自己的模样,除了裙子,还有头饰,蔷薇系的发饰夹在脑侧,袖子和裙摆都是蕾丝边装饰,胸口有个蝴蝶结,腿上穿着白色的丝袜和白色的小高跟。

 他不说话,还真的会被误认为是哪个贵族的千金小姐。

米扎艾尔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浑身都在颤抖,但是他不敢发脾气,因为他知道,这个夫人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朝她大喊大叫总归是不礼貌的。

他刚想解释些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如果夫人知道他是个男孩,会不会生气之类的……犹豫之间,夫人已经拉着他的手,高兴地对一旁的女仆说:“快,带去给他们看看,多可爱啊。”

 “……”

米扎艾尔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生无可恋。

 

三个人还在大厅聊天吃甜点,就听到了开门声。

“你们看看这个小姑娘漂不漂亮啊?”

 夫人欢快的声音响起,双手扶着米扎艾尔的肩头一脸笑容,三人不约而同地抬头一看,都有些愣神。米扎艾尔却连头都不敢抬,低着头看向一旁,脸红得都要滴出血来,手指紧张地抓着裙子上的蕾丝边

快斗张着嘴要吃饼干的,不动了。

阳斗自然是称赞道:“哇!好漂亮的大姐姐啊!!”

刚说完,德鲁贝直接把茶喷了出来。作为骑士世家的家主,他什么样的女孩子没见过……唯独这位……

 “德鲁贝!你太无礼了!别吓着她!”

 “抱,抱歉……”

他推了推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被她吸引了。

阳斗跑过去抓住米扎艾尔的手。

“大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

大姐姐…………

米扎艾尔真的有点支撑不住了,但是……但是……

就在这个时候,时钟敲响了四下,心理防线不怎么强大的米扎艾尔,直接被吓了一跳,他心跳得很快,因为血液上涌的关系显得脸更红了。

德鲁贝看了一眼时间。

“不好意思,今天我要早点回去处理工作,下次见吧。”

 “家主还真是忙啊……”

快斗嘀咕了一句,德鲁贝则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在和米扎艾尔擦肩而过的时候,他近距离地看到那张红透的脸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其他什么,显得非常地慌张,德鲁贝多看了几眼,好像要把她的样子记清楚才离开。

 下次见面的时候,问问她的名字吧。

只是德鲁贝没想到的是,这是他最后一次来天城家了。


米扎艾尔并没有看他,因为他实在是撑不住了。

德鲁贝关上门的那一刻,米扎艾尔终于崩溃了,他直接哭了出来。

“……我,我不是女孩子啊……”

天城家的人,感觉被雷劈了一下。


闹腾一番以后,米扎艾尔穿上了快斗小时候的衣服,他给他们讲述了自己村子的事情,灾难的降临,和自己逃出来的事,夫人很心疼他。

“你暂时在这里住下吧,没关系的。”

米扎艾尔还是有些顾虑,他沉默着,夫人出去和丈夫严肃地讨论了这件事。他们知道这个年代,那样的孩子在外面会碰上多少危险,至少,让他留在这里,他们还能保护他。不让他受太多的苦吧。如果不小心被抓去贩卖,基本都活不过十八岁。

夫人和丈夫“清理”的时候见过太多那样漂亮的尸体,年轻的,甚至是年幼的,得了病,或者是坏掉了,就像垃圾一样丢弃在地下室。他们不敢想象还有多少孩子在受苦,能救一个也好,至少教会他自保的方法和技能。

快斗好奇地靠近米扎,摸了摸他的长头发。

“真是让我吃惊,你真的是生活在村子里的平民吗?”

米扎艾尔有点不高兴,他高傲地瞪着对方。

“你看不起我?”

 快斗从小就有自身良好的修养,对于米扎艾尔有些无礼的反应和语气,他只是笑了笑。

“我没那个意思,刚刚我还以为你是哪个家族的大小姐呢。”

“给我忘掉!!快忘掉啊!!”

“哈哈哈哈。”

 幸福的日子都是短暂的,最终,天城家也逃不过,被血洗的命运。

曾经救过他的夫人就死在他的眼前,家里所有的人都没有逃出魔掌,他拼了命地带着快斗好几次从枪口和刀子下逃出,至少,至少要让快斗活下来,他知道某个房间里有个密室,非常隐蔽,但是进去后,必须有人从外面把门掩好。

他把快斗推进去的时候,快斗一直握着他的手,硬是要他留在这里跟他一起躲着。米扎艾尔知道,要是不及时关上门,会被那些家伙发现的。没办法,他费了点力气,把快斗弄晕了,阳斗坐在墙角,目睹父母死亡的他,还没回过神来。米扎艾尔把快斗扶到阳斗身边,让他平躺在地上。

我救不了夫人,至少让我救下你们、天城家的恩情我一辈子都还不完。所以。

他关上门,做好掩护之后往反方向跑去,故意弄出很大的声音,那些追兵果然被他吸引住了。天城家是守护皇室秘密的贵族,非常低调,很少出席酒会宴会,年幼的长子更是没有在人前前露过脸。

米扎艾尔利用这一点,试图蒙混他们视线。

“喂,你们在干什么!”

“你是谁!?”

“我是天城家的少爷,谁让你们闯入这里的?”

几乎所有的人都追着他,米扎艾尔成功地把他们引开,但是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敌不过,他等着脑袋被打穿的那一刻。却感觉到有人摸上了他的脸,那粗糙的带着茧子的手让他觉得恶心。

“老大?”

“这种上等货……越干净越值钱价钱越高的,贵族的孩子我见过不少,这样子的,还是第一次见到。”

米扎嫌弃地甩开他的手,对方也不介意,把他绑了回去。米扎知道他会面临什么,夫人曾经告诉过他,为什么执意让他留在天城家,就算是长大了……甚至是永远,也不要离开。

一旦进入这个火坑,就会成为华丽牢笼中的金丝雀,一辈子都摆脱不了。他会有主人,这个主人可以对他做任何过分的事,甚至是夺去性命。这种商品,没有了再买就是了,腻了也可以丢掉。甚至可以让那些所谓的友人一起来分享,想到这些,米扎艾尔的胃就在翻滚。他再一次确定了这个世界没有神,只能靠自己。

 

2.

那次的离别竟然是最后。

德鲁贝站在窗边,镜片后的眼睛有些迷茫,当初没能救出神代家,他已经心怀愧疚,这次连天城家也……

自己就是个废物。

不过这几天蹲的拍卖场,都没有见到他们,尸体也没有找到,神代家的面具已经被他回收了,天城家的搜查也只是时间问题,作为守护皇室秘密的家族,他们应该有藏匿秘密的方法,现在,只能祈祷了。

德鲁贝看着窗外的景色,天很阴好像要下雨似的。

神代兄妹还活着么?

快斗和阳斗怎么样了?去了哪里。

还有那位少女……他只见过一次却烙在了心底的,少女。

一想到她可能已经死去,或者是出现在拍卖场上,甚至可能是被糟蹋了才送去卖场也有可能,这种情况不是没有,前几天就看到那些垃圾因为货不是纯的吵起来,听着想吐。 

德鲁贝一阵心痛。他的拳头砸在窗户的铁架子上,发出响亮的碰撞声。

挂钟敲响了,他该去拍卖会了。

德鲁贝戴着面具,低调的在虎视眈眈的人群中间,冷漠地看着舞台 ,今天也是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他松了口气。就在这时,主持人突然发话了。

“今天最后的产品可是重头戏!是从来没有过的高级货,这是某位没落的贵族家的孩子!”

 他卖了关子,没点名是哪个贵族,也没说是男孩还是女孩,只说是个难得一见的货品,话就卡在点子上,吊着众人的胃口,德鲁贝眉头紧皱,贵族……该不会……

众人都好奇地盯着那盖着厚重布帘的笼子,布帘掀开的一瞬,全场都沸腾了。

大家死死地盯着这个被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德鲁贝也倒吸了一口凉气,与其他人,是不同的意味。

米扎艾尔双手被绑在身后,身上只穿了单薄的衬衫,扣子解开了几个,锁骨若隐若现,露出来的修长的双腿被几乎几百双眼睛盯着,加上他一头长发,真的很难看出他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

有人问了性别,主持人只回答,这张脸,不管是男是女,买回去都不会亏吧。

全场又开始沸腾起来。

只有德鲁贝一直安静着。

他不会认错的,他一眼就看出来了。

是那个他烙在了心底的人,现在她这个样子,裸露的腿部被这么多人看到了,他发誓要不是顾全大局,他早就把这些人的眼睛给挖出来了,而且看她那个样子,十有八九是被下了药才这么老实,下面的人开始喊价,气氛爆到了极点,数百双露骨的目光都集中在她的身上,德鲁贝一直没出声,直到场内恢复寂静。

 “还有比这位先生更高的价吗?”

主持人问了两次,还是鸦雀无声,正当他准备拍定的时候。

“等等”

 德鲁贝站了起来,右手比了一个数字,主持人摊摊手。

“先生,您这手笔可没有之前那位先生大啊。”

“你误会了,我出……”

德鲁贝说出了一个数字,在那些人眼里,那是他们的多少倍,但是在德鲁贝心里,她对他的意义,是无价的,不管多少钱都换不来,德鲁贝对她的感情,米扎艾尔的价值,在德鲁贝的心里,比那些数字,高上不知道多少倍。

他摸着躺在床上的米扎艾尔的脸,这么想着,至少这次,让我来保护你吧,我已经失去了挚友,我不想再失去你

 

德鲁贝今天刚才外面回来,他径直走到那个房间的门口,里面又传来摔东西的声音,他叹了口气,问门外守着的人:“他今天有好好吃东西吗?” 

下人叹了口气皱着眉头:“没有,他已经很久没有进食了,我们也没有任何办法,再这样下去他的身体吃不消啊。”

 “……”

德鲁贝推门走了进去,一本书直接飞了过来,他娴熟的把它接住,米扎艾尔好像是终于用尽了力气,坐在地上瞪着他,因为没有进食,没什么体力地瘫坐在地上,头发有点乱,德鲁贝看了一眼房间,有些乱,不过不至于那么严重,他还以为米扎会把这里拆了,不过他既然绝食那也肯定没那个力气,不过把他的房间弄乱他还是有点不高兴的。德鲁贝脸色不是很好,他把书放在书桌上,向米扎艾尔走去。

米扎艾尔知道,这个人很可能就是把自己买回来的“主人”,因为他的气场,跟之前那些来给他送饭的人不一样,然而米扎完全不怕他,直接吼道:“你不要过来!!”

德鲁贝停下了,他推了推眼镜。

 这个声线……

 “你是男孩子?”

米扎艾尔气不打一处来,他缩在椅子后面抱着靠背,虽然一点用处也没有,但最起码有安全感,能保持距离。

 “是啊!怎么样!你很失望吧!我劝你不要碰我!!你听到没!你不要过来啊!!……”

德鲁贝好像没听见一样比之前更大步的跨过来,米扎艾尔开始害怕了,他以为这个人要对自己做什么可怕的事情,他被抓回去囚禁的时候,听过那些孩子或者是抓回他们的人说过,这些把他们买回去的人,什么可耻的,肮脏的事情都做得出来,米扎艾尔都要哭出来了,情急之下,他砸碎了桌子上的茶杯,抓起一块瓷片就要割自己的手腕。

“住手!” 

德鲁贝看到他这么激动,即使这样都不让自己靠近,他才意识到自己吓着他了,于是德鲁贝就在原地,蹲了下来。看到德鲁贝跟自己的视线齐平,米扎艾尔似乎也稍微冷静了一点。但是,他抓着碎片的手已经渗出了血。

“你叫什么名字?”

“……”

“只要你不愿意,我不会碰你的,但是至少告诉我你的名字好吗?”

德鲁贝的语气很温和,让米扎艾尔想起了快斗,那个人,那个家,对自己也是那么温柔,米扎艾尔鼻子一酸,声音也有些发抖,他想家了,那个回不去的家。

“…………米扎……艾尔。”

“呵……女神的名字?”

米扎觉得这个人脑子有问题。

“什么女神啊!”

“没什么。”

德鲁贝叫来下人,让他们拿点包扎伤口的东西过来,东西很快就送过来了。

“你受伤了,我帮你包扎一下。”

 “不要你管,你出去……”

 “听话,米扎。”

 “别叫得那么亲密行不行!!"

德鲁贝看着他还有力气闹,把药品往桌子上一放,双手撑着桌面,这情形,让米扎不由得想起夫人训斥他们的情形,严厉,却又温柔。

“请你让我帮你包扎一下伤口行不行?米扎艾尔大人?”

米扎躲在椅子后面,刚想走出来,突然想到了什么又缩了回去。

“不要你管,我自己会……”

 “……”

“你出去啊!!”

说着就要划开自己的血管,德鲁贝认输了,他打了个手势。

“行行行,我出去。你不要伤害自己好不好?”

德鲁贝后退了几步关上了门,米扎泄了气一样摊坐着,他自然没有帮自己包扎。反正最后都是要被他做过分的事情的,他只不过是暂时对自己好而已。

米扎艾尔一直在绝食,德鲁贝知道他要不行了,就这么看着他晕过去,米扎艾尔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换了新的衣服。德鲁贝坐在床边,看到他醒了,马上放下手上的书,关切地问道:

“怎么样?米扎艾尔,还有哪里不舒服?我不是说了我什么都不会做吗?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固执?哎……你一定是被吓坏了吧。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不会再让你到那种地方去了。”

米扎艾尔觉得这个人好奇怪。同时他的鼻子又酸了,他想起来,他第一次在天城家醒来所看到的场景,天城家的人都是那样温柔,如果自己是神明,为什么救不了他们,想着想着,眼泪就不争气地掉了下来。模糊的视线之中,感觉到有人在帮自己擦眼泪,手指跟那些关心他的人一样温暖。

德鲁贝盯着他,突然皱了皱眉头。

“米扎艾尔。你……不记得我了?”

 “啊?”

德鲁贝好像明白了什么,叹了口气。

“……算了,快斗他没什么事,他被阿克雷德家保护起来了,你可以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这里的下人我都交代了,他们都会尊重你,不会伤害你的。如果有人动你就告诉我,我会给他好的。”

 “你怎么知道快斗??你到底是?”

德鲁贝推了推眼镜,收回了手。

“我已经失去了朋友。我不能再失去你。”

 “朋友?……你到底?……”

“好好休息吧,我先出去了。这回,你可要好好吃饭,你要是再不好好修养身体,我可是会心疼的。”

 德鲁贝似乎不太愿意多谈朋友的事情,他站起身。

“等等!你……名字?”

“叫我德鲁贝就好。”

米扎艾尔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他垂下了头。

真的可以再找回那份温暖吗,真的可以信任他吗,他说他是快斗的朋友,那是不是也跟快斗一样温柔呢?真的可以……再次拥有一个家吗?

 

米扎艾尔开始听话,按时用餐和吃药,他发现一个细节,德鲁贝真的很小心,就连包扎伤口的时候,都尽量不触碰自己。一般人,会对自己这样吗?这种细心,可是连快斗都做不到的,那家伙总是喜欢摸自己的头发,虽然,也不讨厌。

身体渐渐好起来之后,待在房间里久了,他实在闲的发慌,想出去走走,如果德鲁贝没有试图把自己关起来的话,那么……米扎打开了门,往门外张望。

“米扎艾尔少爷。”

门外的人行了个礼,米扎艾尔吓得缩了回去,探出个脑袋。

“您有什么需要吗?”眼前的人低眉顺眼,根本就不像对待一个被买回来的人的态度。

“我,我太闷了……要出去走走……”

“明白了。请”

米扎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溜了出去,却发现这个人跟在自己身后。

“你想干什么!”

“德鲁贝大人吩咐过了。要确保您的安全”

“我,能有什么事!你别跟过来!!”

一路上,他发现大家都叫他少爷,却叫德鲁贝大人?米扎艾尔不是很清楚,那个人既然能把自己买回来,想必就是这里的主人了吧。但是,他也太年轻了一点……米扎艾尔胡思乱想着,路上没有人为难他。也没有人用奇怪的眼神看他,反倒是恭敬的,或者谦微的。

米扎艾尔路过花园,发现德鲁贝在打理花草,看到米扎艾尔,他似乎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他很高兴的跟米扎打着招呼,把刚折下的白玫瑰插在他的发间,人畜无害的笑。

“很适合你啊,米扎艾尔” 

“……你要我说多少遍你才能记住我不是女孩子!!”

“我知道啊,即使这样也很合适。”

米扎把玫瑰拿下来捏在手上瞪着他,德鲁贝笑着吩咐一边的女佣把玫瑰花束在米扎艾尔的房间也放上一份,米扎回房间的时候,把德鲁贝给他的那朵,也一起插在了花瓶里。

 

从那以后,米扎就经常从屋子里跑出来玩了,德鲁贝家跟天城家不一样,骑士世家,有很多可以学习的东西,后来的日子里,米扎经常和德鲁贝在前厅用餐,德鲁贝会告诉他家里的一些事情等等,不过德鲁贝还是按时回去拍卖场,米扎觉得有点奇怪,问过他原因,德鲁贝的回答是还有两个朋友可能会出现在那里。米扎艾尔觉得,这个人还挺重情义的,或许……或许真的可以信任他吧。


日子过去了一段时间,德鲁贝依旧去拍卖场 ,他出门的时候跟往常一样让米扎好好照顾自己,还叮嘱了很多,米扎艾尔直接把他轰出去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

德鲁贝耸了耸肩戴上帽子,心情很不错地上了马车,米扎目送着他离开,旁边的女仆开玩笑道:“米扎艾尔少爷真是厉害,还没有人敢对德鲁贝大人那么说话的。”

 “他那个文弱的样子有什么好害怕的……”

 “您不知道吗,德鲁贝大人是皇家骑士啊。”

“……哈?!”

两个人一边回屋子一边聊天,女仆刚想告诉米扎艾尔多一些事情,就突然被叫去干活了,米扎艾尔又无聊了,他打算去书房呆着等德鲁贝回来。书已经看得有些累了,他打了个哈欠,离德鲁贝回来大概还有一个小时左右,突然有人敲门,一个仆人端着茶进来了,说是让米扎艾尔休息一下喝茶可以提神,米扎艾尔觉得有点奇怪,一般他不叫人送东西他们都是不会主动打扰他的。不过可能是最近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作息也被仆人们摸准了吧。

 “谢谢,辛苦了。”

茶不是很烫,温度刚刚好,米扎艾尔喉咙也正好有些干,他抿了一点,慢慢地喝着。仆人并没有走,他看了看四周围,开始跟米扎艾尔闲聊起来。

“这里有点乱,我收拾一下。”

米扎艾尔点了点头,他开始喝第二杯茶了,不过他喝得很慢,仆人收拾完了书就走到米扎身边,米扎艾尔把喝到一半的茶放下。仆人看了他几眼,说道:“米扎艾尔少爷,您的领结松了。”

说着就伸手要帮他系好。

“不用,我自己来。”

 米扎艾尔不喜欢别人碰他,德鲁贝都没碰过他,仆人突然抓住米扎的手,抚摸着它。

“您的手真冷,着凉就不好了,我送您回房间吧。”

米扎艾尔想把手抽回来,但是他发现,根本就没有用,对方抓得很紧。他刚想发脾气,却发现没什么力气,身体开始变得又软又热,耳边响起陌生的声音。

“来,少爷。

他把米扎艾尔抱了起来。在他耳边低语。

“该就寝了。”

这个时间正好这段走廊都没有佣人,他把米扎艾尔抱回了房间,当米扎艾尔坐在床上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抱着?他很不自在,但是为什么身体会,这么没有力气。仆人还保持着搂着米扎肩膀的姿势,看着他有些迷茫的脸,因为药物而产生的红晕真是好看的不行,下的药没有很多,他希望米扎在保持清醒的情况下,被自己弄得乱七八糟。

米扎艾尔真的是难得一见的美人,他接待过无数的少爷和小姐,唯独这样的没有见过,他算是知道为什么德鲁贝大人会对他这么着迷了,反正肯定已经被德鲁贝大人玩过了,自己玩玩也不算什么吧。

他早就上了锁,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内,搂着米扎艾尔肩膀的手掌开始不安分地揉捏起来,隔着高级布料制成的衬衫可以想象出下面是怎样的皮肤,他开始帮米扎解开领带和扣子。

米扎艾尔觉得有些不对劲,然而他真的没有什么力气。

“……你,你要做什么?”

 “我帮您把睡衣换上。”

“不用!!我自己可以!”

 “不行。”

仆人抓住他的手腕把他按倒。

“德鲁贝大人吩咐过要好好照顾你的,米扎艾尔少爷。”

“他是叫你们照顾我,没让你们碰我啊!你放开我!!你到底想干什么!”

仆人直接撕破了米扎艾尔的衬衫,展现在眼前的是米扎艾尔白皙的胸口,他再也忍不了了,他伸手进去摸着米扎的前胸和腰,同时隔着裤子摸着米扎的下身,比想象中的触感还要好,果然值那个价,米扎艾尔完全没有料到他会有这种举动,他想挣扎但是一点力气也使不上了。

“为什么?……他说过 你们不会碰我的……我要告诉德鲁贝……德鲁贝!”

“你真的以为你是什么少爷?”

“……?”

 “你这样的主人充其量会玩久一点,总有一天会被抛弃的,我们叫你少爷你就真把自己当少爷了?”

 米扎艾尔惊恐的看着他,他回忆起了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家的,他是被德鲁贝买回来的。

“就算大人回来看到你衣衫不整的也只会觉得你是欲求不满跟别人干了,不会说什么的。

米扎艾尔不能说话,拼命地摇着头。

“您实在是太美了,我忍不住,必须在德鲁贝大人回来之前解决呢”

仆人抓住他的肩用力一扯,那件衬衫就彻底坏掉了,半遮不遮的搭在米扎身上。看着米扎的脸很红还在喘息,仆人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看来药已经开始起作用了。”

说完就开始吻他的锁骨。

 “……不要……不要……德鲁贝……德鲁贝……”

 他太害怕了,他一直以为只有主人才是这种人,没想到竟然会被一个仆人盯上了。含泪的双眼瞪着这个仆人,米扎咬咬牙,他用指甲扣着手指的肉,想让自己清醒一点,他在那个人的肩膀上咬了一口,想趁他疼的时候打算用尽全身力气推开他,但是自己瘦弱的身体被药物驱使,哪里有什么力气,仆人被撞了一下,被米扎咬破的地方发现出了血,他恼羞成怒,直接扇了米扎一巴掌。

米扎觉得嘴角和脸颊都很痛,头晕乎乎的,这个禽兽又再次趴在自己身上打算继续。米扎的眼泪顺着眼角滑落,身体好痛,但是不甘心,你不是说你会保护我的么,你这个……

离德鲁贝回来还有十五分钟,房间的门开了。

仆人显然是吓了一跳,米扎艾尔也听到了声音,他们回头一看,德鲁贝非常冷静地看着他们,他把门关上的那一刻,脱下了眼镜,仆人显然是没有料到他会提前回来,声音都在发抖。

“德鲁贝大人?不是……我……是米扎艾尔少爷诱惑我……”

还没说完,只感觉被踢得牙齿都掉了,甚至还有骨头碎裂的声音,米扎艾尔都没看清德鲁贝的动作,好像是上一秒那个人还站着,下一秒他就趴下了,德鲁贝还是站着没动的样子,这个仆人才反应过来,在他面前的不是普通的文弱书生,而是皇家的骑士。他一个没受过什么教育的仆人,怎么可能敌得过。

 德鲁贝还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招呼到仆人身上的去拳头,每一下都是重击,这个人已经站不起来了,德鲁贝掐着他的脖子把他提了起来撞到墙上,气息平稳。

 “说,你是用哪只手碰他的?”

 “唔……唔……”

 “我知道了,两只手是么?”

 德鲁贝找准了关节,按了下去,仆人发出了惨叫,不过只是暂时让他的手没力气而已,他不想在米扎面前做那么血腥的事情,对于家贼的惩罚方式有很多内部不成文的规定。这种事情米扎就不要知道了

“我不是吩咐你们好好照顾他么,为什么违抗我的命令?”

 “是,是少爷他……”

 “我可是都没有碰过他,他又怎么可能会诱惑你?”

“不可能……这……怎么?……”

“被你捷足先登,你说……”

 “…………德鲁贝大人,您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真的不敢了”

 德鲁贝靠近他的耳边,轻轻地说了些什么,米扎听不到,但是他看到德鲁贝刚说完,那个人几乎疯了一样摇着头,哭喊着,哪里还有刚刚那副教训自己的模样。德鲁贝吩咐人把他带出去,跑到米扎身边。

他看到米扎衣衫不整的,锁骨还有很浅的伤口,还好自己回来得及时吧,那个人才没能下手,米扎还在喘气,德鲁贝拿来药箱帮他上药和包扎,他心疼得要死,明明说过会保护他的,却让他碰上这种事。

“对不起,但是先让我帮你把衣服换了好么?”

米扎缩成一团,德鲁贝都没办法把那些衣服扯开,药效开始发作了,米扎艾尔越来越难受,德鲁贝以为他还在害怕,叹了口气帮他盖好被子。

“那我先出去了。”

 米扎抓住了他的手,德鲁贝有些吃惊,他看到米扎张着嘴在喘脸很红,感觉有些奇怪。

“今晚的事情是我管理人员的失职,我会给他相应的惩罚……”

 “德鲁贝,我好难受,我是不是会死?”

“你胡说什么?你怎么会死?”

 “……他,他好像给我吃了奇怪的东西?……他说是药,我不知道啊……我不知道……呜呜……”

德鲁贝看米扎这样,又心疼又难过,本来他是想慢慢来的,但是今晚怕是不可能了。德鲁贝突然抱住了米扎。

“米扎艾尔,别害怕,相信我,交给我,我不会伤害你的,如果你害怕就把眼睛闭上吧,很快就过去了。”

米扎艾尔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么严肃,又沉重,只能迷茫的恩了一声。

德鲁贝放开他,抚摸着他的脸,刚低下头去,又问道:

“我可以吻你吗?”

 米扎红着脸,点点头。德鲁贝才微笑着吻了上去,整个过程德鲁贝都温柔得不行,每做一件事都要经过米扎的同意才继续。

“这里可以吗?”

“嗯……”

“这里也可以碰吗?”

“他刚才碰……唔!……”

“会有点疼,忍着点……”

“……”

“我可以动吗?……”

“嗯……” 

“米扎艾尔……米扎……”

 “德鲁贝…………”

第二天,在德鲁贝的怀里的米扎艾尔捂着脸。

“身体有感觉不舒服吗?”

 “不要问了啊!!”

3.

德鲁贝用自己的权利进到那个一片狼藉的卖场,他环顾着那个舞台,看到舞台倒下的布帘和碎石块中有什么东西,他把它捡起来发现那是一条项链,他不会记错,这是德鲁贝在朋友小的时候送给他的。德鲁贝算是放下了心。

他总算知道为什么昨天晚上那个人,没有杀了自己。

 这条项链是他故意留下的。

 凌牙和璃绪还活着,而且似乎过得不错。

 他安心的笑了。

 今天要早点回去,要不然又要被米扎艾尔骂了。

他们还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情,他们之间的羁绊越来越强烈,三年之久,他们都没有忘记彼此的同伴,追踪到神代兄妹的德鲁贝,顺着线索追查了下去。一直挂念着快斗的米扎艾尔,也没有放弃打探快斗的消息。

当他们还在房间里整理彼此的资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浮现在空中的,是德鲁贝曾经见过的纹章,意识到不对的两人马上赶到阿克雷德家,看到的却是快斗已经冰冷的尸体。

“快斗!!!”

米扎艾尔把快斗从克里斯手里抢过来,歇斯底里地叫着他的名字,他不愿意相信,自己寻找了几年的同伴,再次见面时,竟然已经阴阳两隔。抚摸着快斗已经冰冷的脸庞,他恨自己,当时保护了他,却没能让他用自己的方式活下去。他不知道克里斯做了什么,他只知道,自己的朋友已经死去这个事实,硬生生地摆在自己的面前。

眼泪不停地往下掉,泪水与快斗脸上的眼泪融为一体,顺势而落,就在那一刻,金色的光芒环绕两人,上升,儿时见过的龙的轮廓在天空中浮现出来,光线四散,一条金色的龙盘旋在上空,低下头凝视着众人。而它的声音,只有米扎艾尔能听到。

——我听到了你的愿望,你只要付出代价,就可以救他。

——即使付出生命,我也……

米扎艾尔的确是神明的化身,远古的传说,驭龙者的故事是真的,只是,流传下来的传说里,没有说明驭龙者有两个人,当两位驭龙者相遇之时,寄宿在米扎艾尔身体里的神龙才会现身,继续守护这片土地。

他朝龙消失的方向伸出了手,对面同样朝他伸出手的,是他的同伴,他一生的挚友。

米扎艾尔朝神龙点了点头,却听到了德鲁贝的声音,回头一看,他正在盯着自己,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他能听到龙和米扎艾尔的对话,他就是当年捡到了面具的旅者的,后人。

米扎艾尔苦笑着,他摇了摇头。

“德鲁贝,我很感谢你,但是,我必须要这么做。”

“……我知道了。”

德鲁贝早就做好了打算,如果米扎艾尔有什么意外,他也会跟他一起去那个世界,绝对不让米扎艾尔孤身一人。

神龙发出了一声鸣叫,化作光点消失在半空中,金光闪闪的尘埃落到米扎艾尔和快斗的身上,那一刹那,米扎艾尔抱着身体,整个人都在颤抖,他再也忍受不了,仰起头,发出了痛苦的叫声。

“米扎艾尔!!”

身体是撕裂般的疼痛,血从手臂和腿部流出,这就是快斗所承受的痛苦么?米扎艾尔的身体几乎被鲜血染红,他用尽了力气,昏死了过去。德鲁贝跑过去抱起了他,当看到米扎艾尔的一瞬间,他惊讶地移不开目光。

米扎艾尔呻吟了一下才醒过来,看到德鲁贝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有些奇怪,一扭头,在玻璃碎片的反光中,他看到了自己的脸。

原本白净的脸上,出现了红色的纹身,可能刚才身体流血的那些地方,也遍布着那些痕迹吧。如此代价,能够换回快斗的生命,已经足够了。看到德鲁贝还在盯着自己看,他冷哼了一声。

“干什么?觉得这张脸难看就直说。”

“不,只是觉得,更像女神了。”

“你!!!”

神龙从米扎艾尔的身体中分离之后,米扎艾尔就变成了普通人,以人类的身份继续生存下去,即使昔日容颜不在,他也没有任何改变。

而米扎艾尔心里一直介意着一件事,就是他被德鲁贝买回来的这件事,某一天,德鲁贝实在是不想米扎艾尔这么不自信了,他突然变了个脸,拿出一套衣服。

“你要是真的想报答我,就把这个穿上。”

米扎艾尔也没有多想,拿了衣服就往房间里跑,大概过了好一会儿,房间里直接传来了一声吼叫。

“德鲁贝!!!”

也差不多到时间了,德鲁贝推了推眼镜,走进房间,在米扎艾尔要跳起来打他的时候,摁住了他的肩膀,把他再次推到穿衣镜面前,微笑地看着镜子。

“你好好的,看看这身衣服……”

米扎艾尔看着这条小裙子,白色丝袜,蔷薇头饰,蕾丝花边……等等……怎么这么眼熟……我是不是……穿过……

在什么时候来着……在快斗家……那天……那个擦肩而过的……

米扎艾尔想起了这一切,同时脸也红了起来,牙齿都在打颤,话都说不清楚。

“原原原来是你!!!!”

“所以说,我捡了便宜啊。”

“都过了这么久,你居然还以为我是女孩子!!!”

德鲁贝摊了摊手,抱着他,米扎艾尔开始挣扎起来。

“不穿了不穿了!!你放开我啊!!”

“不穿?那行,我帮你脱。”

“住手!住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早知道……早知道应该让你拍到破产啊!!”


end

评论
热度(12)

© 蓝月月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