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月月er

喜欢舞台的不成熟唱见/写手/偶尔mad/偶尔cos/k/ygo全员/吃对手组/kalafina/国民/梶浦由记/黑执事/乙女/吉田亚纪子/fate/种花养老/开心就好

【IV凌】面具·IV(12)

第十二章 接触

地下拍卖会的现场聚集了许多名门贵族,有些地位高上,有些身份尊贵,他们都戴着面具,彼此相互交谈却都不知道对方是谁。拍卖还没有开始,这些人都在兴奋地聊着可能会出现的商品,甚至还有人开始攀比起来,从数量到质量,还有对被丢弃的货品的嫌弃。空气中弥漫着腐败的气息,低语之中都是露骨的词汇和意味深长的句子,凌牙握紧了拳头,这些人,都得死。

他只要把这里的金主处理掉,他们就会难堪好一阵子,然后由上面的人来处理后续工作就好。即使神代家不复存在,但是当年的同盟还是有些许留了下来,只是现在不知道,还有谁在做这份差事,毕竟这可是处于危险边缘的工作。想到这里,凌牙不禁为阿克雷德家感到惋惜。

若是从前,以阿克雷德家的威望而言,这些人哪敢这么猖狂,他们只敢拘泥于狭窄的场所,而且不出几日就销声匿迹。自从那德高望重的现在规模如此庞大,听说也少不了那个家主在背后支持。

突然,拍卖场里的光线暗了下来,主持人上场,拍卖开始,周围的喧闹声越来越大,凌牙冷眼看着这一切,在心里做着倒计时,果不其然,到了某个时间点,厅里的光线全都消失了,拍卖才进行到一半,观众席里传来惊呼和唏嘘声。凌牙披上斗篷隐秘自己,早就摸场内情况的他迅速地冲上舞台,当快要得手的时候,灯光又突然亮了起来,凌牙的身影就这么出现在舞台上。

糟糕!

只要凌牙被发现,任务十有八九就不会顺利,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一个阴冷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你是谁?”

 凌牙回头一看,一个高瘦的黑衣男子站在他身后,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浅蓝色的眼瞳中没有一丝感情。

主持人看到这个人,慌张地跑到他面前像条狗一样讨好地笑了笑。

 “快斗大人!您可要帮帮我啊!”

 快斗?这个人是?…… 凌牙死死地盯着他。

快斗没理会身后的人,再次开口。

 “我再问一次,你是什么人?替谁做事?” 

说话期间已经有几个保镖一样的人冲了上来,凌牙直接给了这几个人一记飞踢,混乱之中,其中一人摔到观众席上的同时把凌牙拉了下去,来得及扣下扳机,凌牙直接夺过身边一个贵族拿着的小望远镜,对准他的脸,用尽全身力气猛地往下一扎,木杆的部分全部没进这个人的眼睛里,血流了一地。场面开始失控,拍卖场里乱成一团。

 “!——” 

一声枪响。 人群顿时变得鸦雀无声,凌牙拼劲全力闪躲着,身下的斗篷被子弹削去了一部分,如果凌牙再慢一秒,他的腿就废了吧。 


凌牙咬着牙逃出了拍卖场,突然感到小腿一阵刺痛,他掀起斗篷,看到腿上有一道灼伤,看来是刚才被子弹擦过留下的,伤口不是很深,但是灼烧感很不好受。

璃绪依旧在漆黑的房间里等着他,当看到凌牙出了冷汗,略显苍白的脸,璃绪的心就悬了起来,她赶忙把凌牙拉进来关好窗子,用手帕给凌牙擦汗。 

“没成功?”

 “……”

 璃绪的声音有些发抖,凌牙沉默着。 

“你安全回来就好,我们再多做些准备吧。”

 凌牙点点头,把水杯放在桌子上。

 “那个随从的身手实在是太强了,是至今为止最强的,搞不好……他的实力在我之上……” 

 凌牙刚想说下去,不料扯到了小腿上的伤口,他吃痛地半蹲下来,璃绪这才注意到凌牙一直用斗篷挡住那个地方。

 “凌牙受伤了?怎么不说呀!我去给你拿药!” 

“小伤而已!而且你现在出去会惊动他们的!IV已经开始怀疑我了,你要是……” 

“那也不能这样……我会尽量不发出声音的……”

 璃绪说着就要去开门,房门刚被拉开一条缝,璃绪就叫了出来,凌牙条件反射地往门口看去。

 烛光摇曳,IV面无表情的脸出现在门口,他没去看被吓到的璃绪,自顾自的走进房间里,把手里的药箱重重地放在桌子上。 

“璃绪,你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在就好。”

 “IV……” 

“快去!”

IV最后这句话,不想是那个对他们毕恭毕敬的小少爷,而是带着威严的,人偶店的主人。

璃绪没有见过这样的IV,一向什么都不怕的她居然退后了两步。纸包不住火,他们在做的事情迟早会被发现,凌牙不也因为怕IV知道这件事,从而阻止他,才极力隐瞒的吗?

璃绪点了点头,把房门关上便离开了。 IV板着脸,瞥了一眼门口的方向,然后把药箱打开,拿出所需药品,凌牙一言不发地盯着他,就算再迟钝,他也能感受到IV在生气。他还没见过IV生气的样子,这一时之间,凌牙居然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

IV把药放在桌上,走到凌牙面前单膝蹲下,他抓住凌牙的脚踝,把裤腿往上一卷,查看小腿上的伤口。那道伤口不算很大,但是皮肤被灼烧得有点厉害,IV皱着眉头,叹了口气。 

“事到如今,你还要瞒着我吗?” 

“IV……”

 此时的IV目不转睛地看着那道伤口,仿佛,那不是凌牙受的伤,而是灼烧在IV的胸口上的伤,刺痛着他的眼睛和心口,凌牙看着IV ,咬了咬牙。 

“我说过,我只我自己想做的事情。”

IV抬起头不可置信地看着凌牙。

 “所以,你没有必要……来趟这浑水。”

 阿克雷德家如此强大,凌牙不想把IV也搭进去,他和IV好不容易才再次见面,心意相通,要是IV再牵扯到什么因此送命的话,那凌牙的世界就真的什么都没了

。IV看着凌牙,表情是那么的淡然。 

“那么下次的代价,就是一条腿了吧?” 

“?” 

“再下次呢?两条腿?还是双手?然后是你的命?” 

“IV!我没有那么软弱!”

 “那在你眼里!我就是如此软弱的人吗!”

IV低吼一声猛地站起来直接把一旁的椅子撂在地上,木椅磕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响声,在那一瞬间凌牙甚至觉得耳膜都要被震破了,凌牙有些惊讶地看着他,这个自己曾经的小弟,那个傻得不行的小少爷,就算成了恋人也处处让着自己的IV,居然在跟自己叫板?凌牙的火气也在头上,他顾不得现在是深夜,也顾不得腿上的伤,同样猛地站起来嘶吼道: “你跟我闹什么脾气!你还是小孩子吗!我只不过是想……”

 “想保护我?笑话!”

刚说到一半的话被打断了,之后要教训IV的话凌牙一句也说不出来,他张了张嘴,却感觉有什么东西堵在喉咙里。IV向前走了两步,死死地盯着凌牙,这个名为鲨鱼的猎物。

IV的眼神里满是危险的意味,那是凌牙从来没有见过的,他甚至被IV的气场压制得喘不过气来,IV离凌牙的距离越来越近,戴着手套的手指捏住右脸的面具,慢慢地,把它脱了下来,扔在桌子上,IV还在向凌牙靠近,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凌牙只能往后靠,IV的皮鞋磕得地板咯吱作响,一步一步,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IV慢悠悠地把手套也脱了下来,丢在地上。凌牙看着他这一系列莫名其妙的举动,有种不祥的预感。那是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威胁的意味。

“IV,你要做什么?……” 

脚步声停止,凌牙也无路可退了,IV双手扶在凌牙肩膀上轻轻一推,凌牙往后摔到了床||||上,IV直接压上去,在凌牙开口之前堵住了他的嘴。

 如此蛮横又霸道的吻,仿佛在宣示着占有权,凌牙开始捶打他的后背,IV烦躁得按住了凌牙的双手,就着压着手的姿势撑在被褥上看着他。凌牙缺氧的脸染上了一片绯红,他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 

“不管你愿不愿意,你今后不能再一个人行动了。” 

“凭什么……要听你的……”

 “这可由不得你了,凌牙。”

IV说完就放开了他,重新站在床边,凌牙揉着手腕坐起身,IV继续蹲下查看凌牙的伤口,他用大拇指抚摸着那道伤痕,有意无意地擦过伤口,凌牙咬着牙闷哼了一声。

“这伤,是谁留下的?”

“我……我怎么……”

“说。”

IV伸出舌头,有意无意地在伤口周围扫了一圈。

“嘶——我不知道他是谁!好像叫什么……快斗……”

IV闻言,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他站起身,托着下巴思考着什么,房间里沉寂了好一会儿,凌牙都快要受不了了,他刚想问些什么,IV却突然开了口。

“我倒是有个办法,应该可以把他制服。”

“真的?”

“嗯,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抓活的。”

凌牙有些疑惑不解,那个叫快斗的人光是压制性的攻击都不能制服,说凌牙的攻击基本伤不到他都不过分,IV居然还要活抓,不能理解。IV解释道:

“你想想,就算你们杀了快斗,还有一个阿克雷德家的家主呢?只要把快斗抓到手,通过某些方式告诉那个家主,这不就很容易就能将他们一网打尽了么?而且快斗手上肯定有很多阿克雷德家的情报,就这么杀了他,不可惜吗?”

凌牙听完这一番话,觉得颇有道理,殊不知这只是IV想把快斗带出来的一个借口罢了。从IV在那个家里看到快斗那个样子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

这个从小就被IV视为另一个兄长的人,他必须要把他救出来,让他远离那个早就已经变样的大哥,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评论(2)
热度(13)

© 蓝月月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