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月月er

喜欢舞台的不成熟唱见/写手/偶尔mad/偶尔cos/k/ygo全员/吃对手组/kalafina/国民/梶浦由记/黑执事/乙女/吉田亚纪子/fate/种花养老/开心就好

【左游/了游】七日·记 01

预警:

完整版收录于左游同人本《Date Storm》,在成都cd22首发,LOF只公布前5章。欢迎来讨论二人jiehun的可能性【。】

*时间线:原作汉诺篇之后,新篇章开启之前的一段空白。

*囚禁无play,二人超粗双箭头设定,OOC有,清水没肉。

*BUG用爱来解释就是纯爱,没人死掉就是HE,刀带糖+HE。


第一记白色房间

 

睫毛轻颤,眼睑的突起部分不安分地转动着,那是做梦的表现。

少年的眉头微微皱起,嘴唇轻颤,牙齿一下一下地与下唇磕碰,他微张的嘴突然咬紧牙关,面部表情开始变得扭曲,似乎非常痛苦。一只手捂在心脏的位置,手指慢慢收紧,衣物被抓出褶皱的痕迹,冷汗浸湿的衣物贴在胸口的皮肤上。少年原本平稳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喉咙干涩得发不出声音,只有痛苦的音节回荡在狭小的房间里。

双手胡乱地在空中舞动,好像想要抓住些什么,一次又一次握紧的拳头,唯有气流滑过指尖,似乎是经历了很长的一段梦境,藤木游作睁开双眼,猛地坐了起来。

汗水打湿了他消瘦的背,单薄的衬衫黏在上面,很不好受。他的锁骨和脖颈也沾满了薄汗,侧脸还有冷汗滑过的痕迹,即使没有风吹进来,也能感觉到阵阵寒意。

这里是哪里……?

游作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环顾着这个奇怪的房间。

纯白,晃眼的白色。周围都是雪白的墙壁,光源来自于房顶四周的日光灯,使这个房间显得更加晃眼,让人感觉很不舒服。游作躺在一张靠在墙角的小床上,盖在身上的被单也是白色的,旁边有一张简易的书桌,一张椅子。再过去有一扇窗户,窗帘也是白色的。

一切的一切,都是纯净的白色。

游作揉了揉太阳穴,动作缓慢地推开被褥,用脚趾探了探地面的温度,有些凉。他从床上下来走到窗户旁边,托起不算厚重的帘子,看见窗外也是白茫茫的一片。游作眯起眼睛,仔细地盯着窗外,发现那片白色是由颗粒状的物质组成的,它们随着空气的流动缓慢地飘散,形成一层厚厚的白雾。这不是夜晚的景象,却也不像是白天,外面既没有阳光的照射,也没有阴雨连绵的天气,更不像是有人从外面贴上了白色的纸张试图遮挡光线。这些雾气严重地阻碍了游作的视线,他无法凭借窗外的景象,判断出自己身在何处。

抓着窗帘的手紧了紧,游作觉得这一切有些不对劲,但是更多的感觉是很不舒服。

这种情况,总让他联想到十年前的LOST事件。

被诱拐、被迫决斗、被监禁在不知名的狭小空间,作为实验体的他们只能不停地决斗,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解脱,循环反复的过着每一天,那个狭间似乎也是这种明晃晃的色调,这使得游作有种回到十年前的错觉。

但是此时的情况,又好像跟十年前不太一样。

这里没有决斗的装置,空间也比那时候大了很多,游作已经在这个房间里转了好几圈,窗户的面积占了墙壁的三分之一,不是很大,没有开窗的把手,只是一块玻璃镶嵌在墙壁上,要从这里逃脱除非找到重物敲碎窗玻璃,否则是根本不可能从这里出去的。窗户旁边就是浴室,书桌对面有一个简约的衣柜,里面还有换洗的衣服。这里除了食物,其他生活的必需品基本都具备。他本来以为,这又是一次新的陷阱,然而,这种实验对于身经百战的游作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他已经不会再恐惧决斗了。这个想法在脑海里闪过一瞬就被他推翻了,因为在房间里并没有找到决斗盘和卡组,游作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衫,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看起来,只是不想让自己离开这里而已。

换言之就是,独占般的监禁。

“嘁——”

游作不屑地砸了咂舌,从决定复仇开始,他身经百战活到了现在,他早已不是十年前那个对着机器发抖的小孩子,面对困境,他会拼尽全力找出逃离险境的方法,不会再陷入恐惧和迷茫。虽然刚在这里醒来不久,但是他的头脑特别清醒,他把手掌贴在白墙上,摸了一下微凉的墙面,随后用手指敲击,他一边敲一边顺着墙面延伸的方向踱步,当敲到某个地方的时候,声音的频率发生了细微的变化,游作眼神一变,侧着头仔细去听。

果然,这里的敲击声,跟刚才的不一样。

如果没猜错,这里应该有通往出口的线索,游作在那附近摸索了好一会儿,终于找到了一条不明显的缝隙,他用指甲轻轻一掰,薄薄的光滑面掉下了一块,凹槽里有一个九键的数字按键。

游作皱起了眉头,这是由密码操纵的开关,没有门把手,甚至连门的缝隙都摸不到。游作托着下巴陷入了沉思,他早就在之前就把房间都翻了一遍,并没有找到可用的提示,也没有隐藏的小字条,整个房间干干净净不留一点痕迹,这也符合情理,囚禁者就没打算让他从这里逃出去。

但是为什么……要把自己关在这里?

游作闭上双眼,脑海里搜索着之前的记忆。然而,这种莫名的空虚感,让游作再次陷入了迷茫。

脑海里一片空白,他没有之前的记忆,自己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以及自己是如何来到这里的,这些记忆全都没有了。

 

素色的房间里色调单一,恍惚之间,游作似乎又看到了十年前的狭间,他用力摇了摇头,想把这种不好的念头甩出去,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门自动打开的声音,游作一愣,反射性地回过头。鸿上了见端着托盘,上面有简单的食物,身后的门在一瞬间闭合,对上游作有些吃惊的眼神,他却没有一点反应,淡然地走到书桌前把托盘放下。

“了、了见……?”

“……”

听到游作在叫自己,了见回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浅色的瞳倒映出游作不可置信的模样,游作咬了咬牙,他双手握拳,朝前踏步,挡住了打算离去的了见。

“放我出去。”

没有过多的疑问,也没有问他原因,更没打算商量,游作单刀直入地说出了这句话。了见低下头,俯视着眼前的少年,跟记忆中一样,在这种状况下还能保持冷静,没有一丝畏惧,就是这样的游作,怎么都看不够。

如果能独占,就再好不过了,不是么?

银蓝色的瞳自下而上扫视着游作,从脚踝到小腿,大腿到腰部,胸部到脖颈,任何一个细节都不放过,被了见用这种意义不明的目光盯着,刚开始还能保持平静的游作,渐渐感觉到很不舒服,这种目光,哪里像看一个对手,反倒是像……在审视到嘴的猎物一样。游作试图稳住自己的情绪,握着拳的手慢慢收紧,呼吸却有些不平稳。他没有回避了见的目光,在某些方面,他不想输给眼前这个人。这么想着的游作,突然眼前一暗。他抬头一看,发现了见已经走到了自己面前,棱角分明的侧脸近在咫尺,炽热的目光依旧盯着自己。他感到脖子上有轻微的灼热感,原因是了见的鼻息打在他颈部,他甚至能嗅到了见身上的味道,已经是如此近的距离,了见却还在朝游作的方向迈开步子。

这个人,在向自己靠近。

为了不碰到对方,游作只能一步一步地往后退,直到背后磕到硬质的墙壁才被迫停下。游作已经没有足够的空间往后退了,了见却还在逼近他,直到两人的胸膛相互贴近。

了见的体温偏高,心跳却很平稳,游作原本有些冰冷的身体被染上了些许热度,心跳有些快。了见双手撑在游作身侧,凑近耳垂的位置,湿热的气息打在游作的耳后,游作薄薄的皮肤因为热气的缘故,有些微微泛红。

“如果我,拒绝呢?”

虽然是在提问,但那语气中包含了不可反抗的因素。游作咽了口唾沫,没有回应。了见抬起手,食指和拇指轻轻掐住游作的下巴,手腕一用力,游作被迫抬头看着他。近在咫尺的面容俊美而成熟,跟往日没什么不同,而那双眼睛里却没有任何感情。

这个暧昧的姿势保持了好一会儿,了见才放开了游作,没有再多看他一眼,便走出了房门。

游作看着门口,却没有一点迷茫的样子,他的手里多了一样东西,看上去像一个小零件,把顶部的软胶掰开,是一个可以接电的插口。这是刚刚了见靠近的时候,游作从他口袋里摸到的东西。游作把这像是小型U盘的东西连接在房间里唯一的电源上,白色的书桌上立刻显示出一块屏幕,复杂的代码呈现在游作眼前,反射着幽蓝色的光,斑驳地洒在游作身上。绿色的瞳在瞬间变得犀利,游作坐在书桌前,熟练地敲打着程序自带的投影键盘。

再谨慎的程序也有不被轻易察觉的漏洞,只要攻破那里就可以向外界求救,以他的水平来说,这一点不难办到。游作露出了志在必得的神情,敲打键盘的速度开始加快。随着时间的推移,屏幕上的程序被一个个破解,只要攻破最后一个防火墙,他就成功了。修长的手指再次加快了速度,屏幕上的内容不停地更换闪烁,游作紧绷了神经。

“完成了!”

手指灵巧地敲下了最后一个代码,因为长时间集中注意力的缘故,游作额前冒出了薄薄的冷汗。然而,当食指按下回车键的时候,电脑却没有任何反应,与此同时,所有的代码在一瞬间支离破碎,屏幕黑成了一片。

这怎么可能?明明已经破解了。

游作再次按了按回车键,电脑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就在这时,指尖之下凭空出现了一条线,随着游作敲击的动作,线条朝四周感应般地张开,形成一个不算规则的矩形,开始变形的四条边朝周围不停地延伸,从投影键盘的位置开始,蔓延到整个屏幕,再到墙壁和天花板,游作退后一步,赤裸的脚踩在地上的同时,同样的形状再次扩散开来。

“这到底是……”

瞬间,线条与不规则的形状相互交织融合,黑色的织网在一瞬间发出了耀眼的光芒,晃得游作睁不开眼睛,他揉了揉有些酸痛的眼睛,再次睁眼之时,只见房间内部全都被织网一般的线条包裹,散发着耀眼的金色,游作试着再次敲打键盘,金色的线条在他手指的敲击之下,如涟漪般一个个扩散开来,不仅仅是键盘上,甚至桌面上,墙壁上,地板上,都是同样的现象。

 

没有任何反应的显示器中,同样金色的光点开始汇聚,随后,出现了一段简短的文字。

——Golden Cage。

 

细碎的光斑消失在屏幕末端,房间里金色的光线相互交映,形成一幅绚丽的景象。


评论
热度(42)

© 蓝月月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