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月月er

喜欢舞台的不成熟唱见/写手/偶尔mad/偶尔cos/k/ygo全员/吃对手组/kalafina/国民/梶浦由记/黑执事/乙女/吉田亚纪子/fate/种花养老/开心就好

【左游/了游】七日·记 05

第五记  再次现身的汉诺塔

 

赤裸的双脚一步步地向前迈进,由起初的不不适应,到已经习惯冰冷的地板。游作踱步到前厅,发现了见正站在落地窗前,望着窗外的景色,白茫茫的雾气依旧萦绕在外,看不清外面的世界,游作在了见身后停下脚步,没有太靠近他。

自从走出白色的房间之后,了见就没有太限制游作的活动范围,只是每天活动的时间有限,因为“金色牢笼”程序的关系,游作触碰不了任何电子设备,就算不拷住手脚,他也犹如被禁锢住行动的囚人一般,什么都做不了。即使游作是头脑冷静的黑客,曾经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轻易地进入民宅,在了见面前,尤其是被设定牢笼程序之后,也不过是被拷住手脚的普通人,犹如被拴住翅膀的鸟,无法自由地飞翔。

游作只能在这华丽的笼子里生活,他无法改变任何结果,想逃也逃不掉,只能待在这里,在了见的身边陪着他,更多的,还是被关在白色房间里。

游作再次回忆起十年前的LOST事件,在狭小的空间里不停地决斗,不知何时才能出去,不知自己能活到什么时候,在那种不安和恐惧中度过的日子,即使逃离了那个地方,他也无法找回过去的生活,到头来,只能面对自己的命运。

这让游作觉得很不舒服,他摇了摇头,拼命地不去回想以前的事,即使现在被关在这里、即使被戴上象征所有物的项圈,对于了见,游作还是心存一丝希望,毕竟对方是给了他希望的人,在那个绝境下,给予他勇气,照亮满目疮痍的世界,让游作获得了重生,所以,他还是相信,了见不会对他做过分的事。

衣物的摩擦发出轻微的声音,被了见捕捉到了,果然,了见转过头瞥了他一眼,对站在身后的游作冷冷地下了命令。

“过来。”

游作没有说什么,默默地走到了见身边,他发现即使雾气笼罩,也还是能稍微看到窗外的景色,蔚蓝的海水波光粼粼,山林中的绿叶茂密繁盛,只是过了一会儿,又一层白色的雾气笼罩在房子周围,没过多久,整个世界又剩下了白茫茫的一片。雾气越来越浓,天空也变成了灰蒙蒙地一片,游作不由自主地触摸了窗户,金色的纹样依旧闪现在手掌之下,手离开后又消失不见。与金色牢笼一样,那些雾气也隔绝了他窥视世间的权利,就像了见所说,他已经不存在于人世,已经死掉的人,是没有自由可言的。

即使如此,游作也还是想跟他谈谈。

“了见……”

游作看着了见,才刚刚开口,突然身后传来什么东西启动的声音,两人闻声反射性地转过头去,不远处,触屏式的电脑突然被打开了,当看到屏幕显示的画面时,游作的头皮在一瞬间就炸开了。

大屏幕中央矗立着六环围绕的建筑物,直冲天际,末端深红色的根部犹如蛛网般扩散开来,与地面紧紧相连,红色与蓝色的光点漫不经心地飞舞着。游作当然记得这是什么,他费尽心思想要阻止它停下来的东西,牺牲了众多决斗者才得以登上塔顶,与最后的对手决斗的地方。

那是……汉诺塔。

最糟糕的是,此时的汉诺塔自下而上已经完成了四个圆环的形成,最后两个环还在建立数据,离最后完成的形态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汉诺塔正在运转着,并且即将要完成了。

怎么会这样?最后的决斗之后Revolver明明已经将汉诺塔关闭了,为什么它还在运行?难道……

“Revolver……”

游作盯着屏幕,情不自禁地叫出了这个名字。

“难道……你反悔了?你说过决斗之后会关闭汉诺塔的!”

“什么决斗?”

了见瞥了一眼屏幕上的汉诺塔,游作看他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揪着他的衣领吼道:

“你难道忘了吗!我们的最后一次决斗,你已经输了……快把汉诺塔停下!”

“我们有进行过那样的决斗么?什么时候?你说过那样的话么?”

“我……”

游作突然愣了一下,什么时候……对了……是什么时候跟他决斗过的?自己应该对他说过一些很重要的话,但是为什么脑海里的对话都是空白的?他们第一次的对决是在什么时候,决斗结束之后,对方遵守了约定把删除程序给了自己,然后……他说了什么?还有最后,他拼命地想让汉诺塔停下,他对对方说过一些话……但是,到底说了什么?

黑暗之中,好像有无形的黑网笼罩在破碎的画面之上,他想去触碰,却被弹了回来,仿佛重要的东西离自己越来越远……

 

宽厚的手再次包裹住游作的下巴,来回地抚摸了一阵子,手指托住下颚向上抬起,了见逼着游作直视自己。游作没有焦距的双眼倒映出了见越发冷酷的面孔,就像失去灵魂的空壳一样。

“playmaker,你搞清楚你现在的处境,现在的你,什么都做不到,你无法阻止汉诺塔的形成,也无法阻止我。”

“不……不是这样……的……我还能……”

“你还能战斗?”

了见放开游作退后了几步,用嘲弄的目光看着他,勾起了嘴角。

“要不然,我们再来一次决斗?最后的。”

游作咽了口唾沫,摆出了登录的姿势,却发现手上并没有决斗盘。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被关在这里的那一天起,决斗盘就和卡组就不在他身上了,在白色房间里住了这么久,他自然很清楚那里没有自己的私人物品,对于一个被监禁的人而言,这些都是多余的身外之物,不同于LOST事件针对决斗的实验,了见甚至不惜制造游作的死亡报道,也要把他实实在在地与世隔绝,囚禁在只属于自己的牢笼里。

游作看着手臂,眼睛里满是惶恐,一副不知道要怎么办的样子,了见甚至都没有登录LINK VRAINS的意思,他像是预见了结局一样,冷静地述说着最后的结果。

“连决斗都做不到的你,是无法阻止我的计划的。现在的你一无所有,你还想用什么来交换汉诺塔关闭的条件?”

了见说完就转身离去,没走几步,手腕突然被抓住了。他停下脚步,疑惑地回过头去。

五天以来,这是游作第一次主动与了见发生肢体接触,之前,不管是送餐还是戴项链,亦或是执行任务般地把他送回房间,游作都是一副很排斥的样子,不情愿的表情都写在脸上了,这些情况了见再清楚不过。此时,游作居然主动抓住了见的手腕,当然,仅仅这样抓着也无济于事,只要了见不主动动手停止程序,汉诺塔依旧会继续运转。游作微微低着头,刘海挡住了他的眼睛,看不清他的表情。

“把汉诺塔停下……了见。”

略微颤抖的声音,呼唤出的不是Revolver这个名字,而是他的真名。游作此时也不是战场上的Playmaker,仿佛也不是以对手的立场上与他交谈,而是藤木游作本身,最真实地呈现在了见眼中。现在的游作,手足无措,身体还微微颤抖着,看起来不像是在害怕,反倒是要做出什么决定一般,却又对未知的答案感到不安,仿佛还是那个十年前被了见救出来的孩子。

屏幕里,传来第五个圆环完成的声音。

与此同时,了见感觉自己的领口被用力往下一拉,他的上半身微微往下倾斜,脖子被环住,头往下低,嘴唇碰到了柔软的东西,游作的脸近在咫尺,表情看起来很勉强,却没有后悔的意味。

意识到对方在做什么的了见,表情终于有了一些波动,他慢慢地瞪大了眼睛,感受着这个来自游作的,并不熟练的吻。光是触碰到就很勉吃力,连接吻的方式也不对,游作还是踮着脚,让这个吻持续了一段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微凉的唇才慢慢离开,游作双手抓住了见的手臂,眼里满是急切,还有……那极力隐藏的悲伤。这一切的一切,都被了见看在眼里。

“把汉诺塔停下……我什么条件都答应你……”

游作抓着了见的双臂的手在不停地颤抖,缺氧导致他的脸颊微微泛红,因为用力过猛,他现在还在调整呼吸,微弱的喘息声回荡在空旷的客厅里,异常地清晰。发现了见没有回应,游作再次抓紧他的衣袖,毫不避讳地看着他,声音却在发抖得厉害。

“我答应你的任何条件……任何条件!”

了见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基于刚才游作的行为,他当然明白游作所说的任何条件指的是什么,那意味着他可以对游作做任何想做的事情。不管有多过分,不管有多残忍,游作都不会反抗,也不会有一点怨言。游作甚至会如他所愿,给他自己所有的一切,只要……是他能做到的。

为了停下汉诺塔,一无所有的游作只能提出这个要求。

了见看着游作许久,才掰开了游作的手,走到屏幕前,打开触摸式的键盘,随手输入了几串代码。复杂的字符在了见按下回车键的时候,化作绿色的光点,飘向汉诺塔,光电没入圆环处,第六环的变动程序慢慢停下,了见把屏幕关掉,一言不发地离开了大厅。

 

当晚。

游作没有像往常一样起来走动,也没有像之前一样努力地寻找逃脱的线索,他静静地坐在床边,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屏幕上的时钟显示为九点的时候,游作无精打采地站起,朝浴室走去。

镜子里的游作消瘦了很多,他解开扣子,脱下单薄的衬衫,长久不见阳光的皮肤比之前更要白皙通透,游作打开水闸,热水温暖着有些冰凉的身体,心,却越来越冷。水流滑过他消瘦的肩膀,顺着腰线流向大腿内侧,又沿着大腿流向小腿,在脚底汇聚成小小的水洼。游作低着头,轻轻地拨动着颈部的子弹项坠,即使被热水冲洗,它的温度还是那么低,就像那个人对自己冰冷的态度一样。

在黑暗中给予自己温暖的声音是何时消失的?他已经无心再去思考这些。

正如了见所说,他马上就会成为自己的对手——汉诺首领Revolver真正意义上的所有物,直到他被厌烦到丢弃为止。

游作换上新的衬衫,背对着门口站在房间的角落里。窗外没有月光,黑暗笼罩了整个世界,房间里只有一盏昏暗的落地灯散发出微弱的光,身后传来自动门打开再闭合的声音,游作缩了缩肩膀,依旧面向着窗外,他知道他来了,却不敢回头。

然而对方并没有打算给他喘息的机会,一双强有力的手握住他的肩头,有些粗暴地让他转过身来。

房间里的温度仿佛又降下了一些,了见的手是如此的炽热,游作却完全感觉不到。


=========tbc==============

CD22见哇w(゚Д゚)w

评论(21)
热度(25)

© 蓝月月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