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月月er

喜欢舞台的不成熟唱见/写手/偶尔mad/偶尔cos/k/ygo全员/吃对手组/kalafina/国民/梶浦由记/黑执事/乙女/吉田亚纪子/fate/种花养老/开心就好

鸿上了见&藤木游作台词记录【更新至46】

记一些用得上的台词,方便创作用。

我只记我自己用得上的,不一定完整……仅供参考……


1.那么 什么事二进制呢,有款游戏就利用了这个二进制,它是由发过数学家爱德华·卢卡制作的名叫汉诺塔。

汉诺骑士,那是首领revolver,是我应该打倒的对手,我是知道高速决斗的 我不是第一次体验那种感觉 为什么?。1 AI的存在 2数据风暴 3汉诺骑士 这三者必定有几种联系,找到revolver的话,就能什么都明白了吗?

2.放开playmaker 这个男人的对手是我。看来你没把我的力量放在眼里啊。路只有一条,选吧,你自己来选择你妹妹的未来。哼……我等着你 playmaker 。

我就是为了和他战斗才一路走到今天的。我没有恨你,我恨的只有汉诺骑士

3.playmaker 一直以来你坏了我们不少事啊

【revolver 我来此仅为和汉诺骑士决斗 赢得这场决斗之时 我要彻底揭开你们的真面目】

虽然不知你是何方神圣 不过恨我们的人这世界上到处都是 你也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 

胜者得到一切 败者失去一切 这就是胜败的常理啊  

我不信任AI那种东西 本来网络世界的一切都是虚构的 生命的气息与律动才是最核心的部分 但是人们总是被眼前的便利与联系所迷惑 连自己的灵魂都交由给这份虚构 殊不知这种愚行正导致着世界毁灭 

【revolver 那个时候感觉到的杀气是货真价实的 决不能大意 】

【从那家伙身上能感受到不同寻常的气魄,要比GO和BA来得更强,对 可以说是毫不动摇的信念吧】

以毒攻毒 这也是一种乐趣。

真是脆弱不堪的羁绊呢。

该说真不愧是你啊。

【星尘大道】:这里是den city的名胜啊 从这里看见的海面被称作“星尘大道”听说有时发光的浮游生物会聚集在这 让海面看起来闪闪发光 不过非常难得一见就是了。刚才光顾的小哥似乎就住在那边的山崖上 说不定已经见过好多次了呢

4 【是啊 三点 我必须要在这场决斗中取胜的三个理由 第一……我要取回那个时候的记忆 第二……我还要查明那个时候的真相 将自己人生的时间线全都连接起来 第三……我要找到那个时候的那个人 如果那个人依然身陷囹圄 我就必须去把他救出来 我还能……还能战斗】

还没到失去斗志的地步吗?

5 十年前,三点……难道你是十年前事件的?……

【是啊,我就是为此而复仇的使者!】

愚不可及playmaker 居然在对真相一无所知的情况下 就把力量借给了SOL科技吗!

【我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个,就是将你们汉诺骑士击溃,了解一切真相!】

三点 ……那个口头禅……playmaker 你是……


6 【我自己的过去 不想由他人来讲述 被诱拐的我们 被一个个单独监禁在某个地方 那里是空无一物的房间 唯一有的就只有VR装置 在VR里映照出来的是决斗空间 在那里我们被强制进行决斗 在那里的生活只有吃饭睡觉以及决斗 每天不断重复这种生活 不久后那里的一切生活都变成了由决斗来管理 不在决斗中获胜的话连饭都吃不上 到底何时才能从这里出去 自己究竟能活到什么时候 在一无所知的不安之中我们不停地决斗  那里到底是哪里 从被监禁开始经过了多长时间 没有人来告诉我】

——你可以回去了 你狠努力了呢

【我们根本没有获得任何拯救 事件本身究竟是出于何种目的 我有知道它的权力 第一 我的人生被那个事件所斩断了 我要知道真相 把自己被斩断的人生连接起来。第二 我们和亲人因为那个事件内心受到了巨大的伤害 这当中也有至今无法从事件的冲击中走出来的人 无论是为了他还是为了他的亲人 我都一定要知道真相。 第三 在那地狱般的每一天里  在我的心就要崩溃的时候】

——你 喂 你 快打起精神来

【又是这个声音……】

——三件事哦三件事 不要忘记思考 为了活下去的3件事 为了能回去的3件事 打倒敌人的三件事 只要还在思考 你就还能继续活下去 

【你是谁?你在哪里?】

——我就在你的身边啊

【你也是被关起来的吗?】

——你可以回去的 一定马上就可以回家了

【我能从这里出去么?】

——所以不可以放弃希望 思考三件事吧。


【不断鼓励我的那个声音的主人 那家伙不在被救出的人之列 如果那个人还被囚禁着 我就必须要去救他 对我来说十年前的事件根本什么都没有结束 财前 我没有啊  人生中断了的我 没有你所说的能和朋友畅谈的未来 也没有无可替代的时光 事件之后 我数年间都在接受心理创伤的治疗 我自己也很努力地想忘记那个事件 可是不管经过多久 我都无法忘掉 那不祥的记忆烙印在我的眼底 啃噬着我的心脏 化作了无法剜出的血肉 领悟到这一点之时 我下定了决心 要直面自己的命运】


7 playmaker 这个世界的决斗者仅剩你我二人 看来终于到一决胜负的时候了。

【无数的决斗者因为你而牺牲了 我一定要亲手打倒你 】

能做到的话你尽管放马过来 你也会成为他们当中的一员的

命运似乎在说要毫不留情地将你击溃呢。

8 【revolver不在的话是无法停止汉诺塔的。】

【为了踏上崭新的道路 停止汉诺塔吧revolver】

崭新的道路?

【是的 那个时候是你给我展现了崭新的道路  那是你的声音啊】

听到你有这个【三点】口头禅的时候 我就意识到了你的真实身份 

【我一直想救你 你很可能依然被汉诺骑士囚禁着 这个想法一直萦绕在我心头 和你战斗的时候 你的话语一直在鼓励我 让我振奋起来】

真是讽刺啊 我竟然给予了身为敌人的你力量

【将汉诺塔停下吧revolver 】

你好像搞错了些什么 我可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善人 

【playmaker 如果想要停下汉诺塔的话 方法只有一个 那就是打倒我】

我们之间除了战斗别无他法吗?

【太啰嗦了】

我明白了 这真的是最后的决斗了。

你作为对手无可挑剔 就好好享受最后的战斗吧!


9。

——是时候让你知道,掉入陷阱的是你了。

——playmaker 我们并没有什么可以踏上的崭新道路 我们都是被十年前名为“过去”的锁链所相连的 命运的囚徒 那么 我现在就在此 斩断一切!

——我要将你打得体无完肤!然后我将消灭伊格尼斯,完成父亲的夙愿!

——playmaker 你曾经说过吧 我说过的话拯救了你。但是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是三个绝望,第一,你的生命只剩下四回合,第二,在那期间 我会把你的所有手段悉数封印,第三,之后汉诺塔会完成 一切都会结束。


10 revolver 我的内心一直很孤独,我一个朋友也没有,并非刻意如此,而是想要踏上别的道路,却做不到!就像是无法跨越的广袤深渊,与现实世界隔绝的无垠黑暗,那次事件正是如此撕裂了我的心,面对你我能说出我的真心,我的痛苦我的软弱。

——你在说什么?!

你和我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你在那个时候……

——思考三件事。

没有对我坐视不理,而跨越深渊来到我身边,是你的话就能拯救我,而我也一定会拯救你!

——我绝不可能成为你的同伴,若是求饶……

才不是求饶!

——那你有何企图?!

我已经连上了,导向胜利的回路!

=====

——那刚刚的话就不是求饶,而是对我的怜悯?

不对!你和我一样,我们都是命运的囚徒……你说过没有什么新的道路,但是我相信还有崭新的道路可以前行!

——是吗?那就用你的决斗来证明吧!

第一,我的复仇结束了。第二,我要用这场决斗,跨越命运的深渊。第三,我要和你一起抓住崭新的未来!

==============


11.revolver走掉了吗?

【但是那家伙总有一天会回来的,为了贯彻他自己的决定……】





 




评论(5)
热度(19)

© 蓝月月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