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月月er

喜欢舞台的不成熟唱见/写手/偶尔mad/偶尔cos/k/ygo全员/吃对手组/kalafina/国民/梶浦由记/黑执事/乙女/吉田亚纪子/fate/种花养老/开心就好

【迷之了游/左游】鸿上了见与作作怪的故事(1)


鸿上了见与作作怪的故事

*大概就是凹凸太太 @红毛猩猩拉完了屎接着 画的了见与unknown作宝宝的故事,应该是左游,不过只有一堆迷之生物……大概就是沙雕吧。

*流水账,没逻辑,没文笔,怎么开心怎么写【】【】

 

从此再也不写长篇不写刀,励志做一个合格的沙雕。

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完结……【。】

 

(1)

鸿上了见非常头痛地望着手里的东西。

那看似藤木游作,却又不是他本人的迷之生物。

今天早上醒来,发现床上爬满了这些生物,估摸着大约有八十多只左右,密密麻麻地在床的周围爬上爬下,有几只抓住床尾的被单,几次想爬上来,又滑了下去,终于爬上来的那几只,在床上迷茫地望了望,发现了了见这个目标之后,像玩偶一样的绿色眼睛就开始直直地盯着他,挪动着短小的四肢,缓慢地朝了见爬过来,一直爬上他的膝盖,就趴着不动了。了见把膝盖上的某一只拎了起来,它的四肢马上开始胡乱地晃动,好像是在挣扎,眼眶里甚至还渗出了泪水一样的东西。了见把它放回床单上,它立马又迅速地爬回原地,死死地抱住了见的膝盖,好像怕再被他丢下去似的。了见叹了口气,任由它趴在那里。

这些长得很像游作的迷之生物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它们就这么在他的房间里活动了起来,有些爬到窗帘附近拉扯起来,厚重的布料被掀起,盖在圆滚滚的身体上,它挪了挪,藏在了窗帘后面。还有几只麻溜地爬上了椅子靠背,站在上面朝坐垫望了几眼,两分钟后,开始一只接着一只从上面滑了下来,就像幼稚园的小孩排队玩着滑梯一样。书桌上更是堆积了很多,有些趴在书本上,有些开始吃桌上的复印纸。看着这一切,了见认为自己还没睡醒,觉得自己还在做梦,揉了揉有些酸痛的眼睛,在经过多次眨眼运动之后,这些生物还是没有消失,了见这才意识到,这不是一个梦。

他发现这些生物真的跟他的劲敌长得很像,发型和眼睛的颜色的辨识度极高,除此之外,它们的四肢很短小,圆乎乎的身躯包裹着熟悉的制服,手脚没有指头,和脸一样,都是圆的,乍一看像一个会动的玩偶。

不仅仅是膝盖上躺着的那几只,手指附近也停留了一些,正在好奇地用短肢触碰他的小指,肩膀上也趴着一只,正好奇地盯着了见的银发,另外一只好像也想爬到了见的肩头上,无奈那里已经被占领了,短小的腿又占不住一点空隙,脚一滑,从了见的背上滚了下来,顺势咬住了了见的袖子,它凭着出色的咬力吊在半空中,嚼了嚼口中的布料,居然就发出了咀嚼的声音,可惜衣服并不能吃,但是它好像不在意,相反还嚼得特别开心。

真蠢。

了见这么想着。

在了见看不见的地方,还有一只正直挺挺地站在他的呆毛上,跳着魔鬼一般的步伐,还能准确无误地在呆毛上找到着力点,怎么蹦都掉不下来,仿佛在跟其他同伴炫耀,它第一个到达了终点,霸占了了见的呆毛。要不是头发有异样的感觉,了见还真发现不了它。这些东西虽说是实体,但是却一点重量也没有。了见随手抓住正好爬过腿边的一只,双手捏住它的肚皮,放在自己面前。

迷之生物意识到自己被抓了,四肢又开始不安分的乱晃,而发现是了见之后,居然就安静了下来,任由了见捧着,它也本能地盯着对方。了见双手的拇指一用力,在它的肚皮上按了几下,柔软的身体发出了吧唧吧唧声响,就像小时候玩过的一捏肚皮就会发出叫声的娃娃一样。不过这个声音很小,不靠近听根本听不到。

了见把它放在枕头上,小东西在枕头上爬了几下,居然就趴在上面睡着了。看起来……好像不会攻击人,但还不能完全放心,他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不是有危险的。了见突然想到了什么,顺手拨通了一个号码。

 

“unknown?”

“是的,看来我们的研究实验很成功。”

“……”

能不要给人添麻烦吗,前辈?

出于礼貌,了见把这句不耐烦的话咽了回去。电话对面的海马没有一点给别人添了麻烦的歉意,相反,他还自信满满地将这种现象炫耀一样讲给了赤马零儿听,零儿自然是满意地推了推眼镜,继续手上的工作。两位总裁似乎并不在意这些小东西——被他们称作unknown的东西在了见家里爬来爬去这件事。

“这些东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了见拿着电话,一只unknown顺着他的手臂爬上去,短小的腿没有在袖子上找到着力点,还没能完全爬上来就踩了个空,头朝下摔了下去,在落地之前,它还有意识地调整了一下姿势,靠着柔软的肚皮安全着陆了。了见看到它摔下去没事一样在地上爬来爬去,无意识地松了一口气。

“简单来说就是由KC读取目标体脑内活动,再由LC立体影像将其具象化的形似目标体的东西。”

“也就是说,目标体是藤木游作吗?”

“没错。”

“……藤木游作也就算了,所以为什么是在我家出现这些东西?”

了见把正在戳着自己脸颊的一只unknown抓住,拿在手上问道。

“那就是做了有关你的梦,每做一个跟鸿上了见有关的梦,就会多一个unknown从你家里的床上冒出来。能肯定的是它们的思考能力和生存能力是未知的,其他的详细资料为无。”

“所以他是做了八十多个有关我的梦吗?”

“八十多个??这还挺罕见的,我们回来再研究,再见。”

“等??”

两位总裁无视基本无视了了见接下来的问话,正在商量着要出去买什么东西而挂断了电话,似乎很急的样子。了见头疼地看着手里晃动着小短手的小东西,皱起了眉头。他顺手打开了电脑,几只unknown趴在键盘上,却没有敲字的力气,了见把它们拿开,有几只没爬稳从桌子上滑倒,掉进了抽屉里,还有几只就这么趴在电脑旁边盯着屏幕。不知道是不是继承了主人敲代码的习惯,盯着电脑的unknown异常地安静。

了见打开了聊天信息,发现列表里某个人发了一条日志。

——昨晚没睡着,数了八十多个了见,然后梦到他在跳山羊……


……

你藤木游作梦见我跳了八十几个山羊关我什么事啊??

鸿上了见走回床边,头疼地看着床上爬满的unknown,它们有的睡着了,有的在床上滚来滚去,还有的看到了见过来了,抬起头好奇地盯着他看。虽说两位前辈告诉自己,它们只是具象化的类似游作的小东西,但是还是不能把这些东西留在家里,因为真的不确定他们会做出什么事,这些来历不明的unknown留在家里也不是办法。了见把床单一卷,不小心漏下来的一只还没爬走,又被了见逮住扔回了床单里。

了见把这些东西全都扔到了院子里,既然是具象化的东西应该过不了多久就会消失吧,了见这么想着。

 

事实证明,鸿上了见把一切都想得太简单了。

-TBC-

评论(21)
热度(98)

© 蓝月月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