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月月er

喜欢舞台的不成熟唱见/写手/偶尔mad/偶尔cos/k/ygo全员/吃对手组/kalafina/国民/梶浦由记/黑执事/乙女/吉田亚纪子/fate/种花养老/开心就好

#了游# #左游#
脑洞提供@红毛猩猩拉完了屎接着 
画面提供@RedStone 
补充《了见与作作怪的故事》里,游作的梦境。

藤木游作终于找到了不会做恶梦的方法。
他原本是不相信的,没想到真的有效。前几天,从前辈那里收到了一个软绵绵的玩偶,是一只绵羊,零儿没说什么只是顺手塞给他,海马则是一副看小孩子玩娃娃的眼神,不过他们都没有笑,只是一脸严肃的不允许他拒绝,游作没想太多,如果是前辈的礼物,收下就好了。他抱着这只绵羊睡了几天,似乎感觉好了一点,今天是第三天,他又失眠了。
AI早就在柜子里打起了呼噜,还冒着戳不破的泡泡,睡得很香。游作翻了个身,他突然有点羡慕伊格尼斯的睡眠质量。
绵羊被他抱在怀里,挤成一个奇怪的形状,他听说过,睡不着的时候可以数绵羊,于是他又翻了个身,平躺着,怀里的绵羊被他用左手勾着,游作顺手揉了揉绵羊细腻的绒毛,软软的,很舒服。
游作看着天花板,开始数羊。
1.2.3……1.2.3……
游作数数的习惯,是数到3的时候回到1,神奇的是,他用这种方法数数,也从来没有出过错,逐渐数到八十多只,他突然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
了见是跳绵羊合适,还是山羊合适呢?好像,都可以吧。带着这种奇怪的想法,游作的意识开始模糊,眼皮也很重,沉沉地睡了过去。

大草原上,月明星稀,几只绵羊在草地上来回走动,吃着沾满了露珠的草,它们胃口很好,一直没抬过头,突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冲出一位帅哥,他有着银色的头发和紫色的挑染,一看,就很会打牌。然而,他没有掏出卡组,他从容地迈开他的大长腿,朝着正在吃草的绵羊奔去,双手撑在绵羊背上,一个接一个地跳了过去。

跳了八十多个。

评论(13)
热度(68)

© 蓝月月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