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月月er

喜欢舞台的不成熟唱见/写手/偶尔mad/偶尔cos/k/ygo全员/吃对手组/kalafina/国民/梶浦由记/黑执事/乙女/吉田亚纪子/fate/种花养老/开心就好

【左游】AI往左轮大大的后花园里扔了一只游作

*已弃疗,没有文风可言,文笔肥肠接地气,慎入。左游鸿上游随意了反正是他俩没毛病【。我还是习惯叫他左轮【。】傻白甜OOC狗血剧情,慎入

*阿苍苍生日快乐!!!这里也发一份。大家也来吃糖不要客气2333

*时间线我也不知道,反正是原作背景,左游已经相互面基过,草薙也知道左轮真身的情况下【混乱】

*宇宙第一高富帅苏炸属性左领导人间体X突然失去钱包和通讯工具又冷又饿不知所措作作【……】

*我还是习惯叫他左轮【。】先叫左轮把OJL




如果可以选择,藤木游作大概死也不会做这么丢脸的事了。

他现在正坐在一块岩石上怀疑人生,这里是一片树林,本来只有一条大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碰上了很多分叉口,走了很久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他实在是累得不行,才不得已坐下来休息一下,他的体力并不是很差,打起精神的他,追着某人绕link vrains打几圈都不成问题……可能仅限link vrains。游作落得现在有些狼狈不堪的境地,是有原因的。

而且是非常蠢的原因。

今早,游作向往常一样醒来,因为天气很冷,他在被窝里蹭了好一会儿,今天是周末,草薙那边也没什么事,就想着多睡一会儿。他打了个哈欠,把脸藏进被子里缩成一团,准备继续和梦里某个劲敌继续互相抽打的游戏,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是打得还是挺爽的。就在这时,窗户那边传来敲击玻璃的声音,他从被子里探出脑袋,在想是谁这么无聊,一大早的敲窗户,当看清窗外的东西时,顿时睡意全无。AI正骑着决斗盘,在窗外朝着他手舞足蹈,不停地做鬼脸,一副挑衅的模样。游作突然想起来,昨晚上因为太累没有把他关进柜子里,AI在外面干什么?

看到游作无动于衷,AI停下了跳舞的动作,默默地举起双手,比了个中指。

不到半秒,砰地一声,窗户被打开了。

“AI!”

游作刚喊出一个音节,就被冷风刮了一个激灵,冷空气呛到了口腔,他咽了好几口唾沫才缓过来,脸也被吹得有些疼,但是他顾不上这些,AI这样在外面呆着太显眼了,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好在现在时间还早,没有几个路人,他扶着窗户朝外面叫道:

“你快给我回来!要不然我马上就把你分解了!”

“你来啊~你能分解你现在就来~”

游作一拳打到窗户上,用最快的速度换衣服,他是真的生气了,然而他套了件衬衫之后,发现怎么都找不到制服外套了,这时,窗外又传来了动静,只见AI把自己的外套包在身上,领口搭在他头上,就像一只小动物裹着一床棉被一样,看到没有外套的游作,AI幸福地搓搓手,决斗盘摇摆的幅度更大了。

“小游作冷得瑟瑟发抖呢!真!可!爱!”

说完,盘腿坐在决斗盘上,一溜烟就飞走了,游作跑下楼,发现AI停在不远处的遮挡棚上,看到游作,又飞了起来,意识到自己被戏弄的游作想都没想就追了出去。

然后他被他这个决定蠢哭了,欲哭无泪。

AI一直飞到Den City的名胜地,游作的体力还没有完全透支,即使没有吃早餐,他还是能坚持一会儿,AI还在往山上飞,一直到山腰处才停了下来,游作绕上两个拐角之后,脸色已经开始发白了,AI像是算准他快支撑不住,所以停了下来。

“AI……你这家伙……”

如果不是一只手捂着肚子,另一只手扶着树,游作这句话还算挺有气势的。AI拿出制服口袋里的东西朝游作晃了晃,那是通讯工具和钱包,游作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小游作不是很厉害吗,看看能不能在没有任何帮助的情况下走出这里呢?”

“你别开玩笑了,等我回去马上就把你……”

“你能回得来再说!!”

被游作的眼神杀得片甲不留的AI,再次落荒而逃,而这次是吓得再也不敢出现了,游作叹了口气,朝四周张望了一下,走出这里也不是难事,只要顺着来时候的路走回去就可以了,就在他已经在心里分解了AI一千八百遍的时候,突然停下了脚步。怎么感觉,好像并不是来时的路啊,游作看了看树叶和花卉,试图从它们的种类和形状分别出道路的不同,然而不管走到那里,出现的都是新的植物,花的颜色也都不一样。一个他不愿意承认的事实摆在眼前,他迷路了。

一阵冷风呼啸而过,单薄的衬衫根本抵挡不住这么冷的风,冷空气从脖颈处灌入,冰冷刺骨的感觉席遍全身,游作试图抱紧自己的身体,但是一点用都没有。

回忆完毕。

游作无精打采地站了起来,在不知道要怎么办,正准备在脑海里分解AI第一千八百零一次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声低音炮。

“游作?”

游作一惊,猛地回头,只见他的死对头,网名应该是叫Revolver的家伙,白色的外套里还是穿着那件熟悉的粉色T恤,正抱着一纸袋的食物和蔬菜,一脸严肃地盯着自己。

“你……你……”

怎么好死不死,偏偏在这种地方碰到他。游作并不是很想搭理他,退后了几步,对方自从叫了名字以后也没有出声,依旧保持着严肃的眼神盯着游作,好像班主任在用眼神质问为什么不写作业跑出来玩的学生一样,气氛一时间尴尬起来。

半分钟以后。

咕——

游作捂着肚子,只想一巴掌戳死自己。他等待着左轮的嘲笑和调侃,谁知道他愣是没出声,该不会是憋笑成内伤了吧,就这么又过了好一会儿,对面终于开口了。

“走吧。”

“……去哪?”

“我家。”

不想去。游作的不情愿,都写在脸上了,反正欠他人情,总没有什么好事。

“你这样会感冒的,快过来。”

左轮没有询问他的意见,直接转身走了几步,发现游作还没跟上来,他又回过头,语气有些不耐烦。

“快点。”

游作还是一脸别扭地跟了上去,他才知道,原来这不远处,还有一栋房子,之前草薙在海边摆摊的时候看到过,原来是这家伙的家吗?

到了目的地,游作站在玄关附近,不知道该往哪儿走,这里太大了,大得让他有点慌,他不是怕有钱人,他只是晕豪宅而已。当然他是不会表现出来的,他还在发呆,左轮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件外套,递到游作面前。

“穿上。”

还没答应,就打了个喷嚏,游作揉了揉有些痒的鼻子,没办法,为了不被那严肃的眼神盯着看太久,游作只能随意地把外套披在身上,唯一的心理安慰就是,这件外套还好不是粉色的。顿时,身上的寒意开始慢慢消退,加上室内供暖,他稍微缓了过来,可能是因为身体放松下来,肚子又开始叫了,左轮并没有取笑他,走到厨房里打开冰箱,翻找着什么,他头也不回地背对着游作,问道:

“牛奶可以吗?”

游作的脸色有点不好,这个人是对手,跟他并不熟,只想快点走,但是,好饿,好冷,游作把脸别过一边,声音闷闷的。

“我喝水就行……”

话音刚落,左轮砰地一声关上了冰箱,自顾自地拿起锅加热,把牛奶倒了进去,游作看到左轮一直瞪着那口锅,好像要把它捏碎一样。

他生气了?

游作没有再做声,他静悄悄地走到沙发处坐了下来。第一,这里是别人家,还是老实点。第二,他是左轮,不想跟他扯上关系。第三,回去一定要好好地教训一下AI。过了一会儿,左轮端着一杯热牛奶,还有一些小点心放在游作面前,自己再次回到厨房给自己搞了一杯什么,游作闻到了咖啡的香味,果然,左轮又端着一杯咖啡走出来,坐到游作对面,看到游作盯着自己,他率先拿起点心咬了一口。

“放心吧,没下毒。”

“……”

游作默默地喝起了牛奶,把饼干曲奇之类的泡进去,慢慢地吃着,身体回温的同时,脸色也渐渐变好,看着脸颊因为热度变得绯红的游作,左轮放下了咖啡杯,盯着他看。

“你怎么会在那种地方?”

左轮发问的时候,游作刚把一块点心吃进去,为了能尽快回答他,游作加快了咀嚼的速度,左轮没催他,也没说什么,只是盯着看,终于,游作把东西咽了下去,刚想说什么,房间里突然响起了警报声,游作吓了一跳,牙齿都差点磕到杯子上。

“没事。”

左轮站起身,来到父亲躺着的医疗器械旁调整着什么,游作看着他的背影,这个人的父亲如果这么早就去世的话,那么他一个人,是怎么过来的呢?自己跟他的接触也仅限于决斗而已,游作突然发现,他嘴上说着很讨厌他,很恨他,但是他实际上并没有真正地深入了解过这个人。落地窗外的光线有些阴暗,左轮看着窗外的景色,再次提问。

“继续刚才的话题,你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游作走到他身边,朝窗外看去,他发现即使从这里看下去,也看不清那迂回的山路,能熟悉这条路的,估计只有住在这里的左轮了。

“一般来说没人会在那么荒凉的地方逗留,附近也没有什么娱乐设施,你……怎么会跑到那种地方?”

面对他的追问,游作叹了口气,非常不情愿地把实情都说了一遍,左轮托着下巴,有些不爽地嘀咕道:“是么……看来那个AI,确实有销毁的必要……”

“你说了什么?”

“没什么。”

左轮正打算回到大厅,这回换游作叫住了他。

“我也差不多该走了,今天……”

游作别扭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的声音。

“今天……谢谢……下次再见面的时候我们还是对……”

“你这感谢的方式也太敷衍了吧。”

游作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他才注意到,左轮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盯着自己,上下打量,意义不明。

“你……你什么意思?”

左轮突然就笑了,游作当然见过这个笑容,每次他要做什么志在必得的事情的时候,都会露出这种笑。

“谁知道呢,作为劲敌的playmaker欠的人情,得好好地让他还清才行。”

刚说完,阴沉的天气突然电闪雷鸣,紧接着就是雨水撞击玻璃窗的声音,那声音堪比雷声,如果窗户不够结实,早就碎了,游作这回真的是不知所措了,他看着砸在玻璃窗上的雨水,肩膀都垂了下来,难道不祥的预感指的是这个吗!左轮也被这突如其来的鬼天气弄得有些烦躁,他挥了挥手。

“暴风雨啊……看来你一时半会是回不去了,去打个电话吧。”

游作看着消失在门口处的左轮,生无可恋地跟着他走了进去。

 

“喂,您好,哪位……啊啊啊!游作!你跑到哪里去了!我很担心你啊!!”

屏幕里是监护人一脸着急的面孔,一直说着担心的草薙根本就没有停下嘴的意思,游作好几次欲言又止,又不敢打断他,因而插不上话,好在草薙没有唠叨多久,就坐了下来。

“那么,你现在在哪里?冷不冷?饿不饿?有没有热狗吃?”

“草、草薙先生……”

游作刚想说什么,左轮就直接走了过来,坐在游作旁边,还一直往游作那边挤,游作被他挤得有些尴尬,往旁边挪了挪,鬼知道那家伙又往这边挪了一下,好像要把他圈起来似的。游作没有再动了,草薙看到是左轮,一脸什么都明白了的哦了一声。

不是啊!不是你想的那样草薙先生!

在心底呐喊的游作,表面上当然还保持着矜持的模样,左轮瞥了一眼屏幕,没说什么,当然也没有要走的样子,他身体往后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事情的原委我都听这家伙说了,等雨小一点,我就过去接你。”

游作还没回答,靠在沙发上的左轮突然直起身体,盯着屏幕里的草薙问道:

“你要过来?”

草薙点点头,左轮歪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游作没理会他,只是奇怪草薙会知道来的路?可能在这边摆摊久了偶尔有上来过吧,他没有太在意,继续问道:

“这家伙?”

“是哦,这家伙。”

草薙说着把手伸到一旁摸索了一下,不一会儿,游作的决斗盘被他拿了过来,AI没有披着游作的外套了,他缩着身体跪在决斗盘的弧形面上,还被草薙勒令不准掉下来,要跪稳,看到游作的AI,居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哇!呜哇哇!游作没事啊……太好了……”

“你给我好好地跟游作道歉,胡闹也该有个限度。”

“对!对不起!游作大人请原谅我!我再也不敢了!!”

“……”

那家伙在干什么?刚开始明明还理直气壮的,现在哭得要进墓地一样。草薙似乎看出了游作的疑虑,跟他解释道:

“AI只是想跟你开个玩笑,把你的衣服和通讯工具之类的东西都拿走,想着捉弄你一下就回来找你的,谁知道回去的时候发现你不见了,这家伙着实吓了一身冷汗,急匆匆地来到了我这里,又哭又急地把事情解释清楚了,我才知道你失踪了,刚想着顺着他说的方向去找你,结果就下起了雨。”

AI又是哭又是道歉,还在弧形面上一直土下座,要保持那个平衡真的不容易,听着AI一声声的道歉,非常有诚意的样子,感觉也不像是装的,他突然心一软,气也消了很多。

“行了……我又没出什么事,这次就先放过你,再有下次,就把你分解掉。”

“是!是!遵命!游作大人!”

AI流着幸福的泪水躲进了决斗盘里,因为,他不想面对左轮几乎要杀了他的眼神。左轮一只手撑着下巴,嘴被他挡住了一半,发出模糊的嘀咕声。

“你也太温柔了点……”

“你说了什么?”

“没什么。”

两人没有再说话,沉默了好一会儿,为了缓解一下有些沉闷的气氛,草薙一脸过来人的表情发话了。

“那么,等雨稍微小一点我就出发。”

“啊,你要过来的话,给我准备两份热狗套餐吧,豪华版的那种。”

“豪、豪华?……还是两份?!”

“嗯,作为我收留这家伙的谢礼。”

游作听到这里,瞪了他一眼,左轮倒是不在意,他依旧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继续跟草薙沟通起套餐的内容,觉得草薙要亏本的游作刚想阻止,草薙就一脸淡定地答应了下来。

“行行,没问题,不过你一个人吃得完吗?”

“没事,你难得上来一趟,我懒得下去。”

说完,左轮就站起来往房间里走去,游作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似乎还没反应过来,看着草薙忙着记录刚刚左轮说过的那些东西,游作还是有些愧疚。

“不好意思,草薙先生……”

“没关系没关系,游作你没事就好了。”

草薙笑着关掉了屏幕,应该是忙活左轮所说的套餐去了,游作挂断电话后朝四周张望了一下,他看到左轮正坐在离他不远的书房里,正在快速敲打着键盘,因为好奇,游作悄悄地走到了左轮身后,他看到左轮在敲一段代码,看起来应该是某种数据,想起汉诺塔的事情,游作不由得警觉了起来,不过转念一想,如果是隐秘的数据的话,应该不会在自己还在这里的时候光明正大的写吧。头也不回的左轮,却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

“放心吧,我没想着要再次毁灭世界。”

“……”

亏他能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出那么中二的台词,他还比自己年龄大呢。

在心里吐槽的游作,表面上还是一如既往的高冷。敲代码的声音突然停住了,左轮对着电脑沉思了几秒,又继续敲了起来,这次,速度比之前还要快。游作打算到客厅去休息,不打扰他,刚转过身,就被左轮叫住了。

“游作。”

他头也不回地说。

“帮我拿一下书架最顶层左数第十五本书,我现在空不出手。”

完全不客气地使唤人,游作却并没有太在意,他抬头朝书架看去,顿时愣住了,虽说房子大,但是这书架也高得太任性了,没梯子根本拿不到顶层的书,好在游作发现不远处就有一个很简易的梯子,他把梯子拿过来架好,小心翼翼地爬了上去,梯子有些抖,游作保持住身体的平衡,伸手就要去拿中间的书。还在敲代码的左轮瞄了游作一眼,这一瞄,差点把他吓回塔里。

“游作!这个梯子是坏的!”

“?”

话音刚落,拿到书本的游作突然感觉到脚下一空,承受不住重量的梯子在瞬间分解得七零八落,游作又体会到了自由落体的坠落感,上次自由落体,好像是LINK VRAINS里的桥坏掉的时候,他已经不记得自己下落多久了。但是……

这里是现实,会受伤的!

眼看着就要撞到地板上,摔成碎片的梯子棱角分明,游作赶紧闭上了眼睛,只听一声闷响,他的身体受到了巨大的冲击,意料之外的是并没有感觉到很痛,应该是左轮救了自己。

如果只是救了自己,那么那两份热狗也够还他人情了。

然而。

游作死都不会想到,自己的唇,好死不死地也贴在了对方的唇上。左轮那张放大的脸近在咫尺,与LINK VRAINS的形象不一样,他突然庆幸自己没有砸到他的面具上,那样估计会磕出血吧,嗯,挺幸运的………………

幸运个鬼啊!!!

见左轮一动不动,游作手忙脚乱地爬起来坐到一旁,脸颊热得不行,完了,要是被这家伙传出去,那他Playmaker的风评又要持续被害了,网上肯定又会出现一些奇怪的标题,例如我的劲敌亲亲我,或者你们知道把劲敌带回家玩弄是怎样的体验之类的玩意儿吧。虽然他可以把数据全都删除掉,但是一想到工程量……

“游作……”

下次决斗一定一定要打爆他的头,不过如果这家伙先动手的话自己在LINK VRAINS还能混么……

“游作。”

不管了还是先盘算一下怎么把数据黑掉吧,嗯,要先和草薙先生商量,等等自己不小心亲了左轮的事情还是不要告诉草薙先生吧,只有单枪匹马战斗了么好累……

看着游作失去了平日的冷静,缩在墙角里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瑟瑟发抖,眼神闪烁,估计是想着用决斗来雪耻吧。左轮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

“冷静点。”

“啊……啊?”

游作不知所措地看着左轮,脸上的红晕还没有褪去,左轮看到他这样,双手扶着他的肩膀,认真地看着他,游作也回望着他,停止了思考。左轮一只手抚上游作的脸,食指和拇指托住他的下颚,他的容貌在左轮的眼瞳中不断地放大,直到些许银色的发丝落在游作的额头上,鼻息相互交错,游作瞪大了眼睛,嘴唇上柔软的触感比刚才更加明显,他凭住呼吸,眨眼的时候,睫毛扫过左轮的眼睑。

他被吻了。

有淡淡的,咖啡的味道,有些苦涩,又很温暖。

这个吻持续了不到几分钟,游作却觉得比他自由落体的时间还要长,直到嘴唇的触感消失,游作还没回过神来,左轮依旧捧着他的脸。

“要接吻,就好好地做。”

“?”

“要认真一点。”

“????”

看出游作一脸“谁要跟你接吻”的左轮,又叹了口气,他又凝视着游作的眼睛,比刚才还要认真好几倍。

“游作,我……”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门铃声给打断了。

 

“游作我来接你了!话说回来下完雨就出太阳了,这天气真任性。”

草薙在驾驶座上跟游作打了个招呼,然后回到车厢内部拿东西。游作把外套递还给左轮,他其实很在意左轮刚刚被打断的话,那句话的后续是什么,他到底要告诉自己什么,他站在一旁似乎想等到答案,但是介于草薙也在,左轮应该不会再说第二次了。

左轮把外套随意地搭在手臂上,也同样看着他,并不舍得他离开,还想再跟他多呆一会儿,但是他也说不出口,他们心里都欠对方一个答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得到回应。

草薙从车上下来,把两大包东西递到左轮面前,左轮打开袋子看了一眼。

“哦……用料比想象中多了很多……”

“豪华版的谢礼就是要华丽点才行,服务不周到的话可是会砸招牌的。”

左轮看了草薙一眼,摸出了钱包,按照袋子里有的东西清点着数量,把钱一分不差地付给了草薙,朝两人挥了挥手。

“辛苦你跑一趟了,老板。”

“哎?不是说是谢礼么?”

背对着他们的左轮,手搭在门把手上,转动门锁的一瞬间,回过头去,嘴角上扬,对着游作露出了一个危险的笑容。

“谢礼的话,我已经从游作那里收到了。”

说完,满意地舔了舔嘴唇,夹杂着太多暧昧不清的意味,游作甚至还能回忆起,那曾经打在自己脸侧的温热气息,还有那个吻……

“!!!”

左轮眯着眼微笑着,走进了家门,留下一脸问号的草薙和一只煮熟的游作。

“谢礼?你给了他什么吗?游作??”

“我改变主意了……”

游作黑着脸,眼睛里的焦距已经消失了,他转过身,打开车门。

“我要把AI给分解掉!现在!立刻!马上!决斗盘在哪!把扬声器关掉!”

“哎????到底怎么了!游作!你冷静点!!游作啊!”

 

end





评论(8)
热度(70)

© 蓝月月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