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月月er

喜欢舞台的不成熟唱见/写手/偶尔mad/偶尔cos/k/ygo全员/吃对手组/kalafina/国民/梶浦由记/黑执事/乙女/吉田亚纪子/fate/种花养老/开心就好

【迷之了游/左游】鸿上了见与作作怪的故事(2)



(2)

了见摸了摸还没有梳顺的头发,转身回到屋里。被扔到院子里的unknown们从裹着的被单里探出头来,几十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了见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视线里,才陆陆续续地从被单里爬出来,它们爬得很小心,似乎是怕弄出太大的动静,连院子里都不能呆了。除了出来活动的unknown以外,还有少数的几只躺在被窝里,利用床单的褶皱做了个窝,蜷缩在里面,清晨的阳光不算刺眼,洒在被子上,暖暖的,小东西挪动了一下圆滚滚的身体,没过多久又睡了过去。

在草丛里活动的几只行动比较缓慢,被后面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兴奋的unknown冲了上来,撞到了屁股,两只unknown相互对视了一下,突然一只跳到另一只身上,把它压在下面,周围的unknown看到了,还以为它们在玩,也纷纷一个接一个地叠了上去,被压在最底下的unknown泪眼汪汪的,它很难受,几乎都要被压扁了,手脚乱晃导致上面没法保持平衡,叠到一定高度以后在空中形成一道抛物线,一个接一个地落到草地上。

墙角里和围墙边缘徘徊了十几只unknown,它们都不约而同地趴在草丛里,圆圆的脸蛋鼓得像蒸笼里的肉包子,随着咀嚼的频率上下起伏,就像一个会动的包子,哦不,是一个会吃东西的肉包子。几只unknown围在一起,嘴里嚼着地上刚长出来的小花,另一只嘴边还沾了一些蒲公英的碎屑,旁边几只还不停地往嘴里塞玫瑰花瓣,了见种的玫瑰开花了,有些许被风吹到了地上,被路过的unknown吧唧一口吃掉了。

了见刚起来精神就不太好,有一大半原因是因为那些奇怪的生物,加上昨晚本来就睡得不是很好,所以他此时起床气也比较大。带着极低的气压简单洗漱完以后,就要开始准备早餐了,他依稀记得昨天的食材还有剩,过完这一天应该没什么问题。了见揉着眼睛走到冰箱前,想都没想就打开了冰箱,两秒之后,他愣在了原地。

紧接着,他的意识开始清醒,直直地盯着冰箱里的东西。

偌大的冰箱空荡荡的,连一颗水果的籽都看不到,饮用水好歹还剩下几瓶,能吃的食物都不翼而飞了。冷藏室的搁架上,躺着两只unknown,它们被冰箱的冷气吹得瑟瑟发抖,其中一只用手捂着嘴巴,无奈它的短肢无法很顺利地触碰到那应该是嘴的地方,只能一点一点地移到嘴边,因为它太胖了。冰箱里的几只unknown都比了见早上见到的,还要再圆上一倍,体型没有变大,但是变圆了。早上还能在地上乱爬,现在连脚和手都碰不到地面了,因为圆滚滚的肚子已经把它们的身体抬高了一截,短小的四肢只能无力的在空中晃动。捂着嘴的unknown以为再也翻滚不了身体了,椭圆形的眼睛里又挤出了眼泪,其他几只可能是被感染了,都开始哭了起来,但是因为吃得太撑,还打了个几个嗝,加上意识到了见打开了冰箱,看到它们这个样子,压力更大了。几只球形物体就这么在冰箱里,展开了哭唧唧攻势。

变胖了就不可爱了,不可爱了就会被了见丢出去,丢出去就要死掉了,死掉了就再也见不到了见了,见不到了见是不行的。各种复杂的情绪萦绕在心头,小东西也无法让变成球的体型恢复。

了见呆滞地看着冰箱里几只球形生物,就算不变成球,我也还是会把你们丢出去的呀。

他叹了口气,双手伸进冰箱,捧住圆滚滚的身体,unknown一开始还有些害怕,可能是以为了见要它们扔掉,而变成球的身体并没有给它们挣扎的力气,老老实实地被了见抱了出来,好在冰箱里的unknown不多,大约有五六只左右,了见把它们全都抱了出来放在地上,室外的气温很舒服,几只小东西很快就安分了下来,在客厅的一角滚来滚去。

了见观察了一下,厅里的unknown不多,他猜得到被他扔出去的一些都爬了回来,他庆幸自己的房子还挺大的,有足够的空间容纳这些生物,他发现除了那几只球形unknown以外,其他的unknown都是在地上爬来爬去,它们体型本来就小,爬完一段路还要是要一些时间,有些unknown爬累了就瘫在原地休息,有些直接睡着了。还有另一些比较有精神。了见家的大厅周围都是落地窗户,光线效果极好,unknown们偶尔一只单独行动,偶尔组个队,从落地窗户最左边,沿着窗框往右边的尽头爬过去,这些东西居然还能黏在玻璃上不掉下来,真是非常的神奇,了见面无表情地看着窗户,心想着今天扫除可以少一个环节了。

了见换了身衣服,随便背了个休闲包,打算出门买食物,今天的早饭还没有解决,现在的时间也来不及做了,只能在外面随便吃点了。了见在脑海里盘算着如何安全的做一顿午饭,绕开地上乱爬的unknown走到门口,突然感觉到裤腿被什么东西拉扯着,他低头一看,一只unknown正扯着他的裤子,想把他往屋里拉,但是它并没有什么力气,拉了拉了见的裤脚,发现拉不动,就手脚并用拉扯着,谁知道用力过猛,它直接摔在了地上。了见有些尴尬,这些生物难道是不想让自己离开么?

了见咽了口唾沫,把那只倒地的unknown用手指捏起来放在鞋柜上,转头看到刚才正在爬窗户的unknown大军直接朝这边杀了过来,身体虽然小跑得比兔子还快,了见被吓得直接转身跑出了家门。

作为对手,鸿上了见今天出门的姿势,仿佛输给了藤木游作,脸都丢光了。

 

折腾了半天,了见终于把该选的食材选好了,然而他还在头疼该怎么保存这些食物,防止被unknown吃掉,若是再被吃掉这些粮食,他可没有精力再折腾了。售货员提示收款的甜美声音传来,了见顺手打开了背包。

一双绿色的眼珠子出现在夹缝中。

下一秒,了见仗着打牌练出的手速迅速把商品塞进包里,再仗着自己拥有大长腿的优势跑出了超市,他才把包打开,皱着眉头包里的unknown,它也与了见对视着。

五秒,十秒,一分钟,两分钟……小东西终于眨了眨眼,好像在提醒了见,它并不是个玩偶。了见庆幸它不是特别好动的那一批,他赶紧把背包抱在怀里,抬头望了望周围,还好这里人流量比较大,没有人注意到自己的行动,了见把拉链拉起来,向家里走去。一路上,包里的unknown都没有什么动静,看起来应该是比较安静的unknown,看着有些鼓胀又没有动静的包,了见突然开始思考起来。

前辈说,这些unknown小东西是以藤木游作为样本产生的,而游作给他的印象更多的是在LINK VRAINS中,以playmaker的形象所进行的决斗,那个嚷着要跟汉诺复仇的小哥哥。线下的交流并不多,游作给他的感觉无非是冷静和聪明,人也比较安静,所以包里的unknown若是游作样本的一部分,这么安静不动也是正常的。了见托着下巴,皱着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

如果是这样,那家里那些好动爱哭的unknown又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智商被分配完了的,剩下来完全没有思想的产物么?……那也太多了一点吧。

一想到回家就要面对那些奇怪的生物,了见叹了口气,不自觉地放慢了回家的步伐。

“唔嗯,嗯?了见?”

听到有人在叫自己,了见反射性地抬头一望。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走到离家不远的公园里了,印象里这里都会开着一家热狗店,与往常不同的是,草薙并不在店里,反而是游作坐在遮阳伞下。游作穿着黑色的休闲装,系了一条热狗店的围裙,弯着腰坐在桌子旁,他没有像平常一样在打代码,相反地,他今天的精神状态也好不到哪里去。了见走了过去,看到桌子上放了差不多五六份热狗,而游作正在艰难地把它们消灭,他的脸色很不好,很显然已经吃撑了却还要往嘴里塞东西。了见疑惑地坐到他对面,把背包随手放在脚边。

“这是你的午餐吗?”

“算是……吧。唔,草薙先生在试验新品,所以……”

“我记得你的监护人,并没有非要你吃完新品的习惯吧?”

“是没有,但是剩下食物总归不好。”

了见看了看其中一个热狗,从样式和成品上看,的确是没有见过的新品,他指着一个放了粉色奶油的热狗问道:

“我可以吃这个吗?”

“请,请不用客气……”

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呢,可怜的对手。了见拿起热狗咬了一口,奶油粘腻的口感加上热狗本身的味道非常地微妙,不过对他来说这没什么奇怪的,他又咬了一口,突然感觉到小腿磕到了什么东西,想到包里的东西,了见瞬间精神紧绷,他猛地低下头朝桌底望去。只见包里的unknown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了出来,正在吃从桌上掉下来的热狗纸。了见愣在原地,嘴边还有少许没吃进去的奶油,他舔了舔嘴唇,一把把热狗塞进嘴里,弯下腰眼疾手快地捉住那只unknown把它塞进包里,被抓住的unknown似乎在一瞬间被吓到了,在挤出眼泪之前,了见就已经拉上了背包的拉链。

这时候,游作正好抬起头喝了一口饮料,所以没注意了见的动作,当他抬起头来重新直视了见的时候,对方已经淡定地拿起第二个热狗了,不同的是,他把背包抱在了怀里,那包还在不停地蠕动。

“了见?那个是?……”

“早上买了些活物,不用在意。”

“……”

游作看了一眼了见怀里的包,没有搭他的话,而是想着怎么把桌上剩下的热狗吃完,了见在咬了几口热狗以后盯着游作,他还是觉得有些奇怪。

“为什么你一定要吃完呢?等他回来一起吃,或者是在客人点餐的时候送出去就好了。”

“是,是吗?我一时半会没想到……”

游作真的是有点吃撑了,他有些无力地趴在桌子上,下巴抵在手背上,调整着呼吸,就这么趴在桌子上休息了,了见也没说什么,突然安静下来的空气中,弥漫着食物的香气,即使有遮阳伞,也遮盖不了炎热的天气,直到树叶的影子开始摇曳,午间的风也依旧是热的。

“大概……是后遗症吧。”

“……什么?”

了见问道,对面的游作把半张脸埋在臂弯之下,趴在桌子上就这么盯着了见,明明是如此富有文艺画面的场景,了见的脑子里却突然闪过那些unknown小怪物盯着自己的画面,要不是游作够瘦,颜值够高,他真的要把面前的人和看成一个大型的unknown宝宝了。比起这个,了见更在意游作的话,他说什么……后遗症?

“LOST事件……”

仅仅一个简单的词,让了见停下了所有的动作。眼前的少年眼神有些迷离,不知道是因为回忆起不好的过去而迷茫,还是在迟疑该如何说出那段往事。

“那个时候,没能好好吃饭,所以养成了不管吃什么都要吃完的习惯……”

最后一个音节被海浪的声音遮掩,没有完整地传到了见的耳朵里,了见看了看游作,再看看那些热狗,突然开口:

“游作,这些热狗可以给我吗?”

“可以是可以,但是……”

游作刚想说这个算送他的,还没说完,了见就开始着急地翻着口袋,正好找出了几张零钱放在桌子上,也不等游作用纸袋包装好,直接把热狗塞进塑料袋里转身就跑。游作疑惑地看着了见的背影,他是有急事吗?游作艰难地站了起来,他打算走动走动,不让自己的胃太难受。

凭着大长腿优势的了见还没跑出几步,又跑了回来,来到游作面前突然凑近游作的脸,一脸严肃地看着他,呼吸都要交错了,游作直接愣在原地,这么近距离地被了见看着,总有些不自在。

“游作,我还是要说。”

面对突然正经说话的对手,游作不自觉地站直了身体。

“以后不管再怎么饿,都不要吃热狗纸了,对身体不好。”

“?????”

还没等游作反应过来,了见又迈开他的大长腿跑上山去了,游作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不解地歪了歪头,像极了为恋爱困扰的美少年。

“我……好像没有吃热狗纸吧?”

 

一路狂奔的鸿上了见在打开家门的一瞬,气都不喘地把门关上。他把热狗放在桌子上,经过一路的颠簸,热狗的形状已经变得有点奇怪了,但是还能吃的。了见跑到冰箱附近,他记得那几个圆滚滚的小东西是被放在那里了,然而当他跑到那里的时候,地上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了见这才虚脱一般地靠着墙,深深地吐出一口气,一只unknown走到他脚边,碰了碰他的裤脚,顺着他的腿慢慢地爬,了见弯下腰,把它抱在手上,看着它。

“你们是什么?”

手里的unknown动了动四肢,没有回答,也可能只是对了见的声音做出本能的回应。

“他……又想告诉我什么?”

没头没脑的自言自语,了见把手里的unknown抱在怀里,小东西好像非常高兴,不停地蹭着他的胸口。

如果说,这些unknown是以藤木游作为样本产生的生物,那么,食量很大的那些unknown应该就是拷贝了游作的童年时期,在LOST事件中吃不上饭的那段记忆的样本,因为饥饿,只有不断的进食,即使胃不舒服也不把食物剩下。

今天的unknown是这么做的。

今天的藤木游作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而十年前的自己,在他吃不上饭的时候又在做些什么呢?

躺在冰箱附近的小东西已经不见了,了见回过头,他看到屋子里的unknown都聚集了过来,数学成绩很好外加计算速度飞快的了见,粗略地把unknown们都数了一遍,还是八十多只,没少。看来那几只小家伙消化完后,已经变回去了。桌子上的热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还剩下一些食物的残渣,但是没有任何一只unknown去碰,跟今早冰箱里空无一物的情况不太一样。可以肯定的是,想要找到那几只变成球的unknown,几率是极低的。

 

八十多只unknown一起盯着了见,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了见也想哭了。

 

-TBC-


评论(16)
热度(71)

© 蓝月月er | Powered by LOFTER