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月月er

喜欢舞台的不成熟唱见/写手/偶尔mad/偶尔cos/k/ygo全员/吃对手组/kalafina/国民/梶浦由记/黑执事/乙女/吉田亚纪子/fate/种花养老/开心就好

【迷之了游/左游】鸿上了见与作作怪的故事(3)



(3)

然而鸿上了见下一秒就哭不出来了。

他分明看到八十多只unknown之中有几只颜色变了,他记得宿敌的发色,没有那么浅的。他向前走了几步,unknown整整齐齐地散开,少见的没有跳到了见身上,大家都在地上乱爬,没什么目的。了见径直走到那几只变了颜色的unknown跟前,这些unknown一动不动,似乎根本就不怕他,也是,如果怕他,那哪儿还像他的劲敌呢?

当看到那四只颜色变了的unknown时,了见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铁青,只见,那几只unknown正若无其事地顶着一样东西在乱晃,了见当然看清楚了,那是自己的内……他二话不说伸出手就要去抓住那几只unknown,它们立刻四散开来,两只奔往登录室,两只往了见的卧室跑去。了见气不打一处来,率先冲向了登录室。刚跑进去就发现在登录用的座椅上,趴着一个圆滚滚的东西,了见手脚并用跑到椅子附近一把抓住它,unknown被吓得想要逃跑,不料被了见摁在椅子上,把它头上的东西摘了下来,这才把它放走。小东西在座椅上打了个滚,滑到地板上,并没有马上爬走,而是在附近看着了见的一举一动。了见本人没怎么在意,开始房间里找第二只unknown。他爬上椅子四处查看,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正当他准备去别的地方看的时候,头顶上突然有动静,了见抬头一看,只见一只unknown正淡定地坐在架子上,头顶上顶着某件遮羞布,还淡然地啃着不知道哪里翻来的饼干,看到了见盯着自己,理都没打算理。了见面无表情地与它对视了一阵子,猛地一伸手要去抢它头顶上的东西,在抓住衣物的同时,unknown也掉了下来,了见的手没有了支力点,脚下一滑,按到了紧急登录按钮。

“等等???”

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身处LINK VRAINS了,脚底下软绵绵的,他低头一看,是一片草地。这里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大草原,树荫交错,绿叶丛生,非常祥和,他倒是不知道LINK VRAINS也会有这种地方,不过在网络上会出现什么也不奇怪吧。Revolver朝四周张望了一下,突然感觉到小腿后方有柔软的触感,他反射性地回头一看,一只绵羊正在吃草,差点吃到他的靴子。Revolver吓了一跳往前走了一步,绵羊没有理会他,继续吃着自己的草,仿佛一只世外高羊,深藏功与名。

为什么这种地方会有羊?Revolver刚开始只是觉得有些奇怪,绵羊的毛非常浓密,显得它很大只,看起来吃得是非常的好才能长成这样,Revolver发现方圆十里以外只有这一只羊,大概是数据景观吧。还在开小差的时候,一个人影嗖地一声从绵羊身后站了起来,没做好心理准备的Revolver着实愣了一下。因为绵羊的毛太浓密的缘故,以至于他并不知道绵羊身后还蹲了个人。然而这个人看到Revolver并没有像记者一样兴奋,也没有喊着要追杀汉诺领导,因为他对于Revolver的出现,也非常吃惊。

“Revolver?你怎么在这里?”

“这是我该问你的,Playmaker。”

Revolver走到Playmaker面前,看着他。

“你在这里做什么?”

“喂羊。”

“……啊?”

“喂羊。”

Playmaker肯定般的口吻又重复了一遍,那淡然的神情和语气跟往日决斗的时候没什么不同,Revolver觉得最近遭遇的事情过于匪夷所思了。而如今,他正站在大草原上风中凌乱,而被他视为劲敌的Playmaker依旧穿着那身熟悉的紧身衣,拿着刚洗好的草,一把一把地递给那只绵羊。Revolver开始怀疑人生,甚至在想自己打开LINK VRAINS的方式是不是错了。他揉了揉眉心,走到Playmaker身边,此时,Playmaker又把一束草递到绵羊面前,羊闻都没闻直接吃了进去。

“……你不去打牌,在这里喂羊吗?”

“嗯。”

Playmaker好像没怎么在意打牌的事情,他现在只想专心致志的喂这只羊,好像喂羊比决斗还要重要似的,Revolver皱着眉头看着他,这Playmaker不会是假的吧?毕竟网络上披着他的形象做着风评被害的事情已经很多了,不差这一个。看着喂羊的Playmaker的脸,好像都要变得跟绵羊一样圆了,Revolver没管住自己的手,捏了一下对方的脸。Playmaker立刻皱着眉头闭了闭眼静,晃着脑袋挣脱了他的手,期间,绵羊为了吃到更好的草,往旁边移动了几公分,跟Playmaker拉开了些距离。Revolver坐在Playmaker旁边,一起看着那只绵羊发呆。

“你是好奇我为什么会做这种事吧?”

“……也没有那么好奇。”

“多亏了这只绵羊,我没有再做噩梦了。”

Revolver紧了紧握着手臂的手,手套的布料被挤出褶皱的痕迹,那个事件,他不会主动提及,并不是已经忘记了,而是不想看到Playmaker露出那种表情。Revolver站了起来,拍了拍风衣下摆,转身要离开,Playmaker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Playmaker,你看好了。”

快要离开的Revolver突然转身,迈开他不算是捏出来的长腿绕到绵羊身后,朝着绵羊奔跑过去,快要到达的时候,双手撑在羊背上,借助手肘的力量用力往上一顶,完成了一个漂亮的跳跃,稳稳地落地。Playmaker惊讶地望着他,眼睛里满是异样的光彩。Revolver算是接受了那不知道是憧憬还是夸赞的眼神,挥了挥手,身体分裂成数据碎片,登出了LINK VRAINS。Playmaker看了看他消失的方向,伸手摸了摸绵羊的毛,细腻柔软的毛似乎又多了一些,Revolver的跳跃丝毫没影响到它吃草的心情。Playmaker突然想到了什么,他走到绵羊身后,学着Revolver的样子朝前冲过去,然而在双手撑在羊背上的同时,不知道为什么,他直接坐在了羊背上,绵羊这才抬起头,发出了咩咩的叫声,好像,还挺开心的。

果然,自己是跳不过去吗?Playmaker这么想着,他这才发现绵羊好像又胖了一圈,即使自己骑在它身上,它也没有半点累的样子。绵羊就这么搭着Playmaker,在大草原上移动起来,速度还不慢,不知道是因为被Revolver跳过所以长得更大只了,还是因为有Playmaker这样的美少年骑着让它更开心了。

 

了见登出的时候,脸是朝下趴着的,不过鼻子并没有磕到硬质的座椅扶手,他抬头一看,一只unknown躺在他脸下,撑着圆滚滚的肚皮,俯视着他。了见做梦都没有想到,居然会有被这小东西俯视的一天。他揉了揉被压了些许时候的眼睛,把unknown抱了起来,让它坐在自己的登录椅上。小东西像是坐在了王位上一样,一只挺直着背,觉得自己特别威风。

了见花了点时间,终于在卧室里逮住了一只乱跑的unknown,最后一只倒是实诚地在床上玩起了换装游戏,虽然那些衣服并不适合它,看到了见终于抓累了,它也玩够了,爬下床默默的待在一旁,伸了伸懒腰倒头就睡。了见折腾了一天,很是疲惫,他简单地兽收拾了一下床上的衣服,简单地洗漱了一下便睡下了。偌大的海景房里暗了下来,没有灯光的房间里,八十多只unknown分别在大房子里移动,有的本能地爬到了见房间门口,一个接一个地搭高至门把手的位置,悄悄地打开了房门,从门缝里能看到了见熟睡的面庞。它们的体型本来就小,即使爬得快也没有什么脚步声,unknown们爬到床的附近,转了几圈就趴下睡着了,有几只顺着床单爬到他的被子上,床的面积比较大,有些没有爬到了见身边就直接翻着肚皮睡了,还有另一批从窗口钻了进来,三三两两地分布在书桌和地板上,它们的睡眠时间跟了见是基本一致的,只要了见睡着了,它们也不会保持清醒的状态太久。

几十只unknown成批成批地进入了睡眠,在众多黑影之中,仅有一只睁着圆圆的绿眼睛,看着房里的一切。

它并不是在窥视,它仅仅是警惕地看着周遭的一切。夜风透过没关紧的窗户钻进空旷的室内,窗帘被吹得沙沙作响,它静静地看着飘动的窗帘,这时,风速突然变大了,窗帘飘得越来越快,帘子的一角扫到了书桌上,桌角附近的笔筒直接倒了下去,发出清脆的碰撞声。墙角里那只没有睡着的unknown立刻被吓得坐了起来,桌上的笔慢慢地滚落到地上,又发出了响声,这回它慌乱地捂着脸,惊慌失措地看着周围的同伴,它们都睡着了,没有注意到这些。它只能发着抖往了见的床爬去,因为害怕所以爬得特别慢,刚爬出墙角,窗外的风又刮了起来,这次风刮得更猛,把窗户刮得吱呀吱呀响,窗框摩擦着铝合金的声音有些震耳,就连睡着的了见也不自觉地皱了皱眉。Unknown被吓得加快了速度跑到床下,攀着床单往上爬,就在这时,窗外闪过银白色的光,顿时间传来轰的一声,电闪雷鸣,看样子是要下雨了。刚爬到一半的Unknown被雷声吓得滑了下来,此时窗外又是一声巨响,它吓得用床单盖住了脑袋,躲在里面瑟瑟发抖,大雨倾盆,当它再次从床单中探出脑袋的时候,只看到豆大的雨点在拍打窗户,Unknown发着抖在地上坐了一会儿,转过身再次爬上床单,这回它的动作可没那么利索,很显然它被雷雨天气吓得不轻。爬到一半的Unknown突然感觉到有些许细微的水珠飘到了脸上,它抬头一看,雨水从没有关紧的窗户中飘了进来,玻璃窗仅仅是开了一点点缝隙,应该是了见为了通风特意没有关紧。Unknown看了窗户好一会儿,还是决定从床单上下来,费力地爬到窗户旁边,用它的小短腿和小短手吃力地推着窗户,它的身体沾了些雨水,不过不是很严重,当它把窗户完全推好,力气也没了一大半,它打算坐在窗边休息一下,这时候,一道闪电再次打了下来,一只黑猫不知道什么时候窜到了窗台上,两只生物对视了一秒,猫直接发出尖利的叫声,跑远了。那只Unknown直接吓得憋不住了,哭着从窗台边滚了下来用最快的速度爬上了床单,钻进了见的被子里,熟睡的了见发出一声轻微的呢喃,Unknown发着抖,受到太多惊吓的它直接爬到了了见的胸口趴在那里,抬头看着了见的睡脸,Unknown还是没忍住,发出了轻微的啜泣声。加上雷声不断,本来差不多可以控制住眼泪的Unknown一次又一次被吓得哭成一团。

了见这才觉得自己的胸口有些异样,他能感觉到有轻微的重量压在那,想也不用想,肯定是那些Unknown的其中一些钻进自己的被子里了,今天他也习惯了这些小家伙的行为,没打算管它,但是久而久之他发现胸口好像有湿哒哒的感觉,他这才有些困难地睁开熟睡的双眼,一只手胡乱地摸索着,打开了不算明亮的床头灯。他看到怀里的确是趴着一只Unknown,但是它的样子有些奇怪。了见看了看其他的Unknown,无一例外都是睡得死死的,有些甚至还舒服地打着滚,只有怀里这一只,一直盯着自己,还在不停地哭,周围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就能把它吓得使劲往了见的怀里缩,了见把它抱到自己面前,它还是没有停止哭泣,了见有些疑惑地盯着它。

“怎么了?”

刚问完才想起来这东西不会说话啊,只是窗外有些什么动静,它都能被吓得一惊一乍的,了见看着手里的Unknown,突然好像想起了些什么,他把Unknown抱在怀里,轻轻地抚摸它的背,小家伙好像平静了一下,但是还是在发抖,了见从床上起来,他早就打算好了一些事情,这次被他逮到了一只,他再也不用担心,第二天早上起来就找不到它了,所以他打算现在行动。了见把那只Unknown直接塞在胸口的衣服里,以防突然找不到它,Unknown从领口处探出脑袋呼吸,同时也正好卡在纽扣上方,不容易掉下来。了见在房间里摸索了一阵子,找出了针线和一块粉红色的布料,坐在书桌前打开台灯,开始缝制一些东西。怀里的Unknown滑到了他的大腿上,紧紧地粘住他。

了见想起前辈说过,这些样本复制了藤木游作身上的一些东西,而今天的Playmaker说最近没有在做噩梦了。噩梦,这个词一直萦绕在了见的脑海里。今天的这只Unknown很有可能是拷贝了做噩梦时的游作的精神状态,一点小动静都可能会把它吓得不清,而窗外的闪电不知道会不会让它联想到十年前被电击的情景,而且只有它睡不好,由此可知游作做噩梦的时候应该也没睡好。了见把线剪短,捏住大腿上的Unknown把它放到桌子上,在它的看似制服一样的衣物上缝着东西。

不过最近游作都说没有再做噩梦了,应该是能睡个好觉了吧。

他停下了手,桌面上那只Unknown的制服背后,被缝上了一朵粉红色的小花。了见把它抱起来,做好了记号,就不用担心像上次一样,找不到属性相对的Unknown了。了见再次把灯关掉,房间里再次陷入黑暗,只是怀里的Unknown没有在发抖了。

“好,你今晚就跟我一起睡吧。”

了见叹了口气,轻笑一声,这些Unknown的出现不知道是好是坏,他的生活的确是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困扰,却也增添了很多乐趣,这样的生活倒也不坏,了见躺在床上,脑海里浮现出那个少年精致的容貌,那看着自己的绿色眼睛深邃而美丽,仿佛深夜中闪耀着的宝石,闪耀着幽深的光芒。意识模糊之时,最后看到的是游作淡然的神情。

如此美好,却又转瞬即逝。

-TBC-


评论(8)
热度(66)

© 蓝月月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