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月月er

喜欢舞台的不成熟唱见/写手/偶尔mad/偶尔cos/k/ygo全员/吃对手组/kalafina/国民/梶浦由记/黑执事/乙女/吉田亚纪子/fate/种花养老/开心就好

【IV凌】面具·IV(15-16)

15 间谍

隔天,IV看到凌牙在厨房里准备晚餐。他把外套脱掉搭在沙发上,卷起袖子走到凌牙身边,凌牙的余光注意到了,他慢悠悠地背过身去,IV什么也没问,直接在旁边打起了下手。

凌牙停下了清洗蔬菜的动作,没有回头,往后看了看。IV的动作跟以前在家里的时候一样娴熟,几年过去了,虽然他已经成年,但是骨子里本质的东西却没有变。注意到凌牙目光的IV抬起了头,有些高兴地对他笑了。凌牙有些恍惚,眼前的IV与童年记忆中的那个小少爷重合,让凌牙一时之间分不清现实。

——凌牙,我这样做对吗?

——勉勉强强吧。

——那你再多教我一些嘛!

——别吵了,先把这个做好。

——哦……

“凌牙?凌牙?”

“……?”

IV的呼唤声把凌牙拉回了现实,他伸手想去触摸凌牙的脸,被拍开了。凌牙转过身低着头继续做自己的事情,IV叹了口气。不过他心意已决,他今天就要和凌牙说清楚这件事。

“凌牙,我有话跟你说。”

坐在沙发上的凌牙抬眼一瞄,立刻把手上的书甩在沙发上站起身来,IV拦下凌牙,对方左闪右避地硬是从那个范围内跑了出去,IV追着凌牙来到了他的房间,关上房门的那一瞬,IV不管凌牙怎么打自己,直接把他搂在怀里。凌牙一直在挣扎,他先是捶打IV的背部,对着他的腿又踢又踹,一直闹腾到没力气了IV也没有放开他。

“凌牙……”

“你放开我!我不想见到你!”

“阿克雷德家的身份我已经舍弃了!”

凌牙一愣,一脸诧异地看着他,IV看着凌牙的眼睛里,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托马斯阿克雷德,早就在那场爆炸中死去了。凌牙,现在的我是IV,是这个城市里的商人,是人偶店的老板,那个家族的事情已经跟我没有任何联系了……我已经……”

话还没说完,余光就瞥到凌牙就要招呼上来的拳头,他反应迅速地接住了凌牙的拳头,为了压制住凌牙的攻击IV整条手臂都在发抖,若不是他反应快,恐怕自己早就被打趴下了。凌牙是认真的,他不是再开玩笑。

“混账!!”

“……?”

IV有些不懂凌牙在想什么了,如果说他是介意自己的身份,那么自己已经解释清楚了,为什么凌牙还这么生气呢?

“你把你的家当做什么东西了?!说走就走,说不要就不要,那个在世人眼里是多么崇高的存在,你居然对你的家族一无所知?父亲……他还经常跟我们提到过……要效仿他们……为了保护自己要变得强大……”

“……”

听到这番话,IV一时无言,但是,那个家早就变样了,早就不是当初的那个家了。凌牙别扭地看向一边。

“他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大哥了……”

“你们就不能好好地沟通吗!再不济你把他打一顿,问清他事情的真相!那不是别人,那是你的亲人啊!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他是真的变质了,那你就用你的方式,让他清醒过来!!”

凌牙一步上前,抓住IV的衣领。

“……我只剩璃绪这一个亲人了……你还有家人……和朋友……明明……好不容易才见到了……”

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小,IV看到凌牙埋在自己怀里,没忍住摸了摸他的头,凌牙吼道:

“要我是你的兄长,我非得打断你的腿!”

“凌牙……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介意腿的事情啊……”

 凌牙瞪了他一眼,放开衣领改成双手拽着他的两鬓,往下一扯,IV吃痛地闷哼了一声,凌牙气鼓鼓地别过脸,IV看着他,这些年为了妹妹奔波的劳累,加上压力,还有现在得知自己身份的不安感,各种复杂的事情交错在一起,他真的消瘦了很多。

他抱着凌牙,彻夜未眠。



“我不同意”

“让我去。”

“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同意的。”

“我懒得理你。”

凌牙自顾自地整理着资料,璃绪推开门走进来,把新的资料交到凌牙手上。

“我能查到的就是这些了,阿克雷德家自从那次陷落后就是一个谜,没有人知道他们的任何底细,只知道他们频繁地接触地下交易,不只是人口贩卖,还有金钱上的交易等等……”

凌牙一边看着资料一边点点头,璃绪喝了一口水,跟凌牙讨论起可行的方案。这天凌牙突然告诉IV,他他打算以自己作为诱饵,混进最近那批被阿克雷德家看上的“商品”里,亲自去那里进行调查,之前的计划失败了很多次,凌牙自己也不甘心,他非得给这些腐败的贵族一点颜色瞧瞧,否则他是不会停手的。

看着凌牙和璃绪讨论得有理有据的,甚至连时间都要确定了,IV直接拍桌站了起来。

“你们不要再开玩笑了!那家伙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凌牙回头看了他一眼,坚定的回答他:“即使再难,我也不想放弃。”

“凌牙,那家伙现在现在不知道已经变成什么样了,他连快斗都能那样伤害,他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凌牙把资料看完后放在一边,走到iv的面前。

“快斗对他来说很重要?”

“那是自然的,他们两个小的时候关系就很好。”

“也就是说只要我把快斗带出来,那个家主就等于失去了左膀右臂吧?到时候你再将他一网打尽不就好了?”

“他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对付!他继承了父亲所有的纹章之力!”

凌牙有些疑惑地歪了歪脑袋,用手托着下巴。

“纹章之力?我是有听说过,阿克雷德家是有一种神秘的力量一直在守护着他们,这也是他们屹立不倒的原因……你也有这个力量吗?”

“怎么可能,那时候父亲去世了,克里斯出来的时候继承的仪式就已经结束了。”

“这个力量能做什么?”

“无所不能,不排除他会用在那些买回去的孩子身上。”

说到这里,iv看着凌牙的眼神里流露出不舍和担忧,他抓住凌牙的肩膀。

“凌牙,我知道你想成为跟你父亲一样的人。我好不容易才跟你重逢,我真的不愿意你一个人去冒这个险……”

“难道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我,只做我想做的事情,就算是你,iv,你也无法阻止我。”

“凌牙,我还是跟你一起……”

“不行。”

凌牙把iv的双手拿开,皱了皱眉。

“为什么?”

“他要是知道你还活着,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你要是被发现,那么我的计划就全都乱了。”

凌牙不愿意放弃地又开始思考起新的对策来,iv握紧了拳头。

这几年过去了,那个家一直是他的心结,已经变样了的家族,对他来说就是一个心病,他也一直在计划要除掉克里斯,毁掉那个家不成家的地方,但是面对自己的亲人,他真的下得去手吗?快斗呢?杀了克里斯,快斗真的能得到解脱吗?

IV看着凌牙瘦小的背影,他还这么小,就有了担当家族使命的勇气,自己跟凌牙的目的,明明是一样的……

IV没有跟他们打招呼就一个人走出了房间,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左右,iv再次推开房门,他的手上多出了一个小盒子。

“凌牙,你真的决定要一个人去?”

“不管你说什么,我都要去。”

“纹章之力有其中一个力量就是操纵人心,让你在没有自我意识的情况下按照他的指示来做事,心志再强也没有用。”

凌牙有些吃惊,他知道这个力量的强大,但是没有想到居然能做到这个份上,如果那个家主用这个力量让他说出自己的真实情况,就算是再强大的鲨鱼也无法逃离这个操控。

“但是,有了这个,你或许可以在一定程度下保持清醒。”

IV从盒子里拿出一个白色的小饰品,颜色朴素得好像是随处可见的那种便宜货,在凌牙看来,那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耳钉。iv把它捏在手上,放在凌牙面前。

“我用了很多种方法,把它打磨得很粗糙,没有人会想到,这是阿克雷德家面具的一部分……是我在父亲的尸体旁捡到的碎片。”

在凌牙惊异的目光中,iv抬起手,温柔地抚摸凌牙的耳垂,然后,轻轻地帮他戴上耳钉,凌牙的头发多少挡住了那个地方,不仔细看不会注意到那个耳钉的。iv苦笑了一下,抚摸着凌牙的脸。

“这大概……是我力所能及能为你做的了……”

凌牙抓住iv的手,很久都没有松开,通过指尖传达的温度,仿佛在告诉iv凌牙此时的决心,和对iv的谢意。

“凌牙,你听好了,这个耳环只能让你保持清醒,但是你身体上的行动还是会按照他的指示来做,到了那个时候,你一定要注意,千万不要让他对你起疑心。”

“……我明白了。”

 璃绪离开后,凌牙用指尖轻轻地抚摸着戴了耳钉的耳垂,这一次,有iv的帮助,他一定不会失败。他会活着回来,至少,要把那个叫快斗的人带出来。iv有句话说得没有错,快斗肯定知道一些阿克雷德家的秘密,如果快斗见到了iv,一定会发生什么改变的。凌牙正想得入迷,突然一双手从后面抱住了他,抚摸着凌牙锻炼得正好的腰线。

 “iv!……你突然……做什么……”

 “你就要离开我……去他的身边调查……我不能接受,他会碰你……凌牙……你是我的……你不可以和其他人……”

 “iv!我才不会……唔……”

 夜色朦胧的夜晚,暧昧不清的气息,离别与不舍,此时的他们还不知道,他们将面对的是怎样的结局。


16.潜入宅邸

木质的车轮嗑在硬质的石板路上吱呀作响,车夫娴熟地驾驶着马车,驶向茂密的树林深处,这是简易的拉送货物的车,而上面装着的,也的确是“货物”,跟以往有区别的是,那些都是活着的,人类。他们姿势不一地靠坐在粗糙的木板上,有的双眼无神,有的相互倚靠,还有的瑟瑟发抖,他们似乎都对即将到达的目的地感到不安与彷徨,却又无法逃脱。失去面具的他们,在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人权,他们就像任人宰割的羔羊,等待着被处刑的那一刻。

在车子最里面的角落里,单独坐着一个人。他盘着一条腿,手肘随意地搭在另一只屈起的腿上,穿着破破烂烂的斗篷,脸也有些脏,身上的衣服也干净不到哪去,看起来跟这群孩子没什么不一样,甚至比他们当中的一些人还要糟糕。他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双眼紧闭,任由身体随着惯性随意摇摆,不一会儿,马车停了下来。

华丽的黑色铁门被推开,上面沾着些许夜晚形成的雾气留下的露珠,这湿冷的天气真让人感觉不舒服。车夫皱了皱眉头,接过了侍从手里的钱,把车后座的木板打开。

“下来!”

一声嫌弃而厌恶的招呼声,孩子们都害怕得不行,一个接着一个从车上下来,不敢怠慢一分一秒的时间,生怕不听话,就会被谩骂或者殴打。眼看人都差不多下来了,车夫搓了搓有些酸痛的手,戴上手套,他发现还有一个人坐在角落,低着头,看样子好像是睡着了。车夫不耐烦地喊到:“快下来!说你呢,别睡了!”

紧闭的双眼这才不慌不忙地撑开,纯净的蓝色倒映出装饰华丽的别墅,没人发现,这双蓝色的眼睛里透露出的沉重的感情,还带着些许的不屑。


孩子们都用好奇而害怕的眼神打量着这富丽堂皇的地方,这些家具和装饰品他们都没见过,他们被这些漂亮精致的东西所吸引,却又不敢去触碰。正当他们看得入迷的时候,突然又传来了一个命令的声音。

“排好队,一个一个地过来。”

虽然比之前听到的声音都要平缓,但是却异常地冰冷,没有任何温度。孩子们按照吩咐排成了一条直线,一个一个地让家主审视。人并不多,但是克里斯在看到第十五个的时候就心不在焉地搞起了小动作,他先是摸了摸头发,又顺手拿起放在沙发旁边的书随意地翻了几下,快斗是已经习以为常了,他也不出声,任由克里斯做着那些意义不明的举动。不好受的就是孩子们了,越到后面速度越慢,他们都被这两个人的气场或多或少地震慑到,每个到克里斯面前的孩子不是瑟瑟发抖,就是低着头,都不敢直视他们。起初,克里斯还撑着脸,一般没什么问题的时候就点点头,或者挥挥手,示意货品合格了,那些被吓坏的孩子都是跑着离开的,倒数第五个孩子因为克里斯迟迟没有动作,动都不敢动,最后克里斯好像记起来他还在审核商品,喉咙里发出“嗯”的一声,那孩子才敢离开,他差点就被吓得哭出来了。眼看就要审核到最后一个人,克里斯头也不抬,端起了侍从正好送上来的红茶。快斗此时把目光移到克里斯身上,等他发话。他们一直重复这样的工作,没什么新鲜感,枯燥无味。

对面的孩子也低着头,他慢慢地把他的斗篷脱掉。

与此同时,克里斯的眼皮动了动,红茶中倒映出的自己苍白的脸,他的手明明没有抖,茶面却泛起了涟漪。注视着克里斯的快斗,似乎也察觉到什么不对劲,他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场,直接噎住了他的喉咙,这股气场很熟悉,但他不记得是在哪里碰到过了,败在快斗手上的人数不胜数,他自然想不起来到底是谁。有谁埋伏在阿克雷德家附近吗?为什么感觉会这么近?

简直就是……近在咫尺。

难道……

快斗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眼神转移到这最后一个商品身上。克里斯凝视了红茶好一会,最终还是没有喝下去,没有之前那副昏昏欲睡的样子,克里斯淡然地抬起头,盯着眼前的孩子。

这最后一个商品,跟之前的孩子都不一样,他没有发抖和害怕,也没有低着头,相反,他一脸不屑地瞪着他们。这两个连名门贵族都或多或少惧怕的人,却没有让这个孩子感到一丝的恐惧。快斗看到他几乎是用下巴在看人,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令人感觉很不舒服,在他们的面前,还没有人敢这样做的。快斗有些不高兴了,他上前一步。:“你这是什么态度?”

神代凌牙瞥了快斗一眼,随意地把斗篷甩在一边,不知道是不是嫌对方太吵,凌牙也装模作样地揉了揉耳朵。

“你是家主吗?”

“什?!”

“不是家主就不要跟我说话。”

快斗被他呛得话都说不完整,三年之久,那些贵族和平民谁不是对他们毕恭毕敬,敢怒不敢言的,眼前的这个孩子实在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快斗差点就没忍住要上去教训他一顿,他心里这么想着,也的确这么做了。然而,克里斯一脸笑意地抬手挡住了就要冲出去的快斗,凌牙看到快斗没法拿自己出气,还嚣张地“哼”了一声,克里斯上下打量着这个孩子,身型瘦小,裸露出的腿部和胳膊上有一些小伤口,这是他白皙的皮肤上的瑕疵,不过这并没什么影响。看起来也是曾经激烈地反抗,敌不过才被抓进来的,克里斯笑了笑。

“你叫什么名字?”

“……凌牙。”

凌牙瞥了克里斯一眼,闷声闷气地哼出了两个音节,这态度好像还不情愿告诉克里斯他的名字一样,快斗一个眼神瞪了过去,凌牙根本不害怕,跟他大眼瞪小眼地用眼神厮杀起来。克里斯饶有兴趣地看了快斗一眼,继续问道:“你多大了?”

“十五岁。”

“呵……都这个年龄了才被卖到我这里,你也是挺厉害的。”

凌牙没有出声,等着他继续发话。克里斯终于拿起红茶在手里晃了晃,抿了一口,他也不卖关子,直接扔给凌牙一个他认为凌牙答不上来的问题。

“你被男人玩过么?”

快斗听着这么露骨的提问,感觉有些不舒服。这回,应该能稍微减减凌牙的锐气吧。谁知道凌牙也笑了,他踏着缓慢的步子走到克里斯面前,快斗的右手不动声色地摸到了腿上的枪。克里斯把已经空了的茶杯放到左手边的矮桌上,抬起头看着凌牙。凌牙压低身体,整个人往克里斯身上凑过去,他盯着克里斯看了好一会儿,一只手撩起克里斯垂在肩上的一缕银发,把它们绕在手指上,再放开。然后又一下一下地抚摸着那缕头发,缠绕,放手。这个动作重复了好几次,凌牙用暧昧的语气告诉他。

“男人是没有,女人你介意吗?”

“有点意思。”

小小年纪,玩过女人?


快斗按照惯例把商品们关进地下室里,想到今天那个叫凌牙的人,他就开始生闷气,这个下等的平民实在是太无礼了,他这种性格一定会在这里不少苦头吧,正想着,突然有什么东西砸到他的背部,他本能地回头一看,一颗石子落到地上,不远处,凌牙挑衅地看着他,手里还抛着几颗小石头,仿佛在告诉快斗,这是我砸的。快斗正好气头上,刚想说些什么,一个银白色的身影突然闯进他的视野。

“克、克里斯?”

“快斗,去楼下收拾一下,然后把那几份急件送到我房间。”

快斗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克里斯好像直接无视了凌牙的存在,他并没有在乎“商品”在家里乱跑,其实,他们也没有明着说“商品”不能在房里自由活动,就算不明着说,他们也不敢出来活动,见快斗没有反应,克里斯带着有些训斥的口气。

“快斗,没听到我说话吗?”

“……是。”

“等等。”

凌牙走过来,看了看快斗。

“你明明就不愿意做,为什么不拒绝他。”

快斗冷眼看着这个散发着傲气的小鬼,整了整风衣,克里斯的态度倒是无所谓。

“你们可以配合着干活,我也不介意。”

“我才不干呢。”

“你不愿意做,那你就让快斗去做好了。”

听到克里斯这种使唤仆人的口气,凌牙有些看不下去。


“那你有想过快斗的感受吗?”

评论
热度(8)

© 蓝月月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