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月月er

喜欢舞台的不成熟唱见/写手/偶尔mad/偶尔cos/k/ygo全员/吃对手组/kalafina/国民/梶浦由记/黑执事/乙女/吉田亚纪子/fate/种花养老/开心就好

【左游/了游】七日·记 04

第四记  死亡报导

 

他开始在长长的走廊里奔跑着,前方的视野逐渐开阔,晃眼的白色之后呈现出与白色房间别然不同的世界,游作站在走廊尽头,看着出口处的一切,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这里不是别的地方,正是他与了见第一次见面的场所,在有着“星尘大道”名胜地的悬崖边上,被称为汉诺的据点,也就是鸿上了见的居所。熟悉的大厅,空旷的室内与那天看到的一模一样,落地玻璃被整齐地分割开,在游作的记忆中,站在这里就能透过落地窗能看到波光粼粼的海水,夕阳会透过窗户洒进室内,染上一片暖色。然而此时,窗外并不能看到太阳,白茫茫的雾气笼罩在外,光线有些阴冷,一切都变得毫无生气。

游作抬了抬手,试着抚摸了一下墙面,果然,手掌之下,不间断地浮现一条条金色的纹路,与房间里的一模一样,这意味着牢笼程序早已遍布整个范围,不仅仅是囚禁自己的房间,还包括了他有可能接触到的地方、有可能通过的地方,都被牢笼所笼罩。

了见早就计划好了吧,连自己会从房间里出来这种事情也是……他什么都料到了。

游作走下三层的台阶,朝四处张望,大厅里,一个显眼的设备窜入他的眼帘,如果没有记错,那里应该是躺着了见的父亲——鸿上圣。想起这个人的所作所为,游作微微皱了皱眉头,他对于这个人的存在,还是感到非常地不舒服,即使鸿上博士早就去世了,他心底的阴影却仍是一辈子笼罩在他原本晴朗的天空上,挥之不去。

游作想了想,还是慢慢迈开步子靠近设备,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一步一步地慢慢挪动,直到离目标不到一米远的位置才停下。游作突然瞪大了眼睛,加快脚步跑了过去,当完全接近那个设备时,他才意识到违和感从何而来。

这个设备并没有在使用,没有通电,没有运转,指示灯全都暗了下来,原本躺着鸿上博士的地方空空如也,连被褥也没有留下。游作弯下腰,拿起一根掉在地上的电线,在上面捏了一把,一层薄薄的灰尘被擦了下来,粘在游作的手指上,数量不多,看起来是不久之前才被停用的。

游作盯着空无一物的设备,手里的电线没握紧,掉在了地上。

他的记忆没有发生错乱,鸿上博士在最后的确是被了见带走了,这说明他以关闭汉诺塔为条件的决斗,是真实发生过的,也真实地存在过,可为什么了见却问自己什么时候决斗过?难道出现记忆偏差的是了见么?还是说,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汉诺塔的计划还没开始实行,自己的时间线发生了错误的偏差,一切都倒回了汉诺塔出现前的一段时间?

可是如果是这样,又怎么解释消失在这里的鸿上博士?

还有……了见提到过第二次的决斗内容,自己想反驳他的时候却发现什么都想不起来,他真切地记得石子割裂皮肤的感觉,手臂被数据风暴切割的撕裂感,还记得exlink对自己造成的刻骨铭心的疼痛,而两人谈话的记忆,却是一片空白。

这一切的一切都存在着不和谐的因素,或许只要找到源头,就能解开这个迷了。

游作再次抱着脑袋晃了晃,他发现他只记得了见走了,但是之前的记忆一点也不见踪影,能回忆起的只有一些模糊的片段,连声音都没有记录下来,这一切都太过荒诞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游作垂下双手,来回在大厅里绕了好几圈,试图找出一些线索,范围虽然有些大,但是不算得很累,因为整个大厅里除了那个医用设备之外什么都没有,干净得不留一点痕迹,很符合主人谨慎的个性。游作实在是走得有些累了,扶着落地窗稍微休息一下,按在玻璃窗上的手掌之下,不止一次浮现出金色的纹路,仿佛能感应到触觉的信号一般,游作看到玻璃上倒映出自己淡色的影子,脖子上的项圈正闪耀着微弱的光芒,这传感器一样的金色牢笼,难道自己的记忆出现偏差,是因为自己带了项链的缘故么?

想到这里,游作用双手抓住项圈,用力往两边拉扯,项链还是跟之前一样,扣紧住脖子,纹丝不动,游作试着用手指去抠,却连一点缝隙都找不到。试了几次以后,游作才算是放弃了,他泄了气一样往落地窗上靠着,整个人都滑坐在地。

他不甘心就这么结束了,他得在了见回来之前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如果被他发现自己在这里,恐怕就不是关在那个房间里那么简单了。

想到这里,游作再次借力站了起来,因为还没缓过来,他的脸上流了一层汗,眉头紧皱,他捂着胸口轻喘着。抬起头的一刹那,一个不起眼的门出现在视线里。游作一愣,刚才找东西的时候并没有在意这个门,因为如果那是了见的房间的话应该会是上锁的,游作觉得找了也没用,现在看来,只有去碰碰运气了。

游作朝那个小门走了过去,刚到门口,门就自动感应打开了。游作犹豫了一下,径直走了进去。

他发现这里是大厅的另一个隔间,装修和厅内一样,只是,落地窗外还是白茫茫地一片,这雾气完全没有散去的意思。房间中央有一个机器设备,下面有一张椅子,游作看得出来,那是了见登录LINK VRAINS的装置,现在座位上没有人,了见果然是出去了。不由得游作思考太久,他在这个小隔间里进行着搜索,试图找到一些什么遗漏的痕迹,这个房间也被收拾得很干净,空旷的地面一览无遗。游作走到登录装置旁边,发现椅子右侧有一沓厚厚的报纸,他眼前一亮,坐在地上快速地翻看起来,说不定,这里面记录了自己被囚禁的日子里发生的事情,而它们被放在了见的房间,一定是有意义的。了见本身就是个不太喜欢网络的人,即使是在能用互联网阅读新闻的时代,家里或多或少还会留有一些报纸,是再平常不过的事。

这么想着,翻看报纸的速度越来越快。很快,游作就发现,这些报纸的日期都是几个月以前的,再往前翻就是几年前的旧报纸了,游作反复翻了几次都是同样的结果,他叹了口气,把报纸放回原处。

看来那个人,并不打算这么轻易地就让自己发现线索。

几乎快要放弃的游作揉了揉眉心,站起来打算离开,然而眼尖的他却在椅子的后方又发现了一些报纸,只有几份凌乱地丢在地上,他伸手拿了一份,没什么灰尘,日期显示是近期的报纸。游作再次翻看起这份报纸,他发现这些报纸多多少少都被裁剪过,有些地方还被撕扯开了,像是在情急之下急促地撕碎一张纸的那种感觉,几张报纸变得像废纸一样,被随意地丢弃在这里。

这好像是为了收集纸上的资料,也或许……是为了隐瞒什么东西。游作反反复复地翻看着,终于,他在其中一张报纸中看到了一条信息。那张报纸被用不同的方法分解得几乎支离破碎,基本是用手一抓就不会注意到的程度,但是游作还是看到了,被遗漏在报纸夹缝中,仅此一条简短的新闻信息,和一张很小的图片。

仅仅只有一句话,却让游作浑身发冷,加上他身上的汗水浸湿了衬衫,透过骨髓传来的凉意又重了几分。

——某中学生于某月某日,离奇被焚于深巷之内,死因不明。

游作的头突然开始剧烈地疼痛,他瞪着那张单人照,即使是被打了码,认识他的人也会一眼就认出来。还有那几张惨不忍睹的现场图片,被烧得残缺不全的断臂,四处可见的黑块,根本就不愿意去深思那是人体的哪个部件……

记忆的碎片中闪过零碎的片段,带着腥味的红,是血的颜色,逐渐坠入的黑暗,是失去的意识,再往前……再往前的记忆呢?……了见……不在了……AI也走了……草薙……草薙呢?

记忆中熟悉的监护人的面孔浮现在自己眼前,如果草薙也看到了这份报道,他会变成什么样子?

“我说过。”

身后伸出一只手,用力地把报纸抽走,揉成一团丢在地上,还没回过神的游作慢慢地转过身去,对上鸿上了见依旧冷漠的眼神,他站在游作身后,居高临下地看着对方,仿佛他的迷茫与痛苦跟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

“你已经不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了。”

了见上前一步,屈下左膝蹲了下来,银蓝的眼睛直视着那双充满水汽的绿眸,一字一句地诉说着他不想承认的事实。

“你已经死了。”

“……可是……我还活着……我还在这里……”

“在世人的印象中,你已经死去了,藤木游作。”

“我还活着!”

游作瞪着了见喊出了这句话,了见对这个态度的游作熟悉得不能再熟悉,那声线,是游作以Playmaker的身份决斗的时候才会有的,声音里夹杂着特有的坚定,而现在,了见正要摧毁这种坚毅,因为它的存在没有任何必要,一点意义也没有。

“你还活着这件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你……为什么……”

游作不可置信地看着了见,十年前,给予他勇气的那个声音正逐渐变小,现在的了见,仿佛是一个陌生人。

“难道……仅仅是为了把我关在这里?……”

了见没有打算听游作说下去,他朝四周张望了一下,突然一手抓住游作的肩膀把他从地上拉起来,赤裸的双脚踩在地板上的时间过长而有些发麻,游作踉跄了一下才站稳。

“我只是允许你自由出入房间,活动一个小时而已,时间已经到了,回到那个房间去。”

盯着游作的眼睛里有些愠怒,了见不由分说地把游作拉出了隔间,强硬地把他拽回阴暗的走廊里。游作的右肩被他抓得隐隐作痛,了见的力气不是一般的大,搞不好那一块皮肤都是红肿的状态。了见看起来很生气,不知道是因为游作擅自出来的时间超时了,还是因为他闯入了隔间看到了那些报纸。

了见手掌的温度隔着衬衫传入脉搏,淌入流动的血液中,让游作真实地感受到了生命的气息。他和了见都是活着的,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人,这绝对不是幻觉,也不是一个梦。

被拽住的肩膀发酸肿胀,游作想挣脱开,却一直都没有反抗的动作。

明明渴望被那个人触碰,明明想要被他注视,心,却在隐隐作痛。

这种疼痛说不定哪天就会完全爆发,将他对了见的心意埋没在绝望的瓦砖之下,再也无法萌生出来。

——你,醒醒。

十年前的那个声音,到底是谁?

为什么,越来越模糊了?


评论
热度(19)

© 蓝月月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