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月月er

喜欢舞台的不成熟唱见/写手/偶尔mad/偶尔cos/k/ygo全员/吃对手组/kalafina/国民/梶浦由记/黑执事/乙女/吉田亚纪子/fate/种花养老/开心就好

【迷之了游/左游】鸿上了见与作作怪的故事(5)完结


“我这里,也有一个。”

了见看着那形似自己的小怪物,脸色不是很好看,小怪物只是眨了眨眼睛,发出了“噗叽”的声音。

“他是你的原型呢,来打个招呼吧。”

“噗叽。”

“这些小小的生物好像也是我的原型呢。”

“噗叽。”

“去跟它们玩吧。”

“噗叽。”

了见抹了一把脸,无精打采地眨了眨眼睛。

“藤木游作,你听得懂它的语言吗?”

游作把了见怪放到小花unknown旁边,此时小花unknown好像是刚从哪里逛回来,嘴上还咀嚼着一朵花,它手上还拿了一朵花,小花unknown看了看了见怪,把手里的花递给了它,了见怪接过那朵花好奇地打量起来,小花unknown脑袋一仰,把咀嚼的花吞了下去。了见怪楞了一下,把手里的花放在小花unknown的头上,酷似游作的发型恰好能把花固定在头上,了见怪顺势摸了摸它的脑袋,小花unknown看到脑袋上有朵花,立刻摘下来往嘴里一赛,又开始咀嚼起来,了见怪停下抚摸的动作,瑟瑟发抖地冒着冷汗。

“并不能听懂。”

 

此时一大一小的生物已经往书房的方向跑去了,两个人也跟了上去。游作正在给两位前辈打电话,询问着关于这些迷之生物的事情。游作带来的形似了见的小怪物正坐在书桌上,它的体型比unknown要大上很多,它把小花unknown圈在怀里,好奇地揉着对方的脸,小花unknown也没有反抗,乖乖地躺在它的肚皮上。周围还有一堆正在嬉戏的unknown,他们偶尔会爬到了见的大腿上,偶尔会去游作那里找存在感,还有的试图钻进游作的衬衫里,都被游作娴熟地挡了下来,他不慌不忙地把unknown排成一排,分别撕了几张复印纸,折成滑板的形状,unknown一看到滑板,就不顾一切地玩了起来,游作的周围又空了,期间,他没有停止过跟前辈们的通话。

了见看着熟练地操纵着unknown的游作,难道因为是本体,所以他比自己更了解这些unknown吗?那只长得像了见的了见怪,还在揉小花unknown的小脸蛋,别处玩耍的unknown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了过来,撞到了了见怪的脑袋,轻飘飘地弹了出去。了见怪并没有因此停下揉脸的动作,好像什么都打扰不了它,脾气不是一般的好。

“是么……好的,我明白了,前辈再见。”

游作终于挂断了电话走到了见面前,了见还在满脸黑线地看着桌上还在揉脸的小怪物,他的表情依旧没有变化。

“前辈已经跟我说清楚了,这些unknown……”

“明天就会消失的是吧,嗯,一般小说不都是这么写的么,令人快乐的结局……”

“不会消失了。”

“……??????”

了见质疑地盯着游作,他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他看了看满屋子的unknown,似乎不能很快地接受现实。

“不过,也不会因此而增长了,他们已经达到了想要的实验目的,就目前来说应该不会再有unknown突然出现了。”

“但是这些东西一直留在这里也不是办法,你也看到了……”

了见说这句话的时候,又有好几个unknown爬上他的头顶开始啃呆毛,还有的呆坐在肩膀上,粉T被咬已经是常事了,unknown试图从裤腿里钻进去也失败过好几次了,游作也觉得有些奇怪,他们站在书桌附近讨论了起来。

“说起来,为什么我的unknown会有这么多呢?”

“还不是因为你梦到我跳了八十多个山羊……”

“哎?是这样吗??”

游作很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仿佛都是他自己的错误一样,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了见叹了口气,语气非常地缓和。

“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谁都不知道做个梦就会多一个迷之生物不是么?”

游作看了一眼桌上的了见怪,此时小花unknown正在捣鼓游作的决斗盘,上面的卡组已经被它们搬了下来,而了见怪这边附近也有一个卡组,那应该是了见的实卡。游作自动回避了看向了见卡组的目光,也不担心小家伙们会弄乱他们的卡,两个卡组之间距离还是挺远的,游作的注意力重新放回了见身上。

“那,我那里也出现了了见的迷之生物,难道是因为了见也梦到了我吗?”

“嗯。”

了见本能地应了一声,游作突然瞪大了眼睛看着了见,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了见看了他两眼,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连忙干咳了两声。

此时,小花unknown正把“恢复控球后卫”举起来,了见怪也把“自动枪弹龙”小心地放到头顶上。

“我并不是有意的,游作,我那天晚上醒了,给那只unknown做了记号才睡下的,睡着的时候……我……”

“没有谁做梦是故意的行为,了见。可是,你为什么单单给这一只做了记号呢?”

“众多的unknown之中只有它没办法入眠,我在想,它或许是拷贝了做噩梦的你的样本。”

游作低头扫了一眼桌子,小花unknown正摇摇晃晃地把“电码语者”推到前面,游作看着那张卡,皱了皱眉。然而,了见的声音再次转移了他的注意力。

“所以我想,做了记号,下次睡觉的时候就不会找不到了。”

“谢谢你……了见。”

了见怪把圣防挪到了墓地里,小花unknown呆站在桌子上。

“这八十多只unknown今后还会在这里乱爬吧,不错的攀爬技能。”

了见指着一只顺着桌脚爬上桌子的unknown,无奈地叹了口气,无意中看向游作的同时,发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游作的眼睛里满是了见的身影,说不出那是什么感觉。了见刚想说什么,玩耍的unknown又飞过来砸到了他的脑袋并弹了出去,了见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果然我还是要把它们都丢出去。”

“不要啊,了见。”

游作抱起一只unknown在它脖子上扎了一个蝴蝶结,然后把unknown举到半空中,小家伙很开心地晃动着短小的四肢,像是在跟了见炫耀它身上的丝带。

“那么可爱,丢出去不是太残忍了?”

“这里是我家,不是你说了算的藤木游作。”

“看来只有用决斗来决定谁说了算呢?Revolver。”

“正合我意,Playmaker。”

了见都摆好了姿势准备登陆了,游作想起决斗盘还放在桌上,他瞄了一眼桌子就要去收拾卡组,这一看,他直接愣在原地。

了见怪把“拓扑逻辑毒播龙”放在自己左边,它站在中间,他的右边还有一张“拓扑逻辑炸弹龙”,身后还有三张卡。

“这……”

“怎么了,游作?”

“这这这是……”

游作少有地结巴到没把一句话说完,他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让他能惊讶到如此地步的事情,了见顺着他的目光看向桌子,同样直接愣住了。刚刚他们在谈话的时候,了见怪和小花unknown估计是玩起了桌上的卡组,了见的那一份实卡正好放在桌上,他看了看小花unknown身后的卡,还有了见怪身后的卡,它们两个居然在……决斗?

而且了见怪那边居然还打出了个exlink,这局牌对他俩而言再熟悉不过了,这是汉诺塔决斗的最终战。小花unknown对于exlink并没有做出回应,它只是呆呆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见和游作相互对视了一眼,他们的表情是如此的怪异,三秒之后,他们不约而同地换了个位置,房间里响起了莫名其妙的打CALL声。

“干得漂亮啊,了见!!没错就是照这个势头继续战斗下去!”

游作蹲在桌子旁边,对着自己的了见怪大喊。

“快点反击啊游作!!你不是因此就放弃的unknown吧!!”

了见站在椅子后面,对着小花unknown着急地发号施令,见它还是没有半点反应,于是凑到它圆滚滚的身体旁边低语。

“要是赢了,今晚再给你奖励一朵小花。”

小花unknown眨了眨眼,游作见状也不示弱。

“你一定能找到获胜的方法,今晚吃五份热狗。”

“噗叽!”

了见怪呼地站直了身体,蓝色的眼睛里闪闪发亮,仿佛在星尘大道上看到了五份热狗,迎着海风漂过来,送到它的嘴里。

“十份。”

听到了见的低语,小花unknown想象着放着十份热狗的餐桌,终于动了一下。

“二十!”

了见怪的眼睛更亮了,小花unknown抬起头看着了见怪,往前走了几步,踩到了一张卡,脚下一滑摔倒在桌子上,这个举动让了见和游作两人都捏了一把汗。然而小花unknown只是擦了擦撞疼的脸,继续爬起来,向了见怪摇摇晃晃地走去。当小花unknown终于来到了见怪面前,了见怪也没有动弹,它经常这样站着不动,有时候连游作都怀疑它是不是石化了。小花unknown看了了见怪几秒,用短小的手戳了一下它的肩膀,然后变成双手都在戳它的肩膀,戳着戳着越来越用力,最后直接把了见怪往后一推,了见怪就这么直直地倒了下去,小花unknown在原地看着对方,没有动。

了见怪倒下去没过多久,就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走到小花unknown面前,轻轻一推,小花unknown像一片叶子一样倒了下去,同样,它又爬起来推戳了见怪,如此反复循环,到后面发展成了两只迷之生物用小短手相互捶打的画面。小花unknown的体型比较小,它擅长用小短手攻击了见怪的腹部,被肚皮弹回来以后它锲而不舍地继续戳。了见怪则是不停地拍打小花unknown的头部,动作都是接在小花unknown的攻击之后,对方不停下来,它也没有停下拍打头部的意思。

了见和游作看着这过于蠢萌的场景,相互对视。

“怎么回事,怎么不继续打牌了?”

“或许他们没有继承那之后的记忆吧,所以只能进行物理攻击了。”

“好可惜,我觉得我的了见小怪物比较能赢呢。”

“你太狂妄了,那可是藤木游作,怎么可能输……”

“……”

“……”

怎么听起来,好像在跟对方商业互吹一样。游作看着还在互锤的两只小怪物,摸了摸了见怪的头,它才终于抬起头来看着游作,即使没有打完那场牌,它看起来还是很想吃到热狗的样子,游作轻笑一声,点了点头,了见怪的眼睛又变得闪闪发亮了。小花unknown看起来是打累了,直接趴在了见怪的肚皮上睡着了,了见怪抱着它靠在一堆书的旁边,眼睛一闭也睡着了,时间正好过了正午,天气很凉爽,是适合睡午觉的时间。

了见看了看桌上的牌局,几只unknown爬过来把卡弄乱了,有的unknown拿着卡好奇地观察着。而两人都明白,那场决斗早已在两人的记忆中烙下印子,挥之不去,不管度过多长的时光,他们都不会忘记那天的情景。了见拎起一直正在试图吃掉枪管龙的unknown,把它塞进外套的口袋里。游作在一旁收拾卡组,时不时也会顺手揉一揉路过的unknown,跟它们玩了起来。了见盯着跟unknown玩耍的游作,很久都没有移开目光。

“游作。”

“嗯?”

“住下来吧。”

“好。”

 

-END-


我完结了一篇沙雕哈哈哈哈哈!!!!作作怪使我快乐其实很舍不得完结!!!!希望后期有机会还会拿出来玩一玩!!!我喜欢小怪物!!!感谢凹凸太太的小怪物陪我成长!【X

评论(14)
热度(60)

© 蓝月月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