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月月er

喜欢舞台的不成熟唱见/写手/偶尔mad/偶尔cos/k/ygo全员/吃对手组/kalafina/国民/梶浦由记/黑执事/乙女/吉田亚纪子/fate/种花养老/开心就好

【左游/了游】空教室(短篇灵异)


#游作单方面性转注意!游作单方面性转注意!游作单方面性转注意!!!雷请慎点!雷还要点那我……ry【。】

#傻白甜了见x傻白甜作妹,真的傻白甜了不骗你,HE。不吃傻白甜的请略过

#又来灵异惊悚向,一天不看鬼故事浑身不舒服【。】短篇就想写鬼故事,有参考网上看到的灵异梗。

能接受往下走↓。

 

 

放学的铃声响起。

“辛苦了。”

结束了一天的课程,学生们相互道别。胶鞋踩在冰凉的瓷砖上,发出杂乱无章的脚步声,它们一同涌向教室的出口,有的直接往校门的方向跑去,有的则是往社团活动室走去。

一年级的某个教室里,人几乎走了一半,还有个别学生留在座位上,补着上课未完成的笔记,值日生忙着打扫,里里外外地来回跑动,即使是到放学时间,也不会太冷清。教室靠后偏右的位置,几个女学生聚在一起小声地交谈,她们刻意压低了声音,好像是介意别人听到她们的谈话似的。

“呐……昨天好像……又……”

“骗人的吧?……怎么会……”

“不清楚……总之……”

在她们前面趴着桌子的人突然有了动静,她先是用额头蹭了蹭手臂,微微抬起头的同时露出惺忪的睡眼,不太适应午后的光线,她揉了揉眼睛,一双绿色的明眸呈现在阳光下,带着迷蒙的水汽,犹如被蒙上了薄纱的绿宝石,散发着朦胧的光辉。

几个女生看到她醒了,马上就从座位上走开,她们的关系并不熟悉,只是普通的同学而已,当然,女生们也并没有排斥她的意思,只是刚才的话题,她们下意识地不想与太多人讨论。

因为实在是太过于可怕了,她们不想吓到她。

刚睡醒的游作本能地朝后看了看,那几个女生恰好走出了教室,话题显然也换了,游作炸了眨眼,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哈——唔。”

半秒之后,脸朝桌子直接倒了下去。还没睡够,最近一直睡不好,她心里知道这是什么原因,但是现在不是在意这个的时候,即使补觉的时间还不够充足,她也得走了。游作只能再次爬起来,把课本和文具收拾好,再次看了看黑板上的时钟,拿好书包离开了教室。一路上,她因为在想事情表情显得很冰冷,路过的同学都自觉地绕开一条道,然而这种情况,这并不是她自己愿意的。在入学的时候,因为长相可爱又清秀,游作不缺乏追求者,他们喜欢着那张脸,和恰到好处的身材,却也畏惧着那有些冷漠的绿色双瞳。而这几天,这些追求者都知趣地退散了。

理由嘛……

“游作。”

校门口,不止一次出现过的男人朝她打招呼,银色的发丝染上夕阳的余晖,浅瞳中映照出游作的身影,简洁的服饰也掩盖不了他与生俱来的气质,举手投足之间稳重而成熟,这是与游作那些同龄的男生比不上的。他是如此出众,就算只站在他旁边,都会黯然失色。

游作反射性地抬起头,原本毫无波澜的眼里染上了一抹色彩,那是对待鸿上了见时才会有的眼神,憧憬和爱慕,这个男人几乎让游作移不开目光,她停下脚步,把书包抱在胸前脸微微侧下,书包的背带正好挡住她有些绯红的面容,接着,前行的步伐开始加快,她几乎是小跑着来到了见面前,轻轻喘着气。了见看着游作,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我来接你了,游作。”

“……是。”

谁都看得出来他们是情侣,游作和了见在交往这件事,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了见一如既往地走在前面,游作则是跟在他的身后,时不时地看着他。他们虽然在交往,但是却没有别人想象中的那么亲密。游作紧了紧自己的裙摆,一直看着了见的手。了见的个子比较高大,他刻意配合着游作的步伐并没有走得太快。了见回头瞄了一眼游作,发现对方正低着头,了见炸了眨眼,停下了脚步。游作还没反应过来,措不及防地愣了愣,在差点撞上了见的时候也停了下来。了见低头看着她,游作不算得很矮,也没有瘦得不健康的病态,她是身高体重都很正常的女孩子。即使是这样,在身材高大的了见眼里,游作就像是一个小动物。

了见没说什么,直接牵起了她的手。

温暖的触感透过掌心直直地传达到心底,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游作有些吃惊地抬起了头。

“了见先生……”

听到这个称呼的了见叹了口气,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的游作捂住了嘴。了见有些无奈地看着她,握着她的手的力道也加重了一些。

“还没有改掉这个口癖么?”

“……抱歉。”

又道歉了。了见低下头,用非常认真的口吻对她说:

“不用这么生疏的,我们不是在交往么?”

“是……”

“想牵手就牵,没关系的。”

“是……哎?”

他看出来了?游作为了掩饰自己的窘态,眼神有些闪烁地低下了头,了见的温度通过那只手一直源源不断地传递到她身上,不知道是因为心跳太快,还是第一次肢体接触的原因,游作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烫。看到低着头,脸颊还泛着红晕的游作,了见差点就克制不住了,但是这个连牵手都要犹豫再三,经得自己同意才赶触碰自己的孩子,太过突然还是会吓到她的,以后的日子还很长,还是慢慢来吧。了见举起宽厚的手,摸了摸游作的头。游作初次感受到对方的体温,很温暖,但是她依旧克制着想要抱住他的心情,只是低着头,任由对方抚摸自己的长发。

“走吧,太晚回去你的监护人会担心的吧。”

“没事……了见先……咳,了见。”

舌头差点打结的少女撇撇嘴,有些不习惯地叫着那个名字,虽然少了后面的尊称,但是好像也更亲近了一些。游作抬起头看着对方,她想更亲近对方一些,手臂一用力,不自觉地抱紧了了见的整条左手。刚开始了见还保持着淡然的笑,随着游作的力道不断收紧,了见的脸色开始变得越来越不好,最后,他稍微挣脱了一下,感受到对方的排斥反应,游作也自然地松开了手。两个人对视着,气氛有些尴尬。过了好一会儿,了见才主动开口。

“那个……不小心,碰到了……”

“嗯?”

游作不解地歪了歪脑袋看着他,了见居然少见的有些不好意思,他指了指游作的胸部,游作低头一看,瞬间明白了什么脸唰地一下就红了,主要是被了见这样提醒,她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了见为了缓和一下气氛,开始转移话题。

“对了……这个给你……”

了见从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游作双手合并摊开手掌,一个精致的御守挂件躺在她手上。用淡粉色的布料制成的御守还很崭新,绳端下系着由白色和粉色的樱花相互组合而成的球形铃铛,末尾是同为粉色系的流苏,非常精致的小礼物。

“这是……送给我的?”

“嗯,我觉得很适合你……等等……”

刚刚因为一直在看游作的脸而走神的了见没注意看就从口袋里拿出了这个东西,他快速地把游作手上的东西拿走,又快速地在她手上放了另一个御守,游作满脸问号,这次躺在她手上的是另一个御守,配色方式跟刚才那个很像,只是这个是浅蓝色的。

“我要给你的是这个……”

了见有些僵硬地说道,然而他马上就恢复了常态,丢人这种事情是不会发生在他身上的。游作看看手里的蓝色御守,又看了看了见手上的粉色御守,她虽然知道这是一对的,但是……

“了见……蓝色的是我的,粉色的是……你的?”

“是啊。”

“……”

“……”

“怎么了?”

“你就……那么喜欢粉色么?”

“……还行。”

 

 

次日,轮到游作值日,她打开窗户刚想清理玻璃上的污渍,腰部正好磕到了铝合金框的边缘,口袋里的御守受到轻微的挤压,从她口袋里掉了出去,游作慌忙伸手去抓,御守下端的铃铛因为重力下滑,直接掉到了一楼的花坛处。游作着急地跑出教室,却在门口被班长拦了下来。

“藤木同学,你怎么了?”

“我……我东西掉了……”

“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请做完值日再去处理。”

游作还是没能非常清楚地表达自己的想法,被班长这样说,她也没有办法,好在今天灰尘不是很大,游作很快就结束了值日,她着急地看了一眼时间。虽然已经跟了见打过招呼,他也知道今天自己值日,但是平常他都会早到一些,必须在他来接自己之前把御守找到,要不然……虽然了见一直都对自己很好,但是游作不想弄丢了见初次送自己的礼物,就算他不会介意,会在无奈之后原谅自己,但是……

游作跑到花坛处蹲下身去,在草丛里摸索着,杂草弄脏了她的裙袜,但是她无暇顾及,再往前挪动的时候,膝盖磕到了什么硬质的东西,游作低头一看,一块石头的棱角把膝盖磕破了,袜子破了一个洞不说,那里还冒着血。游作把整个花坛都找了一遍,还是找不到浅蓝色的御守,她急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脚下一滑,整个人都往后坐了下去。

膝盖上的伤口很浅,带着轻微的刺痛,因为翻找了很久的缘故,头发也有些乱了,她现在的样子有些狼狈,她不想这样子去见来接自己的了见。他的形象一直都这么好,自己这副样子,会给他丢脸的。

微风拂过耳畔,游作慢慢地站起身,清脆悦耳的铃声从不远处传来,游作一惊,竖起了耳朵。铃声悠远回荡,似乎就是在附近传来的,她记得这个声音,那是了见送给她的御守下面挂着的樱花铃铛发出的声响。游作环顾四周,旁边就是一楼的教室,透过玻璃窗朝里面望去,果然,那个熟悉的铃铛正静静地躺在地上,游作想都没想,直接绕到教室门口推开门走了进去。

那天,如果她听到了那几个女生的谈话,或许就不会这么毅然而然地闯入这里了。

即使是为了了见,她也会在做出这个选择之前斟酌一番。

 

——呐,昨天好像又有学生走进那个教室了,到现在都没出来。

——骗人的吧?怎么会?

——不清楚,总之不要再靠近那个教室了,好可怕。

 

在他们的学校里一直有着这么一个传说,一楼的空教室,是绝对不能进入的,平时都上了锁,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会有一两个学生走进这里,再也没有走出来。游作不经常跟同学交流,所以对这个传说并不了解,当然也有可能只是编出来的怪谈而已。

游作一走进教室就看到了地上的铃铛,她把铃铛捡了起来,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突然,一股带着冷意的风吹了进来,明明不是冬天,游作却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她并没有在害怕,只是本能地觉得毛骨悚然。她这才站起来,看清了教室的样子。这里和他们上课的教室没什么两样,桌椅整齐地摆放着,不同的是,这些都是旧式的课桌,跟游作教室里的不一样。游作用手指在课桌上滑了一下,手指干干净净,没有一点灰尘。

就好像昨天还有人在用这间教室一样,刚刚才打扫完。游作看了看两旁的窗户,都关得严严实实的。

那么刚才的风是哪来的?

看着空空如也的课桌椅,明明只有她一个人,她却好像感觉这里有别的什么东西,正坐在教室的位置上看着她。游作压下这种心理作用给自己带来的不安,手里握着樱花铃铛,觉得有些不对劲,她再次看向手里的东西。

只有铃铛,御守不见了。

这不对劲,刚刚她透过窗户往里看的时候,确确实实看到了挂饰,难道是自己看错了?

第一,如果不是自己看错了,那就是有谁进来过,把御守拿走了。

第二,这个拿走御守的人,或许已经离开了,自己要怎样才能找回来呢?

第三,如果拿走御守的人还没有走,那可能还留在这个教室里……

游作突然一个激灵往后退了一步,对方难道……还留在这个教室里么?可是教室里什么人也没有,明明是一个人,她却有一种被窥视的感觉……

游作一刻都不想呆在这里了,她只想快点见到了见,教室里的气温越来越低,她怀念了见掌心的温度,被责怪也好道歉也好,她要离开这个鬼地方。面对着四十几张课桌,压抑的气息越来越重,游作退后几步,门口却传来一声撞击!

教室门被关上了。

明明没有听到任何脚步声,也没有狂风刮过,是谁把它关上的?

游作跑到门边使劲地拉着门把手,门却纹丝不动。游作用力地拍打着门板,呼救的声音中戴着些许颤抖和哽咽。

“有谁在外面吗!放我出去……放我……!”

话还没说完,腰部突然受到猛烈的撞击,游作没站稳的身体直接往左边摔去,肋骨剧烈地疼痛,胃部更是一阵抽搐,游作干呕了一会儿,艰难地站了起来。她发现自己脚边有一张课桌,刚才自己的腰就是被它飞过来砸到的,是谁袭击了自己?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直接让她停止了思考。教室中间的课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支笔,更诡异的是那支笔直接凭空立了起来,快速地在课桌上写着什么,游作明明不想靠近的,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力量正在把她往课桌的方向推。笔尖在木制的课桌上来回摩擦,就像指甲划过黑板发出的声音一样,刺耳而尖锐。游作几乎都要哭出来了,因为她看清了上面反复写着的片假名。

把,身,体,交,给,我。

“不要……不!”

一只无形的手掐着她的后颈把她往课桌上猛地按下去,额头撞到了桌角被磕出血,游作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又被那股力量压制住。对方的态度完全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游作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双手握起那只笔,笔尖直直地对准了自己的眉心。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脑海里浮现的,是了见温和的侧脸。现在早就过了放学的时间,就算是用值日来找借口,他也不会相信的吧。

笔尖离自己还有不到一厘米。

满身是汗的游作依旧不能停下自己的动作,对死亡的恐惧使她流下了不甘心的泪水,绿色瞳孔的焦距逐渐变得虚无缥缈。

最大的遗憾是她还没有亲自拥抱过了见,就要离他而去了。

在笔尖接触到额头的皮肉时,教室门被踹开,一股巨大的冲击把游作撞倒在地,与此同时,她嗅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那是了见身上的味道。

“游作!清醒一点!”

了见捧着游作的脸,喊着她的名字,试图呼唤那流离在远方的灵魂,游作双眼无神,她看着了见,突然裂开嘴笑了,在对方惊觉的同时,她举起手中的笔,往对方身上刺进去……

 

 

放学的铃声再次响起。

学校里的日常跟往常没什么不同,游作少有的没有打瞌睡,她把东西都收拾好,却发现周围暗了一圈,一抬头,几个女生正围着她,包括班长也在,她们的眼神里满是担忧的神色。

“藤木同学……你那天……是不是进了那间教室?”

“以后不要再靠近那里了,那里很危险的,听说靠近的人都……”

“我作为班长应该有职责告诉你这些,这也是我工作的失职……”

几个女生非常关心她的情况,游作没有回答,因为不太擅长表达自己的情感。她们看到游作这样也都当做是她被吓坏了,并没有说太多。确认游作没什么事以后就离开了,游作则主动站了起来,对她们说道:“谢谢你们……告诉我这些……”

为首的女生笑了笑,亲切地问道:

“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看看新开的店?”

“哎,她没空的……你忘了……她……”

“是哦……”

女生们交头接耳笑得很暧昧,她们知道每天放学都会有人准时来接她,当她们识趣地要离开的时候,游作出乎意料地叫住了她们。

“我跟你们一起去。”

这倒是把女孩子们给吓坏了,一路上,游作冷冷地走在她们前面,大家开始讨论着是不是吵架了,还是分手了,正打算给游作支招,到校门口的时候就直接放弃了。游作看着校门,眼神却有些迷茫。

了见还是那身简单的打扮,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银蓝色的瞳孔中依旧只映照出了游作的身影,不同的是,他的肩膀处能隐约看到绷带的痕迹。

女生们笑着跟游作道别,游作低着头,没有跑到了见身边,了见则主动上前问候。

“游作,我来接你了。”

了见把游作带到他住所附近的公园里,今天没有星尘大道,即使如此,海水还是一片湛蓝,美不胜收。一路上,游作都没有说话,她仅仅是低着头跟随着了见而已,不要说牵手,她连看都不敢看他。

了见用手拨了拨被风吹乱的鬓角,游作站在他的身后,双手把裙摆拽得紧紧的。

“身体好些了么?”

了见回过头去看着她,游作一愣,别过脸点了点头。

“游作,你为什么会跑到那间空教室去?”

“因为……你送给我的礼物,掉下去了。”

“你是为了找御守才跑到那附近的?答应我,以后不要再这么做了,无论如何,不要靠近那间空教室。”

“我要找回来……”

“游作?”

“那是了见送给我的礼物啊!!”

抓紧裙摆的手松开再次握紧在胸前,向前一步拼命地传达自己的想法,了见还是第一次见到感情外露的游作,以往两个人的交谈模式,游作都非常讲究礼节,这反而让两个人的距离变得很生疏。游作的眼睛里满是愧疚,她的双手还有些颤抖,虽然记忆很模糊,但是意识是非常清醒的。她记得自己在那张桌子上不止一次地写下怪异的词句,也记得笔尖对准自己头部的恐惧。最让她难受的还是最后,她亲手把笔刺入了见身体里的记忆。事件发生后她大病了一场,几天之后重新回到学校上课,原本以为了见不会再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他还是来了,一如既往地踏入自己的生活,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就算了见训斥自己一两句,游作的心里也能好受一些,但是这个人偏偏什么都不说,还反过来关心自己,这反而让游作的内疚感又加重了几分,她很难受,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

了见看着游作,从口袋摸出了一样东西递到她面前。游作定睛一看,正是自己掉在教室里的御守,编织袋的部分从中间被整整齐齐地切割开来,边缘黑黑的,好像是被灼烧过的痕迹,连接在下面的金属铃铛也碎成了好几块,整个挂件没有一丝完好无损的痕迹。游作有些惊讶地说不出话,御守被破坏成这个样子,还被了见找了回来,为此他还受了伤,游作一时之间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怎么会这样……”

“游作,接下来的话,请你冷静地听我说……这个御守,它保护了你啊。”

“?”

“不是有这么一个说法么,随身携带的物品碎了或者是坏掉了,是因为帮主人挡了灾祸……之类的,大概是这个意思。”

游作有些迷茫地点了点头,了见继续说下去。

“你就读的那所学校,从很久以前就有很多奇怪的传闻,学生们的御守几乎每个月都要更换一次,有的时候只是在教学楼中来回奔波,他们的护身符都会莫名其妙地坏掉,甚至还有几个人的御守同时坏掉的现象,介于学校的条件很好,转学的人也不多,护身符坏掉也只是个别的现象,也有人平安无事的从那里毕业,所以这些传说就变成了或真或假的东西。”

游作咽了口唾沫聚精会神地听着,她没想到自己的学校居然还发生过这样的事。

“你那几天生病了没有来上课,你的同学们告诉了我一些事,让我更加确定了这些传闻的真实性。你所走进的那间空教室之前是上了封条的,门也上了锁,但是还是有学生会在黄昏时分进入,从此再也没有从里面出来。你可能因为某些机缘巧合进入了那间教室,还好你带着御守,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碎掉的挂件被了见握在手心里,他看了看游作,走上前去一把抱住了她。这突如其来的体温和触感让游作有些不知所措,可能是期待太久的拥抱,也可能是以为再也没有机会感受到的温暖,游作也回抱住对方,她的脸刚好埋在了见的前胸,额头抵在对方的锁骨处,嗅着他身上的味道,感受着他的存在。

“我差一点……就失去了你。”

游作摇摇头,她又何尝不是害怕失去的那一方呢?

了见抚摸着她的长发,手指略过红润的脸颊,轻轻地抬起她的下巴,双唇相接的那一刻,驱逐了两人心中的不安。

“我会一直守护着你,直到你平安的从那里毕业,我都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嗯。”

 

两人牵着手走在夜幕即将降临的街道上,游作看着了见的侧脸,她还是有些地方想不明白,她本身对鬼神之说没什么兴趣,也不是很极端的无神论者,她处于一个比较中立的状态,别人说的话她会去听,但如果是了见的事情,她就顾不上思考太多了。

“了见那天闯进教室救了我吧,除了被我……嗯,刺伤之外,你也没有失踪在那里,因为你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的缘故么?”

了见听到这里,突然停下了脚步。游作还以为自己说错话了,了见却语重心长地说:

“我没有告诉你整件事,是不想吓到你。”

“我没有你想的那么胆小。”

看游作还是没能对她刺伤自己这件事释怀,了见从另一边口袋里摸出了另一样东西,那是了见留在自己身上的粉色的御守,与游作那个不同的是整个御守都被灼烧过,一点也看不出原来的痕迹,下面的铃铛同样碎得不成样子。游作在震惊的同时联想了一下事情的经过,一股冷意从脚底窜了上来。

“我不会不做任何准备就闯进去,其实也是赌一把,如果我那天没把它戴在身上,那留在那里的……”

游作原本以为那是个接替灵魂的形式,留在那里的不是了见就是她自己,而了见接下来的话,让她的心跳直接暂停了几秒。

“留在那里的,可能就是我们了。”

“我们?……”

“对,我们两个人都出不去。”

“怎么会这样……?”

“你最后因为晕倒没有看清桌子上的字吧,那上面写着的不是‘把身体交给我’,而是‘把身体交给我——们’。”

潜藏在那间教室里的东西,不是一个,而是一群。

了见抱着游作站起来的一刹那,看到教室里的课桌上都坐满了人,它们只有一个黑色的轮廓,四十几双几乎只剩下白眼仁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静默了好一会儿,那些东西突然朝他们所在的方向伸出了手,好在离门口不远,了见抱着游作冲了出去,那些东西无法离开教室,只能在门口用怨毒的眼睛盯着他们,直到他们消失在校园门口……

听完这一切的游作脸色有些不好,但是她马上摇了摇头,再次拽紧了见的手臂。

“了见,下次一起去神社吧!”

“嗯?……嗯,好。”

手臂又贴上了柔软的触感,了见这次并没有提醒游作,只是用手稍微掩盖了一下唇边狡黠的笑意,任由她抱着自己。

 

 

空教室里。

锁着的窗户没有吹进夜风,窗帘却在飘荡起伏,中间的课桌上躺着一支笔,明明一个人也没有,却能看到几十个影子映照在白色的墙壁上,被幽暗的月光拉得很长很长……

 

下一个打开这扇门的人,又会是谁呢?

 -END-

评论(8)
热度(77)

© 蓝月月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