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月月er

喜欢舞台的不成熟唱见/写手/偶尔mad/偶尔cos/k/ygo全员/吃对手组/kalafina/国民/梶浦由记/黑执事/乙女/吉田亚纪子/fate/种花养老/开心就好

【迷之了游/左游】鸿上了见与作作怪的故事(4)


了见似乎还有点困乏,他打开阳台的门,柔和的阳光对于刚睡醒的他来说还有些刺眼。他揉了揉眼睛,开始检查花坛里的植被。昨晚下了一场雨,一些未成熟的花骨朵被打湿,落到地上,零碎的花瓣三三两两地躺在地板上,与落叶混杂在一起。好在掉落的花不是很多,了见蹲下身,打算把这里收拾一下。嗖地一声,有什么东西从隔板后面迅速地跑了出来,在了见还没看清的时候,率先冲到花坛前,吧唧一口,直接把地上的花骨朵咬在嘴上,趴在那不动了。了见愣了一下,他看到一只unknown趴在地上,短小的腿往后瞪,毫无力气地踹着被它压住的落叶,好像只是想让自己趴得舒服一点,嘴里依旧叼着刚刚抢过来的花,慢慢地咀嚼着,了见困惑地皱起眉头,把它抱了起来。unknown没有挣扎,只是晃动着短小的四肢,把花吞了进去。unknown被了见抱在手上的同时,碰到了他的袖子,它用圆滚滚的脑袋蹭了蹭他的袖子,然后吧唧一口又咬了下去。了见好看的脸上冒出了一滴冷汗,看来,这应该是那几只食量比较大的unknown之一吧,虽然还不能非常确定,但是,还是给它们准备一些吃的吧。

了见收拾了一下阳台就回到了屋子里,那只unknown早就爬到他的肩膀上,开始啃他的领子了。

 

了见在冰箱里翻找了一阵子,拿出了一些蔬菜和沙拉酱,还有两盒牛奶。他看了看在肩膀上咀嚼累了,直接趴着睡着的小家伙,叹了口气。当他起身的时候,看到冰箱门上的倒影,自己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了一只unknown,安静地啃食着他的呆毛。了见加快了手里的动作,感觉再不快点,自己就要秃了。了见来到厨房,把蔬菜都清洗了一遍,开始做蔬菜沙拉,unknown们闻到食物的香气,一个接一个地都聚集了过来,有的趴在了见头上,永不言弃地啃着他的呆毛,然而汉诺领导的呆毛好像吃不完似的,啃了五分钟,毛量还是那么足。了见把最后一颗生菜切成五分,混着其他的蔬菜装在五个盘子里,还没装完,就发现之前装进去的蔬菜少了一半,他咽了口唾沫,估计是之前在切第四份菜的时候,被其他爬上来的unknown吃掉的吧。了见把试图爬到碗边的unknown拨开,掉下去的unknown嘴边还留着沙拉酱,它爬到沙拉酱的瓶子旁边,吸了一大口的沙拉酱,一股浓厚地味道呛进它的嘴巴里,甜腻的沙拉酱充满整个口腔,unknown的嘴巴小,只觉得瞬间要窒息得死掉了一样,连忙把瓶子吐了出来撒腿就跑。了见看着那只unknown陷入了沉思,难道,它们还挑食不成?小怪物跑到水池边就停了下来,顶着两个蚊香眼在边上不停地打滚,仿佛已经神志不清了,它滚了两圈以后仿佛打了一场牌,消耗完了体力,一头栽进了水池里。

了见重新把沙拉酱放进去搅拌,并且在那些小怪物爬上来之前先吃了一些,这样保证就算最后一点也不剩,他最起码也不会饿得太厉害。

居然沦落到跟这些小怪物抢食物,鸿上了见觉得自己太丢人了。

但是,也有好的地方呢,这说明,自己做饭好吃。

了见在与unknown的吃饭战争之中,好歹吃下了两个汤碗的沙拉,事先说明,并不是完整的一碗,运气好可以抢到半碗,手慢的话可能到手的只有叶子了。

看着吃得差不多了,了见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厨房,拿出一口大锅,把两盒牛奶倒进锅里,用汤勺搅拌着,还没等锅热起来,一只unknown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突然掉了下来,了见被溅了一脸的奶,他咬牙切齿地看着锅里的情况,原本平滑的牛奶表面,咕噜咕噜地冒起了泡泡,一只肥硕的unknown从底部浮起,它应该是用了两秒左右的时间,喝饱了,才浮上来,顺着牛奶的波纹,浮在锅里转起了圈。了见愣愣地看着它,又再看看天花板,这只unknown估计是闻到了牛奶的香味,想靠近看看才爬到了天花板上,没爬稳就摔了下来吧。无奈,了见换了个大一点的汤勺把它舀起来,放到水池里,那只大概是吃坏肚子的unknown原本是趴着的,被圆滚滚的身体砸到的时候瞬间清醒了过来,短小的手在水池的边缘反复摩擦试探,看看能不能爬上去,无奈水池的内壁太滑了,它爬了一会儿发现无济于事,就放弃了挣扎,躺在那个比它的体型要圆了一圈的unknown身上。了见顺手打开了水龙头,两只unknown在水池里玩起了水,顺便把身上的牛奶冲洗干净。

了见机智地拿着小碗不断地装着牛奶,早就已经喝掉了一部分,剩下的那部分他打算就放着,能喂多少是多少,至于没吃到的那些,他不管。刚想喝掉最后一碗,突然发现已经挤满了unknown的奶锅旁边,坐着一只unknown,它很安静,只是看着那口锅,但是没有想要跳进去抢奶喝的意思。他瞄了两眼,发现它背后有一朵粉红色的小花。了见放下那碗奶,一只手拎起了那只unknown,把它放在肩膀上。

“不喝吗?”

Unknown没有听他说话,直直看着锅里……翻滚着的unknown们和牛奶混在一起,小脸蛋红扑扑的,似乎很羡慕的样子,了见看了看它背上的花,完好无损,甚至没有磕碰的地方,它应该是在很小心地保护这朵花吧,所以即使看到有好吃的也不会扎堆扑进去。了见想了想,把那只unknown放在锅旁边,unknown自动转向了锅的方向,坐在边上好奇地看着锅里的牛奶。了见翻出一个塑料杯子倒了一点牛奶,递给那只unknown。它先是吃了一惊,然后才接过杯子,小口小口地喝着,如此感人的画面。了见脑子里却闪过一个邪恶的念头,他露出了汉诺领导邪恶的笑容。

好像想到了,让这些小东西不跟自己抢饭的办法了。

他哼着小曲,打算缝制八十多朵小花,听起来好累好荒唐,但是一想到不被unknown们牵制着生活的日子,心情就非常地好。然而他还没走到房间,电话就响了起来,了见瞄了一眼来电显示,眼神从充满笑意变得有些惊悚,他一手滑,就按到了接听键。

本来,也没有挂断的理由,这不符合他高教养的人设。

“喂?了见吗?”

“游作?怎么突然打电话过来?”

“啊,是这样的……”

对面刚说完这句话,就没了声音,隔着听筒只能听到细细碎碎的摩擦声,好像是背包和制服摩擦出来的声响,了见皱了皱眉,对面又传来了颇有规律的脚步声,看来,藤木游作应该是在外面闲逛。

“喂?信号不好吗?”

“我在听我在听……”

语毕,又是一阵捣鼓书包的声音,不过这次游作应该是把终端控制好了位置,能顺利地与了见说话。

“了见,有些事情我想当面跟你谈谈,你方便开一下门吗?”

“嗯……当然可……等等你说什么!”

了见被游作的话惊出一身冷汗,愣在原地不动了,差点踩到在地板上悠闲滑行的unknown。

“我说,你能开一下门吗?我五分钟后就到。”

“你……你,要来我家?”

“是的,抱歉没有提前跟你打招呼,因为是非常紧急的事情,我必须和你商量一下。”

了见迅速地环视着四周,也没等游作那边应答一声,他就快速地跑到卧室里拿出了备用床单,充分利用上了他大长腿的优势,把窗户上正在玩擦擦乐的unknown抓了下来。除此之外还有花盆里吃花的,在沙发上把复印纸当做滑板玩的,还有在大厅地上活动的等等显眼的unknown都抓了起来,一并丢到了床单里。了见把床单四个角一起包起来,用绳子捆住,里面的unknown还在不停地蠕动,还好这东西不会叫,只要藏起来不被发现就行了。刚把绑成麻袋的床单塞到了床底下,门铃就响了起来。了见从房间里跑出来,快到大厅的时候立马换成了清闲的步伐,气都不喘一下。他发现游作已经进来了,了见想起他和热狗店老板第一次光顾他家的时候,也是直接进来的。

难道自己又忘记关门了?

“早啊,了见。”

“早……”

话还没说完,了见的余光突然瞄到大厅角落的盆栽后面,有一个圆圆的东西,它挪动了一下,躲到盆栽后面去了。了见死死地盯着那里,冷汗都要冒出来了。

“了见?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游作有些担心地看着他,了见摇摇头,领着游作到大厅的沙发上,他先一步走在游作前面,用抱枕把藏在沙发缝隙里的小短腿盖住,坐到了一边。游作还没坐下来,了见就看到他身后那堵墙上,一只unknown趴在上面,了见见状,“嗖”地一声站起身,那只unknown才被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爬到了墙后,游作被了见这一连串没头没脑的动作弄得一愣一愣的,回过头去看,却什么也没看到。

“怎么了?……你,你家还有客人?”

“没有。”

“是吗……”

两个人沉默了一段时间,安静的空气中,突然发出了一个“噗叽”的声响。了见条件反射地抬起了头,却看到游作捂着嘴,脸还有些通红,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了见。了见还没有来得及说些什么,游作就先开口了:

“嗯……可能是热狗吃多了……”

“……那么,你找我有什么急事?”

了见问话的期间,还朝四周不停地张望,期间他还走了几步,侧了侧身,身体的一半背对着游作,他早就想好了借口,如果游作问起来,就说自己在研究新的保安系统,现在在测试阶段,应该能蒙混过关。

“在那之前,我想先问问,你背上粘着的,是什么东西啊?”

“背后?”

了见回过头一看,这才发现那只小花unknown正扒在自己的背上,用好奇的圆圆的绿色眼睛,盯着游作,了见这才想起来这些东西没有重量啊!之前它们趴在自己的头上吃呆毛的时候,他就感受到这一点了,然而今天他完全把这件事给忘了。了见刚想抓住它,那只unknown似乎预测到了了见的行动,在被抓到之前往上面一蹬就爬到了了见的脖子上,躲在银色的鬓角后露出一个脑袋,窥视着这个陌生的不速之客。

“这是?……”

游作指着藏在了见身后的unknown,有些吃惊。了见刚想解释些什么,房间里就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了见想到刚刚包成烧麦的床单,因为太急了绳子并没有绑紧,里面的unknown这么多,难道都挣脱出来了?还没等了见开完小差,房间那边就传来了轻微的开门声,随着门被打开,一大批深色的圆球物体朝大厅涌来,直奔游作的大腿。

“??!”

游作吃惊地看着这些小东西,它们长得很像自己,却又不像是玩偶,它们能在地上爬,能打滚转圈,还有几只已经顺着自己的腿爬了上来,差点就钻进他的衬衫里。几只unknown很快就霸占了他的手臂和肩膀,还有一只趴在游作的头顶上,对着他头上看起来像猫耳朵一样的尖角部分,啃了下去。不过游作完全没有感觉到疼,因为它们实在是太轻了。看到被unknown包围的游作,了见扶额低下头去。

完了这要怎么解释,他该不会觉得自己对他有意思吧。自己是没有的一定不会有的,他不否认游作跟unknown呆在一起的时候很可爱,但是他绝对不会动心的。此时他却从手指缝里看到那只小花unknown爬到游作脸颊附近,在游作的脸上吧唧了一口,居然还就这么咬着游作的脸,不下来了。游作看了它一眼就把它抱了起来,露出了少有的微笑,他温柔地把小花unknown放到桌子上。

“了见……”

“我不是我没有我对你的玩偶不感兴趣我对你没有非分之想但是看到它亲你的时候我有点生气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了,了见??那啥……”

“热狗吃完了蔬菜也吃完了牛奶还没买你们说怎么办吧……”

“你,你在说什么?……”

“圣防很好用魔法筒有两个我不喜欢吃奶油下次还是给我多加一份芝士吧。”

“……”

看到胡言乱语的了见,游作叹了口气,他打开随身携带的书包,在里面翻找着一些什么。了见怀疑人生怀疑够了,但是还是不想面对游作,他还在低着头发呆,几只乱爬的unknown正在围着他跑圈,他甚至怀疑是不是出现了重影。

“了见。”

“你想问什……”

问话的同时了见抬起了头,后面的话直接憋了回去。映入他眼帘的依旧是游作,与往日不同的是,游作身上背了一个很大的单肩挎包,现在处于打开的状态,而游作的手里抱着一个东西,看样子之前应该是装在挎包里的。那个东西有着白色的头发,紫色的挑染特别显眼,圆圆的脸蛋比unknown还要松软一些,同样是圆形的眼睛盯着了见,眨也不眨一下,它身上穿着粉红色的里衣,还套着一件浅色外套,手脚和unknown们一样都是圆形的,游作抱着那只酷似了见的东西,像一个抱着玩偶的小孩子。

“我这里,也有一个。”

那东西终于眨了一下眼睛,发出了噗叽的声音,似乎,是在跟了见打招呼。了见的脸立马就黑了,他突然想起之前游作红着脸捂着嘴巴找借口的样子,还有在接电话时,游作那边发出的整理挎包的声音,难道……是在隐瞒包里的小怪物吗!

即使是聪明的鸿上了见,此时的大脑也感觉不够用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TBC—

评论(17)
热度(40)

© 蓝月月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